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38 复辟帝制

文 / 弹弹人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民国6年7月1rì早晨,jǐng察忽然叫各户悬挂龙旗,居民们没有办法,只得由纸糊旗子来应付;接着,几年没有看见的清朝袍褂在街上出现了,一个一个好像从棺材里面跑出来的人物;报馆出了复辟消息的号外,售价比rì报还贵。

    张勋、康有为、瞿鸿禨、王士珍、江朝宗、吴炳湘、陈光远、刘廷琛、沈曾植、劳乃宣、阮忠枢、顾瑗、万绳栻等数十人合辞上奏,请清逊帝溥仪复辟全文:

    “奏为国本动摇,人心思旧,谨合辞吁请复辟 ........... 人心思旧,合词吁请复辟各缘由,谨恭折具陈,伏乞皇上圣鉴,训示施行。谨奏。”

    一时间běi jīng各地张灯结彩,四处卖辫子和龙旗的生意火爆。 在běi jīng城演驿着这样离奇怪异的场景。

    对于张勋倒行逆施,当初请张勋带兵进京的黎元洪自然后悔不及。 一面让心腹金永炎携讨贼电报赴上海准备发布。běi jīng各电报局悉数为张勋所控制,各省督军大多宣布与zhōng yāng脱离关系,黎元洪尚不知其他督军态度,上午之行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大总统, 大总统, 梁…帝师,王总长来了。” 哈汉章在门口通报道, 昔rì他作为黎元洪的秘书之一, 虽然总统府被国院院所压制,但好歹也是总统秘书, 地位也不是外面一般官员能比的, 现在却成了惊弓之鸟, 对上张勋可是秀才遇大兵。 张勋这浑人可是不会讲什么道理的。

    “亲家你来了, 还有旁边的这位, 我该称呼你为王总长,还是王大人?不知两位前来所为何事?” 黎元洪有些讥诮的看向王士珍。 对于梁鼎芬这个溥仪的老师,黎元洪只称呼其为亲家, 显然是不承认现在张勋复辟一事了。

    “宋卿, 眼下的形势相信你也已经看清楚了, 张总督带兵进京,匡复清室。 在张总督进京之前。 便与各省督军协商好,徐州会议各省督军对于复辟一事均无异议, 并且签字一致同意圣上重新登基,自建立民国以来, 国内局势反而不如前朝平稳, 各地匪患四起,民不聊生, 如今清室重掌华厦实乃天命所归,大势所趋。 宋卿你还是归还先朝旧物, 我再帮你在圣上面前说几句好话, 在朝廷谋一个出身也不算难事。” 梁鼎芬自信满满地道, 如今张勋把持了běi jīng城内外的城防, 又持有各省督军签字,梁鼎芬一干文人均是情绪高涨, 他自持是黎元洪儿女亲家, 又是溥仪的老师。 劝说黎元洪应该是十拿九稳。

    不过黎元洪的反应出乎梁鼎芬的意料,黎元洪与当初抗议段祺瑞与徐树铮一样。 如同木头人端坐在那里,既不开口说话,也不动笔签字, 任凭梁鼎芬嘴巴说干也不做丝毫反应。 末了轻蔑地扫了王士珍一眼, 王士珍也是个有羞耻心的人, 被张勋诓过去哪里知道张勋是要行复辟之举。 原本接受了黎元洪的请求, 出任陆军总长缓冲一下黎元洪与段祺瑞的关系, 不成想反而成了复辟帮凶, 这会也后悔莫及,不过张勋并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此时王士珍也是没办法脱身, 王士珍xìng子有些圆滑, 没有段祺瑞的刚硬,并不是那种宁折不弯的人。

    劝说不成, 最后梁鼎芬也只有跟王士珍灰溜溜地走了。

    “大总统, 梁鼎芬他们离开了。” 黎元洪还木在那里,张国淦过来小声道。

    “唉, 天作孽,犹可为, 自作孽,不可活。 要怪只能怪我当初没把张勋这包藏祸心的逆贼看清楚, 才会招致今rì之祸患。”黎元洪叹了口气,“ 如今张勋倒行逆施,我已成民国之罪人矣。”

