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春风里,阳光下 第六十五章给萧打虎准备的陷阱

文 / 贺坚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龙山是奚谷潵人的老家,其实对于辽国人来说,故乡这个词汇非常的陌生,他们的祖先常年累月在草原上奔波放羊,从一个牧场转移到另外一个牧场,很少对一个地方产生浓厚的归属感。

    对他们来说有肥美青草的地方就是他们永远的家。

    自从辽人变得稳定和富足之后,汉人的文化就不可避免的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于是,他们也觉得自己应该一个可以寄托灵魂的地方。

    在这股风潮之下,羊巴子山就变成了狼羊山,蜿蜒曲折的鞭子山就变成了极富韵味的龙山。

    王安石其实对奚谷潵人的这种变化非常的无奈,他甚至能够想象的到,这个老家伙一定会自告奋勇的参与突围之战的吗,而且一定会把自己的旗子打的高高的,让宋人看见让他们投鼠忌器。

    辽国的真正文化人不是很多,很可惜,奚谷潵人就是其中的一个,此人不但参与了契丹文的编篡工作,他的一生都在致力于将汉文翻译成契丹文流传后世。

    此人在辽国德高望重,在宋人中间也有无数的好友亲朋,这一次这家伙之所以会来西京这种偏僻的地方,原因就是他太多嘴了,而且脾气还不好,总是有事没事找耶律洪基的麻烦,像他这种人就连耶律洪基都不6♂长6♂风6♂文6♂学,▽▼愿意招惹,烦不胜烦的耶律洪基就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将他弄来了西京。

    此人曾经在东京城居住过十年之久,和大宋皇帝赵祯见面的次数也数不胜数,曾经有很多次在宋辽两国之间和稀泥,避免了很多无所谓的纷争,甚至还主动指责过辽国边军在宋辽边境打草谷的行为,结果被辽国人指责为立场不清。还为此坐过牢。

    因此,算起来,大宋欠这个老夫子的。

    别看老家伙似乎是一个糊涂蛋,其实最是刁滑不过了,刚才说自己的家眷在西京城,自己的孩子饿的直哭。自己的学生也快要饿死了。

    这些话王安石一句都不信!

    一个十五年前就成为鳏夫的七十岁老家伙,只有一个闺女还远在辽人的龙兴之地当富婆,他哪来的女眷,哪来的孩子?

    唯一的可能就是萧打虎准备要跑路了,还要把城里的妇孺全部都丢下,老家伙为了这些妇孺不受伤害,自愿留下来照顾她们,还未雨绸缪的来到宋营想用自己的颜面为这些妇孺寻找一条生路。

    傻子都会知道,一旦萧打虎成功逃脱。这些跑不了路,打不了仗的妇孺一定会成为宋军的泄愤目标,下场之凄惨几乎可以预见。

    云峥听了王安石老仆的禀报之后,都不由得对这个老家伙升起一丝敬意,以他在辽国的地位,大半夜的来到宋营要求吃喝,从而找机会为那些妇孺寻找生路,太难得了。能够使用这样几乎无赖的法子,几乎就是把他的老脸皮丢在地上。还拿脚踩了两下。

    不过老夫子还是读书读傻了,他不知道在云峥的军事安排中,根本就没有给萧打虎留下什么生路。

    一支没有粮食和必要御寒物的军队想要在杳无人烟的荒原走到千里之外的地方去,这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东面自然是不允许萧打虎走,而且云峥还会一路上追杀辽军,将他和天成。长青两县的联系彻底的斩断,不许他获得任何可能的补给,这样一来,这群饿疯了的辽军,一路上一定会像蝗虫一样的绕过大青山向辽国中京突进。结果就是他们一路上会吃光所有能找到的食物,会抢光所有能遇到的零星辽国牧人的牛羊,说不定连那些牧人也会被吃掉……

    “命令姜哲所部全军戒备,命郎坦所部做好支援准备。

    命令梁辑所部取消休整立刻进入阵地。

    命令侯大义所部准备好偏厢车,必要的时候放过萧打虎前军,截断他的后军。

    命令吴杰所部,固守大同县不得出击。

    命令李东楚所部,准备衔尾追击。

    命令云武所部作为李东楚的后军,两军交替追击前进不能让萧打虎有任何的喘息余地,全军追击出两百里之后即刻返回不得迁延。”

    云峥下达了命令,苏洵很快就写好了军令,云峥检查之后在上面加盖了印章,陈琳也检查了一遍也盖上了印章,然后就被亲兵装在牛皮革囊里用火漆封好送去了各军。

    陈琳笑道:“想不到这么快战局就有了新的进展,萧打虎覆亡在即,云侯,可喜可贺啊!”

