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投降文书

文 / 非洲秀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闵保感觉头有点晕。就伸出左手在额头上用力捏了几下,对四个档头道:“这shè洪chūn酒还真有劲,才喝了不到半斤我就有些不胜酒力了。”

    已经有些迷糊的闵保说完后半天没听到回应,赶紧抬头看那四个档头。只见四个档头早已经趴在桌子上,昏迷不醒了。

    ‘不好,被暗算了。’感到被暗算的闵保迷迷糊糊中伸出右手,想把绣chūn刀拔出来。哪想到手刚放到刀把上,绣chūn刀就被一个面白无须的锦衣青年一把夺了过去。还没等闵保看清对方相貌,就双腿一软睡倒在地上。

    正在呼呼大睡的闵保忽然感到浑身一冷,被一盆凉水浇醒。

    “啊。”闵保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看了眼黑暗的小房间和琳琅满目的刑具,他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东厂监狱的刑房,不同之处只是被绑在刑椅上的是自己:“我这是在哪?”

    “呵呵,这里是成都。灭天军调查局的刑房”一个面白无须的锦衣青年微笑着答道。

    “你是谁?”闵保问完之后又露出若有所悟的表情。

    “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就是灭天军调查局的局长,我叫孙海龙,也就是今天要审讯你的主审。你猜咱们能在这里见面是不是为了聊天?”

    听着孙海龙斯文的声音,闵保忽然想起东厂中一个叫武不丽的理邢百户。武不丽和人说话的时候也是这样斯斯文文,甚至还有一些腼腆。但是动起刑来却残酷的令人发抖。闵保曾经和武不丽一起审过一个案子。为了逼迫犯人招供,武不丽一边和闵保聊着天,一边满面微笑的用剔骨刀剔着犯人脚上的肉。当犯人看着自己脚上被剔骨刀剔下来几块肉之后,早就一心求死把什么都交代了。犯人交待完武不丽却没有一点要停手的意思,一边刮着犯人脚上的骨头一边说:“我正剔的起兴,等我把你两只脚上的肉都剔光再送你就医。”

    闵保看着孙海龙满是邪邪怀意得双眼,闵保咽了口唾沫答道:“当然不是为了聊天,孙局长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只是不知道兄弟有没有为您做事的本事。”

    “好!痛快。那我就直言不讳了。”孙海龙微微一顿继续道:“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你在组织各部土司配合沐天波攻四川的时候,按我的部署要求推举出个首领就可以了。至于后面的事,就不用你管了。”

    “这个?”闵保毕竟是东厂缇骑出身,立刻明白孙海龙是要利用他自己安排的土司首领全歼各部土司。如果真的让孙海龙做到了,那自己回到东缉事厂之后怎么交代?

    孙海龙也早看出了闵保为什么犹豫:“现在你面前有两条路可选。一,答应我的要求,你可以得到成都附近百亩良田和三千两白银。二,我可以成全你做个忠臣,但是你得吃下这个。”说这话,孙海龙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在闵保眼前晃了晃。

    “这个是什么?毒药吗?”闵保看着孙海龙手中的瓷瓶,心下忐忑不安。

    “呵呵,怎么会是毒药呢。”孙海龙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这是我在缅甸时朋友送的一种叫做‘虫蛊’的奇药。听说这药是虫卵做的,只要一入口药中虫卵就会孵化。虫子孵化后就会以宿主为食,全靠吃人肉长大。如果你够幸运这虫子就会先吃你的大脑,那样你就会发疯而感觉不到疼痛。如果你要是不幸那就麻烦了。虫子不爬进你脑子,而是爬进你的五脏。它们会在你的五脏中不断长大,直到你死亡它们才会跟着你一起死。不过你不用为他们繁衍的问题担心,你死以后它们的虫卵就会留在你的尸体中,直到下一次被人或动物吃下才会复活。当然了自从得到这药之后我还没有试过,也不知道到底管用不管用。”

    看着满面微笑的孙海龙把话说完,闵保已经被浑身的冷汗浸湿。过了半晌闵保才反应过来道:“管用,一定管用。大人就不要在小的身上试药了。您的条件小的都答应。”

    “哎,可惜了。这么好的药到现在也不知道灵不灵。”孙海龙叹了口气悻悻的道。

    “一定灵,一定灵。能帮大人试药的人多得是,小的还多少有点用,还是留着帮大人收拾那帮土司吧。”

    “恩,看来也只好这样了。”

    听到孙海龙不让自己试药了,闵保才松了一口气道:“大人,小的那四个兄弟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杀了他们?”

