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决战秦良玉

文 / 非洲秀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着士兵士气高昂的向雅州城墙缺口冲去,秦良玉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对身后作为预备队的一万士兵道:“大丈夫建功立业,就在修罗场。跟我冲啊。”说罢秦良玉一马当先,冲向厮杀的人群。

    眼看着秦良玉带领预备队的一万官军,离雅州越来越近。顾君恩松了口气对传令兵道:“去告诉几位军长,可以出击了。”说完就疲惫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战斗命令一传达,东门的杨先,西门的楚国梁冲出城门,顺着城墙对秦良玉官军开始进行包围。

    丁奇正在官军人群中厮杀,忽然感觉到一股杀气,一股熟悉的杀气。抬头看到秦良玉的丁奇再也不和官军的普通士兵纠缠,双眼瞪视着秦良玉大跨步的走了过去。行进中有几个妄想阻拦丁奇的官军士兵,都被丁奇一刀解决。此时丁奇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不断散发出一股杀气,和秦良玉一样的杀气。

    秦良玉也看着站在尸体堆上的丁奇,她心中多少有些诧异。几个月不见,丁奇的居然有这么打的进步。不但自己的杀气镇不住丁奇,而且自己还会被丁奇的杀气冲的心中一凛。秦良玉慢慢举起亮银枪,指着丁奇。

    看到秦良玉,关飞虎大步冲上前来准备和秦良玉对战。秦良玉连看都没看关飞虎一眼,只是在凝视丁奇。

    “今天她是我的。”丁奇逼视着秦良玉,用冰冷的声音对关飞虎道。

    关飞虎应了一声刚走开,丁奇就擎着‘断水’一动不动的站在秦良玉的对面两米距离之内。空气中杀气已经弥漫到一个临界点,厮杀的士兵都感觉到无边的压力。很自觉的以两人为中心,保持着五米以上的距离。

    大将相搏不仅要靠武艺,还需要气势,足够压倒对方的气势。

    两个人都没有动,都在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寻找破绽,哪怕是对方一刹那的分心。浓烈的杀气仿佛制造了一个结界,把两人隔离在战场之外。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秦良玉的心也越来越乱。

    丁奇可以安心和秦良玉对战,但是秦良玉却不能。她的心中还在牵挂着训练和装备,都不如灭天军的六万官军士兵。这些人是闻她秦良玉之名,而被召集到自己手下从军的。只经过三个月不到的训练,没有火枪,没有盔甲。甚至这几万人中,只有不到七千曾经真正的参过战。本来军人的宿命就是醉卧沙场,马革裹尸,但是秦良玉对他们心中却有一丝愧疚。

    如果自己上次征伐雅州胜利,也许他们还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不是闻自己之名,也许他们不会参军。如果能在右军都督府申请下火器,也许可以很轻易地击败反贼。如果自己能顶住蜀王的压力,晚几个月出战,也许他们不会把生命留在这里。

    当然了,现在已经没那么多的如果了,是自己的无能才把这些士兵带到这血红sè的修罗场。让他们年轻的灵魂离开身体,让他们滚烫的鲜血染红大地。让他们的家人饱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

    心中的愧疚足以让秦良玉分神,而愧疚的神sè一映入眼中,就被和她相对而视的丁奇发现。

    丁奇一见秦良玉分神,暴喝一声,‘断水’直劈秦良玉。秦良玉横过亮银枪一搪,火星四溅震的丁奇虎口一麻。黝黑sè的‘断水’,也把秦良玉的亮银枪削下半尺多长的一条。

    ‘断水七式’讲究的就是连绵不断、借力发力,只要刀法运开力道就越来越大。秦良玉刚开始接了丁奇几招还没觉得什么,可是丁奇的刀法越到后来招式越凌厉,力道越强悍。秦良玉甚至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渐渐的开始汗流浃背。只能被动防守。

    刀法乃是唐朝卫国公李靖,在杀场实战中总结出来的。完全是以攻代守,攻敌必救。秦良玉毕竟是久经沙场,眼见战场上官军被逼的节节败退。而丁奇却越战越勇,自己取胜无望,逐想出了一招苦肉计。看丁奇‘断水’劈向自己头顶,并没有用亮银枪去挡,而是稍微一偏头躲过刀锋,长枪直刺丁奇左胸。

    发现秦良玉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时,丁奇招式已经用老。本来兵器就比秦良玉的亮银枪短一截的丁奇,只得加大‘断水’下劈的力道,任由长枪贯胸而过。

    秦良玉被丁奇一刀劈下半个肩膀和整条右臂,看着胸口插着长枪的丁奇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用尽全力喝道:“皇上,臣虽杀了此贼,但是却再也不能为您尽忠了。天佑大明!”

