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防患于未然

文 / 贺坚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萧火儿被四五个精壮的宋军死死地按在地上,在第一时间就解除了他所有的武装,盔甲下面只有亵裤,没了带子松松的掉了下来,露出腰间缠绕的那块兜裆布,他依旧愤怒的扭动着身子,表示自己绝不屈服。《军+事+小+说+网 手*机*阅#读 m.junshiXiaoshuo.org》

    乌骨毒的两层铠甲早就被剥掉了,挺着一个硕大的肚皮,光着上身站在荒原上双手抱着胸口,惊骇的左右望着擒拿住他的宋军,不断地喊着:“我愿降,我愿降!”

    猴子笑嘻嘻的看着乌骨毒道:“我们的话说的不错,至少这几个字说的字正腔圆,还是纯粹的京城话,跟谁学的?”

    乌骨毒看着手握长刀的猴子,不断地把身子往后耸动,因为猴子的刀尖对着自己的肚子撞了过来。

    “在神武城的时候就想抓你,被你给逃掉了,这次你应该没办法逃掉了吧?”猴子用刀背磕磕乌骨毒软乎乎的肚皮笑道。

    “我愿意出钱赎身!将军,请禀告云帅,小人愿意出钱赎身,一万贯,不,两万贯,小人薄有家财,愿意全部献出来,只求饶我一命!”

    已经被倒攒四蹄反捆的萧火儿怒骂道:“乌骨毒,大辽的好男儿死则死了,求饶就不怕丢了上三族的颜面?”

    猴子笑嘻嘻的道:“你不知道,我家大帅就是喜欢看英雄求饶的段子,乌骨毒这么哀求说不定我家大帅心一软就会放掉他。越是硬骨头我家大帅说这种人就越是放不得,软骨头放回去没关系,下次还能抓到。硬骨头就不成了,再想抓到会损伤士卒的,萧火儿,你难道就不求饶一下吗?听说你们萧家有的是钱。”

    萧火儿把眼睛一闭,不再做声,双手被捆绑的乌骨毒却凑到猴子身边谀词如潮的拍马屁,希望自己能获得赎身的机会。

    “刑不上大夫啊。宋国如此,在辽国也是如此。小人乃是神武城的城主,又是上三族的出身,怎么算都该是士人了,拿钱赎身问题不大吧?”

    “小人见到云帅大军从来都是望风而逃的。也就是郭如海,萧火儿这些人死顶着不愿意投降,否则云帅不用费这么大的力气打败萧火儿,早就收复西京……”

    郎坦听到这些话怒气从心底往上涌,身为军人最听不得这样的混账话,又不好说什么,闷哼一声就离开了猴子,由着他去和乌骨毒胡闹。

    云峥对萧火儿的生死不是很在乎,此时的他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憨牛从辽军那里搜来的火药弹,说量不多,也就十几枚。从铁壳子的外观来看,这些火药弹都是一批铁水制造的,铁壳子上菠萝一样的碎块外形铸造的不是很精细,他拆开一枚火药弹,倒出火药后,用锤子敲击铁壳子。好几下才敲碎,拿着碎片仔细的检查茬口。看了茬口过后才松了一口气。

    铸铁的制造工艺并没有外泄,辽人手里的火药弹外壳有不均匀的熟铁镶嵌在里面,这样一来,火药一旦炸不开这些铁壳子,就会出现无用的哑弹。

    不过,当他的眼光落在倒出来的火药上,心情就变得非常的沉重,看得出来,这些火药的成分就是硝石,硫磺和木炭,并没有其它的物质搀和进去,如果不计算这三种无知的纯度,已经和大宋的火药差别不大了,火药的黄金配比,只要舍得下工夫和金钱总会在短时间里研究出来的。

    硝石的浸出提纯工艺并不是一个秘密,辽人在这方面的知识甚至比宋人还要丰富,毕竟硝石是辽人生产生活不可或缺的东西,不过硫磺的提纯工艺辽人应该没有掌握,尤其是硫磺的气化回收工艺,他们应该完全不知道,这堆火药中间还夹杂着微小的黄色硫磺颗粒,看样子使用的是生硫磺。

    至于火药的颗粒化知识,他们也不知道,云峥从来就没有指望过大宋将作监能够守住火药的秘密,所以他固守的是这些珍贵的工艺,火药的配方只有三种简单的物质,一句话就能说清楚,可是一套复杂的工艺,没有经过时间的检验,是不可能成熟的。

    即便是敌人来偷,也只会偷秘方,他们不知道的是,决定火药威力大小的绝对不是配方,而是材料的品质,云峥也没有指望这些工艺能够长远的保密下去,他们只需要保密到火药的替代品出现就足够了,到时候,那一套更加复杂的硝化知识,绝对不是辽国人,或者西夏人,亦或是什么颜色毛发的人所能理解的,即便是秘方放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看不懂。

