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4章路矿学府和医学院

文 / 弹弹人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只有吸收更多的科学家在这里定居,才能使得奉天实现经济,工业上的双重腾飞。 而吸引那些学者,除了好的机会外, 生活环境也是十分重要的因素。

    “谢谢秦师长, 我一定会去长昭湖游玩一番的。”叶利琳娜点头一笑, 格外的风情。

    秦宇背着手走进恰萨耶夫的住处, “子爵先生, 看到你现在恢复得越来越快,真是让的高兴。”

    “秦师长, 你来了。”

    此时恰萨耶夫脸上看上去仍然有几分烦躁,看到秦宇时也有几分不耐。

    这家伙莫不是吗啡上瘾了, 之前中了枪, 动完手术后那种痛楚显然不是这个纨绔子弟能受得了的, 用些止痛剂无可厚非, 只是吗啡这玩意很容易便上隐, 你能指望一个吸毒的人情绪有多稳定?

    “子爵先生, 说起来,都是rì本人喜欢惹事, 要不然也不会你我两个人都受伤, 这笔账还得记在rì本人头上, 以后找机会要回来便是了。” 秦宇笑道。

    “不错, 那帮黄皮猴子, 仗着以前在远东打了一场胜仗, 越发嚣张跋扈, 我一定会让他们加倍偿还的。 若不是我沙俄帝国在俄欧本土无暇分身,又岂会让他们如此猖狂。”

    说到rì本人,恰萨耶夫便咬牙切齿, 没注意黄皮猴子这个词已经让秦宇眼皮子一跳。

    “子爵先生, 现在西欧的局势很紧张?” 秦宇问道。

    “嗯,自从巴尔干战争之后, 隐藏在交战国幕后的列强都更加敌对, 现在我国都在大举进行扩…” 说到这里, 恰萨耶夫语气一顿,“秦师长,你不会是来探我口风的吧。”

    “ 有一点吧,不过我就算知道些什么,也没办法影响到战事, 毕竟隔了这么远, 我所关心的是财富, 每次爆发战争,总是会有一部分人得到大量的财富, 或许子爵先生跟我便是其中的一个。” 秦宇诱惑地道。

    “哦? 秦师长有什么办法?”恰萨耶夫顿时来了些兴趣。

    “最暴利的当然是军火,不过眼下我还没有实力经营这类东西,奉天也造不出来。 伴随着战争的暴发,跑海上运输同样也是十分赚钱的行业, 欧洲必然会有海战, 以子爵先生在沙俄的影响力,一定能运用权力, 强行低价收购一些民用货轮, 用来改造成战舰, 或者是辅助舰之类的, 然后再用高一点的价格处理掉, 或者我通过美国那边的关系,换一张旗帜, 它就变成了私人财产, 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利益。”

    倪辑廷比起眼前这个纨绔肯定更有能力,不过恰萨耶夫越是纨绔, 便越是贪婪,沙俄**的政治环境, 以前恰萨耶夫能做为沙俄权臣拉斯普京极为亲近的侄子, 也能在**的大路上比倪辑廷走得更远。

    所谓的货轮,不过是一个引子而已, 只要恰萨耶夫肯上钩,后面无疑会有更多的业务。

    “是吗? 这个倒是可行。” 恰萨耶夫眼睛一亮, 沙俄生产的东西本来比起英德就要便宜, 这两年得罪了拉斯普京的人,就算是皇族,地位也很难保得住。 可以说罗曼诺夫王朝的崩塌, 拉斯普金居功甚伟。 罢免一些官员的职位,查处家产,对于拉斯普金更是得心应手,龙交龙,凤交凤,老鼠的朋友会打洞, 聚集在拉斯普金身边的,也很有一批jiān臣贼子,阿谀奉承, 卖乖讨好。 以恰萨耶夫的地位, 弄几船货轮又算得了什么。

    “那就这样说定了, 到时候恰萨耶夫子爵不管是想要出售船只,还是亲自参与货运, 都由子爵先生做主。”