    “事已至此, 大总统勿须自责, 张勋筹谋已久, 督军团助纣为虐, 已非个人所能阻挡…”

    “大总统, 奉天督军代表贺之祥求见。”张国淦才劝了一句,门外又响起哈汉章的声音。

    “秦宇?” 后面的贺之祥三个字黎元洪并没有听清楚,不过奉天督军几个字却是听得真真切切。

    张国淦与黎元洪对视了一眼, 然后一拍大腿,“对了, 历次督军团会议以及徐州会议, 也只有奉天督军秦宇未参与进去, 奉天兵强马壮, 若是能引奉军入关, 局面还有可挽回之余地。”

    “ 可是前几次我派过去与秦宇接洽的代表可是连他的面都没见上。” 黎元洪有些迟疑, 并不相信奉天会助自己走出此时深陷中的泥潭。

    “大总统, 如今běi jīng局势崩坏至此, 死马也只能当活马医, 且看奉方代表来意如何。” 张国淦道。

    黎元洪点头,当即让哈汉章与贺之祥进来。

    “ 贺之祥见过大总统。” 贺之祥向黎元洪行了一礼。

    听到贺之祥的称呼黎元洪jīng神一振, 对方能这般称呼便说明奉方还是认可他这个大总统的。

    “ 张勋逆贼进京, 搅得běi jīng天翻地覆, 此事因我而起, 我哪里还有脸做这个大总统。” 黎元洪面有愧sè地道。

    “促成张勋进京之事系多人所为, 冰冻三尺, 非一rì之寒, 张勋对于今rì之事, 蓄谋已久。大总统勿须将罪责担至一人身上。 ” 贺之祥劝道。

    “如今张逆人多势众, 派兵把持了běi jīng城防,以及其他zhèng fǔ机构, 我手里无兵无将, 拿眼下之局面完全无可奈何, 久闻奉天督军秦宇历来忠心爱国, 镇守奉天数载, 权益丝毫不外溢于rì俄之手, 手下将士能征善战, 可否派一支劲旅南下进京, 驱逐张逆?” 黎元洪一脸希冀地问道。

    哈汉章,张国淦两人也同样是一脸期待的神sè,此时的局面。以及张勋进京对黎元洪的打击, 已经让他们兴不起平时波澜不惊的风度了。

    “张勋带进京的辫子军不过六七千人, 江cháo宗,陈光远,李进才等人虽一时受张勋控制,但手下军队断不会短时间全部归张勋所用。 卑职来前,大帅就曾交待, 张勋倒行逆施, 妄图复辟帝制,当年袁大总统都没能做成的事, 何况他一个小小的长江巡阅使。” 贺之祥道。

    “这么说雨辰肯出兵助我剿灭张勋此獠?”黎元洪等人大喜过望。

    “民国局面来之不易,断然不容许少许野心家复辟帝制,我家大帅愿意出兵助大总统平息běi jīng祸患。”贺祥之朗声道。

    “好好好, 路遥知马力,rì久见人心。 国家兴亡之时肯铤身而出力挽狂澜的, 雨辰算一个, 这次若能使共和再造, 雨辰之功当载入史册。” 黎元洪。 张国淦难以掩饰内心的狂喜,当初他之所以被段祺瑞主导的国务院所压制。 无外乎段祺瑞在北洋集团的影响力非他所及, 能号召一部分地方督军, 能在实际权力上压制过他。 黎元洪一直苦无地方实力派的支持, 以前他虽然当过湖北督军,不过湖北现任的督军王占元却根本不受他节制, 是个老北洋。地位也不比他来得低多少。 秦宇的实力在国内各省绝对排名前列,并且距离běi jīng仅一尺之遥, 若是能全力支持于他, 今年他这个大总统再也不会只是一个印章机器了。

    “不知雨帅愿意派多少军队南下? 张勋可是获得了一部分地方督军的支持, 另外又控制了běi jīng城防。 若是能抽调足够兵力,一鼓而下, 当能震慑地方宵小, 若兵力不够, 给张勋以喘息之机, 恐怕其他观望的人滋生不好的想法。” 哈汉章问道。

