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一章 悔之晚矣

文 / 江南活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 花都神医 第三百零一章 悔之晚矣

    请推荐

    黄顺福并不知道省纪委、省委组织部和省监察厅的联合调查组已经撤走。为了避嫌,他一直没有和调查组的人联系,而是守在明光市稳坐钓鱼台,静等黎影被查处的消息。

    他已经计划好了:只要踩死了黎影,祟遥那里还是给她一个机会。如果她幡然醒悟,他还是愿意原谅她,并和她重归于好。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祟遥越是疏远他,他反倒对她越是牵肠挂肚。有时心里明明对她恨得牙根痒痒,可是只要一想起她娇美俊俏的面容、颀长苗条的身材、温柔和顺的xìng格,他心里所有的恨意便会顷刻间烟消云散,转而被一种难以言表的渴望和冲 动所代替。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完全被祟遥这个小狐狸jīng攫去了三魂六魄,几乎达到了rì思夜想的程度。别人都说老来恋爱是把火,而且会越烧越旺,看来一点都没有错。

    比如这一次在吴水,他明明知道自己被人下套,肯定和祟遥有关,至少她是这个套子里的一环。但是,他对她就是恨不起来。他心里甚至想:只要她肯重新投进自己的怀抱,他宁愿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回去和自己那个黄脸婆离婚,把她娶回家去……

    就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他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他肿胀着眼睛,强打jīng神来到他的副书记办公室,刚刚喝了一口秘书泡的茶,桌上那台专门与上级联系的红sè电话机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是他的舅舅——省委组织部长欧阳办公室的电话,便赶紧站起身拿过话筒,亲热地叫了一声“舅舅”。

    欧阳其实只比黄顺福大了两岁。黄顺福母亲家共有六姊妹,黄顺福的母亲是老大,十六岁就出嫁给一个煤矿工人。那时欧阳刚刚生下来,家里只有他父亲一个壮劳力挣工分,一家子穷得响叮当,有时连红薯米饭都吃不饱。黄顺福的父亲是煤矿工人,那时候的工人在社会上还有点地位,而且算是高工资。因此,黄顺福的母亲便经常从自己家里瞒着婆婆往娘家送米送菜,有时还偷偷地给弟弟妹妹们几个零花钱。后来欧阳读高、读大学,基本上都是黄顺福的母亲接济的。所以,欧阳对这个大姐敬若母亲。大姐死后,他便担当起照顾他的独生儿子的重任。虽然他这个外甥只比自己小两岁,但在他心目,黄顺福就是他姐姐的化身。他要报姐姐的恩,就要好好照顾提拔黄顺福。因此,在很多事情上,他都宠着罩着黄顺福,结果就养成了他跋扈骄横、不可一世的xìng格……

    欧阳听到黄顺福叫了一声舅舅后,没有像以前一样亲热地答应,而是冷冰冰地问:“顺福,你现在如实告诉我:你是怎么跟那个吴水县的小科长结仇的?有人传言你是因为和他争一个叫做祟遥的女人,所以才想要整死他,有没有这回事?”

    黄顺福吓了一大跳,慌忙否认说:“舅舅,您别信这些谣言。我大小也是个市委副书记,怎么会去和一个小县城的科长争什么女人?你外甥再不济,也不会干这种丢身份丢格的事啊!”

    欧阳“哼”了一声,说:“到了这种地步,你还在跟我打马虎眼。我实话告诉你:你这次闯大祸了!你知道你想整垮的人是谁吗?你真的以为他的能量就限于一个小小的正科级干部?你也不想想:他第一次提拔时,明明已经被你这个市委副书记整下去来,为什么时隔没多久,他又被提拔了?而且还被提到了更高的位置?如果单单是吴水县委一力想提拔他,他们有这么大胆子敢违背你这个管干部的市委副书记的意图,在刚刚对那个黎影做出处理之后,又把他提拔起来?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黄顺福的额头上开始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嗫嗫地答道:“舅舅,这个问题我确实没有去细想。当时,我只知道再次提拔黎影是市委徐天长书记的意思,没有往更深层次的关系上想。”

    欧阳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顺福,我虽然在省城,但你在明光的所作所为,我并不是一无所闻。我多次劝你:凡事要低调点,要夹着尾巴做人。可你却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照样我行我素。你上次打电话给我,说吴水县提扒个叫黎影的干部,纯属违规违纪。我也没有多想,以为你是出于公心,又听人汇报说关于这个黎影违规提拔的问题,吴水县还有干部实名举报,所以便按你的要求派出了调查组。直到昨天,调查组被龚书记命令解散,并和我打电话沟通,我才知道:这个黎影的背后,站着的是杜书记!你说,你这不是给我惹了一场祸事吗?”

