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26章蒙武说势

文 / 如海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九章蒙武说势

    两人你情吾浓,项真又不时大肆逞口舌之欲,两只手更是不堪寂寞,在蒙娅的娇躯中不停的探索,弄的蒙娅娇喘不息,情不自已,除却最后一步,其他该做的事情都已做毕。

    项真骑着马悠闲的往回走,高傲的蒙娅小鸟依人地偎傍着他,风和日丽,人生一大快事也。

    两人正享受片刻的惬意之时,一阵马蹄的轰鸣声传来,惊醒了这段热恋中鸳鸯,项真举目远眺,发现是蒙武等人,于是悄声说道:“你父兄他们来了。”

    蒙娅闻言一惊,大叫一声“呀!”从项真怀里直起身子,就要挣扎下马,项真叫她稍安勿躁,自己先下马,然后将蒙娅抱下马匹。

    蒙娅落地,赶忙牵着自己的马,装模做样的牵马溜达。

    就这么一会儿,蒙武等人便疾驰而至。

    一行人见到二人,即刻放慢马速,翻身下马。

    项真与蒙娅牵着各自的马匹,迎了上了,众人见礼寒暄。

    蒙武轻责蒙娅几句,而蒙娅则是一脸的含羞状,不言语靠着兄长而立。

    项真朝蒙武笑道:“伯父,尔等如何赶来了,吾等正准备回去呢。”

    蒙武故作严肃道:“你们半天不回来,吾以为出事儿了,所以带着他们过来瞧瞧,贤侄来给吾介绍一下你的新马具。”

    项真听了,四下看了看,附耳在蒙武道:“伯父,来人可靠?”

    蒙武眼中一凝,知晓项真所说的肯定重要,但是近日自己带来的人除了自己的子女外,其他的都是心腹亲信,自然可靠,便点头。

    项真这才拉着马匹介绍:“伯父,请看,这是吾设计的马鞍,方便骑士骑座,这是马镫,骑士可以很好的稳定在马背上,双手则可释放出来,还有马掌。”

    说着将马的一只腿抬起,让蒙武等人看得清楚,指着钉在马蹄上马掌,说道:“这是用来保护马蹄的,如同吾们人类穿鞋般,这样马匹在越野时就不会受伤。”

    蒙武一边听着,神色却越来越严肃,越来越郑重,当说到马匹长久奔跑不会受伤时候,双目大睁,这样可以让多少马少受伤啊。

    蒙武与蒙恬、蒙毅兄弟两对视一眼,蒙氏是武将世家,对于骑兵自然是精通的,从项真这么简单介绍,便立刻想到了大秦铁骑,这几样东西如果装备骑兵,那就真正地让骑兵不再是马上步兵了,而是冲锋陷阵的骑兵,这种骑兵肯定是所向无敌。

    明白了事情重要性,蒙武果断地吩咐道:“蒙恬你将此物呈现给大王,蒙毅你将今日协助贤侄打造器具的蒙氏作坊的人调查清楚,可靠的奖赏重金,如果不可靠,则……”

    蒙武脸上杀机顿现,到底是久经沙场,果决的很,立马就下了决断。

    蒙恬和蒙毅知晓此事事关重大,不敢怠慢,军令如山,也是很郑重地抱拳应声道:“谨遵将军令!”

    吩咐完这些,蒙武才和颜悦色道:“贤侄过来,吾有话说。”

    说完独自一人走在前面。

    项真受宠若惊,看了一眼有些迷茫的蒙娅,很快就跟了上去。

    落后蒙武半步,二人就这么前行,其他众人都在原地等待,不敢上前。

    蒙武随意解说着牧场经营的苦乐,显出极为在行和深有见地。两人就这么缓缓慢行,一片看着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山川美景,一边体味蒙武话中意思。

    蒙武看似随意地说道:“娅儿对贤侄,很有好感啊!“

    项真不知他背后意思,顿时尴尬起来,却又不知说什么。

    蒙武回头看了一眼项真,眼神略带笑意道:“也好!蒙娅这丫头老大不小了,他的婚事吾一直操心,这丫头心高气傲,一般人她看不上眼,如今贤侄获得她的青睐,也让老夫放心了。”

    项真心中一动,想到什么,试探道:“可小侄听说,少阳君颇为喜欢蒙娅。”

