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章武林高手

文 / 非洲秀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乌金按照张守仁的计策挡住门口问谁是领头的,想杀矿工首领让矿工不战自乱。丁奇早听孟良骨和楚国栋说过,乌银有个哥哥在张守仁家做护院。武艺不在乌银之下,也使一把朴刀。乌银的战斗力丁奇是亲眼所见,为战胜乌银还挨了一刀。虽然也可以用同一招克制乌金,但是丁奇很明智的选择放弃了这个办法。他可不想自己的肩膀再挨一刀。自从被乌银砍伤后,丁奇就总结研究了一套对付武术高手简单易行的办法。

    见乌金要找领头的挑战,站在五米外的丁奇上前一步问道:“你是不是乌银的哥哥乌金?”一听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乌金大刺刺的道:“既然知道我的名头就该干嘛干嘛去,少在张府门前找不自在。要不然小心老子的朴刀无眼”

    丁奇压制住要上前和乌金拼命的兄弟后说道:“有两件事要告诉你,第一你弟弟乌银已经被我们杀了。”乌金听完暴跳如雷就要拼命。丁奇右手在面前一摆继续说道:“第二,我已经想到一个克制你们这些武功高手的办法。”说完向后退了两步,右手向前一挥喊道:“飞”身后三十多个手持长枪的兄弟齐刷刷的把手中长枪抛向乌金。纵然乌金武艺再高强,也挡不住五米距离内三十多把飞来的长枪。刚才还暴跳着要上前杀人的乌金现在身中七枪,血流满身倒在地上。

    丁奇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乌金,用不肖的口气道:“这就是TMD武林高手。”

    其它张府家丁本来是依仗乌金武艺高强,才敢出来挑战的。一看乌金毙命,立刻扔下武器四散逃跑。丁奇也不追,带人冲进张府搜索张仁。

    搜遍张府也没见张守仁和六个老婆十二个孩子的影子,只找到一群张府的家仆丫环老妈子。丁奇把家仆丫环都叫到一口井旁边,边趴在井口往里看边说:“现在我提问题你们回答,答对的站一边去。答错或者不答的扔进井里。”说完抬起头,冰冷的眼神从众人脸上扫过。张家家仆丫环一个个吓的浑身颤抖。

    “谁是管家?”丁奇提出第一个问题。所有的张府家仆一起指着一个留着八字胡,五十多岁jīng瘦的猥琐男人说道:“他是管家”。这个管家一看大家出卖他吓得浑身颤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剥光了放到火上烤的肥羊。几个兄弟走过来刚要把他往井里扔,管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丧着说道:“大爷,你也问我个问题给我次机会吧”丁奇一改冰冷的表情。贼兮兮、笑眯眯地拉起管家,走到井口。看着井底说道:“那你就告诉我张守仁哪去了”

    管家最怕丁奇问的就是这个问题,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张守仁在哪。刚站直的双腿“噗通”又跪下了。丁奇回过头来,好不容易见到笑容的脸变得比先前更冷:“你想说你不知道是吧?”如果刚才管家的表情算是哭丧,那么现在简直就是比哭还难看了。管家跪着向丁奇挪了几挪,刚想喊饶命。忽然灵光一动,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小的真是不知道在哪。但是您进院前好像老爷把几位夫人和小姐少爷都叫到后院去了”

    “走,带上这个管家去后院搜。”张府的后院是一个三进的院落。最里一间是张守仁和他大老婆住的地方,管家把丁奇请了进来并搬了把椅子。丁奇刚坐到椅子上就吩咐孟良骨和楚国栋:“告诉兄弟们不要忙活了,我找到人了。叫几个兄弟进来拿人吧”

    孟良骨和楚国栋虽然不明所以,但看到丁奇信心十足的样子还是叫进来叫了十几个兄弟进屋。丁奇见兄弟们进来了,站起身来用力跺了大理石地面几脚说道:“张守仁、张老爷,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出来?”

    大家正在疑惑只听“咯吱”一声,大理石地面裂开一道一米见方的地道入口。陆陆续续的从地道里钻出二十来个人,屋里的兄弟一拥而上挨个捆了。原来丁奇一进屋就发现这个房间地下是空的,脚踩在地面上“咚咚”直响。所以断定张守仁就藏在地下面。

    丁奇对地道里钻出的这群人脸上扫了一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一个中年男子的脸上后不紧不慢的问道:“张守仁、张老爷?”