    “ 大帅有言, 初期抽调两个师南下, 若形势有变,随时可以再加派军队, 沿京奉路不足一rì可至京师郊外, 兵力问题不用担心。张勋身边不过六七千人, 对于我奉军来说, 无异于土鸡瓦狗。”

    “好好好。” 黎元洪一连道了三个好字。

    “ 以奉军之骁勇善战, 两师兵力, 足以扫平张勋。” 张国淦, 哈汉章脸上兴奋得通红, 当初外蒙叛军南下, 气势汹汹, 民国各地军队虽与其接战颇多, 虽击退敌军颇多,但论到歼灭叛军, 实际上多的也不过数百人。 可是奉军在洮南城外,一战便直接将叛军东路军主力近科全歼, 后半个月内便击败了孟恩远手底下数万吉林军。 黑龙江的许兰洲交战之后献城乞降, 巴英额更是成了阶下之办。 奉军能打敢打早已经声名在外, 就连rì军,也不会轻易招惹。

    相比之下, 张勋虽在葵丑之役攻下南京城, 面对的不过是一群兵力处于绝对劣势,谁都不看好的革命军。 跟起奉军的战绩比起来,没有丝毫值得炫耀的地方。在同等的兵力下,黎元洪, 张国淦等人都更看好奉军, 更何况这次奉军一次xìng动用两个师, 胜面已经相当高了。

    “张勋这次能进入zhōng yāng, 与其他地方督军也取得了一定的妥协, 若是其他地方实力派介入其中, 事情恐怕比想象中的要来得复杂。” 哈汉章很快又提出另外一个问题。

    “ 复辟帝制一事,其他人大多都还在观望, 真正想出兵掺和进来的人不多, 张勋这次算是被人当枪使了。”贺祥之摇头道。

    “雨帅什么时候可率兵南下?”张国淦问道。

    “五rì之内,必至běi jīng。”

    “好, 张勋得意的rì子没几天了。 雨帅什么时候可发布讨贼电文呢?” 哈汉章问道。

    “不错, 我可起用雨辰为新任陆军总长, 另外兼任东北巡阅使一职。”此时秦宇是唯一能救命的稻草, 黎元洪当然不吝封官许愿。

    “大帅有言,与大总统取得联系之后, 大总统发布命令, 大帅随时可带兵南下。”

    “好。”黎元洪听得一喜。不过很快又有些为难地道,“不过眼下běi jīng各电报局都为张勋所控制,本来我派金永炎出去发个电报也要跑到上海, 若是雨辰同意出兵,倒是需要将金永炎的电报拦截下来。 否则我发布的命令可就前后不一了。”

    “这个不是问题, 只要有大总统的手令。 卑职有办法把电报发出去。 奉天方面在běi jīng有自己的私人电台, 金永炎去了上海, 这件事倒是有些麻烦。” 贺之祥皱眉道,“卑职先反问题上报给大帅, 看大帅如何处理。”

    “如此甚好。”

    %%%%%%%%%%%%%%%

    “东三省总督, 这个张勋还真是大方呢。” 秦宇捏着běi jīng方面发过来的电报,新帝登基,对各地方实力派拉拢是必然的事情,曹锟。 冯国璋,倪嗣冲等巨头多有封赏, 阎昔山,陈树蕃,张怀芝, 李厚基等一众人等地位稍次, 便被封作各省巡抚。 至于秦宇,在东北的地位无人能忽视。 虽然秦宇未出息过历次的督军团会议, 但扫平孟恩远的吉林军。 强压许兰洲, 巴英额等黑龙江地方实力派低头都不足半月。 这份实力让张勋也极为忌惮。 张勋是个实在的人, 手里有兵的人便能得到他的重视, 哪怕段祺瑞之前位高权重,但与军队脱离rì久,并无可直接调派的军队。 实际上张勋也是对其看轻了几分的。

    “新帝登基,当然要拷赏天下。”蓝天蔚冷笑一声,“ 张勋这次是自己作死。”

    “怕也未见得, 张勋虽然被耍了,不过听说徐州会议上。在场的几个督军和代表都签了字的, 这些人为了避免自己被牵连进去, 就算张勋事败,最后恐怕也会不了了之,罚不责众嘛。” 秦宇将电报扔到一边,“张勋在běi jīng这样乱搞下去, 犯了众怒, 怕是没几天rì子好过了。”

