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鬼船

文 / 贺坚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热门推荐:、 、 、 、 、 、 、

    <ter style="font-si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ter>

    一只雪白的狸猫绕着吕惠卿的脚转了一圈,喵呜叫一声就钻进了船舱,狸猫脖子底下挂着的金色铃铛给了吕惠卿极大地震撼。

    一个绿衣女婢笑吟吟的走出来蹲礼道:“夫人请先生进舱饮一杯清茶,去去俗尘。”

    吕惠卿欣然而往,脚下踩着厚厚的波斯毯如在云端,短短的一截走廊上镶金嵌银,即便是小小的扶手也泛着金色。刺绣出来的花草鱼虫栩栩如生,在船舱的顶端,一朵硕大的红牡丹布满穹顶,四只黑色的蝙蝠振翅欲飞,面貌狰狞却给人一种安逸祥和之感。

    淡蓝色的孔雀香炉吐出淡淡的青烟,阵阵如兰似麝的甜香拥抱着吕惠卿,让他几乎怀疑自己身在云端。

    绿衣小婢走到大门前,就甜甜的笑着隐入一扇暗门,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姿容更甚的蓝衣女婢蹲下身子给吕惠卿换上了温暖的软鞋,吕惠卿强忍着不往下面看,蓝衣女婢宽大的衣衫根本就遮掩不住曼妙的身材,胸前那对高傲的坟起肉光致致,连吕惠卿这般花丛老手都偷看的面红耳赤,心如小鹿乱撞。

    东京城有一则传言,据说街市上的美男子有时候会突然失踪,过两天之后又会突然出现在某地,别人问起之时,只会含笑不语。

    美男子自然是配美人,于: 是这种香艳的幻想就衍生出无数个版本,其中最符合大众猜想的就是勋贵人家的众多妾侍耐不住寂寞,趁着主人家不小心。命贴身的婢子勾搭街市上的美男子来成其好事,过几天荒唐而又香艳的日子,就匆匆别离,被勾引的美男子去时蒙眼,归时也蒙眼,只晓得自己与一个或者数个绝色美人在极尽奢华的楼阁里暗香一度……

    吕惠卿努力的挺起胸膛,自付自己的容貌还算是俊美,颌下的短髯更是成熟男子的标志,从怀里摸出一枚玉佩,准备作为礼物献给主人家。

    走进微微发暗的厅堂。吕惠卿吃惊的发现这座厅堂竟然大的离谱。和陆地上的厅堂几乎没有差别,走进看时才发现自己糊涂了,随着自己的移动,对面也有一个面貌模糊的青袍男子向自己靠近。定下身形这才晓得对面的墙壁竟然是一面巨大的铜镜。有了这面铜镜。舱房的空间顿时增大了一倍不止。

    一座美人扑蝶的绣画屏风挡在左厢。影影绰绰的瞧见软榻上半卧着一位梳着坠马髻的红衣妇人,吕惠卿才在绣凳上坐定,就听屏风后面那个红衣妇人浅笑道:“晚来天欲雪。先生可能进一杯酒?”

    吕惠卿笑道:“甚好!却不知主人家芳名,日后也好回谢。”

    红衣妇人慵懒的伸一下腰懒懒的道:“你我都是尘世间的人,初次相逢是有缘尽欢即可,再次相逢就无趣了,妾身观先生也是豁达之人,为何有这样念想?”

    吕惠卿大笑道:“夫人言之有理,念想,念想,念着想着,其实尽是无奈啊!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散发弄扁舟也不失痛快二字。”

    红衣妇人鼓掌道:“好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散发弄扁舟,得闻妙论妾身不胜欣喜,来人啊,撤去屏风,容我亲自为先生把盏!”

    蓝衣女婢和一个紫衣女婢嗤嗤的笑着,搬走了屏风,两个梳着总角的小童蹦蹦跳跳的拿过四盏琉璃灯,一时间,房间里光明大作。

    吕惠卿不过瞅了一眼红衣妇人,就觉得自己前半生几乎是白白蹉跎掉了……

    这妇人的年纪显然已经不轻,她却并未刻意掩饰这一点,不论是如云的秀发,剪水的双瞳,亦或是有些丰满的嘴唇,很容易让人忘记她的年龄,甚至觉得这样的年纪才该是她应有的模样。

    吕惠卿看着眼前妇人葱白一样的手指,喉结咕隆了两下,接过妇人手中的酒盏一饮而尽,滋味浓烈的酒浆下肚,似乎在一瞬间就点燃了胸中的干柴,顷刻间就燃起了熊熊大火,原有的一点警惕之心,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蓝衣女婢和紫衣女婢轻松地抬着一个巨大的矮几走了过来,上面水陆杂陈,好些食物即便以吕惠卿的见识都闻所未闻。

    几杯酒下肚,浑身燥热起来,吕惠卿依旧大笑着和红衣妇人叙话,只觉得人生快意莫过如此。所有的烦恼都被这个解语花一般的妇人给解脱了。

    红衣妇人见吕惠卿额头汗水涔涔,就给吕惠卿的葡萄酿里面放了两只冰鱼,小声的吩咐一声,蓝衣女婢就嗤嗤笑着邀请吕惠卿去后舱房宽衣……

    女婢冰凉的小手从吕惠卿白皙的胸膛上划过,却让他感受到一丝丝的暖意,尴尬的看看自己已经急不可耐的阳物,吕惠卿正想成其好事,女婢却轻轻地吻在他的胸口,发出狸猫一样的呢喃声:“真想咬一口啊!”