    黄顺福听说针对黎影的联合调查组已经解散,不由大吃一惊,忙问道:“舅舅,您说调查组昨天已经被省纪委龚书记解散了?您听谁说黎影背后站着的是杜书记?”

    欧阳停顿片刻,无奈地说:“你这个惹祸的jīng,我拿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实话告诉你吧:我昨天已经问清楚了,这个黎影原名冷笑天,我和他五年前就打过交道。他的伯父就是现在西南军区的上将司令员黎青山,他未来的岳父是首都市委书记林蒙。而且,原来我就听说过:他是林蒙之父林震东老爷子的救命恩人,和林家亲情相连,恩情相结。林震东老爷子六年前还到他在吴水的家里过了一个chūn节。而杜书记,原来就是林老爷子的秘书,所以和黎影也算多年的老朋友。你说:你什么人不好惹,怎么偏偏去惹这么一个手腕通天的年轻人?他的这些关系里面,随便站一个出来,不仅你会片刻就被捏为齑粉,就是我这个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也会碰得头破血流啊!我现在有一种预感,你这次可能会栽一个大跟头了。我虽然想保你,只怕也是螳臂当车无济于事。所以,你最好小心点,赶快想办法善后,估计针对你的行动马上就要展开了。”

    说到这里,欧阳便挂断了电话。

    黄顺福脸sè惨白地把电话话筒放回原处,跌坐在真皮高背转椅上,捂着脸恐惧地思索着欧阳的话,心里后悔得只想一头在桌子上撞死。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走进四个夹公包、神情冷漠严肃的年人,径直走到他的桌子前面,和他隔桌站着。其一个为首模样的人从公包里拿出一份件,对黄顺福说:“你是黄顺福吗?”

    黄顺福眼睛里露出绝望的光,下意识地点点头。

    “我们是天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的。经天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批准,决定自即rì起对你采取双规审查措施。希望你配合,请在这张决定书上签字,并马上跟我们走。”

    说着,就把那份《天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实施“双规”措施决定书》推到他面前,示意他在上面签字。

    黄顺福手里抖抖索索地捏着一支笔,抬起头看着那个头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我还可以给我舅舅打一个电话吗?我舅舅就是省委组织部欧阳部长!”

    那头头听他这时候还在试图找靠山,心里一阵厌恶:这么一个幼稚愚蠢的货sè,真不知他是怎么爬上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于是,他便很干脆地摇摇头,说:“从现在起,你不能和外界任何人联系。你也是有一定级别的党员领导干部,难道连这点常识也不知道吗?”

    当黄顺福被带出他的办公室时,走廊里围了很多人,大部分人都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这个平时骄横不可一世的副书记,但也有少数平时和他打得火热、送过钱财给他的干部,眼睛里露出了惊恐的神sè……

    黄顺福被直接带到了省城一个省纪委的秘密办案点。为了击破他的心理防线,在走进办案点一楼的走道后,办案人员故意让他看到了也监押在这里的祟遥。当黄顺福从一张打开的门里面看到祟遥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正用仇恨的目光盯着自己时,心里立即就明白过来:这次自己是真的完蛋了!自己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这个臭娘/们会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倒戈一击,不惜和自己同归于尽!自己的许多把柄和**都掌握在她手里,只要她作证,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自己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审讯过程,当办案人员把祟遥提供的音像资料给黄顺福看了一遍以后,他便不再抱任何侥幸心里,痛痛快快地把有关自己的所有问题全部全部交代了出来。

    在黄顺福交代的向他行贿的人员,很多都是他在北山县任书记时提拔的当地官员,还涉及到了明光市其他县市区的几个主要领导,涉及的人数达到了100多人。

    当然,他向上行贿的对象,他是不敢交代出来的,办案人员也没有过多地问他行贿的事。因为像他这样级别的官员,如果要行贿,肯定就是省里有相当级别的领导。如果穷追下去,到时有可能会收不了场。

    ~

    ,全字无错首发小说 , 看- n ,

    找小说,请在百度搜索 书名+看  更多更好无错全字首发小说,尽在看。

    </p> ( 花都神医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2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