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春风里,阳光下 第六章 人和狼

文 / 贺坚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readx;

    草根泛白,春天已经无可争辩的到来了。

    已经饥饿了一个冬天的狼群,终于汇聚成群,从藏身的石山上空群出动,远处传来的腐肉气息,已经让空荡荡的胃囊越发的空洞。

    冬日里长出来的厚厚长毛还没有褪去,即便是如此也掩饰不住它们瘦骨嶙峋的躯体。

    巨大的狼王在石山上昂首长啸,它的声音久久的在山谷间回荡,只要出了眼前的山谷,平坦的草原就在眼前了。

    每年春天的时候,狼王就会带着庞大的狼群从山里出发,向草原进军,经过漫长冬天的肆虐之后,草原上倒毙着无数的牛羊,这是自然法则淘汰的结果,就等着它们去清理。

    今年的腐肉气息比往年浓厚的太多了,冬日里两场恐怖的大雪封锁了草原,即便是最彪悍的独狼,也没有办法冒着湮没自己身体的厚厚雪层去草原觅食。

    冰雪消融之后,被大雪覆盖的牛羊或者别的什么动物的尸体都会暴露在阳光之下,随着气候转暖,消融的各种尸体都是狼群的美食。

    狼王粗大的四肢踩着沙土轻盈的向草原深处狂奔,敏锐的嗅觉告诉它,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有非常多的食物在等候自己。

    一个冬天过去之后,委哥宁令的斑白的头发已经全白了,他的头发就那样狂野的披散着,顶着风狂奔的战马让他的头发如同一朵小小的白云一般在风中摇曳。

    在他的身后是两千余雄壮的西夏骑兵,这些人也没有戴头盔,每个人都披头散发,如同委哥宁令一样,他们顶门上的头皮青嘘嘘的,只有周边的头发浓密的就像是狮子的鬃毛。

    很久很久以前,党项人就是这样的,他们的身上见不到丝帛,只有皮毛,委哥宁令认为就是那些丝帛让勇猛无敌的西夏猛士变成了懦弱的鹌鹑。经过一个冬天的残酷整军,剩余的两千余西夏猛士,全部都恢复了最好的状态。

    这些人的平均岁数已经快四十岁了,但是这个年纪的战士。恰恰是西夏军中的中坚力量。

    无论是军纪,还是武技,亦或是作战的意识,都是上上之选,他们既有少年人的勇猛。也不缺乏老人的睿智。

    现在,他们已经不把自己当做人了,而是当做狼一样的对待。

    春天的时候正是狼群空群出动的时候,于是委哥宁令就带着这支硕大的狼群在杀光宁边城所有的奴隶之后,也带着干粮出动了。

    他们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庇护所,也不在乎自己能否在草原上找到足够多的粮食,他们甚至不在乎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既然狼群不考虑这些,自己当然也就没有必要考虑这些。

    云峥正在东方和辽国激战,没藏讹庞正在北方与耶律信交战,不论是云峥还是没藏讹庞。这个时候都没有什么精力来对付自己,或者说这两个人都没有把自己这区区两千人放在眼里。

    想起这件事委哥宁令的心就像是被刀子捅一般的难受,金枝玉叶的委哥宁令,何时被别人这样小觑过?

    自己的父兄是何等的英雄,谁能想到堂堂的隗明家族竟然沦落到了如此地步。

    委哥宁令去了河曲城,也去了雁门关,甚至还去过西京,他万万没有想到,只不过一个冬天的时间,宋人竟然到处都是。站在高坡上,他甚至看到无数的宋人正在军队的掩护之下辛勤的耕作,大片大片的荒芜土地正在被耕牛拖拉的犁头一一的破开,无数已经荒废不见踪影的水渠如今也重新出现在荒原上。

    他刚刚出现。护卫流民的宋军就发现了他的踪迹,他们毫不犹豫的吹响了号角,流民们迅速的进入了城池,紧接着就有宋人骑兵举着三角旗子凶猛的向自己扑过来。

    百十个宋军委哥宁令并不在意,即便是那些宋军有那种叫做火药弹的武器他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此起彼伏的号角声。他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被其中的一支宋军拖住,马上就会有无数的宋军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他实在是不想面对装备有火药弹的宋军。

