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03章 顾府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一会儿,陆云把肥鸡吃个精光,虽然味道淡寡,可是却被他吃得连渣渣都不剩。

    人在饿极的时候吃什么都香,陆云从没有想到自己会沦落到对吃食饥不择食,狼吞虎咽的境地。在另外一个世界,他是人人羡慕的土豪金,而且在那个商品泛滥过剩的社会,他对食物有着很高的要求,吃西餐必须辅以红酒和烛光,吃中餐则经常变换各种菜系,什么川菜、鲁菜、粤菜、湘菜、浙菜,各种高端的菜系馆子他都是常客。甚至很多时候,他兴致一来,还会亲自在家操厨,制作各种难得一见的美食。因此,嘴刁的恶习由来已久,一般的食物又哪里放在他的眼里?

    可此一时彼一时,肚子里的这只肥鸡,虽然味道缺缺,但是他却吃得很香。吃完以后感觉身体立刻恢复了一些力气,很随意的用衣服抹了抹油乎乎的嘴巴和油腻腻的双手,这才豁然发现自己的衣裳又脏又臭。自嘲一笑,这一身现代装束在这个时代绝对会显得格格不入。可怎么办呢?谁会想到自己会遇到穿越这种奇葩事?否则多备一套衣服换洗也是好的。

    他拍拍鼓涨的肚子,摊开柴堆上的茅草,躺了下来,万事不管了,先睡一觉再说。

    等他再次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名叫百荷的丫环正惊奇的望着他,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好奇的乖宝宝模样。

    嗯?她手里还捧着一个碟子,碟子上放着两个包子。原来,她还没有忘记自己,陆云心中生出一阵暖流,同时心中又自羞愧起来,古语说不告而取谓之盗,他昨夜擅自到厨房拿吃食的行径令他戚戚然,望着丫环很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就知道厨房少了一只鸡是你在作怪……”她娇嗔着,随即嘴巴懦动,微微上翘:“吃就吃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下回你要想吃告诉我好了,可别再不声不响的拿,免得被管事的发现遭骂,懂了么?”

    陆云点点头,感觉到这丫头表情有些异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发觉这丫头还在为昨夜那一闷棍心怀愧疚。嗯,不错,是个心地善良的小萝莉。既然她肯替自己把偷鸡摸狗的丑事儿揭过,那闷棍的事儿也不好追究了。

    “你怎么样?身体好些了么?”她放下碟子,蹲下身查看陆云的脸色。

    陆云知道自己的脸很脏,轻轻在肩膀上摩挲了几下,把脸上的污泥擦拭干净,只是头发慵乱却是没有办法了。哎,生平第一次以这么糟糕透顶的面貌呈现在女孩面前,真是丢脸……

    百荷觉得眼前这个人很奇怪,偷鸡吃被发现竟然也没有表现出文人的酸腐或者下人的惶恐,一般来说,总得狡辩几句吧,或者装着战战兢兢的样子祈求谅解之类的……可他,竟然是坦荡的笑了,虽然有些腼腆。只是,他不觉得丢丑吗?她正狐疑,就看到他擦了擦脸,一张白皙俊秀的脸就显露出来。等她看清楚他的面容,竟然呆了一呆,不由暗忖:“怎么这人生得这般好看?五官周正得过分,皮肤也细腻白皙,比女人儿还要漂亮几分。”

    陆云看到她发呆,假意咳嗽了一声,丫环随即尴尬一笑,想了想,又十分孟浪,大大咧咧地用手掰开他的嘴巴,伸着脖子瞪着眼睛往他嘴巴里瞄,陆云知道她在查看自己的牙口。

    陆云的牙口很好,每年都做牙齿护理,有什么小毛病都修补得完美无暇。一口健康整齐的白牙立刻让没见过世面的小萝莉侧目不已,还一个劲地啧啧称奇良久。她又看看陆云奇怪的服饰装束,直到把陆云看得心中直发毛,下意识地把怀里的包裹紧了紧,露出一副害怕别人觊觎的模样。这里边的东西可是他的全部念想,全部秘密,全部家当……丢了命也不能丢了它呀……那怪眼神,什么意思?

