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杀机初现

文 / 江南活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薛涛被辜政委严厉的呵斥问得身子一抖,但很快便镇静下来,不慌不忙地说:“辜政委,您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知道这个手机是关键证据,足以证明冷笑天无罪,而杨明华是真正的凶手。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杨明华是专案组副组长,而组长徐光远局长跟他又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我这个手机一交,只怕不仅起不到作用,还会为自己带来不可预测的麻烦和风险。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队长,虽然很想维护正义、维护法律尊严,但我也是有私心的。在没有绝对把握的前提下,我不会贸然交出这个重要的证据。因为我很清楚:这个手机就像一个捏在我手里的炸弹,如果不加防范地轻易将它引爆,固然可能将杨明华等人炸得粉碎,但也有可能炸伤我自己。”

    辜政委听完他这一段鞭辟入里的自我辩解后,沉思片刻,叹口气说:“你这么一说,也有点道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现在这种情况,确实是谁也不可相信。这样吧,这个手机还是你保管。将来我可以给你作证,证明你保管手机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与案件相关的人将证据毁灭。现在,你再陪我去做一件事。”

    薛涛见他说的郑重,知道他是去干一件很重要的事,便爽快地点头答应。

    二人来到公安局家属大院三栋四楼401室门口。这是原副局长邱光荣的住宅,自他被捕后,他爱人得了jīng神fen.lie症,已经送到jīng神病院治疗,十三岁的儿子暂时寄住在他的岳父家,这间房子已经许久没人进去过了。

    辜政委朝门口努努嘴,低声说:“想办法把锁弄开,不要搞坏了。”

    这个对薛涛来说当然是小菜一碟。他掏出钥匙环,用上面挂着的一个金属小物件捅进锁眼,只用了十几秒钟,就听锁眼里“咔嚓”一声,再用手一推门,就打开了。

    两个人轻手轻脚走进去。由于很久没人居住,房间里的家具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很多抽屉和柜子门都是大打开的,看得出翻箱倒柜的痕迹——很显然,这是检察院抄家时造成的。

    辜政委一进门,就直奔客厅角落里的冰箱。打开冰箱门,里面还亮着灯,说明冰箱一直没有断电,里面也被翻得乱七八糟,一些菜叶子都已经枯黄了,横七竖八地摆在里面。

    辜政委拉开冰箱下面一层的冷冻柜,从中间那一格里面费力地扳下一块冻得像一块石头的猪肉,然后把它搬到厨房,打开液化气灶,将这块肉放进一个炒菜的铁锅里,加上一锅水开始给肉解冻。

    薛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忙忙碌碌,不解地问:“政委,你这是干什么?你该不会是特意带我来邱局长家吃一顿肉吧!这肉虽然冻着,但这么久了,我可咽不下去!”

    辜政委横他一眼,说:“我是这么无聊的人吗?你不懂就别问,一边好好呆着去!”

    说话间,锅子里的水就开始沸腾,那块像蒙了一层霜一样的硬邦邦的猪肉也开始变软,露出了淡淡的红sè。

    辜政委感觉肉已经完全解冻,便把它捞出来,仔细看了看上面,果然在这一整块肉的中间,有一道细细的裂缝,如果冻上了,谁也看不出这块肉曾经被人从中间切开过。

    辜政委找来一把菜刀,沿着这条细细的裂缝把肉切开,切到中间时,露出了一个用防cháo油布包裹的长方形的东西,取出来打开油布一看,正是邱局长所说的那个镀金的小笔记本。

    辜政委翻开笔记本,稍稍浏览了一下上面的人名和数字,脸上就露出了无比惊诧、无比愤怒的表情,嘴角也开始微微抽搐起来。

    薛涛察言观sè,立即明白这个本子肯定和邱光荣局长被捕有关。他一直非常敬佩邱局长,怎么也不相信他这么一个正气凛然的人会去收受陈小兵那个小瘪三的贿赂。现在一看辜政委的神sè,他就几乎已经确定:邱局长是因为手里握有某些人的把柄,所以遭人陷害了。

    果然,辜政委看过笔记本以后,把他揣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严肃地对他说:“薛涛,我一直对你比较欣赏,知道你有理想、有抱负,人品也好。今天这事干系重大,我刚刚得到的这个东西,就是邱局长入狱的原因和导火线。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这个本子里记着的是什么内容。此事你要严格保密,在我想出办法如何向上级组织报告之前,你不能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明白了吗?”

    薛涛脸sè凝重地点点头,说:“辜政委,您就放心吧!我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绝不会乱说的。”

    在辜政委和薛涛到邱局长家去的同时,还是在凤凰大酒店的那个隐秘的包厢内,刘学文、徐光远和陈小兵三个人正在商量如何除掉邱光荣。

    “刘书记,徐局长,按照雷书记的指示,我已经派两个兄弟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了杨明华,现场连一点血迹都没有留下,他的尸体也被剁碎后用高压锅炖烂,从下水道冲走了,比送到火化炉还要干净彻底。”

    陈小兵首先向刘学文和徐光远表功劳。

    徐光远点点头,说:“这事小兵干的好。杨明华的家属已经到局里来找了好几次,我现在还压制着不许立案,暂时做失踪处理。至于邱光荣那里,你派两个人进去就行了,到时我给你安排。还有——”

    说到这里,他把牙一咬,目露凶光:“那个冷笑天一定要除去!这小子对我们构成的威胁太大。雷书记不许我们动他,怕他的后台穷追猛打。但我考虑,我们可以采取比较隐蔽的手段,让他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他的后台想查也无从下手。刘书记,您的意见呢?”

    刘学文眯着眼思考了一下,说:“光远的这个意见是对的。雷书记说怕他的后台穷追猛打,这个想法有点片面。我认为:就是因为怕他的后台,才有必要把他除掉。俗话说:打蛇不死蛇上棍,打虎不死终成患!我们已经关押了冷笑天,他也很清楚他是被冤枉的。如果不将他除去,rì后他出去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他动用他的后台来彻查此事,我们都会彻底翻船。相反,如果趁他现在在看守所,想一个稳妥的法子把他除去,只要不被人抓住证据,他的后台也毫无办法。”

    徐光远和陈小兵都赞同地点点头。

    接下来,三个人又低声密谋了许久,将谋害冷笑天的人选、方法以及善后事宜仔仔细细商量了一番,直到三个人都认为已经万无一失之后,才各自散场回家。

    第二天,看守所五号监舍忽然接到县局通知:今天有两个涉嫌故意伤害罪的嫌疑人要收审进入看守所,并且局里指定这两个人要关押在5号监舍,要求卿所长从5号监舍调整两个人犯到另外的监舍去。

    卿所长对这个奇怪的通知大惑不解,却也不敢不执行,便把那个老会计和刀疤脸调到了7号监舍,空出两个铺位来安排新进人员。

    下午五点左右,两个新进囚犯在老李的带领下,yīn沉着脸走进了5号监舍。

    冷笑天起先对这两个结实彪悍、浑身肌肉鼓凸的汉子并没有在意。但是,当他们擦身走过他的身边时,他忽然莫名其妙地觉得心里一阵气血翻滚,一种与当初在810医院遇到那两个杀手一样的紧张感和压迫感使他骤然间觉得浑身的肌肉一紧,不由回头看了那两个人一眼,心里纳闷不已:这两个嫌犯身上的杀气和戾气怎么这么重?难道他们刚刚做下了惊天的血案?

    您最近阅读过:_.波ok.add波okhistroy(175748,"花都神医");_.波ok.show波okshistory("history",5);

    热点推荐:

    17k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

    

( 花都神医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2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