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27章情挑蒙娅

文 / 如海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项真轻轻的拿起这把刀,仔细看着这把锋芒毕露的钢刀。

    刀长一尺二,向外曲凸,刀背随刃而曲,两侧有两条血槽及两条纹波形指甲印花纹,刃异常犀利,柄长三寸至四寸,用两片木料,牛角或兽骨夹制而成,以销钉固定。

    整把刀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简单,轻便。

    项真默默地看着手中的刀,从脑中找出关于刀法的描述,刀法讲究展,抹,钩,剁,砍,劈,一股自心底油然而来的感觉仿似要喷薄而出。

    项真此刻战意凌然,双手紧握着刀把,大步走出屋子,来到院内,一动不动的站在院中,脑中个个刀招闪现...

    骤然间,项真动了起来,拿着刀慢慢演练起来,第一遍的时候,变招时还有些不连贯,显得十分不协调,但是第二遍时手中的刀上下翻飞,缠头裹脑,翻转劈扫,撩挂云刺,托架抹挑,煞是熟练,渐渐的手中的刀变成一道道白光,快似闪电,疾如流星,恍如晃眼一过,毫无破绽一般,最后动作慢慢的缓慢了下来,但是带起的刀影却越来越密集,最终一刀力劈华山,项真腾空而起,狂劈而下,一道匹练闪过,刀刃斜垂至地上,而项真则站立不动。

    正这时,突然,项真背后亦有一声娇叱传至。寒光顿先,自天外飞来,项真回身持刀架着了突入其来的一剑,定睛一看来人,原来是那绝色美人蒙娅。

    原来蒙娅今日到自家作坊取一宝剑,突见项真练刀,平日里总见兄长说项真长项真短,坊间中也对项真当日平定叛乱神勇多有描述,让她不服,想起那日见此人骑术不精,认为项真是浪得虚名,定要揭穿于他。

    此女心高气傲,自小在父辈兄长呵护中长大,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秦国高官纨绔子弟,碍于他家中势力,多有献媚,恭维着她,让她养成有些目中无人的个性。

    今日恰好遇到,岂能不比试一番。

    见是蒙恬的妹妹,想着美女养眼,项真有些惊讶,但又调戏之心顿起,嘿然道:“蒙小姐何故偷袭?这可是小人行为。“

    蒙娅气得俏脸通红,紧咬玉唇,却不言语,只顾将剑如长江大河般往他攻来,剑法熟练,只是欠了力道和经验。

    项真心中一动,且战且退,只是见招拆招,也不反击,不住地在院内游走。

    蒙娅见强攻不下,又急又气,急切下,有些力不从心,娇喘连连,剑法虽盛,可力也有所竭,再说剑法在精绝,如何在力气上与男人比肩,项真所练刀法本就以力为基,正所谓一力降百会。

    对于蒙娅花式繁多的剑法,项真都是以最直接的办法击破之,须知两点之间最短的就是直线,脱胎后世军中格杀为核心的刀法,当然讲究最快最有效率杀敌为目标,抛去那些华而不实的招式,直截了当解决问题。

    这种脱胎于战场杀人的刀法,岂是区区蒙娅所能抵挡的,项真只是存有调戏之心,否则一招即可败她,那容她还能对战数十招。

    蒙娅有些羞怒,这项真滑若似狐,不与自己纠缠,四处游走,自己每每祭起杀招,却被他那怪异兵器,以直截了当破的,想来让人懊恼。

    蒙娅狠狠地再劈两剑,却被项真举刀“当“的一声架住,再一个翻转,将长剑脱手而去。

    项真回刀,用力刺入地下,一步上前,身手将蒙娅搂在怀里,整个抱起,压在院内的墙边上,俯首盯着蒙娅秀丽的娇脸上。

    蒙娅已经是筋疲力尽,无力躲开,只能尝试挣扎了几下,却被那男人气息迷倒,瘫软在他怀里,怒叱道:“你,你要干什么?”

    项真双目炙热地盯着蒙娅,看着眼前的可人儿,柔声道:“你说呢,无法偷袭,当然要惩罚。”

    蒙娅大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流露一丝惊恐,奋力挣扎,不停地扭动身躯,岂知项真双臂犹如铁箍,抱得紧紧地,二人紧密接触,扭动中,腿脚肚腹相互摩擦,反变成似向对方作出强烈反应。

    自蒙娅出生以来,以她的高傲,尚未有男性轻薄于她,生平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紧密接触。

    就连倾心于她的少阳君赢皋都未曾亲近,就连手尚未拉过,何况现在这样的情形。心里愤怒,可身体却传来阵阵**蚀骨的奇异感觉,令她全身发软。

    蒙娅很快就眼圈微红,眼泪在那眼眶中打转,鼻翅儿忽忽地急促扇动,红晕瞬即满布在期雪赛霜的玉脸上。

    其实蒙娅对于项真谈不上厌恶,只是有些懊恼当日看他的神情,而且项真又全然不同于她之前身边的男人,处处维护讨好于她。

    女孩儿的心思,当真难以捉摸,越是不讨好她,她越想引起人的注意,特别是近日满耳全是关于项真的事情,所以想第一时间来看看项真是否有传言那般厉害。

    其实,刚才她已经目睹了项真练刀的全过程,看到了项真练刀时那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以及诡异绝伦的刀术。

    而有一点是她周围男人都不及的,就是这人不同一般人卑怯,说话做事都有似有着无穷的自信,淡然宁静对待任何人物,不可否认,从外貌体型上来看,项真也是让女人着迷的类型,如今她现在即管被他大占便宜,仍很难真正泛起恨意,讨厌项真。

    感受项真身体传来的阵阵热度,二人紧密接触时,她娇体内的快感愈发强烈时,嘤咛一声,已被项真封住了香唇。

    蒙娅又惊又羞,眼睛睁的老大,从未想象到对方如此大胆,竟敢在自家作坊中,如此行为。原本自己紧咬的牙关,瞬间被那可恶的舌头破入,恍惚中,蒙娅迷失在生平第一次初吻里,啥那间,身边所有男人的影子,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院外突然有人声足音传来。

    项真虽然享受美人在怀的韵味,不过多年特工生涯,让他时刻警觉。

    感觉到有人来到时,立马离开了她的香唇,在蒙娅的耳朵,轻轻地说道:“能一亲蒙娅芳泽,项真纵死亦甘愿,你是吾的人了。“

    于是大笑中放开她,潇洒地拔出在地上的刀,转动腕部,挥舞一阵刀花。

    男人那口中的热气,喷在蒙娅的耳际、**上,让她身子发软,浑身无力,顺着墙壁慢慢地瘫软依在墙上,芳心中所有对项真不忿,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身体阵阵传来的,那种羞人的兴奋和快感,让她情以何堪。

    </p> ( 战国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