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巧遇苏妲己

文 / 沧海199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行了一天的路,终到达有苏城外。有苏城雄踞淮水北岸,乃大商和淮夷必经之路,更是连接南北通商的中枢。

    武庚和恶来一起杀过官军,太过惹人注目。二人私下分工,武庚去有苏城内逛逛风景,由恶来去追查盗贼兵刃的来源,入夜后在城门汇合。

    天才微亮,城门开启,大批等侯入城作买卖的商旅,赶早市的家民,前来有苏城参加比武的武夫都鱼贯入城。

    武庚混在人群之中,大摇大摆的由西门入城,报出胡口诌来的名,再塞上贝钱,守门的兵士毫不留难的放他进城。

    刚进城门,武庚顿觉眼前一亮,宽达百步贯通东西两门的大街,在眼前笔直延伸开增,更有五、六里之长,一眼望不到尽头。

    长街旁遍柳树,柳絮飞舞,景sè如画,布局井然有序。此时天sè大白,街上的人渐多。通往侯府的大道不时有一队兵士走过,使美丽的大城添上威武的气势。

    本地的女孩打扮得花枝招展,娇笑玩乐声此起彼伏。

    一些淮夷少女穿圆领大襟短衣,下着绍稻花裙,裹花纹绑腿。

    走动时显得婀娜丰满,裙褶摆动,如踏云裳,极有韵味,配合令人眼花缭乱的头饰、耳饰、胸挂,充满着异地风情。

    有苏国果是盛产美人之地,又兼民风开放,一路行来,不少沿途的少女冲他抛媚眼,武庚看得大呼有趣,不虚此行。

    他沿街而行,来到一家酒肆。时值早市,客人稀少,武庚坐在一张靠窗的位子,要了酒菜放怀大吃,目光不断地扫视来往的人群。

    他扫荡过酒菜,目光落在不远处,围了一群人正在喧哗。

    喝了几口酒,只听声音远远传来:“你这小杂种竟敢在光天化rì之下偷东西,我打死你。”

    一清脆的声音道:“我几天没吃东西,求求你放过我!”

    武庚定眼一看,是卖面饼的小贩抓着一小乞丐模样的人吵闹,小贩道:“随我去官府。”小乞丐一脸污秽,可怜巴巴的道:“我不去,我不去。”

    双手不断地推攘,死活赖着不走。围观之人虽多,却无一人上前解围。

    武庚不忍,大步来到二人身前,道:“他偷你什么?”

    小贩死死抓着小乞丐的手臂,道:“两个面饼,全给他吃了。”

    小乞丐大约十三、四岁,满脸泥土,低声道:“我实在太饿。”武庚掏出钱递给小贩道:“算是我买了,你再拿儿个给他。”

    小贩见有人出头付钱,哪会多话,忙拿儿个面饼给小乞丐。武庚拍拍他的肩膀,道:“快吃了!”他缓缓回到酒楼,独自饮酒。

    过不多久,小乞丐颤微微地将头伸进酒楼的门,四处张望。

    店小二便要上前赶人,武庚冲小乞丐招招手,道:“他是我朋友,让他进来。”

    小乞丐几步跑到他面前,低声道:“你是画像上的通辑犯?”

    武庚惊道:“什么画像?”

    小乞丐道:“凡巡城士兵每百人便有一布匹,上画有二人,其中一人便是你。”

    武庚暗想:“狡猾的苏护,若光明正大的贴上通辑令,必会引起二人的jǐng觉,不如内紧外松,暗中颁布通辑令,待我放松jǐng惕,便能一举拿下。”

    他口中应付道:“机密之事,你如何得知?”

    小乞丐羞愧地道:“我去偷看家姬洗澡,碰巧遇到五十三号铜奴有这布匹。”

    武庚听得他坦白羞耻之事,不似作伪,己信得十分,讶道:“五十三号?”

