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37章一战而下

文 / 如海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37章一战而下

    “好!好!项爱卿勇猛神武,寡人真没看错,果真乃神射也!王老将军,如何?”秦王接到侍中回报战果后,高兴的心花怒放,太给他长脸了,自己没看错人。

    秦王政满脸兴奋之色看向右手边的老将军王齿得意的问道。

    王齿也是被惊到了,半晌才回过神,躬身道:“恭喜大王,得此良将!”

    “哈哈!老将军说的不错,吾大秦又有一良将也!”秦王心情大好,爽朗的笑声在四处回荡。

    “臣等恭喜大王!”一干文武百官们不管愿意不愿意,都贺喜秦王政。

    秦王欣喜之余,眼神恰好瞄到了吕不韦气的发白的老脸,心里又一股恶气发出的舒爽感,带着一丝故意恶心吕不韦的韵味道:“相国如何看呢?不过相国子侄表现也不错!”

    吕不韦心里很堵,这是被大王赤果果地打脸,可人家是光明正大的,谁叫他之前让大王难堪。

    无奈之下,只好躬身回道:“臣亦恭喜大王,项军侯的骑射的确精湛。”貌似有些不甘心,嘴硬道:“不过,大王比试尚有一局方可见分晓。”

    这倒也是,目前为止两人再大比分上是一比一平,三局两胜,还差最后的直接马战对抗,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这吕锐还有机会。

    项真突出的成绩,让所有人对其观感有所改变,不管是支持还是厌恶的,不得不承认这一局他赢得漂亮,展现出让人震惊的骑射水平。

    一干军方的年轻将领们纷纷竖起大拇指,朝蒙毅恭喜,虽然蒙娅与项真的事情还没有公开,不过这些人各自都有自身信息来源,蒙娅与项真一同回城,第二日还主动去人家家里,再掺和着蒙恬的关系,联想蒙武的表现,稍微琢磨一下,便知这其中的缘由。

    王齿、司马梗二位老将军,杨瑞和上将军以及王翦、恒绮等军方将领除了惊讶项真的骑射水平,更多的则是关心,他如何做到从一个骑术新手转变为骑射高手的,特别是有关疾驰的奔马上双手操物,这才是关键,只有掌握这其中奥妙,那么大秦便可以训练出千万个类似项真的射手,即使没有达到他一样水平,哪怕只有十分之二三,那必将一统江山。

    项真可没心思想象又无数人都在为他牵动,很累,这是他现在的感觉,快速运动集中目标,对于经过特种训练的他来说不难,难就是骑马,以前都是机动车上,马背上是头一遭,哪怕他有马镫、马鞍等这样逆天的作弊器,依旧是很疲累。

    斜斜地躺在休息案几后面,一口气猛灌大肚子水,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才喘过气来,来这个时代许久都没有这么累过,比之前后世执行任务之后还累。

    项真恢复了几分力气,四下看了看,却没发现吕锐,估计这小子被扫了面子,躲起来了吧。

    不一会儿,监察官王贲陪同秦王驾下的小宦官带着几名士卒来找项真,还未到跟前那黄门就是一脸谄媚的笑容,恭敬地很,与第一局赛后宛若两人,尖着嗓子道:“奴婢,贺喜大人,恭喜大人,大王命小的送来好酒与食物,赏赐给军侯大人。”

    对于这类型趋炎附势之徒,项真打心里厌恶,不过毕竟是秦王政身边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只好打起精神道:“这是吾应该做的,多谢大王后赏。”

    那王贲也是满脸笑容,略带崇敬之色,上来道:“大人神射,末将今日开了眼界。”

    项真拱手道:“王将军谬赞了,微末之技罢了。”

