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阴曹地府

文 / 非洲秀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木伦是见多识广,但是他却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做zha药包的存在。

    就在木伦为让他自信无比的鬼王丹自鸣得意的时候,被zha药包轰的满面漆黑、衣衫破碎的平等王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道:“鬼王,快跑吧。五云洞守不住了。”

    “什么,怎么回事?”刚才还一副软坐在太师椅上的木伦,一个激灵蹦了起来。双手抓着平等王的衣领问道。

    “本来咱们就要打胜了,可是不知道他们搞的什么鬼,‘轰轰’几声炸响咱们的人就成片的死伤,倒在地上。”平等王心有余悸的道。

    “爆响?难道他们真的把火炮运进来了?”木伦心道,怕什么就来什么:“马上让所有人集合,我有话要说。”

    鬼教教众在去除抵御灭天军的死伤后,总共剩下不到两千人。这两千人还多数都是老幼,并没有太多的青壮年。

    yīn曹地府内,阎罗殿前。一身白衣,带着灰白sè面具的木伦扫视着集结起来的教众命令道:“二十岁以下的站我左边,其他人站在我右边。所有抱孩子的妇女都把孩子交给左边的年轻人。”

    黑压压一片的教众很快分成两份,抱孩子的的妇女虽然不情愿把孩子交给他人,但是在鬼王地位的长期积威下,还是乖乖的把孩子递到自己最信任的年轻人手中。

    看到人群分开之后,木伦对身后的木黑摆摆手道:“抬上来。”

    在教众疑惑的注视下,两名壮汉抬着一口粘着封条的箱子走上前来。木伦亲自撕下封条打开箱子,箱中是满满的手指肚大小的黑sè丹药。

    正当教众为箱中丹药疑惑的时候,木伦朗声道:“想我鬼教创立已千年有余,尽管川中政权更替,本教却一直屹立不倒。可是今天咱们却要面临本教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yīn曹地府外的灭天军恐怕不是我们所能够抵挡的。为了给本教留下复兴的种子,我决定,所有二十岁以下的教众都和我从后门离开。二十岁以上的为离开的人争取时间,留下来抵挡灭天军。”

    说到这,木伦指了指身前的木箱道:“箱中的丹药就是鬼王丹。你们每人吃下三粒,然后在这里等待灭天军。有有异议或是疑问的吗?”

    听了木伦的话,所有鬼教教众都默默的走向箱子前面,拿起三粒鬼王丹放入口中。从始至终没有一个人露出一丝的不满和放抗情绪。但是木伦身后的木白却惊讶的发现,所有二十岁以上的鬼教教众似乎中了比追神摄魄术层次更高的摄魄术。因为这些人眼中,年轻人没有对生命依恋,年老的没有对年轻人的担忧,妇女没有对孩子的牵挂。有的只是迷茫。这点和中了追神摄魄术的反应是一样的。只是木白搞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站在木伦的眼前,二十岁以上的会被摄魄,而二十岁以下的却丝毫没有中术的迹象。但是时间不容木白多想,看着这些教众吃下鬼王丹后,木伦马上带着黑白无常和所有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从山洞的后门匆匆离开。留下了服食过鬼王丹的教众抵挡灭天军。

    yīn曹地府门前上千平方米的空旷广场上,灭天军在狼牙特战队的引领下正准备进入。忽然走在最前面的丁奇jǐng觉的竖起右手道:“等等,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灭天军士兵见丁奇示意,也立刻驻足,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倾听起来。

    “我愿把灵魂献祭于您,只请求您赐予我战胜敌人的力量。我愿把生命献祭于您,只请求您赐予我战胜敌人的力量。我愿把子子孙孙献祭于您,只请求您赐予我战胜敌人的力量。万能的鬼王,请赐给您忠心的仆人战胜敌人的力量吧!”

