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第一章:11

文 / 刘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1

    天气越来越热,知了的叫声也变的有气无力。

    还有三天就要高考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高考选择在7月7日,肯定不是为了纪念很多年前的那次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大事,但是“黑色7月”在中国可就成为了一个独特的代号,在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中华大地其知名度远远超过了当时在国际上都很知名搞得西方各个国家都很头疼的“黑色9月”阿拉伯恐怖组织。

    但是在历年高三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心里,这个“黑色7月”不仅是抽象的,还是具体的——如果非得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种气氛的话,就是“恐怖”。千军万马挤一个独木桥是什么概念,在每年的7月,都是那么活生生的展现在中国的高三学生和他们的家长面前。

    林秋叶不得不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离开小雨,因为老何病了。累倒了,在那片荒凉的深山老林,在那个远离城市文明的破旧营盘。但是他不肯下来,他也不能下来,他是部队长,工作正在紧张的时候,他怎么能够下来?

    于是林秋叶不得不上去。

    军人和军属,就是这个概念。

    什么叫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没有这些默默无闻的在军人背后的军属,就凭这些糙老爷们,他们行吗?这个家是谁给操持的,孩子是谁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没有她们,他们行吗?在他们受伤了,或者是病了的时候,她们还得去照顾他们。

    军人的世界,真的是那么冷淡无情吗?

    不。

    反而更是蕴藏着感情的火山,那股岩浆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冷却,只会越来越热烈。

    这就是真正的军人,这就是真正的军属。

    林秋叶就是对老何再有意见,但是她知道那是她的男人,她的男人是个真正的军人,真正的军人就应该去作军人的事情——哪家都有吵架顶嘴闹别扭的时候,但是到了关键的时候,什么是患难夫妻,就真的是看的出来了。

    林秋叶只能上去,她不能不上去。

    她知道,老何再也不是10年前的那个拼命三郎了。

    那时候的老何在前线,是有名的打仗不要命的主儿。在敌后三进三出,和小鬼子的特工队周旋,几次从生死线上爬过来,刚刚下来没两天,马上又带着他那帮子老弟兄们消失在热带丛林的黑暗中……

    有人说,军功章是对军人最高的褒奖。

    是的,你可以这样说。

    但是对于军属,对于林秋叶这样的女人来说,平安归来的男人就是对她们最高的褒奖。

    很多事情,说起来简单,但是其实都很复杂。

    因为,军人不是机器,军人也是人,军人也有自己的老婆孩子,也有自己的家庭生活——但是军人,还是军人,于是他们就得牺牲这些;但是真正牺牲的是他们吗?不,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就是活该的,谁让你当兵的?!但是那些军属呢?那些象林秋叶一样的军人的女人们呢?她们为什么也要牺牲呢?

    谁能说的清楚呢?

    说的清楚也好,说不清楚也罢,何志军就是林秋叶的男人,林秋叶就是何志军的女人。

    男人病了,女人就得去照顾。

    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况她还是个医生?

    在男人和孩子之间作选择是最难的了,好在小雨还真的是懂事的孩子。她从小就会照顾自己,也是给逼出来的,老何不在家,自己又常常在医院加班,小雨不自己照顾自己谁照顾她?想起来就想掉泪,那是容易的么?……不想了,不能想,孩子怎么也能吃那么多苦呢?

    小雨真的是懂事啊,都不象17岁的孩子。

    “妈,你去吧,我自己能行。”说着就把自己往外推。

    都出门了,还不忘记叮嘱一句:

    “记住啊,不能吃冰糕吃多了!马上就考试了!拉肚子了可不得了!”

    “哎呀知道了!你烦不烦啊!”

    就给自己推到车上去了。

    车开了,还看见小雨在巴巴的望着自己,挥手。

    自己就挥手,眼泪吧嗒就掉下来——作军人的孩子,容易么?

    小雨看着吉普车走远了,才舒口气,爸爸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自己想去但是不能去,这是肯定的事情——高考是什么?命运的转折点,自己能不走好么?如果不是爸爸的心脏病又犯了,妈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自己么?

    小雨看着车没有影子了,就转身上楼。

    一声熟悉的口哨。

    小雨笑了,转过头。

    刘晓飞骑在自行车上,笑着从花池子后面慢悠悠骑出来。满脸满身的汗,看来是在太阳底下晒了一阵子了。

    “你怎么从那儿出来了?”小雨就笑。

    “我看你妈走了我才敢出来。”

    刘晓飞擦把脸上的汗。

    “哟!你怕我妈干吗?”小雨脸一红,但是随即又正常了,“你又不是不认识她?我妈对你不好吗?”

