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亏本十年

文 / 贺坚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老族长愤怒的朝云峥吼了一声:“败家子!”然后就抓着白麻布重新盖在自己头上,依旧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了。《军+事+小+说+网 手*机*阅#读 m.junshiXiaoshuo.org》

    云峥讪讪的一笑,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大床旁边,继续苦口婆心的像劝孩子一般的劝老族长吃东西。

    崔达觉得自己应该先找个东西坐下来,然后再慢慢地捋一捋今天发生的这个事情,很明显,云峥没死,要办丧事的是豆沙寨的老族长,而老族长似乎也没有死,只是在呕气,似乎正在和云峥呕气。

    陆轻盈带着两个家将抬着几个硕大的箱子走了进来,一改刚才面对崔达的冷淡模样,笑靥如花的模样让人看了着实喜欢。

    家将们按照主母的吩咐,把箱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白花花的铺了一地的银判,陆轻盈手里抓着两枚银判笑道:“老祖宗,您看看,咱家的几个破铺面,给您换回来多少银子啊,有了这些东西,您和寨子里的人就算什么都不干,躺着吃也够吃两辈子的,何苦风里雨里的去经营什么商铺。

    以后啊,您只要一心监督寨子里的孩子们好好读书就成,我们豆沙寨早就不和那些没用的商贾是一回事了,以后寨子里净出官人,好好的监督这些刁滑的商贾们莫要败坏了豆沙关的好风气。”

    陆轻盈的话对老族长似乎还是没什么用处,却把奸商崔达刺激的不轻,什么叫商人坏风气?明明是骄奢淫逸坏风气。商人的钱财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蜀中商行赚点银子容易吗?

    自己才在白云山的问心居里吃了一个月的糙米饭,如何算得上是骄奢淫逸?

    云家的大小姐进来了,崔达不好在孩子面前发飙,见孩子抱着地上十两一锭的银判一个个的堆在大床上,小嘴里甜甜的叫着太公,还说打算用这些银子带着太公去东京吃曹婆婆肉饼。

    老族长最喜欢的孩子就是云落落,在孩子面前老头子即便是再生气也躺不住了,一骨碌坐起来。抱着孩子也不和云峥夫妇说话,只是要守在灵棚前面的苍二狗给他准备坟坑,坟坑就挖在他家的院子里,不麻烦别人,准备心疼完孩子之后就死。

    云峥见自家闺女懂事的喂老族长吃鸡翅膀,这才松了一口气。八十几岁的人了,一天一夜没吃东西确实让人担心。

    崔达拿胳膊捅捅云峥道:“这到底弄的哪一出啊?”

    云峥苦笑道:“还能是哪一出啊,老人家舍不得豆沙关里的那些铺面,还说把铺面卖掉这是败家子的行径,这就和我堵上气了。

    本来呢,老人家现在最大的喜好就是去豆沙寨转悠。不管是谁见了他都要叫一声太公,现在没铺子了他也就没底气让人家叫他太公了。算是让他折了颜面。

    说到底老人家也不在乎那点铺面,见我们在出手豆沙关的产业,觉得这是我们在为离开做准备担心我一走再也回不来了。”

    崔达点点头道:“我也担心啊,说真的你真的不打算回蜀中了?”

    云峥鄙夷的瞅了一眼崔达道:“你觉得我还回的来吗?陛下已经把剑门关和蜀道都封死了,再把你们拉拢过去,这就是逼着我放弃蜀中,我不照做成吗?”

    崔达干笑两声道:“你不是打开西进的路子了吗?如果你能打下大理。我会无条件的全力支持你。”

    陆轻盈凑过来瞅着崔达道:“这可不是陛下的心腹可以说出来的话,打下大理做什么?再来一个曹荣那样的人。我夫君就算是把全天下都给打下来也守不住。”

    崔达这些年在生意场上早就练就了一张刀枪不入的脸皮,听了陆轻盈夹刀夹枪的话语,面皮都不带红的,直接皱眉道:“如今梁辑在大理烧杀抢掠,这以后大理皇帝段思廉还不得恨死咱们宋人啊。

    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梁辑是如何抢劫的,但是我在交趾可是亲身参与过的,经历了这一场战乱之后,不要说大理皇帝,就连大理的百姓看我们的眼神恐怕也跟看恶狼差不多吧?”

    云峥笑道:“不光是梁辑一个人造孽啊,赵旉,赵延年在建昌府是怎么干的,你也有耳闻吧?我可是听说建昌府的人家几乎家家戴孝啊,一场仗打下来,建昌府的人口减少了四成多。

    啧啧,你蜀中商行这一次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诺大的一个空白市场够你们折腾好几年的。”

    陆轻盈带着一脸的坏笑道:“这一场仗打下来,唐蕃古道算是毁了一半,没办法借助大理槐米州,西去天竺的路远了一半,茶马古道算是彻底的毁了,豆沙关的两条商道一次毁了一个半,我家干嘛还要留着那些注定要赔钱的铺子?