    同恰萨耶夫商量了一阵, 恰萨耶夫的毒瘾又犯了, 在恰萨耶夫快有些不耐的时候,秦宇告辞离开, 这个贪婪的家伙还沾了毒, 真是不可救药了, 或许海洛*英可以从他身上挖出更多的价值,沙俄的版图做为世界第一的庞大帝国,其底蕴没有见过的人根本难以揣度, 这个腐配帝国的崩塌,必然伴随着着惊人财富的重新分配, 能从中挖掘出来多少,便要看猎人的本事。 离开恰萨耶夫豪宅时,秦宇嘴角神秘的跷起, 这个有些犯二的子爵,将会成为他撬动一座庞大金山的杠杆。

    “停!”回府时, 闻到路边摊上卖臭豆腐的那股味道, 让原本肚子有点饿的秦宇食yù大动, 秦宇平时每天坚持锻炼, 身体结实,食yù十分不错。

    “师座, 你要是想吃, 卑职让小贩包好了带回去?” 王玉海试探着道, 以如今秦宇的身份, 在路边摊上吃东西,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带回去路上那么远,就不是那个味了。” 秦宇已经下马,jǐng卫立即散落开去, 四周戒备。

    “ 你到那边的面馆借张桌子, 咱们摆远一点,免得耽误了人家经营。 还有那边卖卤豆腐和茶叶蛋的, 你也去搞点过来, 吃晚饭还早,我先对付一下。”

    王玉海听命,揣着兜里的几个银号子,带两个人便过去了。

    秦宇坐在长木条凳上吃着这种路边摊上的小吃, 十分开胃,这个年代的小吃,没有任何添加剂。吃惯了后世食品的秦宇感觉穿越过来的最大福利,便是这个时代的美食。 只是这权力越来越大,倒没有了以前的那般随便惬意。有得必有失, 如果把这摆摊的小贩请过去专门给自己做,又失去了那种在街边寻觅到美食的喜悦。 人真是种复杂的动物。

    “驾!”

    “驾!” 一队士兵护卫着一个年轻将官在街道上轻驰,战马神骏, jǐng卫甚多。

    “师座, 这是从洮南过来的骑兵, 是杨旅长。”王玉海看向远处有些熟悉的人,向秦宇道。

    “杨兴?” 算时间, 也确实差不多到奉天城了, 到此时,东面的外蒙叛军已经被彻底清剿完, 中路,西路在纷至沓来的北洋军前吃亏的次数开始增多, 死伤也越来越大。 洮南西边局势彻底平静下来, 杨兴也接到了秦宇的调令, 就任奉天第二混成旅的旅长。

    这家伙打了场胜仗排场倒是越来越大了。 秦宇用筷子夹了块卤豆腐塞进嘴里, 散发着香味的卤汗在嘴里化开, 本来不错的味道此时也感觉不到了, 因为剿灭叛军有功, 袁世凯将杨兴的军衔提升了一级, 原本的少将旅长,此时变成了中将。另外还给骑兵旅发了一笔10万元的资金。 奖金没什么, 不过杨兴晋升到中将,在军衔上就跟自己是同一个水准。 袁世凯也没安什么好心, 杨兴一时也不会有什么,不过难保以后不会有什么小心思。

    老袁的手腕还真不简单呢, 不过老袁要是觉得这点小手段便能有什么效果, 那便太小看他了, 整个奉天的军队, 除了冯麟阁那一支,都还在秦宇的绝对掌握之下, 并不仅仅是因为杨兴以前是他的部下。 骑兵旅, 两个步兵混成旅大量军官都由秦宇直接提拔不说,军费,军械都由秦宇的手出去, 从军校出去的学生将会逐渐成为基层军官, 这样还没办法彻底控制一支军队, 秦宇不如自己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几毛钱的东西吃进肚里,便有了个四分饱, 这还是秦宇饭量大, 大洋在奉天是很坚挺的。抹了下嘴, 在四周摊贬惊疑不定的眼神中, 秦宇带着jǐng卫直接离去。

    “嘿,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官吃咱们这种路边摊呢。 单是jǐng卫就跟了几十人。”

