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四十一节 结局

文 / 二两白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石块从投石车上被抛出,狠狠的甩在城墙上,卡尔诗塔兰的人们只觉得大地仿佛都在颤抖,梅克伦堡的军队恍若从天而降,通过河流出现在城镇外的地方,而沿途的西法兰克领主们丝毫没有出警报,也没有作出支援的姿态。`

    “为什么?没有领主肯支持我们吗?”卡尔诗塔兰的市长穿戴着皮革马甲,戴着一顶圆顶宽沿头盔,他在塔楼中看着将城市包围的水泄不通的梅克伦堡士兵。

    “难道国王已经放弃了我们?”市长身边的将军,面如死灰的说道。

    “不论怎么样,这是我们自己的城市,弩手死守城墙。”市长怒气冲冲的说道,卡尔诗塔兰的人都非常的固执。

    “是,市长。”

    卡尔诗兰的士兵们手中握着弩,这是法兰西国王支援他们的武器,靠着这武器他们坚守着城墙,使得国王亨利派出的军队无法占据城市,现在他们深信自己也能够靠这武器再一次保卫家园。

    “士气很高涨嘛。”阿若德站在围城营地前,凝视着城墙上的卡尔诗塔兰的士兵,这些士兵大部分是城市行会的学徒,他们中许多人熟悉武器,绝对不是普通的征召兵。

    “但是,我们有足够的攻城武器。”罗恩站在阿若德身边说道。

    “要强攻吗?那我让骑士们做好准备。”依夫全身披着锁子甲和罩衫,蹒跚着走到阿若德的另一边,对他说道。

    “先不忙,让攻城器械慢慢的消灭城墙防御,我们的士兵性命是宝贵的。”阿若德不以为意的说道,别看卡尔诗塔兰人士气高涨,但事实上没有什么作用,他们在突然袭击下内无充足准备,外无强大的援兵。

    “听你的。”依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讨厌沉闷的城堡生活。唯有在战场上才是他的宿命。

    在接下来的数日中,梅克伦堡军队便是坐在营地中,看着投石器将卡尔诗兰特的城墙拆除,每当卡尔诗兰人将城市内的房屋拆卸下来。想要把缺口堵住的时候,床弩的弩矢便如雨点般落在他们头上,后来卡尔诗塔兰的人现代价反而更大,只得放弃了堵住缺口的企图。

    “哦哦,看那个倒霉的家伙。被床弩射穿了。”梅克伦堡军团的士兵们站在营地外,现在每天看攻城部队的表演成了节目一般,每当有卡尔诗塔兰的士兵坠下墙头的时候,营地中便出一阵欢呼。

    “这些兔崽子,难道真以为靠攻城器械就能够攻下城市吗?”依夫走在营地中,他不满的对身边的弟弟说道。、

    “我们要等的人就快来了,有你大显身手的时候。”阿若德哈哈笑着对依夫说道。

    说来也巧,阿若德的话音刚落从营地后方传来马蹄声,只见一名身穿华丽的法兰西贵族骑着马,带着几名随从来的梅克伦堡军团的营地。

    “看。我们的向导来了。”阿若德看着法兰西贵族的身影,对依夫说道。 `

    卡尔诗塔兰的城墙高大结实,但是在法兰西贵族的透露下,城市城墙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在靠西边的一段城墙事实上是仓促修建而成的,不但墙体薄弱而且那里的防御几乎很少。

    “就是这里,正面用主力牵制敌人的注意力,依夫伯爵带领条顿骑士作为奇兵从这里进攻。”阿若德对战前会议中将军们说道,他们的面前是一副摆放着木头塑像的模拟沙盘,经过法兰西贵族的矫正。