    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秘密才能被保住。想到这里云峥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只要不是将作监监守自盗,把所有的细节全部泄露出去,总体里说威胁不算大,不论是宋人还是辽人,亦或是西夏人都不善于搞研究工作,只要遇到自己不理解的事物,往往在这个时候鬼神就会出现……

    “也不知道笑林能不能把那个虫子捉回来。”云峥小声嘀咕一声就站了起来,瞅了一眼正在被打扫的战场就气的不行。

    葛秋烟堂堂的贵妇,竟然混在军士群里,四处寻找战利品,找到一把镶着宝石的刀子竟然还高兴地叫唤开了,别的军卒只要找到漂亮的或者值钱的东西也会在第一时间交到她的手里,在她的身边,已经有好大一包了,包裹那些东西的包袱皮竟然是一条不知道从哪个辽人身上扒下来的裤子,两条裤腿一绑上,就是一个绝佳的包袱。

    太丢人了,喊过憨牛要他去把葛秋烟找回来,憨牛却无所谓的道:“夫人担心了好多天,直到今天脸上才有了点笑容,随意的乐呵一下也无所谓,回到家里总要派礼物的,空着手回去才不像话。”

    说完话,就捡起地上的火药弹,丢炮仗一样的丢了出去,听着土包后面并不是很猛烈的爆炸声撇撇嘴道:“和咱们的火药弹差的远了。”

    遇到这种比主人还牛的仆人,云峥只能自认倒霉,只要没了战事,这些混蛋立刻就恢复了东京城时的模样,走进了战场将葛秋烟拖了回来,想要帮着她把宝贝拎走,提了一下没提动,葛秋烟笑吟吟的一只手提起来娇笑道:“夫君啊,战场上果然是最好的发财地点,您看看,一小会妾身就搜集到了这么多,粗略的算了一下,上千贯钱呢,辽人还真是有钱。”

    “按照军规,这些东西都要上缴参军,不允许私人拿走。”

    “那可不行,这是妾身自己找到的,就是我自己的,军规是给您这样的人定的,可不是给妾身这种小女子定的,这战场说白了就是咱家收获庄稼的地方,妾身这个女主人在自己庄稼地里捡几个麦穗犯了谁家的法了。”

    说完话就袅袅婷婷的走到自己的战马跟前,把两条鼓鼓囊囊的裤腿跨坐在自己的战马脖子上,欢喜的拍拍包裹笑道:“回家的礼物有了,夫人问起来,妾身也好说这是陪您走了一遭战场的收获。”

    “小心参军找你的麻烦!到时候我可不说情!”

    云峥忘记了一件事,负责战利品登记的参军是苏轼,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贱兮兮的跑过来,肩膀上扛着一袋子财物又堆在葛秋烟的战马屁股上,葛秋烟笑的跟一朵花似得,拍拍苏轼的后脑勺就算是夸奖了,同样笑的像哈巴狗一样的苏轼猛地看到先生的那张黑脸,缩缩脖子就跑的不见人了。

    “军中的参军没意见,您这位大帅不会节外生枝吧?”葛秋烟凑到丈夫面前,温热的口气喷在云峥的耳朵眼里,弄的人痒痒的。

    见丈夫的脸有些发红,葛秋烟咯咯笑着就牵着自己的战马走了,不用问是去藏自己的宝贝了。

    郎坦红着眼睛走了过来,指指废墟一样的偏关城问道:“末将是否还要驻守偏关城?”

    “打仗打的城池都没有了,你还驻守什么啊,换个地方重新筑城,自从黄河改道之后,偏关的重要性已经降低了。我其实不介意你在河曲筑城,以后边关怎么样都需要粮草自给自足,河曲是个水草丰茂的好地方,不管是放牧还是屯田,都不错,这一次你光化军损失惨重,总需要一点补偿的,屯驻河曲算是给你们的福利,另外,下一次千万不要再出现丢弃伤兵的事情,偏关之战我们宁愿硬啃,也不能用这样的法子,回头你去军法处领三十军棍,以儆效尤。”

    云峥知道郎坦此时心中的苦楚,从不丢弃部下的郎坦开始让伤兵当敢死队了,虽然大家都晓得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样做能把伤亡减小到最小,战损三成的光化军实在是死伤不起了,可是派伤兵去做必死的活计,最伤心的就是郎坦这个极度重情重义的的人,此时给他一点惩处,能让他的心里更加的好过一点。

    郎坦等不及了,找来了军法官,亲自宣读了大帅的军令,然后就当着自己部下的面,涕泪交加的诉说了自己的不是,然后又说了大帅对此事的看法,最后在光化军全军的求情声里,自己扒掉了裤子露出屁股蛋子对行刑的宪兵厉声吼道:“打!狠狠地打!”(未完待续)

    ps:第二章 ( 大宋的智慧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