    这些天他已经捉了不下十个落单的宋军,也缴获了一些火药弹,并且从宋军的嘴巴里知道了这些火药弹的使用方法。

    但是如何制造这种火药弹,他亲自把宋军的肠子从肚子里扯出来,那些宋军给出的答案也是不知道。

    委哥宁令非常的想给自己剩余的这点兄弟装备上充足的火药弹,以及宋军那种用起来非常简单的弩弓,只可惜,那些东西都在宋军最精锐的军卒手中,一般的厢军根本就没有装备。

    委哥宁林对云峥的人头渴慕已久,午夜梦回之时,总有一个青衣儒衫的宋人朝自己轻笑,就像是在发出人世间最冷酷的嘲弄。

    他不认识云峥,更不知道云峥长得什么样子,他只知道云峥的相貌娟秀如女子……这是没藏讹庞对云峥相貌的形容。

    狼群就在脚下的山谷里吞噬着尸骸,谁能想到这个不大的山谷里竟然藏了这么多的辽人,他们宁愿在山谷里活活的饿死或者吃死去的辽人的肉,也不敢走上草原去寻找一条出路。

    这是一群被吓破了胆子的人,他们不再是战士了,而是一群没有丝毫用处的废物。

    那些侥幸活下来的辽国溃兵将狼群当做了食物,而那些恶狼也把溃兵当做了可以吞噬的食物,于是一场食物和食物之间的战斗轰轰烈烈的在低矮的山谷上演了。

    委哥宁令站在山谷的顶端,冷冷的看着野狼和溃兵之间的战斗,在他看来,只有最后存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让自己给他食物和武器。

    云峥那封信的内容在有心人的散播之下,已经传遍了草原,即便是以为没藏讹庞去了达尕海子的委哥宁令,也在听到云峥的判断之后恍然大悟,相比没藏讹庞贪图达尕海子的宝藏,掳掠辽国人口向西方迁徙更加的符合西夏的利益和没藏讹庞这个枭雄的身份。

    于是委哥宁令也在黑夜中看到了一盏明灯,他自己也可以这样干,只要迅速的收拢了辽军在草原上的溃兵,重新建立一支自己的队伍完全可行,因此,他放弃了向云峥决死复仇的计划,开始在草原上收拢所有他能够看得上的猛士,加入自己的队伍。

    “将军,这些溃兵抵抗不了多久的,剩下的辽人看起来都算是好汉,要不要救下来?”

    委哥宁令摇摇头道:“不必,我们只要最好的,一个地方收拢溃兵,人数不宜超过三十人!以后这条原则一定要进行到底。”

    随从的副将认真的点点头,大帅说的一点都不错,这些人很难和自己是一条心,要是造成客军压主的局面就糟糕了。

    希拉木伦的喉咙里发出了狼一样的低嚎,已经出现了裂纹的木盾被他背在身上,手里的尖刺呼啸着从肋下穿了过去,一头灰色的苍狼正趴在他的盾牌上,尖锐的爪子将盾牌挠的吱吱作响,尖刺从盾牌的底下穿过,突兀的钻进了苍狼的腰腹,希拉木伦用力的往下一拉,苍狼的内脏就掉了出来,它无力的嚎叫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残酷的战争已经把希拉木伦身上所有残存的青涩都褪去了,剩下的只有对回家的思念和执着。

    自己认识的所有人都死了,从西京突围的时候,希拉木伦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一颗火药弹曾经冒着火花就掉在他的头上,被木盾挡了一下之后就不知道弹去那里了。

    一支弩箭呼啸着从天空落下来,希拉木伦看得很清楚,已经脱力的自己没有半点力气躲开这支弩箭了,谁知道弩箭就要落下来的时候,却被一个急于逃命从自己身体上踩过去的家伙承受了。

    他之所以能跑出来还没有被累死,唯一的原因就是有一匹受惊的战马路过自己身边,马上的骑士早就不见踪影,马镫上还挂着半只脚掌,他抓住了那个挂着脚掌的马镫,被发狂的战马在雪地上拖拽着离开了那个血肉磨坊。

    后来他就在荒原上不断地逃避宋人骑兵的追杀,坚持不住的希拉木伦喝马血,喝马奶,最后无奈之下杀掉衰弱的战马开始吃马肉,靠着这匹战马的肉,希拉木伦渡过了这个冬天中最难熬的时间。

    如今没有人能认出眼前这个野兽一样的人就是希拉木伦,为了自己的马肉,他杀死了喝令他交出马肉的落魄贵族,为了保住马肉,他杀死了觊觎自己马肉的凶悍辽兵。

    如今,为了最后一块马肉,他不得不与庞大的狼群战斗。

    就在希拉木伦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狼王仰天长啸一声,那些已经找到足够食物的狼群,潮水一样的退下去了。

    不过它们并没有走开,拖着被咬死的辽军尸体守在山谷口撕咬。

    希拉木伦没有觉得狼群这样做有什么不对,身为草原人,他对狼群的习性非常清楚,那些狼群已经把山谷里不多的人当成了自己牧养的牲畜,需要吃的时候,才会重新扑上来。

    狼群如果包围住一群野羊,他们也会这样做,每一次只是吃掉最瘦弱的羊,而不会一次把羊全部吃掉。

    于是希拉木伦也拖过两头已经死去的野狼,准备剥掉野狼的皮子做衣服,至于野狼的肉,还需要烤制成烟熏肉才成。(未完待续。)

    ... ( 大宋的智慧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