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06章 坑爹的饭菜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推荐票给几张呗!

    ————

    百荷红着脸把陆云引到膳房。膳房不大,正正方方,中间凸起一个宽大的大木墩,垫着柔软的地毯,上面是一张长方形的案桌,摆了三个铜鼎和几碟陶碗,这就是吃饭的地方?怎么没有椅子……

    确实没有椅子。明童小少爷就这样盘坐在案桌前,就像和尚打坐。看到陆云到来,眼睛一亮,忙起身郑重揖了一礼。唐朝式的作揖,由一个小孩做来,显得十分怪异,陆云虽然觉得别扭,但是也学着他悻悻然作揖一下,不甚标准,不堪入目。算了,哥哥是来吃饭的,不是来讲究虚礼的。

    两人分座之后,百荷笑着给两人倒酒。

    正所谓钟鸣鼎食,这官家吃饭的排场陆云算是大开眼界了。吃个饭还有靡靡之音,青铜伴奏。不过,菜食就不敢恭维了,三鼎之食,都缺少色和香,一鼎卤猪肉,炖得太烂,失去了嚼劲。一鼎豆腐混大葱,水放得太多,而且味道寡淡,就像没放盐。还有一鼎青鱼,也是煮的,配料极少,就像寡~妇菜。陆云每个都尝了一口,心中哀嚎,色香味全都没有,这是官宦人家的饭食?传说中的钟鸣鼎食?最难以忍受的是,他还从菜肴里尝出了淡淡的铜锈味儿……

    呜呼哀哉,这是什么朝代?!我的不锈钢炖锅呢?我的洁白瓷碗瓷碟呢?要是天天吃铜锈味儿,会不会得癌症啊?!

    “先生,吃呀,不用客气……”小少爷饮一樽酒,看到陆云发怔,笑着劝道。

    尼玛,谁跟你客气?实在是食不甘味,处处不得劲儿啊。

    每个菜都淡而味寡,肉味尝不出肉味,豆腐失了豆腐的香味,鱼又淡寡糜烂。算了,还是就近研究一下传说中的青铜鼎,欣赏一下云纹和饕餮好了。

    “先生,在看什么?”

    “没什么,随意瞅瞅这青铜食鼎,做工不错呀。”

    “呵呵,这是我南陵国的匠人所造,具体是怎么造的我也不太懂。”

    嘿嘿,还不就是那样,一眼就看出是分铸法的工艺。

    “算了……那喝酒吧。”陆云有些疲劳,说太多费口舌不讨好。

    端起酒尊,喝一口,几乎忍不住喷出来,不仅苦涩,还寡淡。卧槽,吃食做到这个份上,美酒酿得如此难饮,真是让人火大。

    叹了一口气,抬头望望天,现在还是上午,没到吃午饭的时间,但是对着三鼎酒食,陆云心知肚明,这一餐酒肉完全是在给自己开小灶。

    之前是因为饿极了,吃嘛嘛香。寡淡的整只鸡也囫囵吞枣吞了,如今肚子还未完全消食,再看眼前菜食无味,食欲缺缺。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绝一片好意,只好拿起陶碗里已然煮熟的黄豆粒送酒。

    “先生怎么只吃黄豆粒?多吃菜呀。”小少爷作为东家,十分殷勤,看得出他对自己期望甚高,可是陆云看他才十二三岁的模样却人小鬼大,说话做派突然变得老气横秋就有些忍襟不止。

    “这饭菜做得不地道,不合胃口。”陆云叹了口气说道,感觉自己有些狼心狗肺。

    小少爷倒不甚在意,奇怪道:“吃食不都这样的么?我们这里还是官宦之家,吃穿用度要比一般人家要好很多倍,吃食也可以跟大酒楼媲美,怎么会不合胃口?”

    这些寡淡的东西可以跟大酒楼媲美?卧槽,这是什么酒楼?这么烂的烹饪,怎么还不倒闭?

    “酒楼的肉全都这这般煮?”陆云问。

    小少爷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全是,这只是其中一种吃法,叫炖法。现在很多酒楼都是煮好肉,切片,沾着盐巴食用。还有一种是腌制卤汁,搅拌了食用。大抵就是这样。”

    陆云点点头,原来如此,感情现在的人还在吃煮菜,看来炒法还没诞生普及。心中不由腹诽一翻,转念又一想,好歹是他们好心好意请吃饭,饭菜不好心意犹在,暂时放他们一马,还是不落他们面子了……

    望着临危正坐吃相文雅的小少爷,他转移话题问起了禅师做法之事。

    小少爷黯然道:“娘亲正患重疾,该当请禅师做做法事。”

    “和尚做法有用?”

