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是死人还是伟人

文 / 千叶御七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心中的愤怒尚未平息,但是有求于人,也只能让项羽罢手,扁鹊就在茶几上摆了一个香炉,在上面上了三炷粗粗的香。

    在我们焦急的等待中,扁鹊开始替李元霸和李元芳同时做手术,项羽在旁边用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让他老老实实、尽职尽责做。李白好心,用手绢给扁鹊擦拭脑门上的汗水。我在旁边看着,若有所悟,原来那些做手术的大夫流汗,都是被吓的啊,他们一定是怕救不活人,被病人家属捅刀子吧,嗯,一定是。

    扁鹊虽然医德方面有那么些缺陷,但是他的医术还真是没得说,穿针引线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双手竟然可以同时开工。我敲着二郎腿,一只手臂撑着脑袋,努力让自己别睡过去,斜着眼望了望,香炉里的香,已经烧了大半,可扁鹊还是在忙碌着。

    狄仁杰从马扎上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小声对我说:“皇子,你要是困了,就先找一家客栈住下吧,好好休息休息,这边有我们三个盯着。”

    “嗯?”我昏昏沉沉地抬起头,看着狄仁杰,然后说:“不用了,我就在这儿等着,等着手术做完,霸霸醒了,我再休息。”说完,我忍不住低下头看了看李元霸的脸,还是一副尽职尽责,想要拼杀的表情,让人内心酸楚。

    天已经完全亮了,大概到了中午,扁鹊传完最后一线,轻松地拍了拍手,如释重负地道:“好啦,终于解决了。”

    我本来已经快要睡着了,被他这么一说,瞬间来了精神,站起来,问他:“这就好了是吗?可以走了?”

    扁鹊一边擦手一边转身告诉我:“不不不,我说的解决了是指手术做完了,真要说好,那还得再修养两个月,不停地换药才行。”

    “两个月!”我差点被背过气儿去,难道我要在这里等两个月再走?那我不用走了,直接写封信给福傲,庆祝他登基为帝就可以了。我让扁鹊实话实说,可是扁鹊一再要求需要李元霸和李元芳二人留下,他说这样是对病患负责。

    项羽把剑往扁鹊脖子上面靠了靠,扁鹊仍然无所畏惧,大声地说道:“我这么做并非为了多赚你们的钱,真的是病人不方便到处活动,如果你们不考虑他们的安全的话,我可以立刻给他们开药,让他们走!”

    我告诉项羽算了,这个扁鹊虽然之前一副掉进钱眼里的样子,但在他开始救人的过程中,我还是看出他有一定的职业操守,毕竟也是历史名医,不可能和一些犄角旮旯里的小破诊所的黑心医生相提并论。

    一番讨论,扁鹊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有事,需要立刻赶路的话,可以让李元芳和李元霸二人暂时留在这里,由他进行照看,两个月之后在再来领人。我犹豫了一下,也只能同意,李元霸躺在床上,还没醒过来,李元芳倒是吵着嚷着说自己没事儿。可我怎么还能忍心让他带伤随我一同回京呢?

    幽静小院里传来了阵阵鸟叫,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我抬头看了看时辰,已经是上午了,树杈上站着的几只小鸟在蹦蹦跳跳,摇晃着圆圆的小脑袋,好奇地看着我们这些人。

    唉,这一路走来,人员越来越少,马夫走了,临走我才知道他是陶渊明,现在李元芳和李元霸也要暂时分开了,要两个月之后才能再见面。去京城的结果是未卜的,谁知道两个月之后会发生什么,说不定我当了皇帝,可以风风光光的来这里找他们,也说不定……我夺位失败,被福傲给宰了?

    目前只有项羽、李白、狄仁杰三人在我身边,我们决定先在厌次城找一家客栈,休息到晚上,然后趁着夜色继续出发。我心里实在是担心,按照前两处的埋伏来看,地点果然是设在我的必经之路,那最后一个地方肯定就是河北省边界的路卡了,在那里会碰到吕布么?

    项羽和吕布对打,嗯,要是换了刚出紫禁城的我,一定是乐意见到的,可现在我真的是希望别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善茬,万一打起来,一定会有一方受伤,我不希望是项羽,也不希望是吕布,我只希望一路平平安安的到达京城。走了这一路,见惯了分别于相聚,也见惯了自己受伤与伤害别人,我那原本的少年意气早就不在了,现在希望的只是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对于项羽,我也发现,我是深深的喜欢上她了。

    站在客栈门口,我看着项羽的侧脸,上面脏兮兮的东西还没擦去,我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递给她,说:“擦擦吧,脸很脏,不好看。”

    项羽有些愣,她看了看我,然后忽然就笑了,笑的我心里有些发慌,她问我:“你是不是犯了什么神经了?进了客栈就有清水可以洗脸了啊,我还需要你的手帕吗?”

