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月到十月 第一次维堡保卫战〔下)

文 / 马口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苏霍伊这么积极请战是有原因的,随着德国空军的新式战斗机赶赴战场,他的小空军很快就丧失了进攻能力了,用他的话说,只能很无趣的充当苍蝇驱赶者。

    对空战,苏霍伊兴趣不大,他斯斯文文优雅的贵族外表下面隐藏着一颗充满了暴力的心脏。他心目中的空军,将是一支能在空中摧毁敌人,单独解决问题的军种。

    而现在,他的部队却成了苍蝇拍,很显然,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迫切地想要进攻、进攻、再进攻。用不断的进攻让世人看看飞机究竟能够做到什么。

    去摧毁敌人防线后面的重炮,无疑是一次最好的机会。之前,第一炮兵旅也试图通过火炮解决问题,但是他们的火炮口径太小,76毫米榴弹的弹丸还不够人家的防御工事挠痒痒的,122榴射程又够不着人家的炮兵阵地。唯一能打到敌人重炮阵地上的105毫米加农炮暂时又只有榴霰弹可用,榴霰弹可是啃不动工事的,所以没戏。

    图哈切夫斯基甚至请求发动一次反攻,干脆从正面撕开敌人的阵地,直扑敌人的重炮阵地,用陆军的刺刀解决他们。当然,这个计划有点异想天开,战壕战如果那么好打,那么容易被撕开口子,一战也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如今用于防守的兵力都紧巴巴的,哪有富余的兵力去填那个坑。所以图哈切夫斯基的计划立刻就被叶戈罗夫否定了,老叶可没有小图那么冲动。

    既然陆军无力解决这个问题,似乎也只有让空军出手了。图哈切夫斯基和叶戈罗夫倒是对苏霍伊充满了期待,上一次奇袭大桥已经充分说明了空军的能力,这回不需要长途奔袭,目标就在十公里之外,以空军的能力,应该能搞定吧!

    “肯定能解决敌人的重炮!”苏霍伊拍着胸脯立下了军令状,“我的小伙子将一次性摧毁敌人所有的火炮!让他们永远变成哑巴!”

    苏霍伊的计划是动用十架伊利亚.穆罗梅茨轰炸机。一口气将八吨炸弹全部扔在白军的重炮阵地上,在他想来这将炸平敌人。

    图哈切夫斯基和叶戈罗夫也被那个数字吸引了,八吨弹药可不是一个小数字,一想到能一口气将这些多炸弹丢在敌人阵地上。他们觉得应该有戏。

    在所有人中,可能唯一不看好苏霍伊的就只有某仙人了,诚然,苏霍伊的计划是可行的,用轰炸机去搞定敌人后方的炮兵阵地确实不错。但是,那有一个前提,就是飞机和航空炸弹给力。

    志愿军空军装备的都是简陋的老式航弹,重量从10公斤到50公斤不等,威力很有限,对坚固的工事基本是无效的。而空军的前期侦察已经证明了一点。敌人修建了相当坚固的炮兵阵地,平时那四门重炮都藏在坑道当中,只有使用的时候才拖出来。而且阵地周边还特别设立了高射机枪阵地,可见已经在提防空军的轰炸。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特别重要。最重要的是,伊利亚.穆罗梅茨不是俯冲轰炸机,不可能“精确”的拔除固定目标。进行水平轰炸的话,那命中率简直是惨不忍睹,仅仅十架飞机的投弹密度,除非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否则。没戏!

    李晓峰虽然不看好苏霍伊的行动,但也没有反对,因为,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如果任由敌人的重炮逞凶,维堡东边的防御阵地可能会崩溃。

    在一个晴朗无云的上午,当敌人的重炮又开始新一天的工作时。苏霍伊的小伙子们给伊利亚.穆罗梅茨装满了炸弹,在战斗机的掩护下,缓慢而笨拙地爬上了天空。

    他们先向南飞,然后折向东方。随着战斗在维堡市郊爆发,径直向北飞行。很快就会被敌人的观察哨发现,为了增加袭击的突然性,防止有不开眼的敌机骚扰,必须绕一个圈子。

    飞行一开始很顺利,白军做梦也没有想到,苏霍伊和他的小伙子竟然会绕过他们的阵地,从背后捅一刀子。

    “进入攻击航线!”