    不乘着现在还值些钱出手,难道等着最后砸在自己手里?

    再说了,没有我夫君的威名镇着西疆,谁知道大理人,吐蕃人会干出什么事情,我家把铺子卖掉,用那些银子准备把豆沙寨的围墙修的高高的,以后我夫君的旗子只准豆沙寨插,别的地方要是敢插一下就试试,那可是违反军令的事情,被我夫君砍了脑袋即便是陛下都没话说。”

    崔达被云峥夫妇给挤兑的站不住了,回头朝哄孩子吃鸡翅的老族长道:“老族长,您看这事是怎么说的……”

    老族长知道自家的铺子就是被这人买走了,看到崔达就生气,哼了一声扭过头继续和云落落商量东京到底还有那些好吃的,刚才云峥两口子的话老人家是听进去了。

    原来豆沙关要倒霉了,既然是这样的话,卖掉商铺就算是英明之举,是在赚钱,不是当败家子,他的心里的阴翳就消失了好大一块,和云落落开始有说有笑起来。

    陆轻盈见老族长的心情变好了,就搀扶着老人家去屋子里休息,躺在灵棚里吹了一天的风不算是好事,又使使眼色,八面玲珑的赵管家立刻就带着仆役们把这个晦气的灵棚给拆掉了。不过是盏茶的功夫,豆沙寨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云峥和崔达也离开云家漫步在小河边,冬日的小河河水清冽,就像奔涌的玉液。桑树上光秃秃的,倒是河岸边上的松树显得郁郁葱葱。

    崔达叹息一声道:“是我食言了,你还打算坚持你收复燕云十六州的誓言吗?”

    云峥奇怪的看了一眼崔达道:“为什么不呢?”

    “赵宋皇家如此的对待你,而我恰好知道你不是一个愿意受辱的人,再说云钺如今正在开拓海外,不管从哪一方面来看,你都不会再为赵宋皇家卖力了。”

    云峥笑道:“看样子你还是不够了解我,我决定一件事的时候是因为我想这么做,和别人有什么关系?别人只能增加我办这件事的难度,决定不了我做不做这件事。

    另外,谁告诉你我收复燕云十六州是为了向赵宋皇家效忠?我想为这些年养活了我的大宋百姓办这件事成不成?

    只要这件事办成了,我就再也不欠这片土地上百姓什么了,就会离开大宋去我的桃花岛上当一个快乐的海盗。”

    “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说起来是一种极度豁达的态度,只可惜做起来太艰难了,这事不是一般人干的事情。”

    云峥笑道:“你觉得我是一般人?”

    崔达艰难的道:“不是!你是怪物!”

    云峥笑了一下找了一个大石头坐下来,示意崔达坐到对面然后郑重的问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作为兄弟我只能提醒你,皇商从来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尤其是在如今的风口浪尖上,更加的容易翻船。”

    崔达苦笑道:“你读的书我同样读过,你明白的道理我何尝不明白,如今陛下的权势还可以保住我蜀中商行不失,只要我诚心诚意的帮陛下办事就成。”

    云峥指着远处起伏不定的青山道:“权势这东西就像是远处的山峦,有高必定就会有低,此时的陛下虽然身体瘫痪在床,他心头的志向却是最浓烈的时候。正是因为身体有恙,才会将他心中原有的犹豫不决驱逐的干干净净,他的身体不容许他有过多的考虑,因此他现在做事情只有简单粗暴四个字来形容。”

    崔达随着云峥指点的方向看看摇头道:“蜀中商行已经是被陛下赶进穷巷的老虎,从此万事不由自己做主。

    我自然知晓皇商之争有多么的惨烈,这些年后宫勋贵外戚一直把持着皇商这块肥肉,我们站在陛下的一方,还没有做事情已经给自己树立了无数的强敌。

    你我都清楚,和气才能生财,既然没办法和气,我已经做好了亏本十年的准备了。”

    云峥笑道:“既然主意拿定了,那就去做,千万莫要三心二意,这才是混朝廷官场的大忌,你崔达这些年当一个小小的商贾实在是屈才了,我在东京等着看你大杀三方!”

    崔达点点头,最后小声的道:“我老婆张氏上个月给我生了一个儿子,等云钺把海外的地盘稳固之后打算把这个孩子送到岛上去,你帮我照顾一下,即便是不能成才,至少要让他成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PS:第一章

    !! ( 大宋的智慧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