    张守仁满脸肥肉不断抖动,鼓足勇气才对丁奇说道:“你要杀我吗?”

    “你这个问题问的很蠢,如果想杀你还有必要捆你吗?我今天是来做客的”丁奇说完对孟良骨摆摆手说道:“把张老爷的家人请到前院好好保护起来。别再像昨天晚上一样闹出人命”一句话吓得张家一家老小直咽唾沫。

    正说话间杨先用一根绳子牵着县令走了进来:“启禀首领,在兄弟们努力之下县衙已拿下。弟兄们无一人伤亡。缴获长枪大弓官军制服数百,粮食无数,白银一千七百两,黄金二百亮,骡马七匹。俘获县令及以下官员三名。”

    一番话逗的丁奇哈哈大笑:“县里整个千户所的兵都被我调去怀仁了,你要是再有伤亡那就奇怪了。”回头对孟良骨说道:“你陪管家去多买鸡鸭鱼肉,张老爷要请我的弟兄们吃饭。是吧张老爷?”张守仁现在哪敢反对。

    丁奇带着三百多兄弟酒足饭饱之后,才把张守仁和县令提到大厅来。丁奇坐在大厅正堂的椅子上对站在下手的张守仁和县令说道:“今天来桐梓打扰二位实在是有逼不得已苦衷。你们也知道这一群和我起事的兄弟大都是播州所辖各县的,有的甚至就是本县中人。我怕我们一离开桐梓两位就对我兄弟家人下手。”说完目光yīn冷的看着两人。这县令反映就是快,丁奇的话刚出口他马上正义凛然的说道:“壮士起事那是义举,本县怎么会那么不知轻重。一会本县就带人把仓库里的粮食、兵器、金银提来捐做军资。”

    丁奇听完之后哈哈大笑,竖起拇指说道:“大人会办事,太会办事了。粮食你自己留着吧!其它的我会带走。”扭头看了张守仁一眼问道:“张老爷,你也表个态吧”张守仁一看县令谄媚的样子心中相当逼视,随后谄笑着对丁奇说道:“大爷放心,守仁绝对不会干出那样不知廉耻的事。谁要是敢对大爷手下兄弟的家人下手,守仁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丁奇歪头看看两个人的脸,心道:这俩人真不简单,脸皮居然厚到这个程度。随后对张守仁问道:“张老爷也认为我们起事是义举吗?”张守仁马上像磕头虫似的不断点头说道:“义举绝对是义举”

    丁奇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站起身来、走到张守仁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正sè道:“既然是义举张老爷也慷慨捐助些军资吧。我也不多要你的,和县令捐助的金额一样就行了。”回头对身后的杨先说道:“你陪张老爷去取军资”杨先强忍着笑对张守仁一抱拳说道:“张老爷请吧”

    杨先押着张守仁刚走,孟良骨就急急忙忙跑了进来。神神秘秘的对丁奇说道:“首领,本县书生朱子通求见”

    丁奇问道:“他求见我做什么?一个书生至于让你那么神秘兮兮的吗?”

    孟良骨道:“首领有所不知,这个朱子通可不是普通人物。虽然没考上个功名,但是诸子百家、古今中外无所不通。并把祖上留下的一间小药铺几年做成播州一府四县七家分店。袁崇焕刚主持辽东,他便断言早晚必被皇帝所杀。前些rì子因议论陕西局势必不可控,被衙门以妖言惑众判处抄没家资、秋后处斩,关押在牢中。要不是刚才我去释放牢里被关押的冤屈百姓,还真不知道他也入狱了”

    丁奇根本没听见孟良骨最后几句说的什么,脑子如螺坨一样飞快旋转:“这个书生朱子通提前预知袁崇焕被杀,并且知道陕西农民起义不可控制。难道他也是穿越来到这个年代的?”

    猜猜吧。是不是穿越来的。猜错了罚你投我一票,猜对了让你砸我一票

    </p> ( 铁血新中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33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