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30章 西原借款?

文 / 弹弹人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哇….”婴儿的啼哭声在庄园内传得老远,从清亮的哭声中,可以听出婴儿的体质颇为强健。

    “恭喜大帅,贺喜大帅,是一对龙凤胎。”两个产婆分别抱着婴儿向秦宇道喜。

    “是吗?还真是双喜临门啊。”秦宇要将两个看上去还有点丑的小家伙抱过来。却被秦程氏拉到了一边。

    “你一个大男人,手脚没轻没重的,别把孙儿孙女弄疼了。”秦氏没好气地说了声,将那个女娃抱到怀里。陈心怡接过男孩抱住。

    秦宇看得哭笑不得,叶利琳娜本来只能算是个情妇,秦氏素来对洋媳妇不太有好感,以前就是知道叶利琳娜的存在,也兴不起来看的心思。可是听说叶利琳娜快生产之后。仍然带着陈心怡和周映雪过来。怕也多是看在两个刚出生的小家伙份上。陈心怡暗中向秦宇吐了吐鲜红的小舌头,向秦宇打了个眼sè,示意秦宇去看看叶利琳娜。

    秦宇见老妈对两个小家伙颇为喜爱的样子,倒也放心了不少。点头走进了收拾干净的产房。

    “秦---”叶利琳娜看到秦宇,焦急的喊了声,就算体质比陈心怡和周映雪强一些,不过生了两个小孩之后,也禁不住身体的虚弱,脸sè看上去更显得苍白。

    “孩子我妈她们在看着,小家伙挺招我妈喜欢的,不用担心。”秦宇在床边坐下,捏了捏叶利琳娜的手。

    “那太好了。”听到秦宇说秦氏喜欢小家伙,心思并不复杂的叶利琳娜放心了不少。

    “男孩的名字就叫秦虎,女孩叫秦妮,都是秦家的小家伙,一定会很受宠的。”

    与叶利琳娜说了一会体己话,秦氏坚持让叶利琳娜搬到大帅府去,秦宇也就随他们了,叶利琳娜的父母也逃难到了奉天城,这座庄园就送给他们住好了。

    “大帅,黑龙江那边的马士维到了。”刚到大帅府门口,陈涛早已经等在那里了。

    “是吗?看来最近我是交了好运,好事不断啊。”秦宇不由笑道,黑杰克财团在美国那边的丰收秦宇当然一清二楚,对通用进行控股,另外成为福特的第二大股东。随着后面资金的充实,逐步对福特公司的股份进行收购,花个几年甚至十几二十年的时间,迟早也是能成为福特最大股东的。毕竟黑杰克财团的实力摆在那里。通用在后世号称是从开在海上的航空母舰,到屁股下坐的一只小板凳都能制造的公司,涉及到的领域之多,常人难以想象。若是算起来。此时的黑杰克财团,已经是美国那边的军火,汽车工业的巨头,另外在医药,化工,电气,远洋运输,造船,金融等方面多有涉及。

    至于奉天这边,则是毛纺,皮具,酿酒,石油,钢铁,煤碳,船舶,金融,赌业,医药,未来还将涉及到铁路。相比之下,在美国那边成立的黑杰克财团此时规模已经超过了奉宇在奉天的产业。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洛克菲勒赖以起家的炼油,成就了现在的洛克菲勒王国。民国是一块处女地,随着未来东北的统一,以及势力逐渐外扩到关内,民国机械工业蓬勃发展的时代,也必将催生出一大批富豪。民国这边是一块处女地,机会丝毫不会比美国那边少。

    “是呢,大帅现在是鸿运当头,如旭rì东升,统一东北之步伐,势不可挡。”陈涛恭维了一句。

    “这种话就不用说了。”秦宇摇头道,俗话说忠言逆耳,好话太多了难免有些让人飘飘然,这段时间一些事情进展颇顺,秦宇也觉得没有了以前的那般机jǐng,手脚放大了不少。

    “马士维见过雨帅。”等候已久的马士维恭敬地向秦宇行礼道,同时暗中打量着眼前这个还不到二十七岁的年轻上将。这般年纪竟然就闯下了偌大的局面,跺跺脚东北的地面便要震上一震。整个民国也没有第二个这样的人物。

    “马先生多礼了,坐吧,黑龙江天气苦寒,植帅近来身体可好?”秦宇客气道。

    “托雨帅的福,我家大帅身体还算安康。”马士维接着道,“说起来也不怕雨帅笑话,这次大帅命我前来,实有一事相告,黑龙江许兰洲早有不臣之心,妄图强抢督军之位,现已勾结英顺,巴英额之流,如今逼宫之意图已经越发明显。大帅当初只身北上,身边仅有一卫队,面对许兰洲豺狼这辈,无力与其抗争,已生离去之意,但对许兰洲咄咄逼人之势,不满已久。许兰洲一届武夫,巴英额,英顺乃满人也无韬略。并无治理黑龙江数百万人口之能力与威望。久闻雨帅才德兼备,治下奉天民生安泰,各行业呈百家争鸣之局面。若雨帅能发兵齐齐哈尔,实乃黑龙江民众之福,望雨帅切莫推辞。”

    “许兰洲现在在对植帅逼宫?”秦宇喝了口茶道?

