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重回徐州

文 / 侯门十三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徐州城北,黑暗中闪过几个黑影,身形鬼魅轻巧,慢慢的靠近城墙。城头上,只有一对巡逻兵在来回的巡视着,其余的则是是哈欠连天,有的则裹着个被子,缩在墙角,倚着女墙打起了呼噜。

    当看到守城的防御如此松懈后,黑暗中响起几声低笑,随后便销声。很快的,黑暗中又聚集了数十个黑影,在夜如水的月光下,刀影霍霍,散发着寒芒。

    这些黑影摸上城头,分成两拨,一拨往城头的钟鼓处,另一拨往城楼处。

    “谁!”

    寂静的黑夜中突然想起一声喝声,一名守军发现了黑影,刚刚意识到有人偷袭,背后一个黑影伸手伸手捂住了这名守军刚刚张开的嘴,然后寒芒一闪,便软软的倒下,双眼不可置信的睁大,喉咙处汩汩的往外直冒着热血。

    一声响动,终于惊动了城楼上巡逻的士兵,纷纷赶往此处。

    “杀!”

    为首黑影一声大喝,然后挥刀便杀向迎面而来的巡逻兵。其余黑影一起挥起钢刀,杀向巡逻士兵。

    “敌袭,敌袭!”

    巡逻士兵立刻大声的呼喊,尖锐的喊声惊动了城楼上熟睡的士兵。听到响声的士兵们纷纷从城楼往外跑,却看到为首一人,手中一杆狼牙棒,当头砸下。

    “轰!”

    沉重的狼牙棒砸倒一大片,守军被砸的七窍流血,五脏内府散落一地。

    “杀!”喊杀声开始响起,城头的守军听到响声,开始纷纷聚拢而来。裴元绍舞起狼牙棒,左右开路,上下砸锤,一根一百斤的狼牙棒舞得虎虎生威,只听呼呼之声和骨头碎裂脆响,再有的就是敌军凄厉的嘶吼声。

    北城们想起一片哀嚎声,划破了寒冷的夜空。紧跟在裴元绍之后的是从山寨中三千山贼中挑选的都是悍不畏死,武力高强的山贼,有裴元绍在前开路,一路上这些士卒亦是悍勇异常,杀的城头守军鬼哭狼嚎。

    另一边,周仓则是带领着二十人杀向城下,试图打开城门,正遇上从军营中匆匆赶来的守军。

    周仓虎吼一声,一个人迎面而上,身后的山贼则是趁机杀向守在城门边上的敌军。

    周仓和裴元绍一样,都是膂力过人之人,一把钢刀犹如死神的獠牙,再加上周仓身材魁梧,如山一般拦住了守军们的去路。

    敌军见周仓如同恶鬼一般凶神恶煞,吓得都往后退去。周仓却是得势不饶人,钢刀舞动,大踏步上前,左右劈砍,鲜血飞溅之下,面容更加狰狞。

    这时候徐州守军突然醒悟过来,一名头目大声喊道:“快,快敲响钟鼓!”

    钟楼处,早已被魏续带人将守军全部杀死。魏续朝城下周仓喝道:“周黑子,快打开城门,我放信号,通知主公!”

    周仓本来杀的兴起,闻听魏续之言,才醒悟过来,朝身后喝道:“快打开城门!”

    “诺!”

    跟随周仓身边的十几个山贼杀散城门兵之后,众人一起用力,将城门打开。而城楼上,裴元绍在暂时杀散守军后,命人又放下了吊桥。这时,城楼上燃起一片火光,直冲苍穹。

    西北处密林中,吕布正坐在赤兔马上,身后李黑突然说道:“主公,你看,火箭!”

    吕布望向徐州北门处,果然见火光冲天,隐隐还传来喊杀声,只是相对于此处还有几里的距离,所以显得极为暗弱。

    吕布冷峻的脸上,闪过兴奋之色,画戟向前一指,一声虎喝:“传令给宋宪和侯成,让其给我截杀欲逃出城门的敌军斥候,其余人等随我杀!”

    说罢,画戟一摆,赤兔载着吕布如一道红色的闪电,在黑夜中划过。

    身后严阵以待的并州狼骑早已等得不耐烦,杀气凛然,战意昂扬,跟随吕布如洪水决堤,汹汹地涌向北城门。

    铁蹄滚滚,如惊雷一般,大地仿佛颤抖,挟着天崩地裂的气势,席卷而过。

    吕布一马当先,当先越过吊桥,冲进城内,画戟一个突刺,刺穿了一名守军的胸口,大喝一声,单手挑起尸首,砸向不远处的守军,赤兔马纵身一个跳跃,画戟凌空劈下,将拦在马前的数个士兵劈死。

    紧随吕布其后的,并州铁骑也涌向了城内,顿时将拦在路中的守军淹没。北城门的守军很快溃不成军,四散逃亡。

    吕布对着周仓喝道:“所有步兵给我把守北城门,并州狼骑随我来!”

