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27章 暴风1号

文 / 弹弹人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黑龙江,齐齐哈尔,时值寒冬,民国6年初的第一场雪还没有来,泥土地面被霜冻得跟铁块一样坚硬。

    “号外,号外,奉天第一艘万吨轮船将于今年三月下水试航。”

    “号外,吉林明chūn开修长哈马路,大量对外招工,月俸2元起,管吃管住,要求十六岁以上健壮男丁!”

    “号外,吉林省zhèng fǔyù集资在长chūn修建火力发电站一座,特向外公开招商…..”

    干冷的街道上,行人并不怎么多,卖报的青年戴着黑sè的狗皮帽,卖力的吆喝着,出声时嘴边白气直呼。

    “馒头咯,热呼呼的馒头!”

    “剪刀,钢针,洋火,卷烟…..”

    除了卖报的我,还有另外一些担货郎挑着担子走街窜巷,寒冬腊月的,卖出去一些东西也好补贴家用。

    “什么?修长哈马路月俸2元?”几个穿着黑sè长袍袄,双手交叉进左右衣袖里面的劳力听到卖报人的吆喝声,不由凑了过来。

    “张光棍,杨杆子,你们几个大字不识一箩筐,别挡我的道。”卖报人有些不耐的催促拥上来的几个劳力道。

    “俺没文化怎么了,反正刚才听到说吉林要修马路,月俸2元,还包吃包住,老子这就到吉林去。”被唤作张光棍的汉子来自山西,兄弟两人一起来关东营生,哥哥在前年东饥寒交迫,挨不住冻死了,他命硬,侥幸活了下来,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rì子,这会脸上冻得有些发青,应该是没怎么吃饱过东西了。这会梗着脖子道。

    “行了行了,我就当积点德,你个穷要饭还死要面子,沿铁路一直往东边走,到了哈尔滨,听说那边就有招工的,你赶紧卖掉点东西,换点吃的,别路上饿死了没人收尸,去迟了不招人了你可没地方去哭。”卖报的明显是嘴硬心软,提点了对方一句。

    “有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去,卖个报整天风吹雨淋的能挣几个钱?”杨杆子问道。

    “滚你的蛋,要不是我老娘病了要人照顾,我早就去哈尔滨那边了,爱去不去,当我闲得慌呢。”肖健兵挤开两人继续朝前吆喝起来。

    “卖报的,给我来一份报纸。”身后,一个仪表堂堂的中年叫住肖健兵。

    “唷,原来是马管家,这么冷的天,你老怎么亲自出来买东西了。”肖健兵一见马士维,连忙带着讨好的笑容。

    “怎么,谁规定天气冷我就不能出来了。”马士维瞪了肖健兵一眼。

    “小的嘴拙,小的嘴拙。”肖健兵打了自己的嘴巴一下,赔笑道。大帅府上的管家,自然不是他能得罪的。

    马士维不可置否的一笑,拿了报纸便朝前走,天气太冷,出门不远,也就没有骑马。

    “马管家,你回来了。”门口的卫兵打招呼道。

    “嗯,大帅还在府上吧?”马士维问道。

    “在呢,这两天一直没出门,方才有个rì本人过来下请贴,大帅也没说要过去的意思。”卫兵道。

    “知道了。”马士维点头,心里却叹了口气,提起步子继续往里走。

    “大帅,这么冷的天气还在看书呢。”进了毕桂芳的书房,一股子有点浓的碳味钻进鼻孔,胡子有些花白的毕桂芳正坐在碳盆旁,开了灯泡在看书,碳盆里还有一两个黏豆包,这会给火烘得差不多了,正散发着香味。