    领头的长机晃晃悠悠地飞到了重炮阵地上空,当投弹手瞄准完毕之后,随着机腹舱门缓缓打开,十几枚50公斤航弹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跟在它后面的二号机和三号机也顺利的依次进入攻击航线,将所有的炸弹全部扔在了白军头上。

    公里之外,叶戈罗夫和图哈切夫斯基在望远镜里看到了这震撼的一幕,那一刻天仿佛都塌了,此起彼伏的爆炸之后,一朵朵蘑菇云慢慢的腾上天空,遮云蔽日,显得声势不凡!

    “太好了!”叶戈罗夫高兴地捶了战壕壁一拳,由此可见他是多么兴奋。

    图哈切夫斯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舔了舔嘴唇,目不转睛地望着返航的轰炸机,双眼之中一种名为狂热的东西已经喷了出来。

    唯一保持冷静的可能只有某仙人,他比这两位要清醒得多,轰炸的效果虽然十分震撼,但战果怎么样还得等一等看一看。

    不过叶戈罗夫和图哈切夫斯基已经忍不住了,十分兴奋地说道:“必须给空军记一功,告诉后勤部门,给参加这次行动的每个飞行员发一瓶伏特加,小伙子们干得太漂亮了!”

    空军飞行员喜滋滋的聚餐去了,唯一可能有点怨言的是苏霍伊,这位根本不胜酒力,他更想要大吉岭红茶。

    “如果是我,连酒都不给你们!”某仙人冷冷地对跑来“诉苦”的苏霍伊说道。

    “为什么?”这位还不理解。

    某仙人淡然道:“无功不受禄!”

    顿时小胡子生气了,怒道:“怎么是无功不受禄呢?我们摧毁了敌人的重炮……”

    他还没说完就被李晓峰打断了:“你们什么都没摧毁!”

    是的,苏霍伊的小伙子们什么都没有炸到,在这次轰炸当中,几乎所有的航弹都偏离了目标近一公里,连白军重炮阵地的边缘都没有摸到。最近最近的那颗航弹离重炮都有一百米远,它摧毁了德国炮兵的野战厕所,让德国人的阵地变得臭气熏天就是它最大的战果了。

    下午一点,德国重炮恢复了射击。它那缓慢而沉重的节奏又一次在敲打叶戈罗夫的心房。让这位志愿军总司令刚刚好了没两个小时的好心情又变恶劣了。

    “我可以再发动一次攻击!”苏霍伊也豁出去了,“我们可以尽可能的压低投弹高度,动用全部轰炸机,定然能够奏效的!”

    再试试?

    对于苏霍伊的请求。叶戈罗夫和图哈切夫斯基表示谨慎同意,而某仙人明确表示反对。第一次轰炸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第二次去恐怕敌人已经街网以待了,风险太大。而且,以伊利亚.穆罗梅茨的性能,压低飞行高度又能低多少?二战中的水平轰炸命中率都惨不忍睹,更何况是现在?

    不过对于着急上火的叶戈罗夫和图哈切夫斯基,以及一门心思想要证明空军的苏霍伊而言,危险算不得什么,只要能成功。在所不惜。

    第二天上午,在相同的时间,走相同的航线,不过飞机几乎多了一倍。起飞之时遮云蔽日的感觉真心是非常壮观。但是壮观不代表有用。这回他们半路就被德国战斗机缠住了,一番恶战之后。护航战斗机被击落五架,轰炸机大部分被迫返航,只剩下的四架伊利亚.穆罗梅茨艰难的飞抵了重炮阵地。

