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船新船书《重生之商界霸主》

文 / 纸花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小船新书《重生之商界霸主》

    江山万里,王者居之!

    成王败寇,英雄自当挺剑而行!

    踏浪寻歌,回头看,红颜是否依旧娇艳?

    重回2002,改天换地,我命由我不由天!!!

    ~~~~

    拖了这么久,小船新书终于上传了。

    个中苦涩,实在是一言难尽!

    不过,有苦也有甜!

    儿子的到来,让小船真真正正变成了一个男人!

    话不多说,2014末,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曾经飞扬的青春中,是否会看到你曾经的影子?

    重生之商界霸主!!!第1章丘池夜雨!

    在章丘城南二十里外,有一片约莫三四亩的小池塘,池塘东侧,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枫树林,在枫树林前方的空地上,搭建了几间茅草盖顶的简易屋子,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路,顺着池塘边的泥地,一直延伸到不远处青山的尽头。

    茅草屋的两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微风拂过,一阵淡淡的花草香气扑面而来,仿似让人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

    只是在不远处池塘边的凉亭上,几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揭示了主人的真正身份。

    “蜗居丘池,山人元明于崇祯九年正月初八!”

    这里便是晚明章丘大文士张光启的丘池别院。

    黄昏时分,天空中飘起了茫茫细雨,一辆马车拐过官道,径直顺着青石小路,直奔丘池别院而来。

    “元明先生,如意他怎么样了?”马车中走下一个身着绿色锦绸束腰长裙,容貌美丽异常,看上去约莫只有三十出头的妇人,焦急的问道。

    “夫人莫急!”张光启对着美貌妇人轻施一礼,苦笑道:“如意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只是,只是……”

    张光启看了美貌妇人一眼,欲言又止。

    “元明先生,如意,如意他可是奴家的命啊,拜托元明先生,一定要救救如意!奴家来世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先生的大恩大德!”美貌妇人说完,不理会泥泞的地面,竟然猛的跪了下来!

    “夫人,这,这可使不得啊!”张光启眼见这美貌妇人竟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礼,心下也是一惊,想要将其扶起,但碍于礼节,却又不好伸手,只能连忙对着美貌妇人身后的两个丫鬟狂打眼色。

    两个丫鬟会意,连忙起身想将跪在雨中的美貌妇人扶起。

    “秀儿,春桃,都别动!”美貌妇人喝止了两个丫鬟的动作,又对张光启恭敬的磕了一个头,哭泣道:“元明先生,刘家流年不利!如意的父亲已经染病在床,而如意又变成这样,奴家每天烧香拜佛,只是祈求老天爷开眼,能保佑夫君和我儿平安无事,可谁知,谁知竟然……”

    美貌妇人越说越伤心,原本晶亮的大眼睛也渐渐失去了神采,跪在泥浆中,泣不成声!

    “夫人,夫人,你误会我了!哎呀,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张光启叹息一声,“如意的身体现在已无大碍,只是精神还有些不好,总是喜欢看着池中的清水发呆!夫人,学生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真的?”美貌妇人脸色一喜,连忙想站起身来,可是由于这泥地实在太凉,双膝已然不听使唤,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好第1章丘池夜雨!

    在章丘城南二十里外,有一片约莫三四亩的小池塘,池塘东侧,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枫树林,在枫树林前方的空地上,搭建了几间茅草盖顶的简易屋子,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路,顺着池塘边的泥地,一直延伸到不远处青山的尽头。

    茅草屋的两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微风拂过,一阵淡淡的花草香气扑面而来,仿似让人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

    只是在不远处池塘边的凉亭上,几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揭示了主人的真正身份。

    “蜗居丘池,山人元明于崇祯九年正月初八!”

    这里便是晚明章丘大文士张光启的丘池别院。

    黄昏时分,天空中飘起了茫茫细雨,一辆马车拐过官道,径直顺着青石小路,直奔丘池别院而来。

    “元明先生,如意他怎么样了?”马车中走下一个身着绿色锦绸束腰长裙,容貌美丽异常,看上去约莫只有三十出头的妇人,焦急的问道。

    “夫人莫急!”张光启对着美貌妇人轻施一礼,苦笑道:“如意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只是,只是……”

    张光启看了美貌妇人一眼,欲言又止。

    “元明先生,如意,如意他可是奴家的命啊,拜托元明先生,一定要救救如意!奴家来世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先生的大恩大德!”美貌妇人说完,不理会泥泞的地面,竟然猛的跪了下来!