    刘晓飞就不知道说什么了,脸也红了。

    然后就看见路过的几个军区机关干部都不由的往这儿瞅。

    “走,上去吧。”小雨就说。

    机关里面事儿多,碎嘴多,这是老毛病了。小雨就是再小毕竟是女孩,这个道理她是明白的。

    “不了,我……”刘晓飞就笑。

    “都到门口了不上去干吗?”小雨有点纳闷。

    “我就来看看你,我回家了。”刘晓飞就掉转车头要走。

    “哎!”小雨喊。

    刘晓飞回头笑:“怎么了?”

    “你有毛病啊?”小雨嗔怪——这个语气是有点怪,有点象妈妈说爸爸了,但是又不太象,蛮陌生的。

    但是还是脸红了。

    “我就是来看看你。”刘晓飞就笑,“看见了我也该回家复习了,我跟我老妈说是出来找你借复习资料的,马上就回去。这都一上午过去了,再不回去她就该怒了。”

    “你在这儿等了一上午?!”小雨的眼睛睁大了。

    刘晓飞就不好意思的笑笑,汗水哗啦啦的脸绝对是红了。

    “没专门等,我跟花池子那儿背单词来着。”

    再看他一身的汗湿,小雨就明白了——这个嘎小子真的等了一上午,就为了见自己一面。

    “上去!”小雨的声音严厉起来。

    刘晓飞一愣,小雨从来没这么跟自己说过话。

    “我叫你跟我上去!”小雨就说,语气还是严厉的,“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到了我家就大大方方上去,怎么跟作贼似的,还得等我妈走了才敢出来?是不是男子汉啊?”

    刘晓飞是真的愣了,不知道小雨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

    “你上去不上去?”

    小雨就问,语气是严厉的。

    刘晓飞这个嘎小子是从来不服人的,也很少有人跟他这么说话,就是他妈也不敢——但是今天,他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在压迫他服从。

    他不由自主的就下车了。

    “把自行车放那边,锁好了。”

    就照作。

    “走!”小雨转身就进了楼道。

    刘晓飞就跟着。

    进了家门,就被小雨按在沙发上,然后就是苏联造电扇开始转,对着他吹,跟直升机要起飞似的,风力也是绝对够威够力的。接着就是冰箱里面的绿豆汤给端出来,小雨舀了一大碗递给他:

    “都喝了!”

    赶紧就喝。

    滋儿——绝对的透心凉啊!

    刘晓飞一下子就凉快到了骨子里面。

    何小雨站在他的面前,绝对的横眉冷对:

    “你什么意思啊?!”

    “我……”刘晓飞不知道怎么说,支吾起来。

    “你什么啊?这么热的天来了干吗不上来?我妈拿你当外人吗?还是我爸拿你当外人?你说!”

    真的是生气了。

    “我怕……”

    “怕什么啊你怕?!”小雨越说越气,“你刘晓飞怕什么啊?!你不是老跟我吹你什么都不怕吗?你怕我妈干吗?我妈说过你一句吗?哪次你来家玩对你不好了?”

    “我怕你妈误会……”

    “误会什么?”小雨卡着腰指着他的鼻子,“你说!”

    “误会我喜欢你……”

    这句话一出来就是静场。

    绝对的静场。

    小雨的手停在刘晓飞的鼻子前面。

    慢慢的放下来。

    “快高考了,我不敢跟你说这个。”刘晓飞低低的说。

    “说什么?”小雨的声音开始发颤。

    刘晓飞没说话。

    “说啊,说什么?”——在这一点上,何小雨是继承了他爸爸的,就是受不了有什么东西就在自己跟前还瞒着自己,一定要探出个究竟来。

    “我喜欢你……”

    刘晓飞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

    何小雨愣了半天。

    刘晓飞不敢抬头:“我说了,本来不想现在说的,怕影响你。我来,就是想看你一眼。”

    “走!你给我走!”

    何小雨突然发火了,拿起沙发上的靠垫就砸刘晓飞。

    刘晓飞躲闪着被打了起来:“小雨,不至于这样吧?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行不行?高考完了你再收拾我也来得及……”

    “你说什么!”

    小雨的脸绝对是气绿了。

    “当我没说行不行?”刘晓飞这回是真的服了,小心的说。

    “你当我是什么?!”小雨又拿起靠垫砸过去,“你说喜欢就喜欢?你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啊?——我告诉你刘晓飞,从小你就揪我辫子拿蚯蚓装我铅笔盒吓的我直哭这笔帐还没算呢!你居然敢对我说这种话?”

    “你,你还记着啊?”刘晓飞躲闪着狼狈不堪,完全没有他打群架的时候在三四个小混混中间拿着板砖血流满面那种敢死的气魄了。

    “我记着清楚着呢!”

    何小雨继续砸他。

    “你说喜欢就喜欢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何小雨被气哭了,边砸边哭。

    “你别哭啊,我错了……”

    刘晓飞真的怕了。

    “你没错,你错什么啊!你刘晓飞永远正确!”何小雨一着急不知道为什么就把妈妈骂爸爸的话骂出来了,还哭的淅沥哗啦的。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见小雨真的哭的很伤心,刘晓飞一把抓住那个靠垫,用力一拉,想抢可是没抢过来,一把给小雨拽过来了,撞在他的怀里。

    刘晓飞就傻了。

    “流氓!臭流氓!”