    “正是,许兰洲自恃其手下一师兵力,横行霸道,不仅强行把持黑龙江军政大权,连大帅子侄产业亦不放过。派兵强行查封。”马士维气愤地道,“黑龙江山高皇帝远,如今zhōng yāng乱局纷呈,国务院与总统府斗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顾及黑龙江局势。我家大帅并非贪恋黑龙江督军之位,但许兰洲实在是欺人太甚。”

    “杀人不过头点地,许兰洲做得也确实太过了,若是植帅在齐齐哈尔呆不下去,可以直接去哈尔滨,那里有我两个师的奉军,许兰洲,英顺之流绝对不敢在哈尔滨放肆。”秦宇道。

    “多谢雨帅,我家大帅随时可以公开发电,请奉军北上。”马士维有些希冀地看着秦宇。

    “嗯,久闻植帅jīng通俄国事务,若是去běi jīng寓居难免明珠暗投,一身学识无用武之地,自俄国二月革命以来,国内局势rì益动荡,时下涌入东北之俄人rì益增多,又有沙俄旧军盘踞中东路一带,rì后东北少不了要于俄国方面打交道,若是植帅能留在东北,可做为东北对外事务总顾问,月俸就按现在的两倍来算。现在的卫队一应开销由奉方支付。保留对植帅一省大员的规格对待。”秦宇道。虽然毕桂芳是出了名的怕老婆,不过其对俄事务的jīng通是一般人比不上的,眼下除了中东路的俄军之外,客居东北的俄人已经不下十万人,并且这个数字还在快速上升。处理好俄人与汉人的关系对于未来东北的稳定十分重要,若是收复中东路,甚至外兴安岭,甚至是远东,取得当地俄人的支持至关重要,否则,若是遭到所有俄人的反抗,不仅会促进原本fen.lie在即的俄人再度团结到一起,秦宇也永远没有收复清末以来失地的希望。

    “如此便多谢雨帅了。”马士维知道到了该离开的时候,起身再次向秦宇行礼。

    出门的时候,马士维收到了陈涛送过来的一份厚礼,他有5万元,毕桂芳则有30万元。马士维看到上面的数字,顿时心头一震,没有谁会嫌钱多,更何况毕桂芳来黑龙江后,马士维做为毕桂芳的管家,连毕桂芳平时都百般受到刁难,他自然也不可能攒下多丰厚的身家,想不到才投靠奉天便能获得如此丰厚的回报。比起以前几十年攒下的身家还要丰厚得多,当真是出人意料,这趟奉天也确实是来对了。

    “大帅,德国领事悌格斯求见。”

    见了也是白见。秦宇心里叹了口气,随着美国对德宣战,这场大仗差不多也该见分晓了。不过沙俄内部的争端又让想做垂死挣扎的德国看到了一丝希望,为此德国不惜和极度反战的布尔什维克暗中合作,想要通过布尔什维克发动内乱,使得沙俄无暇再顾及欧洲战场,布尔什维克奉行的主义可是让资本世界极度恐慌的东西,可想而知德国此时是多么的迫切了。

    “秦将军,这两年跟你见面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悌格斯见到秦宇时开了个玩笑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虽然我想跟贵国有着更多领域的合作,不过贵国现在深陷欧战,暂时没有多余的jīng力顾及到奉天,就拿奉军现役的莫辛甘纳步枪来说,其实我最中意的是贵国的毛瑟98,不过现实往往让人没有更多的选择。”秦宇耸肩道。“就是我现在的奉天工大,虽然当初说是效仿贵国的慕尼黑工大,不过真正吸收贵国教育jīng髓十分有限,反而更多的是美国的文化气息。”

    “其实rì后秦将军和我国也是有许多可以合作的空间的。”悌格斯道,“俄国的国力并不强,打了几年仗,现在已经支撑不下去了,同盟国已经组织起新的攻势,就算美国宣布对我国参战,同盟国的联军也足以在美军赶到之前率先击败协约国的联军,一举奠定这场大仗的胜负。秦将军,你现在已经成为民国最有实力的军阀,完全可以影响到贵国zhōng yāng的决定,贵国向我国宣战的行为是极端错误的,只有助我国使沙俄尽早退出同盟国,才可以分享作为战胜国的盛宴,事成之后,我国一定会支持贵国,免掉以前和所有国家签定的不平等条约。并且支持秦将军入主贵国zhōng yāng,以秦将军军事实力,以及在东北的威望,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件事。”

    悌格斯蛊惑道。在他看来,此时民国zhōng yāng总统与总理不合,西南军阀割据,各省纷纷截留原本应该缴纳给zhōng yāng的税款,此时的民国,已经到了军阀割据的时代,而秦宇更是直接出兵吞并了吉林,眼下攻占黑龙江,也不过是转眼间的事。而秦宇麾下的十几个师,以前蓬勃发展的奉天工业,使得直接向秦宇效忠的兵力随时可以扩充到20万以上,这样的军事实力对于欧洲交战国来说,并不算什么,不过在远东已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军事力量,完全能影响到民国zhōng yāng的决策,就算不直接加入同盟国,但策动民国不向德国宣战,对德国也算是个好消息。

