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眉梢心上

文 / 江南活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 花都神医 第一百二十章 眉梢心上 冷笑天听到苏晓丹那几句台词,顿时如遭雷击:这段台词就好像是专为他和苏晓丹两个人设计的——他记得在新加坡时,苏晓丹也和他讲过类似的话,说如果他不能离开林雪,她就去把孩子做掉,并且永远都不见他。而且后来,她果然说到做到,真的把孩子做掉了,而且真的再也不和他见面,不和他发生任何联系……

    难道,这段台词是苏晓丹自己写的?是专为凭吊她和自己那段已经过去了的感情而向谷黎明导演临时申请加上去的?按照谷导的导片风格,这是极有可能的:因为他经常鼓励演员在看剧本时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适当增加能够更加突出人物xìng格的台词或动作。而苏晓丹一向成绩很好,章也写得相当出sè,她在拍片过程修改一段台词,那是极有可能的……

    在冷笑天沉思默想之时,苏晓丹不知和那个男主演又说了几句什么。只见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最后忽然掩面痛哭,转身就奔回了摄影棚,留下那个男主演愕然地站在那里,一下子不知所措……

    谷黎明导演脸sè凝重地摇摇头,暗暗叹一口气,对那个男主演挥挥手说:“你先休息一下吧!丹丹现在情绪比较激动,让她平静一下再说。”

    冰莲公主睁大眼睛看着奔入到摄影棚去的苏晓丹,有点奇怪地问宁青:“宁小姐,这位女主演怎么啦?为什么一段戏没拍完就走了?”

    宁青自己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便耐心地跟她解释说:“这是因为她太过入戏的缘故。有时候,演员在拍一个伤感的情节时,会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全部感情投入进去,也就是完全进入了角sè。那种悲伤、痛苦的感觉有可能会使她一下子情绪失控,把台词忘记了,或是把接下来的情节忘记了,这种现象我也曾经有过。”

    冰莲公主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那证明这个演员很不错呀,能把自己完全融入到戏里面去,这可是演员最大的优势啊!宁小姐,我说得对不对?”

    宁青优雅地颔首表示认可她的观点,像是对她、又像是对冷笑天说:“这个女主演形象气质俱佳,演技也很不错,而且看上去非常敬业,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这时,冰莲公主见谷黎明导演正往这边走来,便对宁青说:“宁青小姐,您能不能请谷导和我和一个影?”

    宁青微笑着看着她,说:“当然可以。”

    待谷黎明走到这边后,宁青便把冰莲公主要求和他合影的话讲给他听。

    谷黎明见是她的朋友,便很爽快地答应,并牵着她的手背对大海和金黄sè的夕阳站着。

    冰莲公主见冷笑天在那里盯着摄影棚发愣,便焦急地催促说:“黎影,看哪里呢?快给我和谷导拍照!”

    冷笑天这才猛醒过来,赶紧举起相机,接连给他们两个拍了好几张合影。

    在冷笑天说“好了”之后,冰莲公主又意犹未尽地对冷笑天和宁青招招手,说:“黎影,宁青小姐,我们三个再来和谷导合个影吧!”

    冷笑天无奈,只好把相机交给旁边一个摄影师,请他给他们照个合影,便和宁青一起走过去。宁青和谷黎明站在一起,冰莲公主紧紧挨着冷笑天站着,把身子斜靠到冷笑天那一边,头几乎枕到了冷笑天的肩膀上,伸出右手,两指朝天,摆出一个可爱的造型。

    这时候,苏晓丹已经平静下来,慢慢地踱出摄影棚,见这边在拍照,便无jīng打采地往冷笑天刚刚站立的地方走了过来。

    恰在此时,那个给他们拍照的摄影师朝冷笑天喊道:“喂,左边第二位兄弟,你把你那副眼镜取下来吧,太大了,而且是茶sè的,拍出来跟个瞎子差不多!”

    冷笑天已经看到苏晓丹走了出来,加之谷黎明又在旁边,怎么敢取眼镜?便把头稍稍偏了一下,假装没听见他的吆喝。

    冰莲公主见那个摄影师盯着冷笑天,迟迟不按下镜头,有点不耐烦起来,忽然伸手一把摘下了冷笑天的眼镜。

    摄影师赶紧趁这机会按下了快门。

    苏晓丹无意之往冷笑天那张摘了眼镜的脸看了一眼,忽地全身一颤,身子晃了晃,差点摔倒在地。

    等她回过神来,再去仔细看那张脸时,却见那个人已经把那幅硕大的茶sè眼镜重新戴到了脸上。再看他的身上,只见他穿着一条咖啡sè喇叭裤,一件纯棉的花格子衬衣,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脖子上挂着一条粗大的金项链,手腕上戴着一块不知什么牌子的金表,看上出既像个浪荡的艺术家,又像个炫耀财富的暴发户后代……