    “就这样干吧。我早就等不了了。”依夫摩拳擦掌的说道。

    “轰~~~。”随着一声巨响,卡尔诗塔兰的城墙如同一个蹒跚的婴儿般倒下,早就养精蓄锐梅克伦堡军团的士兵们鱼贯而入,卡尔诗塔兰的士兵们拼命想要抵挡住敌人的进攻。双方在狭窄的墙壁缺口处展开激战,为了保卫家园卡尔诗塔兰人也是奋不顾身。

    “顶住,顶住,决不让该死的敌人洗劫我们的家园。”卡尔诗塔兰的市长挥舞着手中的剑,他满脸烟尘的向手下士兵们高呼道。

    “呼呼。”正在此时,从城墙外梅克伦堡军团的投石器将燃烧的土陶油罐抛射入城。火焰与浓烟瞬间燃烧起来,城市中人们出尖叫和喧嚣,仿佛末日已经降临。

    “到我们了。”依夫和条顿骑士们躲在树林之中,当看见城市中升起浓烟的时候,他将头盔戴上对身边的人说道。

    五辆马车从树林中被赶了出来,车上架设着重新设计的旋风炮,当旋风炮被固定起来后,投掷的绳索从人力变成用转轴通过畜力旋转搅动,炮弹也是冶炼基地中的工匠们雕刻而成的圆形。

    “预备,射。”随着一声令下,炮弹从旋风炮中射出去,狠狠的砸在了防御薄弱的城墙上,只听得轰然数声传来,那面虚有其表的城墙倒塌成数块。

    “冲啊~~~。”身穿锁子甲和白色罩衫,头戴樽桶式全封闭式样头盔,握着手中的尖底盾牌和剑的步行条顿骑士们,向缺口处缓缓移动,城墙上幸存的卡尔诗塔兰士兵纷纷射击,可是都被骑士的盾牌和锁子甲所抵挡。

    “完了,我们挡不住了,城破了。”卡尔诗塔兰的将军面色苍白,他失魂落魄的走下城墙,在装装跌跌中下意识的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出什么事了?”将军的家人们心惊胆战的等候在客厅中,看着灰头土脸的将军,不由的向他问道。

    “我们完了,上帝放弃了我们。”将军看着娇妻和稚嫩的孩子们,他知道城破后他们的下场是什么,于是拔出自己的佩剑,刺穿了妻子的胸膛,反手砍死自己的孩子们,他的家人出尖叫声。

    “你疯了吗?”将军的父亲额头冒血,死死的拉住他的手,竭尽全力的喊道。

    “呜。”将军看着地板上流淌的鲜血,以及妻子和孩子们的尸体,他扔下手中的长剑,拔出腰间的匕狠狠地插入自己的心脏。

    昔日繁荣的城市,现在如同炼狱一般的燃烧着。`卡尔诗塔兰市长站在街道中看着四周,他的双眼无神的注视着,卡尔诗塔兰人正在同梅克伦堡军团士兵们战斗,但是他们的人越来越少。杀人如机器般精密的条顿骑士们也正在包围过来。

    “我的将军呢,我的士兵呢,我,额,我~~~。”市长大声的嘶吼着。可是四周喧闹无比,街边的一栋木头建筑燃烧倒塌,一端横梁和墙壁砖石将市长压在下面。

    “呜呜呜~~~。”城墙上梅克伦堡士兵吹响号角,梅克伦堡军团的旗帜飘荡在门楼上,这座城市落入了阿若德的手中。

    “啊~~。”即使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梅克伦堡军团,在面对一座富庶的城市也忍不住诱惑,士兵们冲入了富裕的市民家中抢劫,更恶劣者还会对女眷上下起手,若是有人阻止杀红了眼的士兵,毫不犹豫会挥剑砍去。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这个世界的常识。

