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38章风波又起

文 / 如海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38章风波又起

    “传大王诏令,宣军侯项真觐见!”

    小黄门尖利的声音在比试休憩区内回荡,一干禁军武士们的艳羡的目光中,项真跟随着宣旨的宦官前往主观战台。

    经过半个时辰的休息,项真脱掉了厚重的护具与铠甲,换上一袭月白色的常服,步履从容,神情淡定的面见秦王政。

    在文武百官近百双各色的目光注视下,项真没有丝毫取得胜利的狂喜与嚣张,依旧是那样的平淡风情,项真如此平稳神情,让一些老臣们纷纷点头赞许,此子性情平和,淡泊厚实,没有一般人的狂傲与浅薄,是个人才。

    武将们都是一脸的笑容,看着缓缓前行的项真,他们庆幸大秦又多了一位跃马杀敌的猛将,而且很多武将都跃跃欲试,想要搞清楚项真赢取比试胜利的奥秘。

    吕不韦眼神阴冷地看着项真,平淡神色的项真在他的眼里,却感觉有点显摆,被人吃果果的打脸,让心高气傲的他很难堪,如何忍受,对于大王想夺权的不忿,全部转移到项真身上,总觉得眼前之人正是让大王脱离自己控制的罪魁祸首,恨不能立马将他下了大狱。

    支持吕不韦的多数文臣,望向项真的目光也多是愤恨、不屑与嫉妒,一句话复杂的很。

    “臣,叩见吾王,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项真沉声施礼道。

    “哈哈,项爱卿免礼!平身!”秦王政的心情特别好,项真给他大涨颜面,让他在群臣面前,特别是相国吕不韦面前得了面子,比什么都还要好。

    “谢大王!”项真闻声起身,然后就这么略微恭敬地站在中央。

    “王老将军!”秦王政转过头来朝王齿叫道。

    “臣在”王齿跪坐在席上面,抱拳躬身道。

    “今咸阳城卫军统领暂缺,寡人见项爱卿武技精湛,骑术了得,乃不可多得之将才,可否胜任统领之职!”秦王政笑呵呵地问道。

    王齿又是一礼道:“大王所言极是,就其武技、骑术来讲,当可胜任统领之职。”

    王齿老江湖了,没把话说死,这小子在朝廷上是个不倒翁,资历很老,善于明哲保身,刚才一番话既肯定了秦王政的说法,又不得罪吕不韦,可谓是老奸巨猾。

    “那司马老将军,尔又如何看呢?”秦王政转儿又问司马梗。

    这司马梗如同他名字般,是耿直的人,军人性子,哪怕都这么大岁数了,也依旧不改那份直率,当下就躬身道:“臣恭贺大王,项军侯可胜任城卫军之职。”

    秦王问完司马梗后,颇为意气风发地道:“诏,今军侯项真勇猛多谋,善骑射,多才足智,特授咸阳城卫军统领之职。”

    对于这个意料之中的职位,项真心里平静,依旧没有丝毫的波动,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要努力在脸上表现一下兴奋激动之色。

    正当项真要施礼谢恩的时候,吕不韦站了起来。

    他冷声道:“大王,不妥!”

    一句话,让项真的动作停滞,也让秦王政的笑脸僵在了脸上,虎目中闪过一丝怒色,秦王政暗暗地握紧了一下拳头,又是你,左相国,名义上的仲父,老是反对自己的诏令,让自己难堪。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一下将焦点注视在秦王政与吕不韦身上,这对君臣又开始耗上了。

    停了半晌,秦王政怒极而笑:“好!左相国大人,可有异议?”