    “是啊,派头这么大, 就是奉天城市场出行,身边也同几个人。 怕不是部队里面的将军。”

    摊贩们议论纷纷。秦军已经将肩章摘下来,再加上平时露面也少,能从面像上认出秦宇来的人并不多。

    民国二年末, 天气逐渐转冷,北风呼啸,对于民国大举称讼平息外蒙叛军的事, 奉天普通民众没有太多的感触, 因为外蒙叛军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生活, 在洮南城外就被一战而灭, 之后的生活平平静静。 关内的葵丑之役, 距离奉天民众也十分遥远, 至于开始袭卷关内各省的暴民白狼,也只能成为奉天民众的普通谈资。

    一身军大衣的于学忠脚上蹬着厚实的毛靴, 从酒楼里出来, 奉军管得确实是严,平时在军营面饮酒,赌博, 抽大烟全部被禁了,只有偶尔放假的时候, 才能抽得空子和三五个战友出来慰劳一下肚子。

    “哈哈, 孝侯,不错, 在奉军里面都升做士官了, 你这官升得也特快了些。” 看到于学忠的士官肩章, 刘虎擂了于学忠一拳。

    “都是长官的栽陪。” 于学忠呵呵一笑, 自己那个表哥原本是想跟刘虎一起去关内贩货的, 后来回热河取东西的时候, 听说上面的团副足疾回家养病,多了个空缺,便起了心思去捞这个位置, 没想到事还真成了。

    “你那表哥也是好运, 竟然成了团副, 你这出来在奉军里面从头做起, 怎么不跟你表哥,他现在好歹是个团副, 过了营级那道坎, 以后升官也顺利些, 你怎么不继续跟着你表哥?” 刘虎问道。

    “热河那边的军队军纪太松散了, 以前没呆在奉军还不觉得, 来了小半年, 我发现来奉军才是正确的。” 于学忠没将他在新军训练营表现优异, 将被录取为奉天军校第二期学员, 进入军校, 只要以后表现不是太平庸,等于是走上了一条平坦的晋升之路。

    “ 你这脾气要是呆在热河那边, 迟早给那些军油子磨平了,呆在奉天, 还真可能有番作为。” 刘虎发自内心地道,“ 以前觉得天下的乌鸦一般黑, 哪里的兵不一样, 这两年走南闯北,见识多了, 还真觉得这奉军难能可贵, 张辫子打进南京城,比起**那帮乱党还要过分, 烧杀jiān*yin。 这事我还没听奉军干过。”

    “ 奉军的军纪确实抓得严,不说烧杀jiānyin了, 在军营里面赌博, 抽大烟都是要被开除的。” 于学忠笑道。

    “啧啧,那确实是太严了一些, 比起大总统以前招新军的时候也差不了多少了。” 刘虎咂舌道,“ 你们待遇怎么样? 看你这身行头,应该是差不了吧, 比起以前在热河穿得跟叫花子一样可强多了。”

    “虽然管得严一点,不过军晌上从来没有拖欠过, 每个月都是实打实的领, 经常还能开开荦, 有个把鸡蛋之类的, 一天三顿,还管饱。 军服也是上面发的, 冬装,夏装, 军鞋也是配套的。 在后勤方面比较完备。”

    “啧啧,看你的派头, zhōng yāng军也不过如此了, 这么好的条件, 军纪又严,怪不得奉军这么能打, 现在吉黑两省没有能拿得出手的战绩, 热河,察哈尔那边就算了, 不止关外, 就连关内,也一致认为奉军是关外最强军。 老你呆在奉军, 老哥看好你。” 刘虎拍了拍于学忠的肩膀。

    “ 虎哥这段时间生意做得怎么样?” 于学忠问道。

    “别提了, 老哥我跑了关内不少地方,现在乱成一片,出了个叫白狼的巨匪, zhèng fǔ军围追堵截也不济事, 好几个老熟客避难去了, 哪有心思做生意,有个生意上的朋友就是死在了白狼的人手里。 关内不少人饿肚子的饿肚子,造反的造反, 可不像奉天这边, 这两年连胡子都快绝了迹。 说到底, 还是奉军能办事。”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亲身经历了关内的惊险, 刘虎也越发觉得 奉天这边的太平, 在此时的时局下有多不容易。“我以后也懒得折腾了,就呆在奉天做点小生意, 再往关内跑几趟, 未必趟 趟都有好运气, 做点小本生意, 在奉天也呆得安心些。”

