章节目录 第008章 顿悟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家伙是故意的,要把自己从悲伤中解脱出来么?

    这算什么?悲伤的情绪对于和尚来说,也许是心魔,是人生之苦的根源,必须挥慧剑斩除,如此保持一颗清净心。可自己并不需要消除任何一种七情六欲,相反的,只要体验这种情绪才能让他拥有活着的感觉。

    又是立场不同的哲学辩证。就像道家的辩论: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说到底,和尚挥铃警醒没错,自己沉浸在悲伤之中也没错,错的是和尚对自己的关注。

    和尚把金刚杵放下,悠然饮茶。他胖胖的圆脸和身材,白脸无须,像极了弥勒佛。看不出年岁,看不出意图,莫非这张笑脸真的是出家人慈悲为怀的明证?

    一根金刚杵,吊坠散着清光;一只拳头大的木鱼,鱼顶光滑如玉,微微凹陷,显然是长期敲打所致;一块宝蓝色袈裟,袈裟上绣着奇怪的罗汉,或盘坐,或半卧,或飞天,或直立合十……

    一本厚厚的经书,封皮是用繁体字写着:《医王善逝本愿功德真经》十个大字。

    他叫空冥,空冥是佛家色定界中的“无想定”,说白了就是意识停滞,什么都不想。陆云看他样子,倒是与法号正好相反,他有很多心事,他此刻正在想很多事情。

    “小檀越观看贫僧良久,有何教我?”和尚肥头大耳的样子,笑吟吟的时候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隙,人畜无害,而且还十分谦虚。

    陆云喜欢谦虚的人,很无理的指指佛经,他会意,就拿过递给陆云,嗯,人还不错,很好说话,又十分大方。

    翻开经文看了看,真的就是繁体的汉字。

    “这字是什么字?”陆云忍不住问。

    和尚看陆云一身家丁服,但言行举止却透着古怪,而且还修着短发,只道他真是不识字的佛门外门弟子,解释道:“这是汉文,大周王朝承袭古汉朝国祚与文明,汉文即是其一。”

    陆云倒是听明童少爷提过王朝更迭,最早的文明可以追随到遥远的大夏王朝,之后大朝更迭,经历了秦王朝、汉王朝、唐王朝,这才发展到今天的大周王朝。期间王朝帝座传承,国号更迭不知凡几。

    老和尚三言两语谈起历代王朝更迭与文字的传承。没想到,上下几千年,文明传承如此干净,如此缓慢。最初的古字由象形而来,大夏王朝出现了小篆。如今已经摒弃。繁体汉字却是传承于大汉王朝,盛行于唐王朝,汉文早已成为深入人心的国文。

    陆云欢喜的还了经文,又指指金刚杵。

    佛师又递上金刚杵,卧槽,这铁家伙真沉,二三十斤的样子,差点儿就失手掉地砸到脚丫,看不出这胖僧力气挺大,单手提握轻松自如。

    “这支金刚杵是大师的武器么?为何这般沉?”

    胖僧笑着点点头:“金刚杵是降魔的法器,老僧带着它,用以断除各种烦恼、摧毁形形色色障碍修行中的邪魔。老僧力气大,轻了不趁手。”

    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有一股气质,给人霸气侧漏,莫名自信和强大的感觉。

    “好叼!”感受到老僧说话时精气神的莫大变化,陆云忍不住嘀哝。

    在另一个世界,传说有位钦酪的仙人,他死后骨头变成了金刚骨,帝释天用它制成了金刚杵作为兵器。就是自己如今手握的这类东西。

    “叼?……”空冥不解其意。

    “呵呵……形容词……很厉害很智慧的意思……”陆云尴尬地笑着,这时,小少爷红着眼圈儿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小书童四九。

    “你娘亲怎么样了?”陆云把金刚杵还回去,不禁转头问小少爷。

    大明寺禅师当面,小少爷竟然有些拘束,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四九甚至紧张得有些颤抖。小少爷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见了礼。

    这里的人见礼十分讲究,双手五指并拢相叠,环在胸前,如同虚抱一个大大的圆球,低头躬身,十分恭敬。小少爷年幼,见礼比一般成人要多得多,空冥单手竖掌回礼。

    “呼呼……”小少爷拉着陆云离开,长长舒了一口气。

    “幸亏走得快,否则差点尿出来……大明寺名师当面,感觉气都喘不过来,我是一点不喜欢。”四九童言无忌道。

    小少爷听他这么说,给了他一个爆栗:“别乱说,小心治你大不敬。”

    “哦。”四九捂着脑袋讪讪然。

    “那人又不是怪物,挺好说话的,你们怎么那般紧张?”陆云十分好奇,一个和尚而已,用得着这样战战兢兢?