    气急之下,连平常的仲父称呼都不用,直接称呼相国大人,想必提醒吕不韦你只是左相国,大秦还有秦王,还有右相国。

    吕不韦知道自己与秦王已经势同水火,但是十多年的长期执政,让他信心膨胀,认为整个大秦离开他就不能转动,而且满朝多数文武都是自己提拔的亲信,肯定站在自己这边,因此他觉得自己可以不怕。

    这也是被逼的没办法,如果不改观,不让朝政回到自己能够掌握的局面,那么自己唯一的下场就是罢官,养老,对于他这样权力欲嫉妒旺盛的人来说,比杀了他都还难受,他必须要反击,现在秦王政越来越不尊重他的意见了,很多事情都是自作主张,上次是如此,这次又是如此。

    吕不韦硬着头皮,在众目睽睽之下,强硬地道:“臣以为项军侯不适合担任城卫军统领。”

    “为何?”秦王政咬着牙齿,声音冰冷至极,目光死死地看着案几后的吕不韦,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很愤怒了。

    “城卫军统领乃护卫大秦咸阳国都,位小而权重,秦法规定非大秦王室贵戚子弟不可兼任,岂可因军侯些末微功,轻易授之。”吕不韦侃侃而谈,丝毫不惧秦王政投射出来那杀人的目光。

    项真很尴尬地站在场中央,本来简单的事情,被这老小子打断,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光人一个杵在哪儿,心里面恨透吕不韦,老子是偷你老婆了,还是上了你女儿,处处和老子作对,等老子有权了,会给你好看的,他只能恨恨地想。

    他也只能想想而已,虽然他获得秦王政青睐,又得到蒙武的信任,很快成为蒙家的女婿,但是总体实力来说,与吕不韦碰撞,那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人家吕不韦在大秦十余年,两代秦王都是他扶持的,亲信遍布朝野上下,文臣武将大多都是他提拔上来的,哪怕即使他让大王难堪,大王都不敢轻易罢官,必须要确凿的证据才行,他一个小小军侯,干掉他,人家还不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秦王政被吕不韦一番振振有词给噎住了,还别说,人家吕不韦占据道理啊,大秦以法治国,严刑苛法乃是根本,即便是大王亦不能变更,否则就破坏了秦国立命的基础。

    可他又不甘心,此事原本是项真与吕锐私人比斗,被自己提高为朝堂荐才,如今项真赢了,如果不兑现自己的事前说的话,那么他将失信于项真,更会让大秦子民嘲笑他的无能和大话。

    秦王政脸色涨的紫红,额头上青筋尽露,双拳紧握,恨不能就此上前打死这个老不死的,可愤怒归愤怒,仅存的理性让他不得不投鼠忌器,想要保持大王的尊严与权力,必须要另寻它法,符合秦律,否则自己将会陷入绝境。

    吕不韦的脸色没有丝毫表情,不过眼神却出卖了他,他看出秦王政的窘境,知晓自己占据了理字,如果在别国说不定一声令下,自己肯定会被大王拿下,甚至还会处死,但是这是在秦国,一切以秦律为大,即使秦王想要治罪,非证据不可也。

    就像嫪毐这样的叛乱奸贼,秦王都未敢下令当场格杀,还需要经过廷尉的审核确认了,才治于凌迟处死,何况一国之相呢。

    项真抬头偷偷的看了一眼秦王政,看他满脸汗,着急之色溢于言表,知晓又黄了这事,无奈地叹口气,准备禀告大王,推辞授官。

    正当焦灼的时候,那位老好人芈权又出声了,不紧不慢地道:“禀大王,臣有事启奏。”

    一句话解了大王围,也让吕不韦送了一口气,虽然占了上风,如果继续僵持,那他也不好收场,在坐的所有官员也都松了一口气,适才一些胆小的都把心到了嗓子眼上了。

    项真长吁一口气,放松了身子,还好自己不需要辞官了。

    秦王政舒缓了一下子的精神,故作镇静道:“右相国请讲!”

    芈权站起身来,一副后世员外的摸样,沉声道:“禀大王,臣以为城卫军统领可由王齿老将军之子王麟将军担任,项军侯为副统领,不知可否!”

    这个好,这个策略即解决了统领的问题,又让大王没有食言,达到事前授官于胜者的目的,可真是一举双得。

    很多官员切切私语,认为老相国芈权还真是老成谋国之人啊。

    很快就有文臣武将们纷纷出言赞同,王齿因为避嫌,只好不动声色。

    秦王政见自己有台阶下,便下令道:“准右相国之言,传诏,授王麟为城卫军统领,项真为副统领。”末了还故意朝吕不韦问道:“左相国,以为如何?”

    吕不韦拱了拱手,没什么表情,道:“臣无议!”

    项真,这时才谢恩。

    </p> ( 战国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