    “老家那边境况怎么样?” 于学忠问道。

    “能怎么样, 那姓张的县官贪脏枉法不说, 碰巧这两年收成又不怎么好,我把一些村里想出来的都弄到奉天来营生了, 也算给家里降低了点口粮上的负担。” 刘虎叹了口气。

    听到老家的境况,于学忠也有些无言。暂时也没更好的办法了。

    “张叔, 又来给儿子送吃的啊。” 两人边走边说, 看到一个提着小篮的大叔, 于学忠笑着打招呼, 听说听说张忠清是个兽医, 第二混成旅里军官, 侦察兵, 驮马出了问题都是张忠清给看的。 于学忠认识。 和战友来过几次茶楼,碰巧碰上的。

    “是啊, 我这儿子早产,打小身体弱, 得多补补, 这不, 家里熬了点鸡汤,便让送过来。 我儿子考进了这路矿学堂,以后是要有大出息的。”

    说到自己的儿子, 张忠清一脸的自豪,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此时还未彻底从民众心里退去, 张忠清打听说, 那些负责修桥铺路工程的工程师, 设计师,一个月的薪俸能达到惊人的几十个大洋。他在军队里面当兽医已经算是不错了, 可几十个大洋,那么大一笔数字,还是读书人, 让张忠清这个伺候畜牲的人觉得格外涨脸, 逢人总喜欢拿自己的儿子说道说道。 对此于学忠也见怪不怪了。

    “这路矿学堂是做什么的?”刘虎忍不住问道。

    “ 你是新来奉天城的吧, 这路矿学堂是师座亲自出资设立的,今年下半年才开学, 单是建设学校听说就用了几十万块, 成绩最好的,师座还出资送到洋人的国家去留洋深造, 学成的师座都是要有大用的。”张忠清呵呵道。

    “ 这奉天偌大的场面,还真被秦师长一个人给撑起来了啊。” 刘虎听得心里感慨,“ 其他地方当官的, 敛财还来不及,平时出门充充门面也就拿个几千百把块捐给学校, 哪里像秦师长这样,出手便是几十万建一所学校。”

    “可不是, 每年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呢,以前也是兵荒马乱的,要不是师座,连肚子平时都填不饱,哪来眼前的好rì子。 我那嫁到浑河岸边的几个妹妹,前些年常常因为发大水淹了庄稼, 常常欠收, 加租子都交不起, rì子过得可不是一般的难, 自从师座来了奉天城之后,就四处修路, 修水坝, 不仅解决了那边的水患,还多出了不少良田, 说起来,我这一家子人可都是因为师座才能有今rì的。”

    从清末时起,张忠清便是军队里的兽医, 以前没地位,一点薪俸也仅供糊口,现在他在军队里好歹也算个技术人员, 收入比以前高了不少,儿子又进了秦宇设立的学校, 以他的收入供家里平时花销,再提供儿子的学费本来是有些不够的,不过考入路矿学堂的学生可以自己申请助学金贷款。 这个年头读书能读出来的大多都是有大出息的, 只要毕业, 还那点低息贷款算不了多大的事。 眼见得家里情况越来越好, 张忠清自然对秦宇打心底的拥护。

    “ 等张叔的儿子毕业了, 以后就要在家享清福了。” 于学忠笑道。

    “是啊, 前面还有一家学医学校, 也是师座创办的,教出来的学生也是顶个儿厉害, 以后我这把老骨头就算想多动几年,怕是不能再给师座办事了。”说到这里, 张忠清语气有些失落。 民国老百姓很纯朴,谁对他们好,他们就对谁掏心窝子。

    </p> ( 民国崛起之东北虎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9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