    云峥笑道:“谁都想把事情做到最好,不过最后自己选择的是不是最好的一条路谁都说不清楚,现在,对萧打虎来说,突围就是最好的选择,至于突围之后该干什么,突围出去之后再说。

    毕竟对他来说留在西京城和留在荒原上,区别不大。”

    陈琳殷勤的给云峥倒了一杯茶道:“大帅为何只命令李东楚和云武将军只追击两百里?”

    苏洵笑着接话道:“陈公有所不知,两百里是我们目前补给线能抵达的最远距离。

    不论是东楚将军,还是云武将军,他们一旦追击敌军两百里,不论是粮食还是装备都已经损耗的七七八八了,尤其是火药弹和弩箭都需要大量的补充,如果越过这个距离,很可能会被萧打虎反噬一口。”

    “萧打虎军中已经没有粮食了。”

    “陈公有所不知,军中和百姓家中不同,一旦军中缺粮,主帅都会将所有的粮食集中起来,专门供给一支最强壮凶悍的军队,也只有这样做,他们才能有一战之力,否则,那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萧打虎乃是久经军阵之人,不可能不晓得这个道理,再说追击两百里之后,以老夫看来,辽军能够逃走的人绝对不足全军总数的一成。”

    “他们大部分人是步兵!不管是东楚将军,还是云武将军的麾下都是骑着马的。”想通这个道理的陈琳非常的高兴,一丝睡意都没有的就准备去高出瞅瞅萧打虎到底是如何从宋军眼皮子逃出生天。

    此时不过三更天,萧打虎想要离开,一定是五更天之后的事情了,今日乃是初十七,月亮四更天的时候还会挂在天上,所以他必须等到最黑暗的五更天到来的时候才会突围,那个时候一定会将宋军的远程武器的力量缩小到极致。

    云峥很想全歼萧打虎所部,但是做不到,在冷兵器时代人数少的一方想要包围住人数多的敌人,只有在地势险要的位置,而不是像西京城这种几乎一马平川的地方。

    只有让敌人运动起来,才能一口口的吃掉敌人。铁木真有一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百十斤重的人可以吃掉千斤重牛,不过不是一天吃掉而已,云峥这一次想要借助大自然的力量将萧打虎的军队一口吞下去。

    既然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云峥想要小睡片刻,明日一定是极为忙碌的一天,或者两天,战事一开想要找一个睡觉的时间那一定是梦想。

    奚谷潵人吃饱了之后,就开始一碗接一碗的喝酒,别人喝酒脸越喝越红,他却越喝脸越是苍白,高兴时喝酒酒助意兴思飞,忧愁时喝酒,酒就变成了穿肠的毒药。

    王安石不忍心劝阻,端起酒碗陪着奚谷潵人一碗接一碗的喝,今天喝的是温热的米酒,如果喝云家蒸酒的话,两人早就醉死了。

    奚谷潵人忽然一脚踢翻了空空的酒坛子,握住酒杯唱到: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概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咽,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唱着唱着,奚谷潵人忽然痛哭失声,去掉了饮酒言欢的《短歌行》此时吟唱起来,竟然让人心中痛不可当。

    王安石不知道说什么好,此时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安抚奚谷潵人那颗冰凉的心,老仆刚才送酒过来的时候,已经告诉了他云峥的安排,大网已经布下了,就等着萧打虎往里面钻。

    王安石思虑很久之后对已经停止哭泣的奚谷潵人道:“明道兄,其实萧打虎此战失败乃是命中注定的。”

    “何也?就因为云峥是你们大宋的名将?难道说他是大王的克星?”有了八分醉意的奚谷潵人斜着眼睛瞅着王安石。

    王安石点点头道:“这一仗四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这一次不论贵国来的统帅是谁,都难逃败绩!”

    “怎么说?”

    “您口中的潘良乃是我大宋的细作,云帅在四年前就已经部下这颗棋子了,且不说军粮,您可知道如今西京城下又多少条地道可以让云帅统领大军轻易地进城?”

    “地道已经毁掉了,而且大王已经横着在城里挖了一条横向的深沟,发现了两条地道。”

    “萧打虎如果把壕沟挖深一些就会发现更多的地道。五年前,云帅就有能力夺取西京,他之所以没有攻夺,就是为了分散贵国的军队,果不其然,贵国派来了三十余万精锐之士前来在云帅已经预定好的战场上打仗,天时地利人和,萧打虎一样不沾,,试问他如何取胜?”(未完待续……)

    ps:第二章,继续求票啊!别停啊,兄弟姐妹们…… ( 大宋的智慧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