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点天灯(完)

文 / 贺坚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p>

    他们簇拥着,互相依靠着,手臂挽着手臂,沉重的盾牌用绳子拴住挂在脖子上,这是他们唯一的防护,他们走的很慢,方向向北而且非常的坚决,宋军明明知道这样的一群人对自己构不成多大的威胁,但是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将大部分的注yì 力放在这群人身上,因为这群人的行为让人难以理解。wWw。siluKe。infO

    已经走进了弩箭的射程里,却没有弩箭射出来,郎坦大怒,一脚把身边的传令兵踹了一个跟头怒吼道:“弩箭准备,射击!”

    下达完命令,他手里的弩箭就已经射了出去,准què 的钉在其中身形最高大的西夏人的额头,眼看着那个人倒在地上,身后才传来络绎不绝的弩弓的鸣响声。

    李清怒吼一声,把自己的身体斜着挂在战马的侧面躲避箭矢,一柄短刀插在战马的屁股上,那匹战马嘴里吐着白沫,疯狂的从哪些炮灰伤兵的身后钻了出来,他不想活了,也不指望活着了,只想冲到宋军战阵中勇敢的战死,为自己的统帅和家人争取一线生机。

    步行的都是重伤的士兵,轻伤的军士都找到了一匹马,身上穿着自己能穿上的所有铠甲,挺着马槊僵尸一般的向前冲锋……蹄声如雷!

    与此同时张陟也带着军卒向南面发起了攻击,这一次张陟没有在前面领队,而是被部将夹杂在人群里,他们抛弃了所有的辎重,只求快速的离开。

    自古以来突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无数的英雄都毁在突围这件事情上了,项羽那样的盖世英雄,还不是落得一个自刎乌江的下场。

    “宜将剩勇追穷寇!对落水狗要狠要无情,否则的话他即使不咬你一口,也会溅你一身的泥水,现在多杀一个西夏人,将来我们进攻西夏的时候就会少一个敌人。这时候看起来可怜,他将我们大宋的百姓往磨眼里塞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有有今天?杀,给老子狠狠地杀!一个不留!”

    云峥一身的血迹,再配上他凶狠的神态。让人不寒而栗。

    郎坦是一个标准的民族主义者。他对外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总认为死掉的西夏人才是好西夏人,至于姜哲,他和西夏人有灭族的仇恨。想要他对西夏人留情根本就是妄想。这两个人眼睛里冒着疯狂的火焰。一个不duàn 地向李清发射弩箭,一个疯狂的在南边张陟撤退的地方布下一道道的拦截防线,至于少年军正在梁楫和彭九的指挥下正在漫山遍野的追杀那些漏网之鱼。

    李常气喘吁吁的带着后队赶来。抓住云峥上下瞅了两眼,发现这个人没事,身上的血迹都是别人的,这才搓着手站在主将的身边,青衫飘飘大有文士风流之态。

    瞅着西夏人不duàn 地倒伏在弩箭和火药弹之下,李常手捋长须笑道:“大帅,这就是所谓的兵败如山倒吧!”

    云峥笑道:“现在还不算,张陟依旧牢牢地控制着队伍,如今最多只能叫做狗急跳墙!只要我们打折狗腿,那时候才会尘埃落定。”

    李常忽然回首看着云峥道:“你临上战场之时说的那番话是你故意说的吧?”

    云峥摇头道:“不是,战场上的形势千变万化,能把一个将军弄死的意外因素很多,掉下战马都会摔断脖子而死,所以啊,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李常认真的对云峥说:“这样就好,既然你说的都是肺腑之言,我也告诉你一件事,你给我带来了一场大功劳,所以你打掉我牙齿的事情,我就算是忘记了。”

    云峥拍拍李常的铠甲,命人找来两把椅子,和李常一起坐在山包上看张陟如何突围。

    李清的胸背上订满了箭矢,好在身上穿的甲胄很厚,这才保住性命不失,但是出发前的一千余人,如今只有几十人随着他冲上了山坡,看着刺猬一样的李清,郎坦狞笑着扔掉手里的弩弓,从地上拔起自己插在那里的长刀,快走两步凌空跃起凶狠的对着李清的脑袋就劈了下来。

    李清双手举刀迎了上去,仓啷一声响两柄战刀已经死死地咬在一起,李清的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却依旧保持着自己抵抗的架势。

    郎坦见刀子咬在在李清的刀子上一时拔不下来,顺手撤刀,手在后背一抹一把硕大的连枷就被他握在手里,李清见势不妙,也扔掉刀子身子往前一拱就钻进了郎坦的怀里死命的将郎坦往人群里顶,直到这个时候他心中想的依旧是多拖住一些敌人,好让张陟离开。

    郎坦的连枷重重的击打在李清的腰背上,连枷飞锤上的尖刺将他的腰背刺得血肉模糊,在挨了三锤子之后,李清终于松开了搂着郎坦腰部的双手,软软的倒在地上,努lì的翻过身子贪婪的看着蓝色的天空自言自语的道:“我尽力了!”然hòu 就吐出大口的血……