    “夫人,这,这可使不得啊!”张光启眼见这美貌妇人竟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礼,心下也是一惊,想要将其扶起,但碍于礼节,却又不好伸手,只能连忙对着美貌妇人身后的两个丫鬟狂打眼色。

    两个丫鬟会意,连忙起身想将跪在雨中的美貌妇人扶起。

    “秀儿,春桃,都别动!”美貌妇人喝止了两个丫鬟的动作,又对张光启恭敬的磕了一个头,哭泣道:“元明先生,刘家流年不利!如意的父亲已经染病在床,而如意又变成这样,奴家每天烧香拜佛,只是祈求老天爷开眼,能保佑夫君和我儿平安无事,可谁知,谁知竟然……”

    美貌妇人越说越伤心,原本晶亮的大眼睛也渐渐失去了神采,跪在泥浆中,泣不成声!

    “夫人,夫人,你误会我了!哎呀,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张光启叹息一声,“如意的身体现在已无大碍,只是精神还有些不好,总是喜欢看着池中的清水发呆!夫人,学生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真的?”美貌妇人脸色一喜,连忙想站起身来,可是由于这泥地实在太凉,双膝已然不听使唤,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好第1章丘池夜雨!

    在章丘城南二十里外,有一片约莫三四亩的小池塘,池塘东侧,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枫树林,在枫树林前方的空地上,搭建了几间茅草盖顶的简易屋子,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路,顺着池塘边的泥地,一直延伸到不远处青山的尽头。

    茅草屋的两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微风拂过,一阵淡淡的花草香气扑面而来,仿似让人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

    只是在不远处池塘边的凉亭上,几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揭示了主人的真正身份。

    “蜗居丘池,山人元明于崇祯九年正月初八!”

    这里便是晚明章丘大文士张光启的丘池别院。

    黄昏时分,天空中飘起了茫茫细雨,一辆马车拐过官道,径直顺着青石小路,直奔丘池别院而来。

    “元明先生,如意他怎么样了?”马车中走下一个身着绿色锦绸束腰长裙,容貌美丽异常,看上去约莫只有三十出头的妇人,焦急的问道。

    “夫人莫急!”张光启对着美貌妇人轻施一礼,苦笑道:“如意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只是,只是……”

    张光启看了美貌妇人一眼,欲言又止。

    “元明先生,如意,如意他可是奴家的命啊,拜托元明先生,一定要救救如意!奴家来世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先生的大恩大德!”美貌妇人说完,不理会泥泞的地面,竟然猛的跪了下来!

    “夫人,这,这可使不得啊!”张光启眼见这美貌妇人竟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礼,心下也是一惊,想要将其扶起,但碍于礼节,却又不好伸手,只能连忙对着美貌妇人身后的两个丫鬟狂打眼色。

    两个丫鬟会意,连忙起身想将跪在雨中的美貌妇人扶起。

    “秀儿,春桃,都别动!”美貌妇人喝止了两个丫鬟的动作,又对张光启恭敬的磕了一个头,哭泣道:“元明先生,刘家流年不利!如意的父亲已经染病在床,而如意又变成这样,奴家每天烧香拜佛,只是祈求老天爷开眼,能保佑夫君和我儿平安无事,可谁知,谁知竟然……”

    美貌妇人越说越伤心,原本晶亮的大眼睛也渐渐失去了神采,跪在泥浆中,泣不成声!

    “夫人,夫人,你误会我了!哎呀,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张光启叹息一声,“如意的身体现在已无大碍,只是精神还有些不好,总是喜欢看着池中的清水发呆!夫人,学生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真的?”美貌妇人脸色一喜,连忙想站起身来,可是由于这泥地实在太凉,双膝已然不听使唤,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好第1章丘池夜雨!