    “嗯,有什么事吗?”毕桂芳问道。

    “城南边侄少爷的那家当铺给一队士兵给查封了。”马士维小心翼翼地道。

    毕桂芳轻嗯了一声,仿佛这事与自己无关一般。

    “大帅。”马士维一连叫了几声。

    “你想问我怎么办?事到如今,我又能怎么办。”毕桂芳将手里的书放到一边,颇有些英雄迟暮地叹了口气,“当年大总统还在的时候,许兰洲虽然桀傲,还不至于如此肆无忌惮,现在zhōng yāng那边国务院和总统府斗得不可开交,威信全无,许兰洲瞧准了黑龙江山高皇帝远,要像赶朱庆澜一样把我赶走,我能有什么办法,百无一用是书生,百无一用是书生呢。”

    毕桂芳说起来颇为愤懑地道,许兰洲为了让他服软,已经和英顺,巴英额达成妥协,黑龙江的军事实力一致反抗于他,派一队士兵查封他亲属的产业,毕桂芳也确实是毫无办法。大帅府也是要开销的,如今他在黑龙江全无实权,薪俸虽有万把块,不过整个大帅府这么多人要吃喝,要开销,平时亲戚里面还要接济一下,这点钱也仅够开销的。不过他堂堂一省督军,连自己子侄的产业都保护不住,传出去也确实让毕桂芳汗颜之极。

    “士维看这黑龙江大帅迟早是呆不下去了,与其便宜了许兰洲,巴英额,英顺这帮豺狼,还不如便宜别人,也好替大帅出一出心头这口恶气。”马士维一咬牙道。

    “你说的是奉天的秦宇?”毕桂芳道。

    “不错,秦宇对东北图谋已久,去年入主吉林,连盘踞吉林十余年之久,势力根深蒂固的孟恩远都被赶跑了,许兰洲,英顺之流比之孟恩远亦颇有不如,如何挡得住奉天的虎狼之师。奉军攻下吉林之后,已经有大量军队进入哈尔滨,沿铁路可以直接西取齐齐哈尔,若秦宇不是对黑龙江有想法,岂会在哈尔滨大建军营?”既然说开了,马士维越说越理直气撞,“既然许兰洲等人不仁,也不能怪大帅不义,引奉军进入黑龙江,趁离开黑龙江之前,向秦宇卖个好价钱。奉天的秦宇比起许兰洲等人可要厚道多了。”

    “你说得不错,他不仁,我不义。我堂堂一省督军,竟然被欺凌到了如此地步,连黑龙江的洋人都看不起我,继续在黑龙江呆下去有什么意思,既然这样,我就豁出这把老脸也要把许兰洲几人扯下马来,不让他们好过。”毕桂芳气愤地道。

    “事情宜早不宜迟,既然大帅有所决定,不妨尽快与奉天方面取得联系,只要秦宇对黑龙江有心,必然会欣然同意。”马士维兴奋地道,毕桂芳势颓,他身为跟了毕桂芳十几年的老人,自然不岔许兰洲等人的蛮横无礼。就算没拿到太多好处,也替毕桂芳感到气愤。

    %%%%%%%%%%%%%%%%%

    “暴风机身全长5.82米,翼展8.16米,机高2.47米,全机空重431公斤,最大起飞重量667公斤。最大飞行时速176公里,续航里程2.6小时,采用依斯派诺西扎水冷发动机,发动机功率96.3千瓦,采用两挺7.62MM勃朗宁航空机关枪。机翼下可悬挂4枚11公斤炸弹。”

    “你跟我说这些不都是哑白,直接告诉我,这款飞机xìng能怎么样,跟英法列强现役的纽波物,骆驼还有SE.5等名机比起来怎么样。”这些数据秦宇听得云山雾罩,再说一口气念这么多,秦宇哪里记得住。

    当然,秦宇对于飞机并不是完全一点都不了解,为了适应这个时代最先进的武器,秦宇这段时间也恶补了不少飞行器的常识,像眼前这架被命名为暴风1型战机的家伙,略带上反角的双层机翼,其中加强支线和张线是一种相对比较坚固,但又偏向保守一点的设计,前半向是有层板蒙皮的木质半硬壳结构,后半身是木质骨架和亚麻蒙布的传统结构。