    正在战场上扫清官军的关飞虎,见丁奇被长枪贯胸。再也顾不得厮杀,一把扶起丁奇,边退边注视着坐在马上一动不动的秦良玉。

    随着灭天军的全军突击,训练不足的官军被打的cháo水一般向后退却。一个‘白杆兵’出身的军官退到秦良玉身旁道:“总兵大人,顶不住了。咱们快撤退了吧。”

    见秦良玉不回答自己,这军官心中立刻又一种不祥的感觉。装着胆子伸手拉了秦良玉一把,一拉之下秦良玉身子‘轰’的一声掉下马来。

    “总兵大人。”这军官泣声喊道。

    他这一喊立刻引起了官军和灭天军的注意。数百本已撤出很远的,最早跟随秦良玉做过的‘白杆兵’的军官,又冲了回来想带走秦良玉的尸体。

    目睹了一切的墨蓝哪能让他们把尸体带走,呼啸一声后大声喊道:“别让他们把秦良玉的尸体带走,首领就是伤在她的手上。”

    “保护总兵大人遗体,杀啊。”一个在‘白杆兵’中威信较高的官军军官说完第一个冲了出去。

    “杀。”数百曾经做过‘白杆兵’的官军,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生死,紧随其后杀向数量是自己数百倍灭天军。

    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灭天军像cháo水一样淹没了这数百官军,直奔败退的其他官军追去。

    关飞虎带着剩余的十数名侍卫抬着丁奇,急匆匆的跑进被燕阳天拆的所剩无几的雅州府衙。

    “让开,快让开。叶星士在那?叶星士叶先生快来救命啊。”七十多岁的关飞虎带着哭腔喊道。

    正在忙着救治伤病的叶星士,看到被长枪贯穿左胸的丁奇也是一惊。稍微做了一下检查更是让叶星士优喜参半。原来丁奇虽然被刺伤左胸,但是并没有伤及心脏。但是想从左胸拔出长枪救治也非常困难。毕竟那离心脏太近了。

    看着发愣的叶星士,关飞虎急吼吼的道:“快救人呐,你犹豫什么呢?”

    “闭嘴,杀人我没你本事大。救人我用不着你指点。”喝斥完关飞虎,叶星士叫来一名年轻的大夫道:“你双脚立在首领两侧,一定要直上直下的把长枪拔出来。记住千万不能有半点偏差。速度一定要快。”

    这年轻大夫按照叶星士的指令猛的拔出长枪,丁奇胸口的血洞里也随着长枪的拔出,涌出了一股已经有些凝固的粘稠血液。

    叶星士见长枪拔出,赶紧剪开丁奇的衣服做了一些救护措施。由于长枪是惯胸而过,从被侧放的丁奇前胸可以清楚的看到伤口另一侧的事物。不敢挪动丁奇的叶星士清理完丁奇身上和伤口的血液后,轻轻的涂抹了一些药物并在伤洞上堵上纱布。

    处理完丁奇的伤口刚刚喘了口气,关飞虎就抓着叶星士的手臂急吼吼的大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了?首领怎么还没醒?”

    “病人需要安静,你先出去。”甩开关飞虎的手臂,叶星士没好气的道。

    “好好好,我出去。叶大夫您能不能告诉我首领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关飞虎带着哀求的口气问道。

    “首领被长枪贯穿了肺叶,不过现在暂时xìng命是保住了。”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这个不好说,也许过两天就醒。”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也许会醒不过来?”

    “恩,如果挺不过这两天,恐怕首领的xìng命优已。现在只能看天意了。”

    ****************************************

    在这里阐述一下所谓的杀气,杀气也应该成为煞气。杀人过多和位高权重的,人会不自觉的散发出来的一种无形无sè气感。文中的秦良玉和以后出现的李自成、张献忠就应该属于第一种。也许会出现第二种。而丁奇属于另外一种,他是通过练习霸道的‘吐纳术’而产生的杀气。

    -------痛哭求票----------

    </p> ( 铁血新中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33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