    “小萝莉呀小萝莉,你可千万不能起觊觎之心啊,否则,哥哥不介意先奸后杀、再来个焚尸灭迹……”他腹黑的想着。

    “真是小气鬼,我们顾府也是名门大户,谁会稀罕你的东西?”她嘟着嘴有些生气,脸上还有些骄傲,有些玩味。毕竟还是十三四岁的孩子,被人误解还是会表现出各种情绪来。

    陆云稍稍放下心来,这小家伙还算单纯,城府比脚跟还浅。

    陆云尴尬笑了笑,也不言语,伸手把碟子里的包子拿起来就往嘴里塞,不管怎么样,先吃饱再说,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做个饱死鬼。

    百荷蹲着身子,歪着脑袋看着他狼吞虎咽,十分羡慕,看着看着自己也禁不住吞了吞口水。

    “吃得可真香啊……可怜我家小姐……如今却食不甘味……哎……”她幽怨的叹息,睫毛一动一动的,十分可爱。

    陆云一愣,疑惑地望着她。她顿时高兴起来,在这个偌大的庄子里,能听她说话的人可不多,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听众,她心中自然欢喜,也不管陆云听不听得懂,自顾自道:“夫人病得很重,浑身滚烫得厉害,请了好多的郎中来看,也吃了好多的药,也不见好,再迁延下去,恐怕都要活不成了……”

    她说着说着表情凄然,十分伤心的模样。

    “夫人待我们下人都很好,特别是对奴婢,更是好得不得了,前两年夫人看奴婢心善,特意恩准奴婢做伺候小姐,这顾府上下,丫环仆役颇多,奴婢能做小姐的贴身丫环,那是多大的恩宠,可是如今夫人久卧病榻,我这心里好难受,我家小姐也好难受……”

    她说到动情处,泪水直打转,豆大的泪滴顺着她娇小的脸颊流了下来。

    陆云好奇的望着她,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她的心情,可是觉得女孩子哭泣真的很美,禁不住缓缓伸手,把她脸颊上的泪滴轻轻拭去。

    她突然一怔,满脸潮红。止住的泪水陡然又涌出来,哇哇大哭。

    “你这个坏蛋……大坏蛋……”

    她表情怪异地站起来,突然破口骂了陆云一句,转身就跑。

    陆云茫然不解,只觉得莫名其妙。等丫环跑远了,陆云才发觉自己还有很多问题要问,怎么突然脸红跑开了?这一堆堆问题,该找谁问去?

    起身追出柴房,已经不见了丫环踪影。此时天刚刚擦亮,泛起一丝鱼肚白,太阳还没有升起,到处都是薄雾,但是零碎的喧嚣声已经从府邸里传来。陆云仔细一听,有杀猪的叫唤声,公鸡打鸣声,还有洗菜做饭时下人的闲聊声。

    倾听了一会儿充满生命律动的声音,天空开始敞亮,陆云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吸入一口清气,浑身变得十分舒服。这里确实与众不同,没有一丝前世的浮尘和油烟,也没有各种车水马龙的喧嚣。一丝微凉的微风拂面竟十分清爽。

    陆云散步一般随意游荡。这座庄子十分开阔,主要的建筑是几座二层木楼,主楼显得高大,宛如一座小宫殿一般,围绕着主楼,四周小木楼也立了四座,如众星捧月一般分布两旁。主楼和小木楼之间有回廊衔接相通。各种绿树耸立其间。没有了前世的高楼大厦,陆云只觉得眼界十分开阔,很容易就看到碧蓝的天空以及飞鸟。

    殿宇一般的木楼就是这个世界特有的建筑么?!还真是有特点,远看去,临高而建,雕廊画栋,红漆醒眼,楼顶骨龙如飞,四角如翼,瑞兽瞻望,屋檐云纹雕琢,古朴厚重。他心中生出一丝疑惑,这到底是什么朝代?唐、宋?明、清?看这些建筑特点,似乎又都不是。