    “我们胜利了。”阿若德看着门楼上升起的旗帜,他满意的对罗恩说道。

    “是的公爵大人,我们再一次胜利了。”罗恩伯爵对阿若德点头说道。

    “很好,让我进去看看这战利品。”阿若德笑着说道,他在侍从的搀扶下骑上战马,数名护卫缓缓的跟在阿若德的身后。

    骑士握着阿若德的旗帜引导着队伍缓缓走入,城市的门楼在攻击下已经处于半坍塌的状态,士兵们不得不将半扇木门卸掉,好让阿若德这位征服者进入。

    “啊~~。”当阿若德走入城市街道中的时候,这里已经一片狼藉。他骑在马上听见女人的尖叫声响起,只见街道旁的商人房屋中,一名梅克伦堡的士兵抓住一名妇女的头,将她从房屋中拖出来。

    “嘿。住手。”阿若德立即从马上制止的喊道。

    “额?”士兵奇怪的看见阿若德,他连忙放开抓住的女人的头,笔直的站在阿若德的面前。

    “放了这个女人,我的军队不能做出这种事情。”阿若德理解士兵们掠夺的本性,但是强上女人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至少在他能控制的范围内。

    “抱歉公爵大人。这女人是我的战利品。”那名戴着铁头盔的帽子的士兵,满脸的烟火灰尘,他浓密的胡子下吐出一连串话语。

    “够了,我买下你的战利品了。”阿若德对士兵说道。

    “这可不够公平。”士兵有些不满的嘟囔着,他更想泄自己剩余的精力。

    “士兵你不想挨鞭子,就知足吧。”阿若德挥了挥手,对自己的士兵说道。

    “如您所愿我的公爵大人。”梅克伦堡军团的士兵接受了严格的纪律训练,以及对于阿若德权威的畏惧。

    “很好。”阿若德满意的点点头,他转过头看着燃烧的城市,火焰燃烧形成的飞舞灰烬,如同飘舞的闪亮星星,天空中逐渐的变成了红色,看着这一副景色阿若德不由的思绪万千。

    在距离战场之外的奎德林堡的王宫庭院中,血红的晚霞下两个女人正在庭院中谈着话,而话题正是她们共同的男人,这个男人便是阿若德。

    “出征已经半个月了,不知道阿若德到底胜利没有?”乔茜公主踩着脚下的青草,她对身边的哈维说道。

    “请放心吧公主殿下,公爵大人这次准备充分,卡尔诗塔兰人不是他的对手。”哈维耸了耸肩膀,这次几乎是毫无悬念的胜利,无论从哪里看都不可能失败。

    “阿若德对你有特别的信任,所有你才会对他如此有信心吧?”乔茜公主扭过头看了看哈维,这位女间谍领在红霞的映衬下非常的妩媚,使得乔茜公主不由有些嫉妒。

    “公主殿下这是什么意思?”哈维微微有些尴尬,她感觉到乔茜公主已经觉到,阿若德与自己的地下恋情,不过乔茜公主没在说话,反而走到一簇蔷薇旁边,伸出手采摘。

    “咦,小心公主殿下。”哈维想要提醒乔茜公主,但还是慢了一步。

    “嘶~~,啊。”乔茜公主看着自己的手指,手指被蔷薇的硬刺刺破。瞬间殷红的鲜血涌了出来。

    “没事吧。”哈维上前撤下衣服的边角,给乔茜公主包扎上,鲜血将亚麻布染红。

    “阿若德。”乔茜公主的心中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不由的脱口而出。哈维也愣了一下。

    “可恶的梅克伦堡公爵,我绝饶不了你。”从房屋燃烧的废墟中,卡尔诗塔兰市长爬了出来,他的全身遭到了火焰的炙烤,可是复仇的怒火使得他爆出惊人的力量。他看见不远处阿若德正骑在马上。

    正巧市长看见一名卡尔诗塔兰士兵的尸体,那名士兵的手上拿着的是一把弩,而他的脖子被砍断了一半,鲜血啵啵的从血管中流淌出来。市长努力的爬过去,趟过士兵的鲜血,拿起那把弩。

    “好了,罗恩带这位女士去休息吧。”阿若德向那位千恩万谢的妇女说道。

    “是公爵大人。”罗恩连忙翻身下马,他正走向那名妇女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嗖的箭矢破空声。