    “我愿把灵魂献祭于您,只请求您赐予我战胜敌人的力量。我愿把生命献祭于您,只请求您赐予我战胜敌人的力量。我愿把子子孙孙献祭于您,只请求您赐予我战胜敌人的力量。万能的鬼王,请赐给您忠心的仆人战胜敌人的力量吧!”

    yīn曹地府的大门内千余人恶毒而整齐的诅咒道。

    “不好,快围住那个大门列阵准备迎敌。”听到这可怕的诅咒后灭天军士兵大多本能的一愣,在丁奇命令后才围住yīn曹地府的大门列起三段击阵型来。

    阵型还没完全列好,就见yīn曹地府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门内的千余鬼教教众就像丧尸一般,一边重复着诅咒冲了出来。

    有了刚才在五云洞的经历,灭天军士兵不再惊慌失措。站在自己在阵型中的位置不断给火枪装药,shè击。尽量把鬼教教众阻截在yīn曹地府大门之内,不让他们有冲击自己阵型的机会。

    鬼教教众对灭天军的枪声根本就充耳不闻,只要不被shè中大脑和心脏就好像中枪的不是他本人一样。门内的教众很快就踏着前面的尸体冲出上百人,大有要分散出来冲击灭天军军阵的气势。

    原本灭天军士兵看着门内冲击出来的鬼教教众,夹杂着大量的老弱还不忍心shè杀。现在看着这些人的攻击模式再也不敢犹豫半分,枪枪都瞄准敌人的头颅,尽量争取一枪一个的打法。

    眼看着冲出yīn曹地府大门的鬼教教众越来越多,丁奇冰冷的对莫蓝道:“让所有狼牙特战队的士兵把zha药包都拿过来,给我往人群里扔。直到压制住敌人的攻势才可以停止。”

    “轰轰轰”

    几个导火索燃烧殆尽的zha药包,一进入鬼教冲锋的人群中立刻形成辐shè型伤害点。伴随着轰隆声,成片的鬼教教众被炸翻在地。

    用麻布和竹片包裹的zha药包由于压力不足,所形成的爆发力也极其有限。并不能达到地雷、手雷所构成的伤害。但就是这‘极其有限’的伤害,也不是人类**所能承受的。被zha药包冲击波所震伤的鬼教教众大多表面没有什么大的伤口,但是内脏已经被震碎。口吐混合着鲜血和内脏的鬼教教众大多在被zha药包震倒后,还没等站起身来就又摔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但是就算面对如此大的伤害,鬼教教众还是像发疯的狂犬一样从门内蜂拥而出。因为他们的身体早已经在鬼王丹,和那自我催眠的诅咒中麻痹。意识里只有杀人或是被杀。自认为即使被敌人杀死,也只是提前回到自己最终的归宿,真正的冥界而已。

    或许其他人会惧怕死亡,但是鬼教教众不怕。因为在他们心中自己早已经是鬼王的奴仆,生与死的区别只是在阳间或是冥界侍奉鬼王。所以他们死在冲锋的路上义无反顾。面对着数百杆火枪和轰隆隆爆炸的zha药包,鬼教教众反而越发的勇猛。在冲出yīn曹地府的上百教众被zha药包轰剩三十多人后,瞬间又提升到一百多人。由一百多人又很快提升到二百多人。在同伴生命为代价的掩护下,很快就有幸运的教众冲击到灭天军身前数米之内。

    对灭天军而言敌人的攻击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在抵御敌人攻击的同时听到的诅咒。恶毒的诅咒。如果还单只是攻击最多也就能算上是**的伤害,但是听到敌人的诅咒声绝对可以称得上是jīng神迫害。因为鬼教教众这整齐而虔诚的声音,时刻都在震撼着灭天军士兵的心灵。看到敌人如此的虔诚,让他们对自己此次行动的正确xìng感到质疑。在这种质疑的思想影响下,士气必然大打折扣,退却之心也是在所难免。

    看着敌人越冲越近,士兵出现慌乱。丁奇一边来回奔走大声命令士兵稳住阵型,一边指挥狼牙特战队向敌人密集的地方抛投zha药包。

    丁奇身后的楚国梁又一次对央求道:“首领,你还是先离开吧。这里我先顶着。我会一直顶到您带着外面的援兵进来为止的。”

    楚国梁一句话倒把丁奇说笑了:“你TM这不是让我去干传令兵的活吗?”

    “不是,首领。。。。”

    “行了,别在说了。我相信敌人很快就会顶不住了。再说如果我先撤退了,谁还肯卖命在这御敌呢?”

    楚国梁听丁奇口气坚决,再加上其道理不可反驳,叹了口气继续指挥战斗。

    虽然楚国梁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中早打定主意,只要自己人败绩一现立刻就命令士兵就算绑,也要先把丁奇先送到安全地点。

    

( 铁血新中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33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