    “那倒不是,小的的意思是您如果杀了他们四人,东缉事厂早年潜伏下来的人就会怀疑小的。那样小的就完成不了大人安排的事情了。”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放了他们?”

    “也不能放,你要是这么一捉一放,出去后我怎么和他们解释啊?”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小人的意思是,最起码让他们四人分别签署一封投靠大人的文书,这样放出去后他们才老老实实的低头办事。”闵保舔了舔舌头道。

    “恩,聪明。闵兄将来必定前途无量。既然是闵兄出的主意,那就由闵兄先签吧。”

    “啊~~~,这个。呵呵,呵呵,好的好的。”

    东厂初建之时之所以会在大厅之中悬挂岳飞画像,在门前立起‘百世流芳’的牌坊完全是为了提醒厂卫中人‘毋枉毋纵,忠君为国’。对于东厂中的叛徒,处罚也是极其严厉的。可是到了明朝中后期,东厂虽然职能没变,但是xìng质却完全不一样了。充斥在大明疆土各个角落里的东厂番子除了潜伏人员之外,全都是没命的捞钱。再也不记得什么是君,什么是国了。此时没有任何退路的闵保也早已忘记自己东厂掌刑千户的身份,在暗中毫无保留的帮助孙海龙出谋划策,逼迫其他四位档头写投降文书。

    第二天一早,分别被迫签署了投降文书的闵保等五人,被安然无恙、神鬼不知的送回shè洪县的客栈之内。

    回到客栈的五人除了闵保之外,都只知道自己签署了投降文书,相见之后不免尴尬。看着手下四个档头尴尬的表情,闵保心道:‘这样尴尬下去怎么还能办得成事情,我得先把这层窗户纸点破大家才能齐心协力把事情办好。事情办好之后大家才有命在。’

    “恩恩,”闵保清了清嗓子柔声道:“几位兄弟是不是都在灭天军那签署了投降文书?”

    一听到闵保问起投降文书之事,四个档头无不双腿一软跪在当地:“闵千户饶命啊。”

    “大人,小的是被逼迫才写下文书的。”

    “好了,好了,兄弟们快都起来吧”闵保拉起四人道:“闵某和四位一样,也被灭天军逼迫签署了投降文书。”

    一听到闵保也签署了投降文书,四个档头才如释重负的站直了身体。用很无奈的眼神看着闵保,等待下文。

    “投降文书都已经签了,大家还是商量商量咱们下一步办吧。”

    听到闵保问话,一个自以为机灵的档头道:“要不咱们这么办。现在先应付着灭天军,等完成督公交待的任务之后咱们再从灭天军手中夺回投降文书。”

    “亏你还是东缉事厂的厂卫出身,难道你认为灭天军在咱们住所附近会不派人监视吗?只要咱们一做出他们不允许的事,恐怕事情还没做完咱们的脑袋就搬家了。这种蠢主意以后再也不要提了。”闵保怒容满面的压低声音训斥道。

    “闵大人,要不咱们跑吧。咱们跑回京城和督公他老人家磕头认错,或许还有一丝生机。”另外一个档头道。

    “生机?这次的任务可是皇上亲自交代的,咱们给东厂丢了这么大的人,督公哪会放过咱们。再说就算督公想放咱们,西厂那边也不会同意的。这可是贬低东厂最好的机会啊。”闵保还是理由充足的否定了这个档头的想法。

    “大人,反正也没有退路了,咱们不如当真投靠灭天军算了。只要咱们帮他们揪出东缉事厂在四川的潜伏人员,相信咱们在四川还是照样高官厚禄耀武扬威。”见两个办法都被闵保否定,另外一个早就心意不坚的档头咬咬牙道。

    “哼,你不怕消息传回京城家人受到连累我还怕呢。”闵保横了这个档头一眼道。

    一听闵保连续否定了三个档头的想法,两外的一个一直没说话的档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咱们只能坐以待毙了吗?”

    “坐以待毙倒还不至于,我倒是有个既可以保家,又可以保身的办法。只是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忍得了家人天各一方的痛苦。”

    *************************************************

    孤独一生,但求一票。大家请叫我孤独求票。给1票吧哥们

    

( 铁血新中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33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