    郎坦如同豹子一般轻盈的走在战场上,手里的连枷接连飞起,在轰爆了三颗头颅之后,这才满意的扫视一下战场,带领着部下继续向正在激战的南边压了过去。

    张陟此时顾不上李清,由于是仰攻,战马的速度总是起不来,眼见围拢过来的宋军越来越多,怒吼一声,一个射雕手一箭三发射倒了挡在前面路上的宋军,撕扯掉身上的皮甲,提起一对宣花斧头从战马上窜下来挥舞着就向前面砍杀,像他这样做的并不止他一个,那些悍卒中不乏铁鹞子这样的恐怖存在,简单的兵刃在他们的手中发挥出恐怖的威力,短短时间,在这些悍卒的强攻下,张陟的大军已经攻破了三道宋军防线,眼看就要透阵而出。

    不过他们的好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随着弩阵和弩炮群的到来。西夏人发出阵阵的哀嚎,冲击的更加的猛烈,随着密集的箭雨和冲天的火光以及密集的爆炸声,武qì 的犀利将西夏人单兵的悍勇完全抵消掉了,姜哲命令自己的部下和张陟拉开距离拒绝和他短兵相接。

    五千人的队伍从密集逐渐变得稀疏,那些勇敢的西夏军卒大部分都已经倒在了前进的路上,他们总以为低矮的连绵不duàn 的丘陵地带是骑兵的福地,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样,宋军步兵因为拥有了远距离的杀伤性武qì ,骑兵想要快捷如风的在丘陵地带穿行已经非常的艰难了。

    四面八方都有弩箭或者火药弹射过来。四面八方都有宋军涌出来。不管西夏军如何的奋勇作战突破一道又一道的防线,他们的面前总是能出现更多的宋军这样的感觉让人何其的失望。

    张陟手中的宝刀已经成了锯齿一样的东西,他顺手抛掉这把追随了他几乎一生的宝刀,抽出精钢短矛反手刺进了一个准备偷袭自己的宋军的肩膀上。大叫一声竟然将那个军卒挑了起来。想要顺势扔出去。没想到那个肩膀已经被刺穿的宋军竟然死死地抱着这支短矛,张陟无法,只好连人带枪一起扔了出去。那个几乎死掉的宋军,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嘴里吐着血却抓着张陟的短矛乌拉乌拉的向其他的宋军炫耀自己的战功!

    这还是以前那种一击即溃的宋军吗?他们悍勇而有理智,尤其是小阵形的配合并不输给西夏军人,短时间里拼一个不分胜负还是可行的,可是宋军太多了,他们就像是一个旋转地车轮,不同的小队总是轮换着和面前的敌军交战,一旦已经疲惫不堪的西夏人露出一个破绽,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抓住漏洞一拥而上用自己的兵刃将西夏人剁成肉泥。

    终于再次突破了一道防线,张陟骑着汗血马站在山包顶上,身边只有不足三百人还围绕在自己的身边,丘陵地带里还有无数的厮杀正在进行,宋军用丘陵地带巧妙地将西夏人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有些地方的厮杀声渐jiàn 平息了,张陟知道那是自己的部下再一次被人家消灭了。

    看到一队宋军长矛上挑着西夏人的首级喜气洋洋的向自己围拢过来,张陟心中的悲意竟然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扯掉自己已经宋军挠钩挂的破破烂烂的甲胄,仰天咆哮一声就向距离自己最近出的战团冲杀过去,他对自己能否活着离开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既然都是死,不如和自己的部下一起快快活活的战死。

    汗血马长嘶一声竟然一下子就从山包上跳跃了下来,落在宋军的军阵里,一个躲避不及的宋军被马蹄子踏的肠破肚流,失去了侥幸心理的张陟终于显露出自己早就失去的悍勇的一面。

    左手长刀,右手短矛在宋军战阵里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转过一个山包,他看见十几个西夏军正在背靠背围成一个圆圈和宋军苦苦的战斗,一个年轻的西夏军没能挡住一柄砍过来的斩马刀,一支如同毒蛇一般的长枪就从他的肋下钻了进qù ,带着倒钩的长矛在往回抽的时候生生的将那个年轻的西夏人从元阵里拽了出来,他手足无措的想要弄掉那杆刺进自己肋下的长枪,却无能为力,唯有死死地拿手抠着一丛青草,不想让自己被宋军拖走……

    一柄长刀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个偷袭自己的宋军的人头忽然冲天飞起,然hòu 他就看见自己**着上身,浑身冒血的主将。

    “将军,带我回家,我娘在等我……”

    张陟的鼻子一酸,从汗血马上跳了下来,将那个奄奄一息的少年扶上战马,朝着正在山头喝茶看战事的云峥大吼道:“云峥,老夫保证不自杀,请你放过这个孩子!”

    已经洗漱干净的云峥优雅的放下手中的白瓷杯笑道:“你是死是活并不重要,我只想把你吃进肚子里的大宋百姓的油脂生生的炼出来,然hòu 做成长明灯放在被你屠戮的地方还债”(未完待续……)

    </p>

    </p> ( 大宋的智慧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