    在章丘城南二十里外,有一片约莫三四亩的小池塘,池塘东侧,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枫树林,在枫树林前方的空地上,搭建了几间茅草盖顶的简易屋子,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路,顺着池塘边的泥地,一直延伸到不远处青山的尽头。

    茅草屋的两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微风拂过,一阵淡淡的花草香气扑面而来,仿似让人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

    只是在不远处池塘边的凉亭上,几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揭示了主人的真正身份。

    “蜗居丘池,山人元明于崇祯九年正月初八!”

    这里便是晚明章丘大文士张光启的丘池别院。

    黄昏时分,天空中飘起了茫茫细雨,一辆马车拐过官道,径直顺着青石小路,直奔丘池别院而来。

    “元明先生,如意他怎么样了?”马车中走下一个身着绿色锦绸束腰长裙,容貌美丽异常,看上去约莫只有三十出头的妇人,焦急的问道。

    “夫人莫急!”张光启对着美貌妇人轻施一礼,苦笑道:“如意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只是,只是……”

    张光启看了美貌妇人一眼,欲言又止。

    “元明先生,如意,如意他可是奴家的命啊,拜托元明先生,一定要救救如意!奴家来世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先生的大恩大德!”美貌妇人说完,不理会泥泞的地面,竟然猛的跪了下来!

    “夫人,这,这可使不得啊!”张光启眼见这美貌妇人竟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礼,心下也是一惊,想要将其扶起,但碍于礼节,却又不好伸手,只能连忙对着美貌妇人身后的两个丫鬟狂打眼色。

    两个丫鬟会意,连忙起身想将跪在雨中的美貌妇人扶起。

    “秀儿,春桃,都别动!”美貌妇人喝止了两个丫鬟的动作,又对张光启恭敬的磕了一个头,哭泣道:“元明先生,刘家流年不利!如意的父亲已经染病在床,而如意又变成这样,奴家每天烧香拜佛,只是祈求老天爷开眼,能保佑夫君和我儿平安无事,可谁知,谁知竟然……”

    美貌妇人越说越伤心,原本晶亮的大眼睛也渐渐失去了神采,跪在泥浆中,泣不成声!

    “夫人,夫人,你误会我了!哎呀,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张光启叹息一声,“如意的身体现在已无大碍,只是精神还有些不好,总是喜欢看着池中的清水发呆!夫人,学生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真的?”美貌妇人脸色一喜,连忙想站起身来,可是由于这泥地实在太凉,双膝已然不听使唤,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好第1章丘池夜雨!

    在章丘城南二十里外,有一片约莫三四亩的小池塘,池塘东侧,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枫树林,在枫树林前方的空地上,搭建了几间茅草盖顶的简易屋子,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路,顺着池塘边的泥地,一直延伸到不远处青山的尽头。

    茅草屋的两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微风拂过,一阵淡淡的花草香气扑面而来,仿似让人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

    只是在不远处池塘边的凉亭上,几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揭示了主人的真正身份。

    “蜗居丘池,山人元明于崇祯九年正月初八!”

    这里便是晚明章丘大文士张光启的丘池别院。

    黄昏时分,天空中飘起了茫茫细雨,一辆马车拐过官道,径直顺着青石小路,直奔丘池别院而来。

    “元明先生,如意他怎么样了?”马车中走下一个身着绿色锦绸束腰长裙,容貌美丽异常,看上去约莫只有三十出头的妇人,焦急的问道。

    “夫人莫急!”张光启对着美貌妇人轻施一礼,苦笑道:“如意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只是,只是……”

    张光启看了美貌妇人一眼,欲言又止。

    “元明先生,如意,如意他可是奴家的命啊,拜托元明先生,一定要救救如意!奴家来世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先生的大恩大德!”美貌妇人说完,不理会泥泞的地面,竟然猛的跪了下来!

    “夫人,这,这可使不得啊!”张光启眼见这美貌妇人竟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礼,心下也是一惊,想要将其扶起,但碍于礼节,却又不好伸手,只能连忙对着美貌妇人身后的两个丫鬟狂打眼色。

    两个丫鬟会意,连忙起身想将跪在雨中的美貌妇人扶起。

    “秀儿,春桃,都别动!”美貌妇人喝止了两个丫鬟的动作,又对张光启恭敬的磕了一个头,哭泣道:“元明先生,刘家流年不利!如意的父亲已经染病在床,而如意又变成这样,奴家每天烧香拜佛,只是祈求老天爷开眼,能保佑夫君和我儿平安无事,可谁知,谁知竟然……”

    美貌妇人越说越伤心,原本晶亮的大眼睛也渐渐失去了神采,跪在泥浆中,泣不成声!

