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晴天霹雳

文 / 江南活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林雪这一段时间很郁闷——非常非常的郁闷!

    冷笑天这个死农民、死骗子,居然在那次校园舞会之后,突然从人间蒸发了!

    那天晚上,林雪流着泪气愤愤地从舞厅里跑出来,在路上一遍遍跟自己说:“今后再不理睬他了!他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农民工吗?不就是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孔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什么值得为他伤心的?他要跟苏晓丹好,就让他去追她好了!让他去碰一鼻子灰,让他在苏晓丹那里碰个灰头土头破血流,到时本姑娘再去瞧热闹!”

    在她的意识里,冷笑天去追求苏晓丹,那是典型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因为她很清楚:苏晓丹这个人向来心高气傲,等闲的男孩子她瞧都不瞧一眼的。冷笑天虽然长得俊,但苏晓丹可不是单靠长得俊就能够追到的。

    她估计,苏晓丹之所以对冷笑天感兴趣,纯粹是出于一种好奇或是好玩的心里。一旦察觉到冷笑天另有企图,肯定就会立即疏远他。

    因此,开始几天她连医院也不去。她不想让冷笑天见到她。她要等冷笑天在苏晓丹那里碰了壁、受了气,想起了自己的好处,主动来找她。到时候,她再好好地讽刺他一顿、挖苦他一顿、教训他一顿,然后再考虑是不是继续跟他交往。

    因此,在最初的几天,她是气定神闲、悠闲自得的,并且心里充满了信心:那个死农民只要在医院找不到她,就一定会向她爷爷打听,就一定会主动找过来的。

    哼,到了那时候,姑nǎinǎi见不见你这个大骗子,还得两说着呢!

    然而,十几天过去了,冷笑天却踪影全无,不仅没有如她意料中的那样垂头丧气地来找她,来向她认错道歉,而且连苏晓丹也忽然从学校消失。一问别的同学,才知道她被谷黎明导演选中去外地拍世锦赛形象宣传片去了。

    这一下,她才开始沉不住气了,当天晚上就跑到810医院她爷爷的病房,问那个护工冷笑天是不是每天都来。

    老首长和薛宁宁都异口同声地说:冷笑天已经几天没来病房了!还责怪她找了一个不负责任的护工——当然,这是冷笑天告诉他们这样说的。

    林雪一听这话,心里忽然一痛——直到此时,她才蓦然发觉:原来自己这十多天每天都在想着这个狠心短命的死农民、死骗子!每天都在盼望他能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低声软语地跟自己认错道歉,然后伸出耳朵来让她牵、让她拧。

    原来,自己对他的所有的恼怒、愤恨,都是因为在吃醋,都是因为自己受不了他跟别的女孩牵牵扯扯、勾勾搭搭!

    原来,自己每天做梦梦见和他吵架,梦见他和苏晓丹在一起,醒来时还会气愤得眼泪汪汪,是因为自己心里早已经填满了他的影子,装满了他的形象,而自己却一直没有发觉……

    此后几天,林雪都在疯狂地到处寻找冷笑天,整个810医院的病房几乎都被她翻了一个遍,甚至还到劳务市场、火车站等地方去找过,却再也没见到过冷笑天的人影。

    在快要放寒假时,她已经彻底绝望,终于支持不住,发起了高烧。

    在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一边流泪,一边用微弱的声音喊:“死农民……死骗子……你回来呀……小雪再不生你的气了……你回来呀,我再带你去吃大餐,去吃海鲜、吃虫草炖雪蛤……死农民,死骗子,你去哪里了呀,你到底去哪里了呀……”

    老首长和薛宁宁见她说起了胡话,都慌了神,见她在迷迷糊糊中不停地喊着“死农民、死骗子”,隐隐约约地猜出了她的心事,不由都是大吃一惊……

    自从这次大病一场之后,林雪就开始变得沉默寡言,经常一个人站在810医院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楼道口发呆——这是她自火车站和冷笑天分别后,在首都和冷笑天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她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当时冷笑天扶着一个病号下来,自己第一眼看到他时那种又惊又喜的心情……

    有时候,她又整天呆在家里,掏出自己的手机,一遍一遍地看上面仅有的几张冷笑天的照片。这几张照片还是她在和冷笑天吃饭时,趁他不注意**的。每次只要一看到这些照片,她就会想起和冷笑天交往的点点滴滴,想起那个死农民那张俊秀的脸、那有点邪魅但又非常迷人的笑容,心里就会一阵酸痛,眼泪也就不知不觉地顺着秀丽的脸庞流了下来……