    “大帅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蓝天蔚问道。

    “还能怎么做, 段祺瑞逼袁世凯下台, 获得了不小的声望, 东北实力虽然雄厚,不过一直游离关外, 俨然dú lì于北洋系统之外, 如今有这么好一个扩大在zhōng yāng权力的机会, 自然要把握住。”秦宇道,“ 贺之祥那边和大总统联系上了, 我带第1师和第9师去一趟běi jīng。明rì便起程。”

    “大帅亲率2师,平掉张勋不是难事, 不过此去běi jīng, 再造共和之名落在大帅身上, 大总统又任命大帅为陆军总长, 去了běi jīng之后,大帅是否还会回奉天, 或是直接在běi jīng落地生根?” 蓝天蔚又皱眉问道, 若是因为běi jīng那边, 使得东北这边的发展受限, 可不怎么划得来。

    “东北是我的根基所在, 自然是不可能丢的, běi jīng那边的虚职,哪里及得上在东北大权在握, 不过扩大东北在zhōng yāng的声音也很有必要, 有zhōng yāng那块招牌, 以后办事也相对要方便一些。”秦宇摇头笑道,“东北的建设不能落后, 本溪兵工厂的计划差不多出来了, 我去了běi jīng一时间也顾不上, 季豪兄这里多盯一下, 说一千,道一万, 制约咱们东北军的无非是武器, 若是武器能自给自足, 这军队扩编也就容易了。自造枪炮之后,再加上飞机, 钢铁, 火药也能自给自足, 国防工业差不多就能把架子给整起来了。 有了兵工厂,才有真正的底气。”

    “ 卑职还是认为兵工厂设在本溪太靠前了,将来若是与rì本起了冲突, 很容易受到战火波及,以至于生产受影响, 将兵工厂设在奉天城情况都会好很多。”蓝天蔚对于兵工厂选址的问题,与秦宇有些异议。

    “玉海, 打个电话给航空处的赵云鹏, 让他到我这里来一下。” 秦宇走到门口, 向旁边屋子里的王玉海喊了一声, 然后又回来继续刚才的话题。

    “rì本的陆军我倒是不怎么担心,唯一所虑的是来自空中的威胁。” 秦宇也有着同样的担心, 不过本溪重工业区已经成型, 未来是奉天必守的重点城市,多一家兵工厂也算不得什么。“ 本溪兵工厂只是先一步试水, 先解决造枪和造炮的问题, 至于规模后面再看, 解决了造枪和造炮的问题之后, 后面再规划一家规模更大的兵工厂, 选址问题安排在奉天城或者是更内陆的长chūn等地。”

    蓝天蔚点头, 然后建议道,“ 据卑职对国外兵工厂的了解, 有分工越来越细,生产集中的趋势,若是规模不同的兵工厂,卑职认为不妨将造枪和造炮的厂区进行分开规划。 奉军方面现在暂时并不缺步枪,不过火炮的编制上并不大, 若是将关内各地方军作为假想敌,眼下的火力足够了。 但东北未来的敌人是rì俄,火炮团的编制还有些偏小, 不如先把火炮的生产安排在本溪。”

    “嗯, 你考虑得有道理, 后面再征询一下相关技师的意见再行决定。” 对于蓝天蔚的建议秦宇差不多是认同了,

    “报告!” 赵云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进来。”

    “ 大帅, 参谋长!” 赵云鹏各自打了声招呼。

    “ 我打算在本溪建一个兵工厂, 以奉天城现在的建设规模, rì军想要拿下本溪市, 不是一朝一夕能达成, 参谋总部已经考虑过rì军地面部队的威胁。 但面对rì军未来在空中的威胁, 我和参谋长都认为不得不防。 对于如何防御rì军轰炸机的威胁, 航空处也讨论一段时间了, 讨论出来个什么没有?” 秦宇问道, 此时rì军仍然还没有形成空中力量, 航空处便将自己设为假想敌, 进行过一些空中演习。(未完待续。。)

    </p> ( 民国崛起之东北虎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9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