    要说苏霍伊也真是条汉子,压榨出了伊利亚.穆罗梅茨的极限低空性能,顶着下面高射机枪的弹雨,他强行投下了炸弹。而跟在他后面的两架伊利亚.穆罗梅茨就没那么走运了,一架因为低空操作不当。一头栽了下去,机毁人亡。另一家被猛烈的防空火力逮了一个正着,顷刻之间就被打成了筛子,歪歪扭扭地在空中跛行了一段之后,也摔了一个粉碎。

    至于最后那架伊利亚.穆罗梅茨根本就没能进入攻击航线,在防空火力的攒射下。它只得匆忙丢掉炸弹,狼狈的逃了回去。

    这次规模浩大的出击行动,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志愿军本来就不多的空中力量蒙受了一次惨重的损失,而取得的战果依然是零。哪怕是苏霍伊这样的高手,也没办法在水平轰炸中准确的摧毁点目标。

    按照苏霍伊那不服输的性格。肯定是要进行第三次攻击的,但是被某仙人强硬的喊了停。而且不停止也不行,连续两次大规模出击之后,志愿军的航弹几乎消耗殆尽。总不能学日本人直接玩撞的吧!

    某仙人最后总结道:“事实证明,中高空水平轰炸无法解决此类目标,继续将宝贵的空中力量投入到这种注定不可能取得成果的轰炸行动中去,简直就是犯罪!我们必须采取其他的办法摧毁敌人的重炮!”

    李晓峰所谓的其他办法,还是以炮制炮,志愿军第一炮兵旅的大炮虽然奈何不了对方,当这不代表俄国就没有能搞定对方的重炮。

    当然,从国内调重炮过来助战是不现实的,时间太紧,等国内的重炮来了,构筑好了阵地,恐怕维堡也失陷了。某仙人想到的办法是海军,跟跛腿的芬兰人比起来,俄队还算是双腿健全。而且就在芬兰湾驻扎了强大的波罗的海舰队。套用艾伯哈特和鲍里斯的话说,跟海军比打炮,你还太嫩了嗫!

    其实李晓峰早就想要调遣波罗的海舰队前往维堡湾附近助战,有海军的炮火掩护,几乎可以将芬兰白军碾成粉末。可惜,前一段柯伦泰和德宾科两个白痴把事情全给搅和了。直到托洛茨基出马,暂时稳定了波罗的海舰队水兵的情绪,事情才有了转机。

    接到李晓峰求援电之后,托洛茨基立刻拨出了一艘战列舰,两艘巡洋舰和六艘驱逐舰前往维堡湾。说实话,二导师在这方面确实是很给力,他几乎是将波罗的海舰队能出动的战舰一股脑的派给了某仙人。

    在六艘驱逐舰的护卫下,甘古特号战列舰打头,后面跟随着瓦良格号和俄罗斯号巡洋舰,浩浩荡荡的就杀进了维堡湾。

    指挥这支编队的是艾伯哈特的老朋友巴西列夫海军中将,这个老头子经验丰富,炮击支援这种小事对他来说简直就不叫事。

    “甘古特号、俄罗斯号和瓦良格号将用全部主炮轰击白军炮兵阵地。在陆军的观测气球引导下,预计摧毁敌人重炮并不是大问题。”

    巴西列夫的话一点儿都没错,相对于德国人的那四门可怜的老式210毫米加农炮而言,光是甘古特号上的12门305毫米主炮就够他们喝上一壶的了。更何况还有俄罗斯号和瓦良格号进行支援。

    别小看俄罗斯号和瓦良格号,这虽然是两艘1897年和19年服役的老舰,但是火力并不弱。俄罗斯号拥有四门203毫米主炮和16门152毫米副炮,虽然采用炮廓安装方式,让她的侧舷火力打了对折,但也是相当可观,瓦良格号虽然没有203毫米级别的“重炮”,但12门152毫米火炮也不是吃素的。