    蒙武冷哼一声道:“赢皋?他算什么,不过是个承袭父辈祖荫的纨绔罢了,吾大秦以军功立国,大王尤为注重人才,只要贤侄好好表现,为大秦立下大功,其他人等不足为虑。“

    项真默然。

    半晌,蒙武忽地转身朝他望来,两眼精芒暴闪,凛然道:“项真!你老实答吾,你究竟是何人,为何知晓如许事物,不仅武艺高强,还足智多谋。“

    项真知道这是查探自己,小心组织话语应道:“伯父,小侄本事魏国山野中人,因机缘巧合,救了师傅尉缭子,蒙他看得起,收为记名弟子,追随师傅周游列国,发现东方六国不思进取,懦弱无能,唯有吾大秦如日东升,朝气蓬勃,觉得将来一统天下非大秦莫属,这才携恩师之令前来报效大秦。“

    蒙武因有项真持有尉缭子令牌的先入为主的想法,没有怀疑,当年他也是巧合之下遇到孙膑,并与尉缭子结下厚交之缘,二人相交莫逆,曾多次书信相邀尉缭子前往秦国出仕,只不过当时尉缭子以未出师为由拒绝了,如今其弟子前来,立下大功,发觉有可能二人将同殿为臣,爱屋及乌,欣赏项真,才有了方才一番话。

    蒙武思虑一会后道:“假设吾把蒙娅许给你,你肯答应一生一世好好爱护她吗?”

    项真大喜道:“项真定不负伯父所托。“

    蒙武闻言却故作不喜状,板着脸道:“还叫伯父?“

    项真连忙单膝跪地,重新见礼:“小婿见过岳父。”

    蒙武大笑,上前一步,扶起项真。

    蒙武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欣然道:“吾欣赏你,并非因你技击高超,或又不顾性命的护卫大王,而是你的足智多谋,你此番献马鞍、马镫、马掌,又立大功,对于大秦军事多有帮助,还望你莫要泄露。“

    项真从蒙武的话语中,隐隐感到大秦军方有什么重大行动,便问道:“可是朝堂上有什么动作?”

    蒙武眼中闪过一丝惊异,赞许道:“老夫果然没看错,单凭你敏捷的心思,观察入微的智计,将来必会飞黄腾达达。“

    说着,话语顿了一顿,郑重道:“大王初亲政,便发生嫪毐叛乱,死伤数千人,国内政局不稳,东方六国趁此机会,隐隐有合纵对抗吾大秦之际,大王怕合纵成势,当年苏秦六国相前例犹在,不可不防啊。“

    项真疑惑道:“当年六国合纵,乃是六国中有四君子这样德高望重之人,在其中串联,可如今四公子具已辞世,如今六国并未有如此威望之人,是谁又要重拾当年旧事呢?”

    蒙武抬头叹道:“吾大秦军功正盛,无论东方六国单独一国,皆不可怕,当年若不是六国内乱,恐大秦灭国,如今魏国大王之弟魏公子元吉,正是这六国合众的主谋人。”

    “魏元吉?”项真隐约在秦国亲政登基大典中见过,而且他在东方六国游览的时候,也听过此人的威名,说他英俊潇洒,武艺精湛,礼贤下士,颇有其叔父信陵君魏无忌的遗风。

    项真进一步说道:“魏元吉,小婿于周游列国时,听闻过此人,此人乃魏王之弟,行事颇有信陵君之风,不过就算他合纵成功,可六国之中并未有能领兵统帅。”

    蒙武摇头道:“小婿此言差矣,不可小瞧天下,无论是赵国的庞媛、李牧,还是楚国的项燕,这三人的威望、战功都已足以统领六国大军。”

    项真有些疑惑,貌似自己所知道的历史,自秦王嬴政之后六国好像再也没有组成过六国联军,庞媛不知道是谁,这李牧不是在赵国的北方抗击匈奴吗?项燕,自己知道和项羽有些关系,好像是项羽的叔父怎么的,唉,该死的,当初自己怎么不多记得历史啊。

    从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

    衡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

    这是战国时代政策的两大极端相反方向。

    秦在西方,其他六强齐、魏、赵、韩、楚、燕分处在东方南。所以任何一国与秦联手,都是东西横的结合,故称连横六国的结盟,是南北的结合,南北为纵,故称合从。

    自长平之战以来,战国的形势愈来愈明显,六国已逐渐失去了单独抗秦的力量,虽偶有小胜,却不足以扭转大局,但若联合在一起,力量却远胜秦国。所以秦最惧者,正是六国的合从。所谓“常恐天下之一合而轧己”。

    </p> ( 战国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