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第二十章:第四节

文 / 刘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997年10月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48周年的国庆节,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的第一个军营开放日。

    香港赤柱军营大操场,杀声震天。

    手持打开枪刺的56半自动步枪的林锐上尉带着200名步兵战士在进行刺杀操表演,身手敏捷的战士们动作整齐划一,雪亮的枪刺在空中忽而突刺忽而挑刺,灵活的脚步踏着统一的节奏,甚至连口号也是一个声音:

    “杀——杀——杀——……”

    观礼台上掌声阵阵,前来参观的100多个香港社团的5000多名代表对解放军战士的精湛武艺和刚硬作风报以一片惊呼。

    站在人群之中的徐睫骄傲地看着在领队位置的林锐,激动地鼓掌。

    武器展示。身着迷彩服的林锐头戴凯芙拉头盔,脚蹬军靴肃立在武器旁边。热情的香港居民在田小牛的粤语介绍下体验着国产轻武器,林锐带着微笑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Captain。”

    林锐转过脸去,眼睛睁大了。

    徐睫摘下自己的墨镜,微笑着看着他。

    林锐脸上是压抑不住的惊喜,嘴张开却说:“CanIhelpyou?”

    徐睫甜甜地笑着用英语说:“上尉,你是一个英俊的战士。你的女朋友会为你感到自豪,她肯定非常幸福。”

    “谢谢,小姐。”林锐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你也非常漂亮,你的男朋友会为你感到骄傲。”

    那边,那个跟随徐睫的中年男人找到驻港部队首长低声说了几句。首长点点头,挥手:“林锐!”

    林锐看了徐睫一眼,笑笑跑步过去敬礼:“到!”

    “你,跟这位先生去一下,见个客人。”首长没什么别的说的,“半个小时,不要离开军营,不要遇到记者。”

    林锐觉得很奇怪,看着这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

    “执行命令。”首长的话没有折扣的余地。

    “是!”林锐举手敬礼,转身跟着这个中年男人走了。

    赤柱军营僻静的后山树林。中年男人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林锐跟在后面满脑子都是情况。中年男人站住了,指着前面的树林:“有人在那里等你,我在外面给你看表。”

    林锐纳闷地看着他走出树林站在路边,自己往里走去。他倒是不怕遇到什么危险,只是这也太奇怪了,这明明是自己的军营啊?

    转过一棵大树,林锐还是没有看见人。

    “你现在就要走了吗?天亮还有一会儿呢。那刺进你惊恐的耳膜中的,不是云雀,是夜莺的声音;它每天晚上在那边石榴树上歌唱。相信我,爱人,那是夜莺的歌声。”徐睫的声音从他的身后飘出来,是英文的《罗米欧和朱丽叶》。

    林锐站住了,慢慢回过头:“那是报晓的云雀,不是夜莺。瞧,爱人,不作美的晨曦已经在东天的云朵上镶起了金线,夜晚的星光已经烧烬,愉快的白昼蹑足踏上了迷雾的山巅。我必须到别处去找寻生路,或者留在这儿束手等死……”

    徐睫披长发披肩,白皙的脸上带着泪水慢慢走过来:“那光明不是晨曦,我知道;那是从太阳中吐射出来的流星,要在今夜替你拿着火炬,照亮你到曼多亚去。所以你不必急着要去,再耽搁一会儿吧……”

    林锐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把她整个人揪到自己胸前:“让我被他们捉住,让我被他们处死;只要是你的意思,我就毫无怨恨……”

    徐睫的眼泪在脸上尽情流着,将嘴唇一下子覆盖上了林锐的嘴唇。林锐紧紧抱住她娇嫩柔弱的身躯,吻着她的嘴唇。徐睫的眼泪流到他的嘴里,林锐贪婪地吮吸着。

    “我想你……”徐睫幽幽地说。

    林锐抚摸着她的脸她的泪水:“我也想你。”

    “你真的很棒……”徐睫看着他的眼睛自豪地说。

    “在你面前,我永远是那个养猪的林锐。”林锐说。

    徐睫笑了,吻着林锐的脖子:“你也是只长不大的小猪……”

    “你怎么到香港来了?”林锐问。

    “作生意,赶上这种庆典我当然要来。”徐睫说。

    林锐奇怪地看着她:“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跟我们部队领导说上话的?这好像不是一般商人可以做到的?”

    “那我就不是一般的商人。”徐睫笑着点点他的鼻子。

    林锐还是没有打消心里的疑惑:“徐睫,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经商的啊,怎么了?”徐睫笑。

    “如果你的家族有这么大的能量,我不会找不到你的资料。”林锐说,“找我没那么容易,能在中国军队各个部队都有这种本事的商人家族,我相信屈指可数。”

    “你?调查我了?”徐睫有点紧张。

    林锐苦笑:“我也得有那个能力啊?我就是在报纸上翻了翻,在咱们国家知名的商人家族当中有没有你和你父亲的名字。所以我觉得奇怪,不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徐睫笑笑:“有一种商人是闷头发财的,我和我父亲都不喜欢张扬。我们是和国家合作做生意的,和军方对外贸易部门也有密切合作,所以在军队有一些能量吧。这个很奇怪吗?”