    何小雨骂着挥手就抽刘晓飞,被他一把抓住腕子。

    手就在空中停住了。

    小雨的脸和他的脸离得很近。

    “你松开我!臭流氓!”小雨骂他。

    吐气如兰,一下子进入刘晓飞的心肺。

    小雨被他看毛了,声音变颤抖了:“我警告你啊刘晓飞,你赶紧松开我!不然我就喊人了!”

    “你听我说。”

    刘晓飞的声音也颤抖了。

    “不听!”

    “我喜欢你!”刘晓飞的声音变得坚定。

    这句是认真的不能再认真的。

    何小雨傻了。

    就那么看着刘晓飞。

    “真的,我喜欢你。”

    刘晓飞强调一句。

    何小雨呆呆的看着他,带着满脸的眼泪。

    “从小我就喜欢你,我揪你辫子就是因为喜欢你,我往你铅笔盒放蚯蚓吓唬你也是因为喜欢你,我……”

    “你喜欢我就这样对我啊?”何小雨是真的伤心了,“什么叫就当你没说?你说出来就是说出来怎么还带改口的……”

    话说到这儿何小雨是真的知道说多了。

    不该说的别说——这句话应用于一切场合。

    绝对是至理名言。

    不信吗?——现场的攻防关系马上就转变了。

    何小雨这回是真的被动了。

    傻子都能听出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何况刘晓飞又不是傻子。

    得,自己把自己给出卖了。

    何小雨傻了,但是刘晓飞活了。

    “小雨。”刘晓飞就说。

    “干吗?”何小雨声音发飘。

    “我喜欢你。”

    刘晓飞的气息一下子打在何小雨的脸上,带着一股男孩子汗汗的味道。平时女孩们凑在一起就喜欢说男孩臭味十足,踢完球回到教室那个臭味就别提了。

    但是,谁的话是真心话呢?

    女孩的心思,只有女孩知道。

    味道——异性的味道是什么?

    什么叫异性相吸?

    现在就是。

    何小雨的脸红到了脖子上。

    她的眼低下了,长长的睫毛落下来。

    忽闪一下,跟蝴蝶一样。

    刘晓飞的心也跟着忽闪一下。

    抓着何小雨的腕子的手稍微一用力,何小雨就软软的到他的怀里了。

    闭着眼什么都不说了。

    只有柔柔的呼吸在他的脖子上翕动,跟毛毛虫一样。

    “我喜欢你。”刘晓飞的声音开始发飘,但是不知道怎么又说出来这一句。

    “真的?”

    刘晓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何小雨是真的这么柔声的问。

    “真,真的。”

    “不反悔?”还是那么柔柔的。

    “不反悔。”这回坚定了,心里话有什么不坚定的。

    “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

    刘晓飞许下了今生第二个誓言。

    第一个誓言是在自己写字台前面那种阅兵海报前面许下的,就是一定要考上陆院的侦察指挥专业。

    何小雨的叹息一下子很长。

    刘晓飞不知道她叹息什么。

    “坏蛋,为什么到现在才说?”

    何小雨幽幽的说。

    刘晓飞的脑子就震了一下。

    然后就感觉到脸上被亲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小雨就跳开了。

    刘晓飞还想过去。

    “不许过来!”

    何小雨红着脸,呼哧带喘的说。

    “怎么了?小雨?”刘晓飞就愣住了。

    “回家去!”何小雨说。

    刘晓飞以为自己听错了。

    “回家,好好复习。”

    “我……”

    “高考完了再说。”何小雨稳定下来自己说。

    刘晓飞看何小雨半天,看着红晕慢慢的从她的脸上下去了。

    “记住你说过的话。”何小雨幽幽的说。

    刘晓飞点头。

    “走吧。”

    刘晓飞只能转身。

    出门的时候,刘晓飞回头:“明天……我还能来看你吗?”

    何小雨犹豫了一下。

    “我看你一眼就走。”刘晓飞恳切——不,甚至是有点可怜巴巴的说。

    何小雨心软了,点点头:“回去吧。我要复习了。”

    刘晓飞的心开始跳,但是还是乖乖的转身走了。

    门,关上了。

    何小雨跑到自己房间的窗户前面,一下子拉开淡蓝色的窗帘。

    她就看见刘晓飞从楼道里面出来,把自行车骑的跟飞起来一样,还唱着——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何小雨突然想起来,妈妈对自己说过。

    爸爸参军的时候,就是唱着这首歌跟妈妈告别的。

    何小雨的心里一个激灵。

    这,是命吗?

    </p> ( 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3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