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第一章:5

文 / 刘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还是和从前一样,何小雨在刘晓飞的“护送”下,在晚自习结束以后骑着她的那辆小坤车回家。高一的时候,她就已经习惯了。那时候刘晓飞还没有搬家,他的父亲还是军区后勤系统的一个干部,在军区大院里面,他们是不多的依靠自己的努力考上这个城市最好的重点高中师大附中的军人子弟之一;而且,是同年的同龄人。

    从师大附中回军区大院,有一段路没有路灯。这个事情也真的比较邪性,其实市政是安了路灯的,但是总是被好事者用气枪或者别的什么把这里重新变得一片漆黑。这段路位于护城河边,改革开放以后修了河边公园,白天看上去一片翠绿,加上怀抱老城穿越新城的那条清澈的河流,想都不用想会成为一条蕴育浪漫和爱情的河流。在这样的公园旁边的路上安路灯,不是找损坏是什么?当然该安还得安,被损坏也就是一晚上的事情。你也不能说损坏路灯的一代代青年错,谁都不喜欢被明晃晃的路灯照的连个地儿都没有不是吗?

    当然,因此而带来的自然会有治安事件的不断发生。

    于是何小雨每次走这条路总是挺害怕的。

    好在有刘晓飞。

    在所有的同学眼里,他就是她的保护神。

    其实他们俩在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军区大院就那么大点地儿,孩子们怎么可能互相不认识呢?那时候何志军刚刚调到军区工作,林秋叶也是刚刚来到军区总院,都很忙,都是工作狂,小雨自然就总是和军区大院的孩子们在一起。

    军区大院的孩子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男孩子们好战是自然的事情。老子们都是干这个的,从小就被这种职业的老子和这帮子老兵油子抱大的,不好战才怪呢!从会走路开始就玩打仗,到了会跑步的时候就开始打架,当然打仗也继续玩,不过已经是蛮有章法了。

    刘晓飞就是一代军区大院长大的子弟的典型人物,好战成性,当然打架也是成性的,为此没有少挨老子揍,但是屡教不改。渐渐的,好战和好斗在这一带的孩子里面是出了名的,上初中以后甚至发展到和大院外面的小混混们群殴。

    何小雨这些女孩们不好这个,她们喜欢跳皮筋丢沙包,喜欢玩过家家。刘晓飞这个鸟孩子就经常带他的娃娃兵们去搞破坏,犹如一群脱缰的小野马就那么冲杀过去了,把女孩们的游戏现场踩的乱七八糟。然后女孩们就哭,他们就跑,因为紧接着就是告诉他们的家长。

    那时候谈不上什么交情的,开玩笑,刘晓飞是大院里面女孩们的天敌,哪个女孩会跟他套交情?

    何小雨?更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何小雨也成为军区大院女孩们的核心。这个核心不是好战,说起来蛮奇怪的——有个你说不清楚的规律,但是绝对是真理,就是官儿越大的女儿越丑。当然也有特例,但是普遍规律就是这样。而何志军这样的上校在军区大院绝对是成把抓的,于是何小雨就出落的水灵的不得了。和她妈妈也有关系,当年她妈妈刚刚参军的时候就是当时新兵连最漂亮的女兵。何小雨也确实争气,学习好体育好性情好又勤劳,家务活从小就会干,还会电子琴参加省里比赛拿过奖。一句话就是懂事的不得了,她就成为林秋叶最大的骄傲。——那个老何曾经是她的骄傲,但是在军区大院他算个屁啊?但是谁能培养出这么出色的女儿呢?于是军区大院的女儿的母亲们都羡慕她,甚至是忌妒她。

    军区大院是个很特殊的家属院,很多事情你说不清楚。譬如孩子的学习问题,绝对是这些职业军人和他们的家属们头疼的不得了的问题。怎么这些孩子们都不喜欢学习呢?他们的父亲可都是脑筋好使的不得了的人精啊,遗传出了问题了吗?但是头疼归头疼,现实归现实。于是军区大院的孩子们到了年龄甚至没有到年龄就被套上军装送上闷罐车天南海北去当兵就差不多是唯一的选择,或者拖关系提干到时候转业回来找个工作,或者真的是天生就是当兵的材料自己干出来不靠老子。一般就是这个结果。

    刘晓飞又成了特例了。

    完全是被他老子打出来的,他老子是后勤系统的,一直就不得志,当然不是自己不能干,不得志是某种说不出来的原因。其实他老子过的真的挺郁闷的,加上后勤系统经常喝二两,对孩子就比较简单用事了——你怎么也不给老子争气呢?!