    这么说吧,光是俄罗斯号和瓦良格号的侧舷火力就相当于这个年月一个重炮团的火力。再有甘古特的305毫米“巨炮”压阵,真心可以碾碎了白军了。

    曼纳海姆并不知道这一切。这两天他心情不错,粉碎了敌人空军的骚扰之后,他终于可以一点点蚕食俄国人的阵地,不出意外的话,最多还需要两天的时间。他就能够打穿对方的防线。在这个早上,他刚刚醒来的时候,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就在他准备大手一挥下达总攻令的时候,灾难就降临了。

    没有任何预兆,炮兵阵地就被重炮的火力所覆盖了,那简直是一种压倒性的力量。炮弹近乎以30度角砸下来,470.9公斤重的1911型高爆弹哪怕不装,落下来也是一砸一个坑!

    猛烈的爆炸撕碎了曼纳海姆的炮兵阵地,掀起来的石土飞上近百米高再落下来的时候,比冰雹还要厉害。曼纳海姆亲眼看见四个躲在工事中的可怜虫正好被一发炮弹命中,瞬间都被绞碎了。飞散的四肢竟然落在了他的面前。

    曼纳海姆大意了,德国炮兵也大意了,撵走了俄国飞机,俄国人的火炮又够不着他们,这让他们产生了盲目的乐观。并没有按照炮兵教程转移阵地。

    当然。实际上他们也没有阵地可以转移,现有的阵地都是赶工抢修出来的了,预备阵地根本就没时间去修。而这就省略掉了俄国炮兵们很多功夫,他们只需要向这个早已暴露的阵地疯狂的倾泻弹雨就可以了。

    当第一轮炮击刚刚落幕之时,曼纳海姆才听到,从大海的方向传来了沉闷有利的炮击声。登时他心里咯噔一跳,他终于知道自己忽略了什么——波罗的海舰队!

    巴西列夫可不管曼纳海姆是否犯了错,是否疏忽了什么,他得到的命令就是尽情的倾泻火力,将敌人的阵地完全摧毁。

    甘古特号,俄罗斯号和瓦良格号火力全开。每一轮三十发炮弹像犁地一样绞碎了白军的炮兵阵地。那四门前几天还耀武扬威的重炮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十公里之外的海军舰队将他们轰成了一堆破铜烂铁。

    仅仅用了六轮齐射,白军的重炮阵地就变成了一堆由弹坑和硝烟构成的坟场。玩得很嗨皮的海军并不打算就此收手,他们很快转移了火力,开始清理白军的进攻阵地。

    这一回总算轮到白军们尝一尝重炮的威力了,跟在某仙人身边的瓦西里回忆道:“海军的大炮太可怕了,尤其是甘古特号,他几乎用一己之力碾碎了白军的前沿阵地,在她的火力打击下,白军的阵地一点点被从地球上抹去,当炮击结束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能认出那片土地原本的样子。”

    受到炮火照顾的不光是白军的前沿阵地,实际上他们从军火库到指挥部以及炮兵阵地都被海军挨个的点了名。猛烈的炮击持续了一整天,以至于甘古特号不得不提前返回波罗的海造船厂更换备用炮管。

    在这次前所未有猛烈炮击的打击下,白军崩溃了,他们丢下武器夹着尾巴逃离了阵地,一股脑的向拉伊波方向溃退,有些可怜虫甚至连鞋都跑掉了。

    当然,白军最重要的损失不是士气崩溃,也不是丢掉了好不容占领的据点和阵地,更重要的是,他们损失了一位极为重要的大人物——曼纳海姆!

    在甘古特的重炮轰击下,被他当成司令部的三层小楼被爆炸冲击波震垮了,可怜的老头虽然被副官拉着一通狂奔,侥幸避免了被活埋。但是暴露在外面的老头,被横飞的弹片和超高压的冲击像打棒球一样击倒在地。

    虽然在军医的抢救下,老头保住了老命,可暂时是无法指挥他一手拉扯起来的芬兰白军了……

    ps:

    鞠躬感谢风飘影动、hangdd和尤文图斯同志! ( 天兵在1917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