    “军侯谦虚了!二十靶二十中,唯我大秦神射王养由基将军由此技艺。”王贲赞道。

    王贲口中养由基,也就是后世小学作文中著名的卖油郎,后成为将军战国时代的神射手,一手箭法出神入化,乃是传说中人物了。

    小黄门传达完大王诏令后,拿着项真趁人不注意递给几枚大钱,满心欢喜地带着随从走了。

    项真让王贲陪同自己喝酒吃点东西,不过王贲倒也不忘自己的职责,连番推辞,随后就率领士卒们,前往他处,估计是看看吕锐的情况如何。

    项真无暇估计吕锐的情况,此刻赶紧休息,抓紧时间恢复体力是上策,待会儿还须一场马上战斗才能取得胜利,对于马上对战项真可没有把握,毕竟他来自后世,熟悉的是热兵器时代的战斗技能,冷兵器的马战技法,从未经历过,何况自己才刚学会骑马不过十余天,虽然自己拥有作弊器,可没有那么逆天,又不是枪械对战,而是马上长矛、剑戟之类的战斗,这吕锐自小生活在这个时代,身手也不差,真要打起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半个时辰一晃而过,王贲又带着士卒们过来了,不过这次带来的是护具与木枪,护具是用一种特殊的藤条所作,具有很好的防护作用,就连头部都防护到了,由于大王有令不可伤人所以对战二人都要穿着护具,那兵器自然就只能是木头所做,而且枪头是钝的,上面还抱着布匹,沾着白灰,用来作为凭证。

    项真在士卒的帮助下,麻利地穿好护具,正准备翻身上马,王贲叫住了他:“军侯,旗开得胜!”

    看着王贲真诚而又艳羡的神情,项真没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个头,看起来自己的能力得到了军方人士的认同,自古以来都是英雄惜英雄,王贲也是员猛将,又有很年轻,见项真如此勇武,不自然地有了好感,军人的好感。

    翻身上马,接过旁边士卒们端着的木枪,只手提着,一手拽住缰绳,一勒马头,马匹灵巧的转过身,双腿狠狠地夹了马腹,马匹吃痛,长叫一声,四蹄飞跃,急速奔驰而去。

    项真操纵的马匹以一阵子小跑进入演马场中央的位置,他的对面吕锐同样的装束,手持却是一把木制的长戈,这是战国时代的标准兵器,是一种曲头兵器,横刃,用青铜或铁制成,装有长柄。

    这种兵器项真只是在博物馆见过,据说可以再战场上直接割去头颅,一般都是战车兵使用,后来经过改制,增加了尖利的矛头,亦可通过方阵直接进行刺杀攻击,而后又将可以在圆型战阵中转圈横切,算的上是一个比较古怪的兵器,不过解说员说过,秦朝一统后就废除了,自后就再也没出现过,被长枪或者矛所替代。

    吕锐也策马缓步走到项真对面约一百五十余步的地方站立,双方都平端着自身的兵器,项真右手持枪,紧紧地夹在腋下,左手操持着缰绳。

    吕锐是左手持戈,样子与项真仿若,二人就这么骑着马面对面站着,只待那迅若雷霆的攻击发起一刻。静谧,没有一点声音,眼神中投射一股决战的意味,仿佛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石破天惊的碰撞即将发生,也许就在那一刻之间,一个人倒下,另一人成就非凡。

    军营内外两座观战台上的观察,无论是秦王、高官贵戚,还是平头百姓,此刻都鸦雀无声,双目紧紧盯着场中二人,气氛紧张的令人有些窒息,蒙娅与燕姬二女两手紧紧握在一起,默默地在心底为自己的爱郎祈祷,祈祷能够胜出。

    数以千计目光投射到场上的二人,他们在静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动了,缓慢地,两匹缓慢地开始朝前移动,先是小碎步,然后加快,一点点加快,逐渐的速度提起来了,很快众人的眼中只看到两团急速靠拢的黑色与红色,马蹄狂奔传来哒哒的声,声声击中每个人的心脏,好似与自己的心脏跳动混合一起,让人那样的激动与紧张。

    相关与不相干的人,都绷着了自己的身子,目不转睛,生怕自己错过什么精彩的地方。

    近了,近了,碰撞,“噹”“噹”两声,“嘭”的大声传来,然后只见两团烟尘中飞出一人,从马背上跌落下了,在地上滚动两下,不动了。

    “啊!”全场一声呼喝,目前还不知道是谁被打下马背,但是有些人已经禁不住好奇之心,纷纷站立起来,焦急地看着场中央。

    说了这么多,其实碰撞也就是眨眼之间,胜负立分,随即二马分开,一马骑士狂奔去十数步,便勒主马匹,调转马身,反转回来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另外一匹马,在没有骑士的操控下,狂奔而去,自有场上负责监管的士卒前去搜罗。

    “好!英武,厉害!!”军营外的平头百姓们,率先欢呼起来,随后场内的士卒禁军、武将们也跟着欢呼起来。

    此刻烟尘随风散去,露出胜出骑士的真容来,枣红色的骏马,不用问军营内外两座看台上的观战人士,知道赢着是谁!

    </p> ( 战国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