    司政后三大系统里面,军区机关的最被人损的就是后勤的干部。当时就开始流传一个笑话,其实是不对的,不过也说明他老子的那种郁闷也有别的因素——军区机关年终总结,要吃一顿。司令部的关心去什么地方吃,看看是否需要事前侦察一番;政治部的关心都是什么人出席;后勤的呢?关心的是吃完了还干什么。

    这个笑话是够损的,不过也一直流传到今天。

    他老子可不是这种人,也是希望能够在军队干一番事业的。不过确实是没有机会,就把人生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儿子好好学习,以后上个好大学,最好出国留学拿个洋博士,一辈子别再趟军队这汪混水。但是儿子就是不争气,不好好学习的后果就是当兵,还有什么?

    于是就打,但是打的多了刘晓飞这个鸟孩子也皮实了。

    初一的时候刘晓飞又逃学去偷西瓜,这回被他老子抓了个现行——他老子正好在农场检查军区大院的蔬菜供给情况,哨兵就把以刘晓飞为首的一群“偷瓜现行犯”——其实就是军区大院的一帮子鸟孩子,给带到他老子跟前,他老子当时眼睛就冒火了。

    打!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拿起棍子就打!

    都傻了,拦都拦不住。

    这回刘晓飞给打老实了——其实还不是因为打,那个很难打服他这种货色。是他老子哭了,边打边哭:“你为甚不好好学习啊?你为甚不好好学习啊?”

    刘晓飞可从来没见他老子哭过,平时有意见归有意见,闹矛盾是闹矛盾,但是老子毕竟是老子,儿子对老子的感情是不会变的,矛盾再大也是父子情深。

    那次以后刘晓飞就改了。

    然后就上重点高中了,和何小雨一个班。

    他刚刚见了何小雨还挺不好意思的,因为小时候自己办的那点子鸟事还记忆犹新。不过何小雨倒是不介意,她天生就是如水的性格,很难记恨什么人,何况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俩人初中不是一块的,在大院见的也不多,但是在高中就天天见了。

    当时刘晓飞的父亲还没有转业,俩孩子一起上下学是正常的事情。

    刘晓飞在重点高中学习是出色,但是还是鸟的厉害,历史和政治课经常和老师们发生辩论。而实话实说,那些师范本科毕业的年轻老师还真的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老教师稍微好点,但是挡不住刘晓飞下去就请教军区司令部或者政治部的哪个参谋或者秘书,当然也请教过何志军这种鸟人——再回到课堂,你说哪个老师是他的对手?老师学识再渊博,毕竟是中学老师讲基础知识的,怎么可能比得过那些混军区机关的老兵油子和老官油子?于是刘晓飞在高中也是鸟的厉害,最后入团问题居然也没有解决,一下子到了高三也没有解决。

    这个他老子就不过问了,为什么也不知道。

    他也不关心。

    但是何小雨是佩服他的,不光何小雨,很多小女生都佩服他。这种风云人物在校园很容易成为小女生的偶像的,更何况他还是学校体育尖子,运动会的时候从短跑到长跑,从田赛到径赛都是一把刷子,篮球也打的好足球也踢的好,他不是小女生们的偶像谁是?

    但是他就会对何小雨多看一眼。

    俩人其实话不多,那时候高中没有那么多早恋的,他们也不敢越雷池。

    就是一起上下学,周末可能会在一起研究一下学习问题。

    然后呢?没了。

    除了跳集体舞,手都没有拉过。

    后来刘晓飞的父亲转业到了一个大集团当副总,就搬出军区大院了。

    但是他还是送小雨回家。

    理由是路上黑。

    这倒是个理由,但是想送小雨回家的男生多的是。

    不过小雨也只会让他送。

    就这样,送小雨回家以后,晓飞再穿越大半个城市回家。

    没别的了。

    一直到一次模拟考试完了,晓飞送小雨回家的时候,终于给了她一张纸条。

    小雨在楼道偷偷的看了,哪儿敢回家看啊?

    “我希望  飞翔在你的小雨中

    我的翅膀上面

    最沉重的  就是你的一滴眼泪”

    小雨的脸就红了。

    到底什么意思呢?

    她的心就开始扑腾了。

    但是这个死刘晓飞什么都不说,还是那么送她回家,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只是何小雨的心,不再那么平静。

    是啊,怎么可能平静呢?

    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喜欢晓飞的。

    只是,一直都不愿意承认罢了。

    但是,该怎么办呢?

    小雨又怎么能知道呢?

    </p> ( 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3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