    “老朋友,对于前面几天,我国zhōng yāng宣布与贵国断交的事,我深表遗憾,但我现在还只是奉天督军,并没有权力做出这种层面上的决定,就算我现在的兵力足够撼动我国zhōng yāng,也不能轻易在这种问题上表态。”秦宇摇头拒绝道,“在贵国与英法俄意等国交战前,德国商人一直是奉天方面的最大合作伙伴,不过贵国的资金在交战之后,大量回撤,此时奉天的经济已经深受美国影响,奉天此时的汽车,卡车,以及机械,相当一部分都是从美国那边采买过来,这关系到所有奉天人的切身利益,只是顾及到这些方面,奉天也不能站到美国的对立面,这点我并没有过多的选择权力,还请领事先生见谅。”

    “秦将军,若贵国只是在交战的问题上保持中立,这样也不可以吗?”悌格斯道。

    “我国应该是不会直接派军队参与到战争中,据我国南方一些督军组成的会议对这件事也有过言论,最多是派出一些劳工,负责一下战争的后勤。我只能保证东北绝不会有劳工出现在欧洲战场上,甚至还能从关内多招一些劳工在东北安置他们就业,以降低输入欧洲的劳工数量。贵国若是有一些不方便现在撤回国内的资金,奉天也能为其提供一定的便利,至于其他方面,我就爱莫能助了。”秦宇摊了摊手。

    “虽然结果让人有些遗憾,不过无论结果如何,我国一定会记住秦将军的友谊。”

    悌格斯作为一名外交人员当然懂得国与国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牢固的关系。在美国对德宣战之后,可以说大势对德国极端不利,德国与英法俄联军僵持不下,难分胜负,甚至因为作为新能源的石油输入受战争影响rì益严峻,已经开始露出颓势,秦宇没有选择落井下石还能做到这些,已经十分难能可贵了。秦宇能崛起到现在的地步,眼光是勿庸置疑的,至少在远东,是悌格斯见过的最有远见的政治家之一。

    “希望在战后我们还能恢复以前的合作关系,其实我更偏向于贵国jīng密的仪器,尖端的化工技术与教育模式。”秦宇如实地道。

    “会的,这场大战之后,我国重新扩大在远东的影响力,也会首先选择与秦将军合作。”悌格斯道,秦宇统一东北之后,相对于关内一盘散沙的局面,无论是谁,都难以对这位民国最有实力,并且对外态度,以强硬不妥协著称的年轻军阀头子无法忽视。

    “对了,有一件事我要提醒秦将军一下,自从美国对我国宣战之后,我国对贵国zhōng yāng的一些动向也比平时更加关注,探听到了一些消息,可能对奉天来说会有点麻烦。”悌格斯道。

    “领事先生请讲。”秦宇道。

    “贵国总理很可能与rì本方面达成了某些妥协条件,作为向rì本贷款的一部分,出让了一些东北的利益,这点英国,或者是美国方面也有一定的了解。大概是矿山开采,森林砍伐,或者是东北的铁路修筑权。”悌格斯想了一下道,“这件事的可信度秦将军不用怀疑,另外是否还达成了其他协议,我就不清楚了。”

    “多谢领事先生的提醒,权力来自于平民,如果我国总理真与rì本达成了这方面的合作,那是以损害东北公民利益为基础的,东北的民众必然不会同意。”秦宇微微一笑,心里却起了一丝波澜,这个段祺瑞还真是不给他省心,兴许是看到他在东北坐大,想通过rì本人对他进行一些牵制。不过上次rì军阻拦秦宇占领吉林,秦宇连rì军都敢炸,现在rì军再想在东北取得其他非法利益,秦宇哪里会让他们如愿?

    悌格斯这次来秦宇的府上,也不算全无所获。看着悌格斯离开的背影,秦守叹了口气,这场前所未有的战争随着美国的加入,其实已经分出了胜负。曾经强横一时的德国,也将陷入短暂的虚弱期。

    战败所带来的恶果,在未来几年内对德国经济将造成巨大的打击,法国为了实现其欧洲大陆最强国的地位,断然不会放过任何打击德国的机会,英国想要从战争中恢复元气,也要从德国身上收回大量的回报。意大利也不会闲着。巨额的战争赔偿将会让德国在短时间内喘不过气来。经济上的衰退,以及物资上的馈乏,对于奉天来说,将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大量与德国企业进行合作,将德国技术,教育,引进到奉天本土,可以使得奉天的技术实现跨跃式的前进。德国在高端技术上的成就,就是此时的美国也是比不上的。二战中苏联之所以那么强横,与德国方面的大量合作也分不开关系。(未完待续。)

    </p> ( 民国崛起之东北虎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9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