    小少爷摇摇头,也不愿解释。小书童已经嚷嚷起来:“先生不知道么?他们可是大教弟子,权力非同一般。”

    “权力?”陆云真是有些糊涂了,一群和尚能有什么权力?

    “是了,先生,你们刚才好像谈得十分投机的样子……”小少爷道。

    “也没什么了,就是坐着无聊,借了他的经文和金刚杵瞧了瞧,感觉挺不错。”

    俩人一副吃惊的模样。

    陆云又道:“你娘亲怎么样了?可好些了?”

    小少爷顿时叹了一口气:“是好些了,如今姐姐陪着呢。不管了,晚些时候我再去看看娘亲,现在,我们先去木匠师傅那儿拿陀螺,想必早已经做好了。”

    娘亲病重,不再跟前侍病,反而惦记着玩耍,这算不算不孝?陆云不得而知。

    ……

    来到木房,鲁南已经把陀螺做好。

    小少爷和四九有些兴奋,陆云却再次打量这个憨实的木匠来。粗布麻衣,大约三十来岁的模样,双手粗大,有些老茧,做木工的手艺十分了得。据他自己详述,他来自离此不远的鲁村,世代以做木匠活为生,他算是第四代的鲁家门人,儿子如今也承袭着这一门手艺。

    陆云拿着做好的陀螺,掂了掂,重量、大小倒是适中。但是感觉形状还是有些怪异,虽然他是按着图纸做得丝毫不差,可做出来陆云才觉得少了一些线条装饰。对了,自己画图粗鄙了一些,他依葫芦来做,少了些许创造和改进,自然也就显得少了些美感。

    鞭子倒是做得不错,长度和柔软度都正好合适。

    “这个木驼子就是陀螺么?怎么玩?”小少爷迫不及待的想要玩耍。拿过陀螺仔细端详,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入手。

    陆云示意自己要先示范,拿过木陀螺,右手将鞭子的绳头圈过陀顶,用左手压住,再用右手向外绕绳,最终缠满陀身。

    “看好了么?这叫缠绳,嘿嘿,接着就是抛绳。”

    陆云双手捧起陀螺,斜空里往地上掷去,同时迅速用力抽回绳子,“啪嗒!”一声,陀螺飞了出去,触地旋转起来……

    小少爷和小书童立刻两眼放光,围着旋转的陀螺又喊又叫,极为兴奋。喊了一会儿,书童疑惑道:“咦,它怎么越来越慢了?怎么办,怎么办?”

    小少爷也是一样的表情,目光投向陆云,陆云嘿嘿一笑:“看我的。”说罢,用鞭子开始斜抽着陀螺。

    “啪!”抽一鞭子,就像抽在马屁股上,陀螺疯了一般又快速转动起来。

    “啪!”又是一鞭子!

    围看的俩人哇哇大叫,活像两个土包子!尤其是小少爷,迫不及待抢过鞭子,也依葫芦画瓢,抽了起来,每抽一次就兴奋的喊叫一次,真是开心得不亦乐乎。四九想要抢鞭子,小少爷眼一瞪,他就委屈得直嘟嘴,但瞬间又孩子般兴奋的蹦跳喊叫,声音传出老远。

    陆云苦笑,感觉自己有些不务正业,竟陪着两个玩世不恭的孩子做这种无聊事,真是太没出息了。

    没想到鲁木匠却在一旁感慨道:“没想到这小东西是这般玩法,当初做的时候可真没想到,真是好东西啊。”

    陆云一怔,问道:“鲁师傅,你从来没做过,也没听说过这个东西?第一次看到么?”

    鲁南点点头:“鲁村做木匠手艺活已有五代,出了成千上百的手艺人,可还从来没有人做过‘陀螺’这种东西。”

    陆云眼前一亮,原来这个世界还真没有这个玩意儿,自己若是把它再做得精细一些,上好漆,找个牙行来售卖,能不能挣到银子?

    陆云心中筹谋着,又看着俩个小孩哇哇大叫玩得不亦乐乎,心中也畅快不少。欢乐确实能传染,自己随意画图制作出来的陀螺,能带来这么多的欢笑,他心中也不禁涌起一丝满足感。

    欢笑原来也这么容易得来。自己虽然心优处境,可既来之则安之,忧愁是一天,豁达也是一天,哭丧是一天,欢笑也是一天,既然如此,何不豁达一些,快乐一些的过好每一天?

    陆云立时觉得自己有了顿悟的快感。

    ……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