    “夫人,夫人,你误会我了!哎呀,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张光启叹息一声,“如意的身体现在已无大碍,只是精神还有些不好,总是喜欢看着池中的清水发呆!夫人,学生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真的?”美貌妇人脸色一喜,连忙想站起身来,可是由于这泥地实在太凉,双膝已然不听使唤,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好第1章丘池夜雨!

    在章丘城南二十里外,有一片约莫三四亩的小池塘,池塘东侧,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枫树林,在枫树林前方的空地上,搭建了几间茅草盖顶的简易屋子,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路,顺着池塘边的泥地,一直延伸到不远处青山的尽头。

    茅草屋的两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微风拂过,一阵淡淡的花草香气扑面而来,仿似让人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

    只是在不远处池塘边的凉亭上,几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揭示了主人的真正身份。

    “蜗居丘池,山人元明于崇祯九年正月初八!”

    这里便是晚明章丘大文士张光启的丘池别院。

    黄昏时分,天空中飘起了茫茫细雨,一辆马车拐过官道,径直顺着青石小路,直奔丘池别院而来。

    “元明先生,如意他怎么样了?”马车中走下一个身着绿色锦绸束腰长裙,容貌美丽异常,看上去约莫只有三十出头的妇人,焦急的问道。

    “夫人莫急!”张光启对着美貌妇人轻施一礼,苦笑道:“如意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只是,只是……”

    张光启看了美貌妇人一眼,欲言又止。

    “元明先生,如意,如意他可是奴家的命啊,拜托元明先生,一定要救救如意!奴家来世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先生的大恩大德!”美貌妇人说完,不理会泥泞的地面,竟然猛的跪了下来!

    “夫人,这,这可使不得啊!”张光启眼见这美貌妇人竟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礼,心下也是一惊,想要将其扶起,但碍于礼节,却又不好伸手,只能连忙对着美貌妇人身后的两个丫鬟狂打眼色。

    两个丫鬟会意,连忙起身想将跪在雨中的美貌妇人扶起。

    “秀儿,春桃,都别动!”美貌妇人喝止了两个丫鬟的动作,又对张光启恭敬的磕了一个头,哭泣道:“元明先生,刘家流年不利!如意的父亲已经染病在床,而如意又变成这样,奴家每天烧香拜佛,只是祈求老天爷开眼,能保佑夫君和我儿平安无事,可谁知,谁知竟然……”

    美貌妇人越说越伤心,原本晶亮的大眼睛也渐渐失去了神采,跪在泥浆中,泣不成声!

    “夫人,夫人,你误会我了!哎呀,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张光启叹息一声,“如意的身体现在已无大碍,只是精神还有些不好,总是喜欢看着池中的清水发呆!夫人,学生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真的?”美貌妇人脸色一喜,连忙想站起身来,可是由于这泥地实在太凉,双膝已然不听使唤,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好第1章丘池夜雨!

    在章丘城南二十里外,有一片约莫三四亩的小池塘,池塘东侧,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枫树林,在枫树林前方的空地上,搭建了几间茅草盖顶的简易屋子,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路,顺着池塘边的泥地,一直延伸到不远处青山的尽头。

    茅草屋的两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微风拂过,一阵淡淡的花草香气扑面而来,仿似让人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

    只是在不远处池塘边的凉亭上,几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揭示了主人的真正身份。

    “蜗居丘池,山人元明于崇祯九年正月初八!”

