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师兄弟?

文 / 非洲秀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走近了才发现这是一座叫“流云观”的破道观。丁奇转到道观的西墙外,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偷听里面人的谈话:“如果你们两个看到的那个人真是像你们说的服饰奇特、装束古怪的话,那可以肯定他不是官府的细作,细作是不会把自己打扮的很特殊的。”

    一句话还没听完丁奇就感到眼前一花、双耳失聪“难道是我穿越了?不会这么倒霉吧.刚立了大功可以做水产品市场老大就被发配到古代来了。流星啊,我是和你许愿要让我远离海河帮的追杀,但是也没必要把我弄出这么远吧”

    正当丁奇因为自己穿越而难过的时候“嗖嗖”几只长箭shè到丁奇脚下。眼看着一群身穿鸳鸯战袄,明代官军打扮的人向自己冲了过来,惊得丁奇一低头从围墙的破洞中钻进道观。道观内的人听到官军呼喊也拿着武器冲了出来,所谓的武器都是一些锄头、耙子。只有冲在最前面身穿八卦道袍的四十多岁的道士拿了把剑。两帮人连声招呼都没打就打到一起了。

    丁奇知道现在解释什么都用,只能尽量躲避不让自己受到伤害。虽然道观里的这近百普通百姓打扮的人和官军总体数量上差距不是很大,但是武器上的差距就不能相提并论了。官军冲进道观的一百多人清一sè使用七尺长枪,在道观门楼和墙上还有十多个弓箭手,一枝枝箭支很快在众人打斗的缝隙中shè伤十多个道观中冲出来的百姓打扮的人。

    正当丁奇盘算着如何脱身的时候,一个jīng瘦的中年官军照丁奇胸口猛地刺过来一枪。原来这官军是百户长手下一个小旗,看到道观里众人只有着装怪异的丁奇手中没有武器,以为这是个杀敌立功升职的好机会。他这一枪刺得突然,丁奇就地一滚才狼狈躲过。刚站起身来官军的第二枪又刺了过来。由于来不及掏枪丁奇掉头就跑到一棵树后面,和这个官军打起游击战。官军虽然有长枪在手,但是两人相隔一棵树,总是刺不到丁奇。气的他破口大骂到:“CNM是男人给老子站住。”没想到刚才还狗撵兔子似的逃命的丁奇猛然收住身形一下站住了,冷冷的看着官军说道:“骂我妈,你得死”官军看到丁奇冰冷的眼神有种无法表达的恐惧升上心头,这简直不是人类的眼神。可怕的让他想起狼的眼神,并且是要吃人的狼的眼神。

    “呯”的一声枪响,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官军眉心中弹仰头倒在地上。随着枪响本来喊杀一片的道观前院一下子安静下来。正当丁奇享受着众人景仰的目光时,一阵尖锐的喊声传入耳中:“他拿的是火yao枪,只能用一次。大家一起上先杀了他再解决其他的叛匪。”这时候丁奇才发现道观院子的门口站着一位双手掐腰五十多岁的肥胖官军。院子里的官军早被枪声下傻了那还敢动手杀人。看到众人不敢对丁奇下手,站在门口的肥胖官军从手下手中夺过一杆长枪快步向丁奇冲了过来。嘴里大声喊叫着“杀.....杀”

    “呯”又是一声枪响,向丁奇冲过来的肥胖官军首领也是眉心中弹。双眼充满疑惑慢慢倒在地上。众官军看到百户长被杀心中徒然一紧,骑在院墙和门楼上的官军弓箭手最先掉头逃跑。一见有人逃跑,恐惧就像瘟疫一样在官军中传播开。本来在院子里犹豫的长枪兵扔下武器和十几具尸体跟在弓箭兵的身后冲了出去,生怕自己跑得慢了也像百户长一样被这个奇怪的人杀死。丁奇默默的看着逃跑的官军嘴角似乎露出一丝微笑。胜利者微笑

    “无量天尊,贫道等多谢这位壮士出手相救。”拿剑的道士走到丁奇身边微微一点头“不知壮士高姓大名?”

    “那你又是谁?”在不确定道士和院子里上百人的真实身份前丁奇不敢对他们丝毫的放松jǐng惕。

    “呵呵”老道左手倒提宝剑,右手轻缕胡须笑呵呵的答道:“贫道乃昆仑山元始天尊坐下弟子无德子是也”怕丁奇没听说过昆仑山元始天尊还特意提醒道;“辅助周武王伐纣,开大周八百年江山的姜太公姜子牙就是我师兄”

    丁奇心中冷笑“好你个神棍,居然和我玩这一套。好啊,既然你愿意玩我就陪陪你。”心中打定主意后赶紧一抱拳假装激动的说道:“师兄,终于找到你了。我是咱师傅的关门弟子丁奇啊。师兄这一路上可饿死师弟了,快給我弄些吃的吧。”

    众人一听刚才杀死官军的是无德子的师弟都拱手庆贺两人师兄弟相逢,不停的感谢丁奇。称赞元始天尊教出两个本领高强的弟子。有的人甚至不等无德子吩咐直接跑到后院去给丁奇做饭。只有无德子满脸尴尬,讪笑着对丁奇说道:“师弟,要不咱们先到后屋详谈?”

    丁奇应了一声,随无德子向后院走去。走过大殿才发现,这座道观供奉的是一位名字叫做‘镇北大帝’的神像。虽然道观破旧不堪,但这神像却是才镀的金身,光芒耀眼。穿过大殿走进后院一间小屋,没等无德子说话丁奇抢先问道:“师兄带我到这来是不是想变点银子給我花花?”