    “相对于英国的骆驼式战机来说,骆驼将近200公里的时速可以说是眼下世界上飞行速度最快的一种战机,机头的金属薄壳罩也增加了不少防护xìng能。其优异的高空xìng能与独一无二的速度,使得骆驼成为现在最强大的战机之一。一般福克完成两周飞行的时间,足够骆驼转三个圈子。不过骆驼的发动机虽然功率强大,但也附带比较大的陀螺效应,cāo控太过灵敏,使得对飞行员的驾驶技术要求十分严格,cāo作稍有不甚,极易进入危险的尾旋,容易出事故,被英国飞行员自喻为危险的骆驼。总而言之,这种战机不适合于新手驾驶,但深受一些技术高的飞行员所喜爱。”巴玉藻如是评价着英国空军现役的两大主力战力之一的骆驼。

    “相对来说暴风1的速度略低于骆驼,不过跟现在各交战国的战机比起来,绝对不能算慢,与法国现役的纽波特11速度不相上下,要高过德国现役的福克1。暴风1的两挺机枪一挺常规的安在机头,另外一挺在上层机翼中间,飞行员在需要时可以起身双手握枪扫shè前上方的目标。暴风上的速度不如骆驼,缠斗xìng能不如福克1,不过是一种整体xìng能十分平衡的战机,cāo纵xìng能也比较好,没有突出的优点,也没有明显的短板,相对于新飞行员来说更容易上手。总体上来说,与英法德现役的战机互斗起来,更多的看的是驾驶员的技术。其作用与英国空军现役两大主力战机之一的SE.5比较接近。开发出这款战机耗费了几个设计师不少心血,另外从英法弄过来的原型机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飞鹰公司那边的事就不用说了,不过咱们奉天这边的飞机制造厂不能仅仅是满足引进飞鹰公司的生产许可证,还要立足于自己设计,制造出奉天自己的战机,才是未来的长远之道。”秦宇听得点头,看得出这几的来,张顺在那边是付出了不少心血的,美国参加一战的时候没有能拿得出手的飞机和坦克,眼下全都被搞出来了,当然,美国是不缺设计和研发人才的,之所以在一战中没有衬手的家伙,主要是由于意识到的时间比较晚,而秦宇利用美国那边的人才储备,提前几年布局,又从英法俄等国搞来原型机,投入不是一般的大,能有眼下的成绩,也算是老天不负有心人。

    “大帅,这种暴风1型战机准备搞多少架出来?”一边的赵云鹏等人有些跃跃yù试,这可是东北或者说是整个民国第一架真真意义上的战斗机,战斗力比起之前的秃鹰式双炸机要强出一大截。

    “先搞一个小队的就可以了。飞机对于奉天来说还是有些奢耻的,而且民国还只有咱们奉天自己有飞机,装备那么多用于机战的暴风也没有用武之地。还是那些秃鹰要实用一些。”秦宇道,二战时期侵华rì军大多觉得轰炸机更好用,也是因为差不多的情况,整个民国的航空力量在rì军航空兵团的打击下损失惨得,轰炸机对步兵的杀伤力也远比战斗机的来得要大。

    巴玉藻,王助等几个飞机设计师暗中一笑,赵云鹏这些飞行员不清楚,不过他们在飞鹰呆过一段时间,那个时候飞鹰公司还未从联合军火公司内dú lì出去,飞鹰开发出来最先进的轰炸机,战斗机都能第一时间运到奉天来,尤其是在之前鞍山车站事件那种极为关键的时候。张顺他们敢是见过的,中间的蹊跷只要不伤便能想象得到必然有些密切的关联。只是这些赵云鹏等人自然不会清楚,飞机售价是高可要说造价,比售价可便宜了一半都不止。