    小少爷点点头:“自然有用的,空冥禅师是有名的高僧大德,他能亲自来做法,那是求都求不来的。”

    陆云摇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若是在以前,他对于佛家是十分鄙夷的,可自己转换时空,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便又对玄学有了一份敬畏。

    佛家似乎对轮回世界中的重叠和离乱的时间和空间有独特的理解,认识高超精妙,至于瞧病、做法这等小儿科的事儿谁又能说好与不好?再说,自己并不了解这个世界,坚定的唯物主义世界观正在发生根本性转变,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不确定的事儿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来评价?

    看陆云沉默,小少爷道:“也对,先生从东海来,不认识空冥禅师也属正常。怎么说呢?空冥禅师不仅佛法精深,还是一位武技高手。而且听说他对医术也十分精通。”

    佛法、武技、医术?嘿嘿,这家伙还是个全技能大师啊。陆云脑海中想象着大德高僧慈眉善目,济世救人的形象。

    “先生还不知道吧,前朝十年内乱,生灵涂炭,佛教因此大兴其道。大周王朝继承了前朝国祚,三年对外征战,使得佛教在六国遍地开花,他们是当世的智者,是民众的慰藉。他们不自夸,只称自己为‘徒’,但是老百姓都尊称他们为‘师’。空冥禅师就是那么一类人。”

    小少爷说这话的时候条理清晰,十分装逼,好像突然摆脱了懵懂少年的身份,变成会思考的成年人一般。

    陆云不由暗忖,如果佛教全宇宙都一个模样,那它根系必定扎根在悲惨世界。人们精神极度空虚匮乏,精神毫无寄托。只有如此,佛的因果、轮回、来世才符合人心,特别是今生受苦积德,来世轮回享受这种暖人心的蛊惑才能替统治阶级安抚人心。

    战争催生宗教,统治阶级需要神权。

    陆云自嘲一笑,没想到自己脑袋瓜子变得好使起来。

    “先生,先生,你在想什么?”小少爷有些微醉,迫不及待道:“对了,那个陀螺你什么时候帮我做呀?”

    刚想把他当大人平等对待,一句玩物丧志的话又让陆云对他翻起白眼。

    “行吧,我们现在就去找木匠,制作这个东西需要点时间,我们可以趁着时间空隙看看空冥禅师做法事。”

    小少爷高兴的丢下吃食,立刻带着陆云去找府里的木匠,木匠叫鲁南,是顾府的短工。听说有着祖上三代祖传的木匠手艺。对着图纸,陆云详细讲述了一遍陀螺的制作方法,鲁南频频点头。期间又问了一些细节,这才动手制作,趁着这个空档,与小少爷一道去看所谓的法事。

    陆云感到滑稽,禅师做法类似于前世的道公法事。目的是为生重病的夫人祈福祛病。搭一个简易法台,摆上三生,点起香火。穿着袈裟的光头和尚往上一站,开始口吐经文。

    只是,为什么用和尚不用道士?道士做法事不是比和尚要灵光么?

    “道士?”小少爷摇摇头,表示不知道道士何样人也。

    陆云疑惑了:“道教懂吗?”

    小少爷想了想,依旧摇头:“我倒是听夫子讲过教派的事儿,我们南陵国以及大周王朝和附属诸国中,佛教一支独大。偏安一隅的还有欲教、曲教、日月教,唯独没有听说过什么道教。”

    卧槽,道可道,非常道。连道教都不知道?!

    陆云笑了,佛本是道。但有佛无道是什么情况?

    想想有点玄之又玄,却又理所当然,毕竟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谁规定了那个世界有的这里就必须有?

    道教的催生是不是跟长生不死有关?也许历代帝王中没有出现过犹如秦王嬴政般的雄主,没有埋下长生的野心;也许他们早已认定了天命,不敢与天地争寿;也许……还有着他无法揣度的原因……

    不管怎么说,这个世界如何发展,如何运行,暂时还不是由他去考虑的。他现在的愿望很简单,那就是找一处地方安身,能遮风挡雨,能填饱肚子,如此而已。

    ……

    </p>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