    她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我苦笑了一下,想要缩手把手帕收回来,却被项羽一把夺了过去,在我不解的时候,她又看着我,眨着眼睛说道:“既然你给我了,那我就不要白不要,哪有别人送东西,还有拒绝的道理呢?”

    我笑了,可是头脑很乱,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乱,一股浓浓的倦意从心头满遍全身,我脚下一软,竟就这样向后倒了过去。在跌倒在地之前,我感觉到了项羽的手揽住了我的脖子,我看到了项羽惊慌失措的表情,与急忙赶过来的狄仁杰和李白的吃惊,最后,我还是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在一件光洁明亮的房间里,看着房间的样式,像极了客栈的标准房间,我躺在这间房间的床上,盖着一床被子,坐在我旁边的是项羽,她倚着床边睡着了,房间的中央是一张圆木桌,李白和狄仁杰支撑着脑袋坐在桌旁,也睡着了。

    “咳咳,”我故意的咳嗽了几声,不出我意料,他们三个全都醒了。

    项羽看到我醒了,开心地笑了,李白和狄仁杰也连忙凑了过来,狄仁杰开始替我把脉。我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觉得十分虚弱,也很疲惫。我问狄仁杰:“我怎么了,这还是在厌次城么?”

    狄仁杰给我把完脉,然后说道:“皇子,你的身体状况不妙啊,可能是多日昼夜颠倒的赶路,外加心神不宁,情绪波动过大所导致的。”

    “笑话!”我勉强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他们三个人,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告诉他们:“我现在好着呢?你见过几个活泼的小孩儿生病的?”

    狄仁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是闭上了,然后给我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我这才知道,我整整睡了一夜,准备定于晚上的行动彻底拖延了,现在天都亮了。

    听完之后,我忘却了一切烦恼,甚至身体也配合的站了起来,我对他们三个人说:“别耽误了,如果不能赶在计划之内赶到京城,生出什么变故就不好了!”

    他们三个人唯唯诺诺答应着,开始替我整理行头,我自己也开始穿起衣服……

    直至多年以后,天下差不多被我平定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健康是从这时就开始出现问题的,也就是在这一次,我落下病根儿,而在这遥远的未来日子里,我却一直没有重视,等我后悔的时候,各朝各代、古今中外的所有名医在一起给我会诊,也是难有回天之术了……

    我们四个人出了客栈,就准备出发,我心中有所担心,提议再去扁鹊的医馆看看,他们三个同意了,来到扁鹊的医馆,李元霸已经苏醒了,看起来状态不错,见到我来看他,他十分高兴,冲着我大喊大叫:“霸霸好了,让霸霸跟你走吧!”

    扁鹊在旁边写方子,头也不抬就说:“这人是不是傻子,一醒了就嚷嚷自己好了,我给他熬的药,全让他给我浇花了,你看看我院子里的这些花!”

    我扭头看出,发现了一片堪比大树的迎春花!黄色的花海十分漂亮,我算是服了,扁鹊的医术果然高超,开的药竟然都这么逆天,连花都能补成这样……

    我告诉李元霸:“霸霸,你就在这安心给我养病,等我将来成了大事,再来这里接你还有元芳!”因为扁鹊在旁边,我不可能说出等我当了皇帝这种话。

    李元芳坐在一旁的竹床上,身子无法随便活动,他对李白说:“在下的幽兰剑也用不上了,不如交给你们拿着吧,也好防身,我和霸霸不在,你们的前面的路就更难走了。”

    “我拿走了你的幽兰剑,你用什么?”我问他

    “没关系,我还有链子刀。”李元芳认真地说。

    我看他这般诚恳,盛情难却,只好收了,结果李元霸也对我说:“霸霸的大锤也给你吧,可厉害了,你拿去打人吧。”

    这玩意儿我还真不敢要,我举都举不起来,我怎么打人,不被压死就不错了,可是看见李元霸那副天真的样子,我还真不忍心拂了他的意,只能对他说我举不起来,可李元霸不依不饶,死活要给我们锤,他又说项羽力气大,希望项羽能收下。

    项羽笑着收了,不过只收了一把,她说留一把给李元霸防身,李元霸开心地笑了。我们四个人就这样与扁鹊还有元芳、元霸二人告别了。临走前,我千叮咛万嘱咐,让扁鹊好好照顾两个人,扁鹊答应了,同时问我到底是谁,我笑着告诉他,等两个月之后就见分晓了,要么是死人,要么是伟人。 ( 大皇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4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