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混战

文 / 非洲秀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眼看着自己带领的五十死囚,要被峨眉县城官军合围。看过很多关于骑兵的电视电影的丁奇知道骑兵优势完全在于速度和冲击力。趁官军的合围还没并死,挥刀直向刘子忠冲去。冲到距离刘子忠不远时,找了个队形不是很密集的百户队伍冲击。

    这个百人队的百户本来听说丁奇等只有五十来人,心道这是个立功升职的好机会。但现在看到丁奇等人都起着高头大马,心里本就多了一份畏惧。再加上这些人悍不惧死的冲锋,更让百户恐惧。虽然心中恐惧,但是逃跑还是不敢的。自己要是逃跑了刘副千户还不在杀这些贼寇之前把自己杀了?恨只恨自己没在召集令下来的时候装病。走到这一步再也没有什么好悔恨的,这名百户咬紧牙、瞪圆眼使足吃nǎi的劲把长枪向前一挺喊道:“拦住他们,后退者死。”可惜,他手下士兵集结的速度到底快不过马力。士兵还没等集成密集阵型丁奇已经一马当先杀到眼前。

    见丁奇杀到眼前百户长枪再次一挺,对准丁奇就是一枪。拼命状态的丁奇感觉自己战斗力提升绝对不下两百个百分点。手中断水唐刀奋力对百户长枪一劈,一刀劈断长枪。反手再一刀把百户连同半个肩膀的脑袋劈开。失去脑袋的百户尸首还直直的站在原地,血像喷泉一样从胸腔涌出,喷了丁奇一身一脸。正午阳光是最充足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的看清了丁奇杀死百户的这一幕。丁奇挥刀催马嘴里“杀。啊。。。啊。”的喊着。这声音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旗开得胜。跟随在丁奇身后的五十名死囚更是像打了一针强心剂。完全忘记了恐惧,也完全忘记了自己着五十人是被五百人包围在zhōng yāng。学着丁奇的声音也叫喊着冲向官军。手中的战刀上下翻飞,不时的就飞起官军被砍断的肢体头颅。

    一瞬间丁奇等人就冲出官军的包围。冲出五十多米后丁奇调转马头看了一眼身后在第一波冲锋中存活下来的四十三名手下,和倒在地上的近百名官军尸体后。大声对手下问道:“你们怕死吗?”

    “不怕”四十多人的叫喊声响彻云霄。

    “好,不怕咱们就冲回去。”

    “杀啊。。。杀啊”丁奇带着四十多存活下来的手下再一次冲进官军阵型。

    丁奇之所以不要命的向官军阵型冲杀,主要目的是把官军冲散、冲怕。只要官军阵型一散必然会产生恐惧心理和士兵逃脱的现象,只要有官军士兵逃脱这杖就好打了。这也是骑兵和步兵对阵的主要战术之一。

    不但丁奇看到了这点,刘子忠也发现了丁奇的目的。在损失一百多官军丁奇等人冲进阵中后刘子忠催马挺枪,高喊:“合围!大家把他们围住骑兵就没有优势了。”

    话音未落已经冲到丁奇马前。一个‘怪蟒出洞’长枪一拧直刺丁奇胸口。丁奇握紧唐刀猛地向右上一档‘刚’的一声把长枪镗开。

    刘子忠暗道好大的力气,再看鸡蛋粗的长枪上,被砍了一寸多的豁口更是惊讶不已。他这杆长枪是祖上跟随黔宁昭靖王沐英征战云南时,杀蒙古镇守在云南的达鲁花赤缴获。因功受赏而得来的,算是刘家的传家宝。虽然在刘子忠手上没磕断过什么兵器,但是家里的老辈人相传毁在长枪下的蒙古军刀不计其数。更何况自己多次和人较量武艺的,没有一次长枪留下一丝半点的刀痕。最多是被砍出白印。看到家传长枪上的豁口,让刘子忠心痛不已,更让他两眼放出贪婪的光芒。

    刘子忠大叫一声:“好刀,就用你这把宝刀和xìng命赔我长枪。”喊完又是一枪。

    丁奇此刻却叫苦不迭。本来接了刘子忠第一枪就震的双臂发麻,第二枪后更是虎口出血。接下来的几枪都是希望砍在刘子忠长枪豁口上,希望能把长枪砍断。但是刘子忠一枪快过一枪,根本就没给丁奇丝毫机会。虽然来到这个年代后丁奇知道古人力大,但是绝没有想到会达到这个程度。挥舞几十斤重的铁枪不但没累,而是一枪快过一枪。全无还手之力的丁奇暗骂:‘你TMD变态是不是?这么重的枪做兵器?不知道木头比铁轻是不是?’