    突然间,遥远的方向传来宏大的钟声,钟声悠扬,仿佛佛寺里的大钟鸣。钟声一起,庄子里顿时忙碌起来,不一会儿,一顶官轿出现在宽敞的前院,左右两边还跟着两名亲随。

    陆云躲在屋角,眼光还算犀利,远远就看到上轿之人一身绯红色官服,瑞兽花边,云纹镶嵌,他身形削瘦,长脸黑须,脸上有淡淡的愁容和特有的威仪。最醒目的是他的头上戴着一个高冠。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士大夫一流。他手一缕前摆,右脚一伸,踏入轿子里,转身坐定,低声说了句起轿。

    四个抬轿的轿夫整齐的起身,缓缓行进。两名亲随很自觉的跟上来,快步走着,始终靠近着轿窗,以备听命。

    估计是官老爷出门上朝……陆云暗忖。

    只是那丫头和小姐到底在哪里?莫非在那几栋木楼里?

    他想要去木楼瞧瞧,可迎面就走来两名仆役,陆云为避开两人,穿过两道月形拱门,顿时眼前豁然开朗。拱门外是一片园子,园子里稀稀疏疏种了些桃树,此时竟然桃花盛放,十分引人遐思。桃园中央是一座凉亭,亭子里摆着地毯和案桌。一个矮小,衣着光鲜的身影走了上去,坐在地毯上,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陆云走近一看,原来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大约十二三岁的模样,一身华服,腰挂玉佩,戴着圆顶毡帽。

    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显得十分沮丧,而且两眼含泪,楚楚可怜。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本书籍,翻开几页,好似想起什么似的,突然生气的把书页撕烂,扔在一旁,一个人自顾生着闷气。

    看到陆云,他吓了一跳,顿时手足无措的样子,十分滑稽。他突然把撕烂的书页捡起,慌张地藏在怀里,生怕被人发现。

    “咦?你是谁?是我家的宾客么?”他终于发现了陆云的不同寻常,眼睛滴溜溜乱转,来回打量陆云,疑惑的问道。

    陆云自嘲一笑,有穿着这么肮脏的宾客么?不过,他还是点头承认,这个时候还是变通点好,否则,只要他一叫唤,自己就会被人抓个正着。转念又一想,小孩最好哄骗,不如先哄哄他,好套些话。

    陆云望望四周,静悄悄再没有其他人,于是走上凉亭,从脚下捡起一张写满字的纸张,坐下来,随意折了一个纸飞机,对着空旷的桃园一掷,纸飞机滑翔出极远。

    小孩目光突然一亮,脸上满是惊奇,飞快地跑了出去,把纸飞机寻回来,拿在手里左看右看。最后又望向陆云,也学着陆云的样子把纸飞机掷出去,纸飞机沿着一条漂亮的弧线飞了起来,拐个弯儿滑翔了很久。

    他顿时手舞足蹈起来,之前赌气的小脸此刻已经神采顾盼。

    “太神奇了!”他兴奋的嚷嚷着,他可从来没想到一张普通的纸,经过简单的折叠,竟然能变化出一种“玩具”来,真的很神奇。眉宇间的愁容消散,好奇道:“纸鸟儿真好玩,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别的稀罕玩意儿么?”

    陆云看他高兴的模样,自己也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这小孩品性真不错,锦衣华服遇到乞丐般的自己,竟然没有嫌弃。一般来说,官家公子不是都嚣张跋扈的嘛,上街溜溜鸟,后边跟着狗腿子,****良家妇女等等……莫非这个世界不兴这个?

    “当然有,我画给你看。”陆云又捡起另一张纸,拿起案桌上的毛笔画一个陀螺玩具,边画边问:“你是这府邸的公子么?”

    “嗯,这里是顾府,我爹爹是正三品左副都御史。”他眼咕噜一转道,“你这么问,一定不是我家宾客了,那你是什么人呢?”

    陆云耸耸肩,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道:“你能不能带我去找百荷?或者找你姐姐?”

    ……

    兄弟,给张推荐票吧!

    </p>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