    “呜。”阿若德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重击了一下,他瞪大了眼睛。伸出手去挠脖子,只觉得手指被锋利的弩矢尖刺破。

    “公爵大人。”罗恩的声音嘶哑而失真,他上前拦腰抱住从马上坠下来的阿若德,只见阿若德的脖子被弩矢射穿,鲜血从口中不断的喷出。

    “我,我这是怎么了?”阿若德只觉得口中甜甜的,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身体仿佛灌满了铅一般的沉重,罗恩的脸渐渐的距离他越来越远。

    一片黑暗和寒冷包裹着阿若德,他在黑暗中好像看电影般。看着自己一生的回顾,那些情景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飞舞在身边,一个个鲜活而熟悉的面孔浮现着。

    “老薛,老薛快醒醒呀~~。”正当阿若德想要追逐这些萤火虫的时候。他听见有人不停的喊着,他不知道对方在喊什么,可是一阵头痛欲裂的感觉,使得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我,我在哪?”薛正睁开双眼,看见一个胖乎乎的圆脸在眼前晃悠。而白色的墙壁和悬挂的输液瓶,自己似乎是在医院里。

    “老薛你总算醒了,我的妈呀,要不是房东现,你就上西天找佛祖了。”小胖子的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并且扑上去狠狠地抱住薛正。

    “哦我,我是薛正,我好像是遭雷劈了。”薛正总算想起来,自己去修电视天线的时候,被雷劈中受了伤。

    “是啊,你小子真命大,放心,等你好了,我一定会给你介绍几个好妞的。”小胖子高兴的对他说道。

    “啊,头好疼,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薛正无力的躺在病床上,这间病房环境不错,还有一个悬挂式样的电视,肯定是小胖子爸爸使得力。

    “怎么了?”小胖子好奇的问道。

    “这节目我好像在哪里看过。”薛正看着电视屏幕,那上面是一个介绍欧洲旅游的节目,残垣断壁的城堡,几个欧洲人正坐在草地上巴拉巴拉说着什么。

    “是吗,别想了,快点休息,好了我爸让你来我们公司,咱们哥俩共同创出一个商业帝国来。”小胖子大笑着说道。

    “别吹牛逼了。”薛正一把推开小胖子,他觉得身体和心里说不出来的惆怅疲惫,视线总是落在那城堡的残垣断壁上。

    一架飞机从碧蓝的天空中划过,在蓝天下薛正背着背包行走在草地上,不得不说欧洲人的环保理念确实很好,这里的空气比****乡下还要好。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如此的熟悉?”薛正脱离旅行团,独自走在这片临近波罗地海岸的土地上,在森林中那新掘的城堡残壁出现在他面前,看着这仿佛被时间抹去的建筑,薛正心中涌出说不出的寂寞。

    “咦?”忽然,从残壁中走出一个金的德国少女,她睁着大大蓝眼睛看着薛正,两人默默的对视着。

    “露娜,你在这里?”正当薛正移动脚步想要上前的时候,从他的身后跑出一个长着黑的欧洲少女,她身材修长火辣如模特,行动敏捷如小鹿。

    “我们认识吗?”那名叫露娜的金少女,好奇的用英语问道。

    “不,不认识。”薛正摇了摇头,可是他的心脏却不争气的跳动着,黑的少女抱着金少女的胳膊,诧异的看看露娜,又看了看薛正。

    阳光洒在了城堡的断壁上,不知名的鸟儿在森林中歌唱,历史的七弦琴仿佛叮咚作响,三人站在那里恍如雕塑一般。

    “咦?”金的露娜和黑的少女觉,泪水不约而同的从她们的眼眶中流淌下来,不由同时伸手接住。

    薛正的嘴角微微上翘,他回来了。

    《穿入中世纪》终(未完待续。)

    ...  (..)

    () ( 穿入中世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