    只是联合军火公司跟奉天的关系到底密切到什么程度,巴玉藻,王助,马天豪等人就不太了解了。

    “才一个小队啊。”赵云鹏等飞行员大失所望,见过秦宇一两次,知道秦宇私底下是比较好相处的人,赵云鹏几个胆子大点的也放得比较开。

    “有得开就不错了,还嫌少,你们说,除了奉天,你们去哪里可以看到这么多飞机?”秦宇笑道。

    “这倒是,教练机,战机,还有几个轰炸机小队,加起来有五十多架飞机了。”杜保铭等人点头,奉天能拥有这种规模的机群实在是一个异数。

    “后面航校要从军队里面分离出去,你们要尽快其他的飞行员出来,这飞机除了做军事用,也可以作为民用。作民用和作军用的迟早都是要分开的。”秦宇道,“怎么搞你们也讨论一下,后面交个方案给我。”

    “大帅,那我们可就试机去了。”赵云鹏第一个道。

    “去吧,飞机都开回去。”秦宇点头,顿时赵云鹏,杜保铭,何应东等人欢呼雀跃不已,径直向几架组装好的暴风1型战机跑去。

    “大帅,工厂的机械什么时候到,我们在这边只是组装飞机,设计出来的图纸也没办法去实验,手可痒得紧。”马天豪道,跟那些热切的飞行员不一样,造出飞机才是他们的工作。

    “大概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到了。”发动机的问题一直是大问题,不管是对于汽车还是飞机,就算此时在美国那边有不少留学生都在该科目下功苦读,但要形成自己的研制开发力量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暂时的奉天只能自造小马力的发动机,xìng能好,马力大一些的,只能依靠引进生产许可证。

    “好,立足于自造,能自造发动机,对于汽车和飞机领域,都是一个巨大的飞跃。”马天豪,巴玉藻等人振奋地道,虽然国内此时政局紊乱,不过呆在奉天,他们却能感受到一股蓬勃向上的生机和动力。

    “现在雨帅在教育以及实力上的投资这么大,比起军费还要高,这在整个民国来说,简直是一件奇迹。听说吉林孟恩远南下běi jīng的时候,带走的家什,以及财产不下千万元,但是整个吉林的百姓却穷得要命,每到冬天,饿死病死的人成千上万,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呢。”看着秦宇离开的背影,王助崇敬而又有些感慨地道。

    “你这比方有些不伦不类,要说家产,孟恩远和雨帅比起来,差了几条街都不止,难不成雨帅也中饱私囊了不成?”王孝丰道。

    王助听了一笑,“我自然不是那个意思,有句话讲得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雨帅身家数以千万计,但这些钱财都是以前合法经营所得,单是本溪,洮南养活的工人已经超过十万。雨帅自己的钢铁厂应缴纳的税赋分毫不差,不说别的,单是这次雨帅同意省zhèng fǔ其他商人一起进入本溪开采铁矿,这份胸襟和气度,恐怕普天之下,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

    “这还不止,雨帅创办的华兴银行很早就和rì本人的正金银行对上了,到现在为止,差不多将正金洋行的势力挤出奉天,华兴银行每年提供给奉天工厂的贷款数以千万计,为扶助奉天实业的发展志到的作用比刚成立不久的奉天银行还要大呢。”马天豪作为土生土长的奉天了,其舅父又在华兴银行里面担任分部经理,因此才对这件事知道得比常人要多。“我舅父听说宇帅打算个人出资,计划再在奉天城建立一所规模不下于奉天工大的大学,宇帅的钱都是来自实业投资,并且赚得的钱财也为奉天民众做了不少好事,跟那些为富不仁的人完全是不一样的。”

    “说得是呢,赚得到钱那是本事,其他督军只会依靠自己的权力大肆圈地,霸占农田,或者是商号。而雨帅的产业全部都是来自实业投资,对于奉天的经济发展都是有好处的,不仅没有挤占zhèng fǔ的资源,反而来拉动了大量的就业人口,这些与其他督军是有本质差别的。”王助等人深以为然的点头道。(未完待续。)

    </p> ( 民国崛起之东北虎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9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