    这里便是晚明章丘大文士张光启的丘池别院。

    黄昏时分,天空中飘起了茫茫细雨,一辆马车拐过官道,径直顺着青石小路,直奔丘池别院而来。

    “元明先生,如意他怎么样了?”马车中走下一个身着绿色锦绸束腰长裙,容貌美丽异常,看上去约莫只有三十出头的妇人,焦急的问道。

    “夫人莫急!”张光启对着美貌妇人轻施一礼,苦笑道:“如意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只是,只是……”

    张光启看了美貌妇人一眼,欲言又止。

    “元明先生,如意,如意他可是奴家的命啊,拜托元明先生,一定要救救如意!奴家来世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先生的大恩大德!”美貌妇人说完,不理会泥泞的地面,竟然猛的跪了下来!

    “夫人,这,这可使不得啊!”张光启眼见这美貌妇人竟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礼,心下也是一惊,想要将其扶起,但碍于礼节,却又不好伸手,只能连忙对着美貌妇人身后的两个丫鬟狂打眼色。

    两个丫鬟会意,连忙起身想将跪在雨中的美貌妇人扶起。

    “秀儿,春桃,都别动!”美貌妇人喝止了两个丫鬟的动作,又对张光启恭敬的磕了一个头,哭泣道:“元明先生,刘家流年不利!如意的父亲已经染病在床,而如意又变成这样,奴家每天烧香拜佛,只是祈求老天爷开眼,能保佑夫君和我儿平安无事,可谁知,谁知竟然……”

    美貌妇人越说越伤心,原本晶亮的大眼睛也渐渐失去了神采,跪在泥浆中,泣不成声!

    “夫人,夫人,你误会我了!哎呀,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张光启叹息一声,“如意的身体现在已无大碍,只是精神还有些不好,总是喜欢看着池中的清水发呆!夫人,学生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真的?”美貌妇人脸色一喜,连忙想站起身来,可是由于这泥地实在太凉,双膝已然不听使唤,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好第1章丘池夜雨!

    在章丘城南二十里外,有一片约莫三四亩的小池塘,池塘东侧,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枫树林,在枫树林前方的空地上,搭建了几间茅草盖顶的简易屋子,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路,顺着池塘边的泥地,一直延伸到不远处青山的尽头。

    茅草屋的两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微风拂过,一阵淡淡的花草香气扑面而来,仿似让人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

    只是在不远处池塘边的凉亭上,几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揭示了主人的真正身份。

    “蜗居丘池,山人元明于崇祯九年正月初八!”

    这里便是晚明章丘大文士张光启的丘池别院。

    黄昏时分,天空中飘起了茫茫细雨,一辆马车拐过官道,径直顺着青石小路,直奔丘池别院而来。

    “元明先生,如意他怎么样了?”马车中走下一个身着绿色锦绸束腰长裙,容貌美丽异常,看上去约莫只有三十出头的妇人,焦急的问道。

    “夫人莫急!”张光启对着美貌妇人轻施一礼,苦笑道:“如意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只是,只是……”

    张光启看了美貌妇人一眼,欲言又止。

    “元明先生,如意,如意他可是奴家的命啊,拜托元明先生,一定要救救如意!奴家来世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先生的大恩大德!”美貌妇人说完,不理会泥泞的地面,竟然猛的跪了下来!

    “夫人,这,这可使不得啊!”张光启眼见这美貌妇人竟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礼,心下也是一惊,想要将其扶起,但碍于礼节,却又不好伸手,只能连忙对着美貌妇人身后的两个丫鬟狂打眼色。

    两个丫鬟会意,连忙起身想将跪在雨中的美貌妇人扶起。

    “秀儿,春桃,都别动!”美貌妇人喝止了两个丫鬟的动作,又对张光启恭敬的磕了一个头,哭泣道:“元明先生,刘家流年不利!如意的父亲已经染病在床,而如意又变成这样,奴家每天烧香拜佛,只是祈求老天爷开眼,能保佑夫君和我儿平安无事,可谁知,谁知竟然……”

    美貌妇人越说越伤心,原本晶亮的大眼睛也渐渐失去了神采,跪在泥浆中,泣不成声!

    “夫人,夫人,你误会我了!哎呀,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张光启叹息一声,“如意的身体现在已无大碍,只是精神还有些不好,总是喜欢看着池中的清水发呆!夫人,学生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真的?”美貌妇人脸色一喜,连忙想站起身来,可是由于这泥地实在太凉,双膝已然不听使唤,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好(..)

    () ( 枭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