    苏晓丹揉揉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刚刚是眼花,抑或是因为思念那个人太甚,所以才会产生这种错觉,便自失地摇摇头,转身又往海滩那边走去。

    冷笑天刚刚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见苏晓丹郁郁地独自离开,这才从惶恐回过神来,不敢再在这里停留,用低沉嘶哑的喉咙对冰莲公主说:“梅小姐,天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冰莲公主听他嗓门不对,疑惑地看他几眼,但还是听话地跟谷黎明打了个招呼,跟着他往外面走。

    宁青刚要走时,谷黎明笑呵呵地说:“青青,明天午我们一起吃个饭怎么样?你把你这些朋友都叫过去,我们一起喝杯酒,聊聊天,好不好?”

    宁青还没答话,冰莲公主却赶紧转身,高兴地说:“谷导,您真的喊我们吃饭?在哪里?我们明天一定来。”

    谷黎明见她一脸的天真无邪,笑着说:“现在还没定地方,明天定好了我要宁青小姐通知你们。”

    冰莲公主“哎”地答应一声,开心地跟着冷笑天,转身往那条黄sè隔离带后面走。刚走两步,冷笑天忽然回转身来,伸出右手紧紧地牵住了她的左手。

    冰莲公主先是一惊,本能地挣扎了一下,但很快就晕红着脸任他牵着自己的手,两个人一起钻过了那道隔离带。

    在冷笑天牵住冰莲公主的手的同时,苏晓丹正好转过身来,看到冷笑天的背影,心里又是一惊:这个背影怎么也是如此熟悉?而且看他走路的姿势和步伐,几乎和那个人一模一样……

    但是,当她看到冷笑天紧紧地牵着那个女孩子的手,两个人神情亲密地钻过那道黄sè的jǐng戒线时,又再一次否决了自己的念头:这个女孩子看样子是个富家千金,冷笑天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和她在一起?如果那个女孩子是林雪还差不多……

    这时,宁青走到了苏晓丹身边,很亲切地打招呼:“晓丹,你还认识我吗?我们在吴水见过面的。我是宁青!”

    苏晓丹勉强一笑,点点头说:“宁青小姐好!我读高时就认识您的,而且在我们拍这部电影时,谷导也经常提起您,说您是个很敬业、很优秀的演员,要我们向您学习。”

    宁青很注意地观察了一下苏晓丹,见她虽然勉强在笑,但眉头不展、笑纹不畅,显然是因为忧结于心的缘故。

    不知为什么,一看到苏晓丹这幅忧郁的模样,再联想起自己和她一模一样的心境,宁青脑海便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首她曾经多次演唱的《月满西楼》的歌词:“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此情此景,她们两个可真的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宁青无意又瞄了瞄苏晓丹的身材,不由大吃一惊:刚刚在拍戏时,她还以为苏晓丹是妆扮出怀孕的样子。但现在一看她微微凸起的小肚、时不时下意识地用右手叉叉腰的动作,分明就是一个典型的孕妇。虽然她的肚子还不是十分明显地隆起,但从她的不经意的动作已经透露出了丝丝怀孕的迹象……

    苏晓丹见宁青老是注目凝视她,脸微微一红,身子下意识地侧过去,不和她正面相对。

    这时,谷黎明已经在招呼大家开工。苏晓丹慌忙跟宁青说了一声“对不起,失陪!”便匆匆往片场奔去。

    那个男演员迎上来,很关切地问:“丹丹,现在情绪好点了吗?如果还是不行,这场戏我们明天再拍吧!”

    苏晓丹眼睛盯着海天相接处血红的晚霞,双眼微微眯起,淡淡地说:“没必要,明天还有另外的安排,不能因为我个人的原因影响整个拍片进程和计划。我们开始吧!”

    拍完戏后,那个男主演紧紧地跟着苏晓丹,并脱下身上的衬衣,自己只穿一件背心,追上去把衬衣披在苏晓丹身上,说:“丹丹,起海风了,天气有点凉,你先回去休息一下,等下我喊你吃饭。”

    苏晓丹回头看他一眼,没有作声,披着他的衬衣往摄制组的车队走去。

    ,全字无错首发小说 , 看- n ,

    找小说,请在百度搜索 书名+看  更多更好无错全字首发小说,尽在看。

    </p> ( 花都神医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2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