    老首长和薛宁宁见林雪越来越忧郁、越来越瘦、越来越神思恍惚,都有点急了,便不断地追问她到底是怎么了?可林雪每次都不回答。问急了,她就发脾气,要他们不要管她。

    其实,就在林雪疯狂地寻找冷笑天的那段rì子,他每天晚上十点仍然准时到老首长病房给他做恢复xìng治疗。

    只是,他特意叮嘱老首长和薛宁宁:一定要将自己给老首长治病的事瞒着林雪,因为他已经欺骗她说自己只是一个护工,如果告诉了她真相,她会非常生气。而且,她这个人太直率,心中藏不住什么事。一旦她知晓此事,说不定就会传得满城风雨。

    当然,还有一层意思他是不会跟老首长和薛宁宁说的:苏晓丹已经多次说林雪喜欢他,如果不和她疏远一点,他怕苏晓丹会生气。而且,对这个刁钻古怪的小丫头,他也确实是感到有点头痛,所以便干脆不跟她见面。

    冷笑天放寒假回家后,老首长考虑到再在810医院住院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便让薛宁宁办好出院手续,回到家里静养。

    只不过,在开始的几天,因为没有了冷笑天的真气按摩,老首长感到浑身都不对劲,每天都吵吵嚷嚷地问薛宁宁冷笑天放假会放到什么时候,是不是能在chūn节前还来首都玩一玩。后来,他又想出一个主意,要薛宁宁打冷笑天的手机,让他干脆把他的爸爸一起接到首都来,就住在自己家里一起过chūn节。

    但是,薛宁宁打了几次电话,每次却都是无法接通。老首长不信,自己拨打了几次,也是这样,不由得失望之至,每天都嘟嘟囔囔地找一些小事发脾气。

    薛宁宁知道人越老,就越像小孩,所以也不跟他计较,只是不停地笑着安慰他,说小冷肯定是在家乡山区,手机没有信号,说不定过几天就会突然来看老爷子的……

    这天上午,林雪睡到十点才懒洋洋地起床,胡乱吃了点早餐后,便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脑,想浏览一下新闻。

    她点开一个新闻网站,很随意地看首页的新闻标题。

    忽然,一行醒目的黑体字印入她的眼睑:“首都大学学生会副主席、全国青联执委冷笑天涉嫌连杀两人被吴水县公安局依法逮捕”!

    她有点不相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接着又看下去,当看到后面附着的冷笑天戴着手铐、剃着光头的照片时,她只觉得脑袋中“嗡’的一声响,眼泪霎时间夺眶而出!

    这个死农民,这个大骗子,原来还是首都大学的学生会副主席,还是全国青联的执行委员!

    怪不得自己老感觉到他什么地方不对劲,老是觉得他神神秘秘的,原来她一开始就搞错了他的身份!

    他怎么可能去杀人?怎么会入狱?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肯定是有人冤枉他!他肯定已经遭了很多罪、受了很多苦……

    想到这里,她再也忍耐不住,抹一把眼角的泪水,飞快地往她爷爷的卧室跑去。

    在老首长卧室门口,她忽然听到母亲正在跟老首长说话,而且说的正是冷笑天:

    “爸,你不要急,小冷既然曾经答应chūn节前会来首都一趟,就一定会来的。他是个讲信义的孩子,绝不会食言的。他说过:你的病虽然已经好了,但五脏六腑的机能仍然很弱,每隔十几天就必须用他的真气调养一次,才能慢慢恢复生机和活力。您再耐心等几天好吗?”

    “宁宁,我这几天老是心情不宁,总感觉到小冷不给我打个电话不大正常。他是个很懂礼貌的孩子,在给我治病的过程中,我们爷俩结下了很深厚的感情。我相信,如果他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绝对会给我来个电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音信俱无!”

    林雪越听越是心惊:怎么?原来那个几次把爷爷从鬼门关抢回来的神秘的医生,竟然就是这个一直被自己当做农民工的冷笑天?

    当她听到她爷爷说冷笑天绝对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时,想起电脑上冷笑天戴手铐、剃光头的形象,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推开门,嚎哭着说:“爷爷,冷笑天被公安局抓起来了,网上面报道说他杀了两个人,很可能会被判死刑……你快想办法去救救他吧!”

    林雪的这一声哭喊,宛如一个晴天霹雳,在老首长和薛宁宁耳边炸响。

    您最近阅读过:_.波ok.add波okhistroy(175748,"花都神医");_.波ok.show波okshistory("history",5);

    热点推荐:

    17k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

    

( 花都神医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2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