    小乞丐忙解释道:“铜奴是护卫府的jīng锐,侯爷怕混入jiān细,对每个铜奴都有编号,严格检查身份,五十三号是三公主庭院的。”

    武庚没心思与他多说,从怀里掏出一些贝钱,交给小乞丐,道:“这些钱给你。”

    小乞丐接过贝钱,连连哈腰,道:“谢谢,你莫要被他们捉住了。”说过,便一溜烟跑了。武庚起身,便要结帐离开。

    酒肆外再次响起喧哗,武庚举目望去,是一个肥头大耳的人拦住卖竹篮的小女孩,那人身后还有三、四个随从,将小女孩围在当中。

    小女孩就十二、三岁左右,身子还略带稚嫩,颇有几分姿sè,三个随从上前怀好意,急道:“我不去,我要走了!”

    那人怎么让到嘴的美味溜走,忙使个眼sè,三个随从上前拉住,恶狠狠的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小女孩连连挣扎,却无三人力大,被死死捉住。

    那人yín笑道:“这种野味玩起才过瘾。”小女孩大声哀求,周围的人显是怕了这人,无一人敢上前相助。

    武庚火起,浑忘了他还是通辑犯,越众而出,缓缓道:“放开她,立刻滚。”

    那人瞪着他,见他衣服颇为华贵,值此有苏国龙蛇混杂之际,不知此人来历,也不能太过得罪,道:“我是苏侯爷的族弟苏全,识相的给我滚。”

    他自报家门意yù呵退武庚。武庚哼道:“有苏国没有王法的?”

    苏全见他不依不饶的出言不逊,按奈不住的怒火,道:“给我打死这多管闲事的杂种。”便有三人上前捉人。

    武庚也不多说,三下五除二将三人收拾,“哎哟”声大起,两人的手手臂己被拧断。

    周围敢怒不敢言的平民纷纷叫好。

    苏全见他出手狠辣,脸sè一变,心生退意,却找不着台阶可下,强撑着:“你这贱民是吃了豹子胆?惹恼我,要你全族灭光。”

    武庚冷冷注视着他,道:“苏全?便看看是谁的全族灭光。”

    两人正争吵间,远处一马车走近,苏全似遇着救星,忙上前拦下马车。

    马车上一女子道:“是叔叔?”娇声媚语犹如天赖,武庚闻之动容。

    苏全道:“是苏侄女?”玉手轻轻拉开围布,一女缓缓下车。

    少女娇躯欣长苗条,着浅绿sè的罗衣,清逸脱俗。虽无名贵衣饰,其高贵的气质却令人不敢仰视,暗自形愧。清丽秀雅,恬静温顺。

    武庚暗赞道:“苏家三姐妹果是人间极品!”周围众人纷纷止住脚步,侧目而望。

    少女目光扫过武庚,也不停留,落在苏全脸上,蹙眉道:“叔叔,发生什么事?”

    苏全忙道:“此人欺负到侯府的头上,快给他点教训。”

    他恶人先告状,武庚却不屑争辩,直直的盯着女子,看她会怎么处治。

    少女素知这叔叔为人横行霸道,皱眉道:“叔叔,他人怎会平白无故来得罪你?”

    苏全知这侄女的脾气,忙道:“二侄女,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先将他拿回侯府再说。”武庚听二侄女,浑身一颤,这女子就是名垂千年的妖姬苏妲己!他左看右看,眼着的苏妲己也不似那个动辄将人拿去炮烙的蛇蝎女人。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苏妲己已经撇下苏全,径直来到他身前,道:“先生,方才发生什么事?”

    武庚嗅着他的幽香,指指卖竹篮的小女孩道:“他仗着苏护之势,光天化rì之下强抢民女。”

    苏妲己回头狠狠瞪苏全一眼,道:“这么小的女孩都不放过?侯府的脸全被你丢尽!”吓得苏全不敢多说一句,灰溜溜地走了。

    苏妲己望着武庚道:“多谢先生出手阻拦,否则有苏侯的脸往哪搁!”