    吕惠卿全身燥热无比,不由得嘶声道:“想咬就咬!”

    疼痛从胸口传来,吕惠卿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意……

    花娘整整自己的红色衣衫,朝后舱房啐了一口道:“也只是一个废物而已!”

    紫衣女婢坐在花娘身边道:“小蛮性子野,不会弄死吕惠卿吧?”

    花娘皱眉道:“小蛮小时候被一个老男人咬得浑身血淋淋的,长大之后最讨厌的就是男人,她认为男人就是拿来泄怒的,也不知道这几年她是怎么长成这样子的。上回把苏轼活活的吓跑了,也不知道她将来想干什么!”

    “什么都不想干,就这么伺候夫人把这一辈子早点过完!”蓝衣小蛮从一道暗门里走了出来,说完话就拿起一杯茶水用力的漱口。

    紫衣小婢娇笑道:“苏轼可是不错的人哟,少年成名,又是大名鼎鼎的才子,性子也不错,给他作妾是个好选择。”

    小蛮粗俗的将茶水吐进痰盂,嗤笑道:“才子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些年在青楼里什么样的才子没见过,你说说有哪一个把我们姐妹当人看的?刚才这位也是才子啊,可是你们看看他的德行,恨不得把我们所有人都吞进肚子里去。”

    花娘笑道:“想要拌嘴有的是时间,糖糖你就少说两句,小蛮,吕惠卿怎么样了?”

    小蛮撇撇嘴道:“已经放进粪水里了,夫人,为什么弄得这么复杂?还要把那些螺蛳在大肚子病人的粪水里养那么久?与其这样,不如一刀子宰了他来的痛快。”

    糖糖笑道:“看你刚才在漱口,你真的咬他了?”

    小蛮见糖糖转圜了话题,朝花娘尴尬的笑笑,点点头。

    花娘就当没听见她们说话,敲敲桌子道:“告诉浩哥我们可以离开了,这里的东西全部放到小船上找个地方烧掉,整艘船恢复原样,记住了,我们从来没有出过京师!”

    小蛮和糖糖答应一声,就各自去安排了。花娘自己来到后舱房,用熏香手帕捂住口鼻瞅着躺在粪水里的吕惠卿,闷声闷气的道:“自作孽,不可活……”

    一夜过去了,吕惠卿的仆人阿佑焦急的站在自家的船头上朝大船上看,好几次准备张嘴喊叫又停了下来,眼看着大雪下的越来越大,再不走万一河水封冻就走不了了。

    忽听得大船上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阿佑听得出来这是自家老爷的声音,再也顾不上其它,攀着软梯就上了大船。

    跳上大船就看见自家老爷赤身**满身污秽的从船舱里爬了出来,他的耳朵上甚至悬挂着一只老鼠,那只老鼠死死地咬住吕惠卿的耳朵,怎么甩都甩不掉,吕惠卿见到阿佑,大叫了一声,就昏了过去。

    阿佑拿刀子砍死了老鼠,连拖带拽的将吕惠卿拖上甲板,掏出刀子朝船上怒吼道:“何方狗贼,敢如此的戕害朝廷官员?”

    阿佑连喊几声,不见有人答应,壮着胆子走进船舱,只见船舱里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帷幕,一盏孤灯冒着绿油油的火苗在桌子上摇曳不定。角落里还有无数双细碎的小眼睛,他仔细一看,才发现那里到处都是灰色的大老鼠。

    这哪里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商船,这分明是一艘鬼船……

    阿佑转身就跑,一只手胡摇乱晃的时候不小心扯下来了一截帷幕,碧油油的火苗迅速的就点燃了帷幕,阿佑那里来得及管这些,抱着吕惠卿就爬下了大船,惊惶失措的船夫用竹篙在岸边用力的向外撑,船不过行出十丈远,整座大船就燃烧的如同焰火一般,阿佑亲眼看到上百只硕大的老鼠争先恐后的从船上跳到了水里,向距离最近的船只游过来,船夫夫妇俩不断地用手里的竹篙敲打那些老鼠,阿佑死命的摇着橹只想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片诡异的水域。

    幸好有一阵风吹过来,船帆带着这艘乌江子离开了水湾,那些老鼠见追不上船只,掉头就向岸边游去。

    船夫愣愣的看着慢慢下沉的巨舟,大叫一声道:“皇天爷爷啊,你们都招惹了些什么啊?”(未完待续……)

    ps:第一章,你先看,我继续,继续求票啊。R12 ) ( 大宋的智慧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