    “卖军火?!”林锐睁大眼睛。

    “别胡说了!”徐睫拍拍他的脸怜爱地笑,“不是的!我们是正当生意,以后会告诉你的。怎么,现在就开始惦记我们家的生意了?”

    “什么话!”林锐急了,“我还想你跟我结婚以后彻底脱离你现在的生意,去山沟家属院给我做随军家属呢!我可不想脱军装,你就准备老老实实给我做随军家属吧!”

    徐睫看着他的眼睛,幽幽地:“我的爱,我也想给你做随军家属啊……在山沟的军营里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简单快乐……”

    林锐嘿嘿笑着:“我的大哥二哥都结婚了,我们也结婚吧。”

    徐睫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结婚吧。”林锐走前一步抱住她,“嫁给我,跟我回我们的山沟!在特种大队家属院做个随军家属,我带战士们训练演习出任务,你可以教战士们英语啊!附近的城市就有学校,大队长可以安排你去学校教学,你的外语水平他们学校求之不得呢!——我们永远不分开!”

    徐睫退后一步:“你在向我求婚?”

    “对啊!”林锐说,“我已经等了好久了啊!”

    “我们才见过几面啊?”徐睫苦笑,“你了解我吗?”

    “就因为见不着你,我才受不了!”林锐看着徐睫的眼睛,“你知道不知道我想你都要爆炸了?甚至在想你的时候我无法呼吸!你知道这种滋味吗?”

    “我知道!”徐睫的眼泪流下来了,“因为我也是这样想你的!”

    “那你为什么不肯嫁给我?”林锐苦苦追问。

    “林锐,我想嫁给你!”徐睫哭着说,“我太想嫁给你了!我太想跟着你去那个单纯快乐的山沟去作个随军家属了!我太想每天等你回家吃饭,你不能回来我就把饭菜给你送到你的连部!甚至给你送到训练场我都愿意!我愿意让战士们叫我嫂子,我喜欢他们这样叫我!我真的做的一手好菜,我从小就能作家务我会把家布置得漂漂亮亮的!你相信我,我会的!我会衣着简单我喜欢粗茶淡饭,我喜欢给你作随军家属!我做梦都想嫁给你做你的妻子,我会是贤妻良母的!你相信我!”

    “那我们结婚吧,我下个月就回特种大队了!”林锐眼睛亮起来,“我给大队长写报告,我们结婚!”

    “我不能和你结婚!”徐睫哭着喊出来推开林锐。

    “为什么?!”林锐惊讶地看她。

    “我不能,我不能和你结婚!”徐睫哭着摇头。

    林锐眼中的火焰熄灭了:“你还是嫌弃我穷……”

    “不是的!”徐睫哭着说。

    “你还是瞧不起我们那个山沟,瞧不起我们那个普通的部队大院……”林锐眼中出现泪花,“你舍不得这些花花世界,你舍不得……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们的差距太大了,你是资本家的小姐,我是解放军的战士。我知道,你舍不得……”

    “不是的!”徐睫哭喊。

    “不用再说了。”林锐闭上眼睛。

    “我爱你——”徐睫扑上来抱住林锐,“我爱你但是我不能和你结婚!就因为爱你我才不能和你结婚!我不想让你等我!这太苦了林锐!我不能让你吃这样的苦——”

    “死都不怕苦算什么?!”林锐怒吼。

    “我真的不能和你结婚……”徐睫哭着松开他,“你忘了我吧,去找一个好女孩……找一个可以给你作随军家属的女孩,让她好好照顾你……你忘了我吧……”

    林锐惊讶地看着她一步一步后退:“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忘了我!”徐睫哭喊。

    “这不可能。”林锐摇着头,“这不是你!”

    “这是我!”徐睫哭着说,“这就是我!是我说的,你忘了我!”

    林锐刚刚要说话,那边那个中年男人背对着他们在树林外举起手表:“时间到了。”

    林锐稳定住自己整理自己的军容:“我不相信这是你说的,你徐睫不是这样的人!我会等你找我,一直等下去!”

    他深呼吸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大步走出树林,在小路上转成标准的跑步走。

    军靴声渐渐远去了。

    徐睫哭着蹲下了:“林锐,我真的好爱你……”

    那个中年男人慢慢走进树林,掏出手绢递给徐睫。

    徐睫接过手绢擦着眼泪,站起来平静着自己。

    “我们该走了。”中年男人同情地看着她。

    徐睫点点头深呼吸戴上墨镜,但是眼泪还是从墨镜下流下来。

    “你可以嫁给他的。”中年男人同情地说。

    “不。”徐睫摇着头声音颤抖着,“我不想他吃苦,我爱他。”

    

( 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3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