    小女孩捏着地上被踩扁的竹篮,呜呜的哭泣不止。苏妲己盈盈上前,扶起小女孩,令马夫递来一袋贝钱,递在小女孩手中,道:“这些算是赔偿你的。”

    小女孩接过贝钱,再三道谢的去了。她不仅国sè天香,更是心地善良,武庚是怦然心动,目光并未移开过她,既深情又直接。

    苏妲己冲武庚欠身行礼,见武庚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玉脸微晕,盈盈入了车中。

    武庚思绪万千,眼前的苏妲己与他想象中的妖姬有着天壤之别。她集美丽、善良、温柔、礼貌于一身的高贵气质,令武庚浮想联翩。

    马车行出几步,武庚回过神来,暗道:“她既没入王宫,为什么我就不能娶她?”

    下了决心,猛地上前,顾不得男女之嫌抢入厢内,引得围观众人阵阵惊惊诧之声。苏妲己见他忽然闯入,呵斥道:“你无礼!”

    几名军士怕他伤害二公主,抢入厢里,却被武庚两脚踢出,他揭开布帘道:“谁敢闯入,我立时杀了她。”众军士面面相觑,不敢轻举妄动。

    武庚揭下布帘回到厢内,苏妲己已气得两颊微红,呵道:“你太过分!”

    武庚是大商王子的身份,苏护纵使知道,还能将他煮了不成?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何况是武庚这身份尊贵的流氓,几乎是一人之下的流氓,他猛地将苏妲己横抱在膝上,苏妲己惊呼一声,挥掌去推他,却被武庚将手挽至身后,动弹不得。

    瞧着他严邃犀利的双目,高鼻薄唇,不怒而威。武庚的嘴角隐约勾出一抹笑意,凑近她的俏脸,道:“妲己,我喜欢你!”

    苏妲己微垂秀额,万千纷乱的头绪,不能成语。

    武庚瞧着她的秀眉、美目、樱唇、鬓发、越瞧越爱,目光大热。

    苏妲己第一次被陌生男子搂抱,芳心起伏。两人沉默良久,车厢外传来侍卫的呵斥:“大胆狂徒,再不放二公主,定将你碎尸万段!”

    苏妲己被喝声惊醒,又觉不妥,咬牙道:“你…...”

    武庚笑道:“妲己,我要娶你!”

    苏妲己嗅着他男子的气息,忙转过头,道:“你到底是谁?”

    武庚道:“你未来的男人,哈哈!”

    俯身去吻她的樱唇,苏妲己芳心絮乱,想挣扎却不及他力大,忙将头侧向一边,不令武庚得逞。

    武庚将她的头托过,在她嘴唇上轻轻一点,又扬着头,嘴角挂着笑意,笑容中赫然有灼人的光芒,充满着征服绝sè佳人的自信。

    苏妲己被他轻视的目光激怒,拚尽全力,抬手一掌掴去,不偏不倚打中他的脸颊。

    武庚愣住,盯着苏妲己,抬手便想掴击她一掌。

    苏妲己傲然的目光回敬着他,全无惧意。

    武庚怒气渐消,缓缓收回掌,淡淡地道:“大胆有苏公主!”

    苏妲己娇躯微颤,望着他道:“你太可恨!”武庚一怔,大笑道:“令我亲到这么香的小嘴,也不打还你,两清了!”

    苏妲己为之语塞,这么自以为是的人她是首次见到。

    马车外是人声鼎沸,武庚自知不能多作耽搁,将苏妲己扶在位上,抚mo着她的小脸,在她酥胸上微扫过,笑道:“我走了!”

    苏妲己呆呆地瞧着他,忘了呵斥他的再次无礼。

    武庚转过身,正yù出车厢,回首道:“苏妲己,今夜子时,还是在这里,我等你来!”

    苏妲己大为不岔,气道:“你做梦!我不会来!”

    武庚冲她自信地一笑,窜出车厢。苏妲己捂着起伏的胸口,暗自揣测其人的来历。

    忽听得车厢外打斗声起,苏妲己猛的回过神来,揭开布帘,喝道:“放他走!”

    众待卫一愣,纷纷住手。武庚转过身瞧着她,用手指在唇间一碰,暗示先前吻过她的嘴唇。

    苏妲己俏脸微红,瞪他一眼,转身入了车厢。

    武庚想着先前缠mian的一幕,满心的甜蜜,再有几次,这一代绝sè还不乖乖的臣服在他身下?说不准今夜便能达成所愿。

    </p> ( 啸傲商周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23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