    无德子就假装没有听到丁奇的话,看着窗外自言自语地说道:“自从主人被害以后贫道本来打算在这山间破观中了却残生。没想到前rì在后山发现一个靠掠夺百姓强迫为奴而偷偷开采的金矿。也许是命中有缘,贫道巴巴的跑到播州府去告官,没想到官家连问都没问就把我关了起来。可笑人没救成,到了半夜贫道也被送到后山金矿。到了金矿才知道矿主居然是知府大人的内弟。好在进矿当天赶上同住一个工棚的杨先组织暴动潜逃才得以逃出生天。今rì官军围剿要不是壮士用火枪击杀了官军百户,也不知道我等百十号人能不能度过此劫。”说完双手抱拳向丁奇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大恩不言谢,贫道记住壮士今rì的救命之恩了。如果壮士不愿说出姓名来历贫道也不勉强。”说完直视丁奇。

    听完无德子的叙述丁奇是戏谑着说道:“师兄刚才还自称是元始天尊的弟子,怎么一进屋就换了个角sè?既然你想知道我是谁我可以告你,不过就怕你不信。”丁奇就把自己身份经历和怎么到这个年代来的全部告诉无德子。听得无德子目瞪口呆、圆张着的嘴里能塞进个灯泡。结结巴巴的问道:“你真是300多年以后的人?”

    “当然是真的”丁奇随手掏出手枪晃了晃“你们这个年代有这东西吗?”对于手枪的威力无德子是亲眼所见,并且惊奇不已。知道它不但不用火绳点火。而且,可以连发。想当年自己所在的关宁军可谓火器甲天下,可也没见过这么短小犀利的火器。如果不是300多年以后的人怎么有这样的火器。

    显然无德子对丁奇是后世来的人已经相信大半,随即问道:“你既然是300年后的人,应该知道自袁督师的冤案有没有昭雪?”

    无德子这一问倒把丁奇聊天的兴趣勾起来了,断断续续的把自从袁崇焕被杀到南明灭亡说了出来。听的无德子频频点头,时而低声喝骂,时而缕须微笑。听到吴三桂绞杀桂王时惊叹不已:“吴三桂为人果敢忠义怎么也会作出这样的事情呢?听说现在已经坐上辽东总兵官了。主人在世时常说‘吴家小将勇冠三军,智谋过人早晚是朝廷的东北屏障。或许只有他才可以收复辽东,重振大明君威。’”

    听无德子总说主人,丁奇问道:“你家主人到底是谁啊?也是历史名人吗?”听到丁奇问起自家的主人无德子原本玩世不恭的眼神立刻变得郑重起来,用恭敬的语气回答道:“我家主人就是当年镇守关宁的督师袁大人。”“啊。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加主人就是袁大人?”“是啊,我以前是大人身边的一个亲兵。跟着大人经历宁远、宁锦几次大战。本来以为朝廷收复辽东指rì可待,没想到皇帝昏庸糊涂居然相信满洲人的反间之计冤杀袁大人。你说大明在崇祯这灭亡我绝对相信,这样的皇帝要是也能中兴那才奇怪呢。”抬头望了丁奇一样问道:“后来满洲人入关天下的汉人服他们吗?”

    丁奇又把满洲人入关后‘扬州十rì’‘嘉定三屠’讲给无德子听。听得无德子钢牙直咬恨恨的问道:“难道天下的汉人就让他们稳坐江山吗?你来的那个年代也是满洲人做皇帝?”“那倒不是,满族人在中国只做了200年的江山”又从明末清初各地汉族的反清斗争开始讲起一直讲到八国联军今běi jīng、辛亥革命以及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和东北的伪满洲国灭亡。

    无德子在惊叹之余又与丁奇谈起天下的形式有无可能改变。丁奇笑道:“明王朝早已经**不堪、积重难返不能指望。为今之计只有在满洲没进中原之前,能够有有识之士能够站起来推翻它或者先占领江南的半壁江上。然后开海禁、兴贸易、发展科技,先富国后强兵。打破明朝的卫所兵制,招募jīng壮编练新军、大量普及使用火器。等待时机收复失土宣扬国威。

    无德子对丁奇的高谈阔论虽然不明所以,但却深以为然。要说明朝**不用往远了说,就说知府的内弟张守仁这件事吧!仗着自己姐夫是知府,以月薪三两银子为诱饵诱骗男丁为其开私矿。当到金矿的时候才告诉这些不识字的人,他们所签的合约其实因是借银五十两无力偿还,愿意做三十年苦工偿还。听杨先说以前有几个偷逃回家的,没想到前脚到家后脚竟然就被官差抓了回来。这大明朝廷养的官差能为偷开私矿的人做事,无非是因为张守仁有个做知府的姐夫和和可以給他们几个打赏的银钱。朝廷的底层是这样高层更**,无德子在京城的时候曾经陪袁大人去过些大臣家,谁家不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有的甚至养着成群的戏子娈童。靠朝廷的俸禄哪能养得起。整个朝廷都**成这样当真是没得救了。

    无德子并不知道丁奇的论调都是清末北洋派为振兴清廷而提出的维新策略,还以为是丁奇自己的奇思妙想。暗叹道:好个有谋略有见识的少年啊,假以时rì肯定是个可以开国兴邦的主。正好自己和杨先等人现在被官府逼的进退两难,不如让这个少年带领大家造反。或许不但可以救自己等人xìng命,还有可能开国兴邦、重振中华。想到这忙问道:“既然小兄弟有这样惊世骇俗的想法与见识,为什么不能做这个有识之士推翻这个**的朝廷,堵满洲人于关外、救中华百姓与水深火热?

    东施效颦中......感觉我写得好请投鼓励票,感觉写的不好请投激励票。

    

( 铁血新中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33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