    看到丁奇出手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刘子忠虚晃一枪后长枪猛抖直刺丁奇左胸。丁奇现在已经疲于应付了,哪还有力气抵挡。心道:‘这副千户力气太大,挡是挡不住了。’

    想到这丁奇身子猛地向右一偏,尽最大力气躲避刘子忠的长枪一击。身体向右躲避的丁奇忽然感到左臂一凉,整条手臂一丝力气都没有。

    刘子忠见敌酋中枪正待下杀手,忽然听到耳边金铁恶风响起,知道是有人偷袭自己。急忙举枪挡镗,‘哐’的一声在刘子忠耳边响起。“好大的力气。”刘子忠转头怪叫道。虽然和丁奇比刘子忠算是力大无穷,但是对上燕阳天就差海了去了。

    原来燕阳天正杀人杀的过瘾,瞥见丁奇渐渐只有招架之力就迅速靠了过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刚到跟前就见刘子忠长枪刺进丁奇手臂那一幕。燕阳天心下大惊,手中腰刀直劈刘子忠后脑。要不是刘子忠反应快,早就见了阎王了。

    刘子忠见马上就要到手的敌酋头颅被燕阳天救下,恼羞成怒反手一枪扫向燕阳天面们。燕阳天手中腰刀一抬硬生生的把刘子忠的长枪磕了回去。

    丁奇退到一边看官军合围之势已成。骑兵根本没有冲击效果大声喊道:“燕十三骑合力并杀官军千户,其他人努力冲击抢夺长枪。”

    在丁奇提醒下燕十三骑中三人迅速调转马头,围杀刘子忠。和丁奇拼了半天的刘子忠本来就有些气力不续,和燕阳天火并的时候也只剩下招架的余地了。现在又被几人合围,没几招就被燕阳天一刀砍在脸上。

    心知必死的刘子忠使出全力,长枪直刺燕阳天希望和燕阳天同归于尽。哪知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也。被燕阳天一把抓住长枪,顺着刘子忠脸上被劈的伤口又是一刀。直把刘子忠的脑袋从中间劈成两半,混合着血液的红白相间的脑浆流了依然坐在马上的刘子忠一身。

    见刘子忠战死官军心有退意,丁奇大喊一声:“跟我一起转圈跑,把速度提起来。”说罢逆时针方向转圈狂奔。

    燕阳天马上会意,跟在丁奇身后打马狂奔。很快尚未战死的二十七名死囚也跟了上来。县城里本来地域狭窄不适合骑兵冲击,好在县衙门前比较空旷使得丁奇等人能加快马速。这二十七人慢慢向外扩展的圆圈就像敞开的绞肉机,疯狂的把残余的将近三百人绞杀的只剩下一百三十余人。

    虽然官兵心有退意,但是百户还在身后监督。所谓退意也只是不那么努力向前冲。丁奇深受枪伤,每刀砍下去都给他带来蚀骨的疼痛。好在丁奇流氓出身经常因打架受伤,痛感已经不是那么敏锐。要换成普通人恐怕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正当丁奇盘算着是继续冲杀还是逃跑的时候,县衙大门“吱呀”一声敞开。一个身高五尺,腰围五尺的矮胖子走了出来。哆哆嗦嗦的喊道:“兄弟们听着。县太爷说了,杀贼一人赏银百两。”说完对一直守卫在县衙门口的二百官军道:“李军百户、张囤百户,你们俩也别闲着了。上啊。临阵退缩的按通匪处理,本人斩首、全家流放。还有你们这些衙役不想被斩首的快给我上。”

    手拿水火棍的衙役心道:‘千户也正够狠的了。让我们这些拿棍子的去和锋刀怒马的悍匪拼命。老子干你十八辈祖宗。’不过骂归骂,人还是的往前冲的。只是棍子举得远远地,屁股拼命往后厥。

    衙役如此官军可不是这样。听说杀一个人有一百两的奖励,完全不是刚才死气活样的架势。在残存的几个百户的监督下拼了命的往前冲。

    千户看到官兵拼命,百户在后面远远地指挥。心思一动计上心头喊道:“刘副千户阵亡了,本正千户会向都指挥大人禀报为他邀赏。各位百户奋勇向前,杀贼最多的将升任副千户。”

    本来远远的躲在后面指挥的几个百户,听说杀贼最多的将升任副千户立马双眼放光、jīng神烁烁。像打了鸡血似的‘嗷’的一声冲向丁奇等人。

    

( 铁血新中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33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