    吕布快速的下达命令,他要趁着城内糜竺等人还未反应过来,来个一锅端,先擒住糜竺等人,然后再诱降其余三门的守军。

    在留下一千步兵由周仓守住北门后,其余狼骑随着吕布杀向城南的太守府。

    太守府,也就是曾经的吕布左将军府,如今由糜竺驻守在府内。此刻,糜竺正在房内看书,还并不知道北城门发生的情况。

    糜芳突然从外撞进书房内,朝着糜竺大喊道:“大哥,不好了,北城门有火光,料想北城门失守了!”

    “什么?”糜竺一惊,腾地起身,手中的竹简掉落地上。糜竺大踏步走出书房,眺望向城门处,但见北城门火光冲天,隐隐传来喊杀声。

    糜竺猛然看向糜芳,脸上怒色道:“怎么回事?我不是吩咐你要好好的安排守城的防御吗?你……你……”糜竺气的怒火攻心,一时间却又不知该如何好。

    糜芳却是无视糜竺的怒色,急道:“大哥,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已经派人通知其余三门,让其余三门火速支援北门!”

    “那你还站在这儿干什么?”糜竺气的喝道:“你还不带兵前去支援北门,抢回北门!”

    糜芳一时情急,也未曾想到要亲率兵前去救援北门,听了糜竺话后,便转身离去。

    糜竺看着糜芳离去的背影,心中隐隐不安起来。此刻,他忽然想到了一人,前日主公派自己专程从下邳回来,就是要严加提防从下邳城逃出来的吕布吗?难不成会是吕布?

    一想到吕布,糜竺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不好,糜竺心中一惊,如果是吕布,此刻,必定会径直往太守府而来。

    如今重回徐州,一切都还是那般的熟悉,只不过这一次,注定要多了更多的杀戮。数丈宽,可并驾齐驱十匹马车行驶的南北大道,吕布纵马疾驰。对于徐州的地形,吕布是再熟悉不过了。

    沿着贯穿南北的徐州大道,一路往南,然后向右拐,往东南方向,便是太守府所在。策马狂奔中的吕布,迎面遇上了正摔着大军去救援北门的糜芳。

    糜芳坐在马上,在阵前,黑暗中看到前方惊雷般的马蹄声,吓得魂飞魄散,朝左右喝道:“快大军向前,拦住敌军,杀!”

    糜芳声嘶力竭的吼叫着,以此来稍稍的压制内心的恐惧。

    徐州的兵力虽有三千,但都不是精锐。刘备随曹操围困下邳,将精锐兵力抽走,为了守卫徐州,所以糜竺便从徐州城中征兵。这些新兵大多数都是新练,仓促成军,时日又段,糜芳又非名将,因而这三千的徐州军战力当真是不堪一击。

    吕布策马狂奔,画戟扬起,一声爆喝:“杀!”

    两千并州铁骑并未停歇,面对冲上而来的步兵,所有人眼中充满了不屑。

    “轰!”“轰!”

    剧烈的撞击,徐州军被轻易的撕开了口子,原本密集的阵型变得疏疏离离,马蹄践踏处,哀嚎声一片。只一个冲击,徐州军的阵型和战斗力便被彻底瓦解。

    吕布却是杀向端坐在马上拼命吼叫的糜芳,画戟扬起,迎着糜芳,斜劈而下。

    兴许是糜芳本能的反应,在生死之际,吓得翻身向后滚落马下。吕布一戟劈空,画戟从中将马匹斩为两段。

    马颈处,一股热血飞溅,马尸首也轰然倒下。

    吕布纵马追上前去,从后一戟拍在糜芳后背,糜芳口吐一口鲜血,整个人也向前飞出数丈之远,趴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给我绑了!”

    身后自有亲卫翻身下马将糜芳如死马般拖走。正在这时,从太守府中匆匆忙忙冲出一行人,直往东门方向而去。

    此必是糜竺,吕布一拉马缰,如风冲向这这一行人。

    闻听到身后战马奔驰的声响,这一拨人中迅速的分出十几人拦住了吕布的去路。

    “杂碎!”吕布虎吼医生,左手握住戟杆尾部,右手握住戟杆的正中,高举于顶,抡了个圆从左至右划去,锋利的戟刃,轻易的划开了这十人的身体。十人惨叫一声。

    无视十人的惨叫,马蹄不停歇,踩踏着十人的躯体直接冲向了前面。

    赤兔马纵声一跃,越过正逃跑的糜竺等人的头顶,落于地时,吕布右手一拉马缰,横在横在大道的正中。

    为首之人正是糜竺,看到糜竺时,内心的怒火腾地而起,口中喝道:“去死吧!”

    吕布催马之上,单手握住画戟,向前从左向右划去,欲要将糜竺枭首。

    糜竺看到吕布时,就已经面色如皑皑白雪般苍白,更是惊惧之下,竟然忘记了要逃走。

    一道寒芒闪过,鲜血飞溅之下,一颗头颅滚落于地……

    

( 汉末之飞将军吕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