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21章约战有期

文 / 如海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此刻,这大小姐也见过了,该请安也请安了,项真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转身准备离去。

    后面却突然传来一句带有讥讽的言语:“项大英雄,怎么就走了,吾等还想见识一下项英雄勇猛神武的身手呢。”

    “唉!”人不惹事,事上身,项真和蒙傲只好转身。

    那吕锐排众而来,后面跟着的是绝色美女蒙娅,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也瞧热闹般的一哄而上。

    由于走近,项真的眼光不由落到蒙娅的俏脸上,正面认真一看,才觉得此女更是人比花娇,艳丽无双。

    刚才远看只看得她前凸后翘,身材极棒,近看更让人目不转睛,秋波盈盈荡漾,掩藏不住的清秀之气迎面而来,逼迫人呼吸顿止,以项真阅女无数的感觉,也不自然觉得此女,真可谓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她的美纯出于自然的鬼斧神功,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艳红劲装,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想必蒙娅适才听过吕锐说过路遇项真之事,心里不免生出几许厌恶之感,如今见他目不转睛看着自己,顿时露出不悦之色。

    项真见美女眉头轻蹙,柳眉微颦,心中一警,想必自己方才有些唐突了,转而往吕锐望去。

    吕锐却带着蔑视眼光,正冷冷打量他,神态间颇不客气。可见吕锐已经把蒙娅当做自己的禁脔了,容不得别人亵渎。

    蒙傲见事情有些过火了,赶紧给大小姐引荐。

    蒙娅冷淡地道:“原来你就是项真,大哥很欣赏你嘛?”

    吕锐微往蒙娅靠近,以示和蒙娅的亲热关系,傲然一笑道:“在下亦很欣赏项兄,听闻项兄勇不可挡,吾大秦以军功立国,不如择日好好切磋一下。”

    项真听他表面虽是客气,实则语含讽刺,暗示传言夸大了事实,心中有气。

    不过吕锐身后的武梁却看不惯项真,想起之前路上项真窘迫,眼珠一转,计上心头,赶紧上前故作亲热道:“哎呀,鋭公子你怎可与项真切磋技击呢,须知咱们大秦国私自械斗,将会被处刑罚的,何况技击相博,难免伤人,岂可伤了和气,不如考校骑术,即可显项公子的勇猛,又不伤和气,岂不更好!”

    武梁的话,正中赢皋下怀,战阵击杀,想必这位项真可能真有些许本事,不然亦不会得到大王和蒙恬的信任,今日路上所见,他不会骑术,如果与自己比试,还不是手到擒来。

    于是赶紧道:“武梁说的极是,项兄乃大王所重,又是蒙恬蒙将军的结义兄弟,切磋

    战阵击杀,难免伤人,有损吾大秦国力,还是切磋骑术较好!不知项兄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蒙傲、蒙墨脸色顿显尴尬,不答应吧,有损项真的威名,答应吧,以项真目前初学骑术来看,是必输无疑,这叫人左右为难。

    项真心里暗叫苦,想道若能和这自负的人来个自由搏斗,凭借自己后世的所学,必可打得他变成个猪头,可要比试骑术,看看刚才对方的表现,十个自己都不够看的,惟有谦虚笑道:“鋭公子骑术精绝,小弟望尘莫及,怎够资格切磋,有闲还要请鋭公子指点一二。“

    蒙娅听得他们似要较量骑术,本来脸露兴奋之色,闻得项真如此说,本来对他的印象就不好,这回更是不屑地低声啐道:“胆小鬼!懦夫!”

    吕锐显然非常满意蒙娅的反应,仰天长笑道:“项兄真令在下失望,如此亦不强项兄所难了!”

    这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呢,何况项真这样一个处处都觉得自己比古人强现代人,受到如此对待,当然要出这口恶气,再说美人在前,怎么着也要表现一把。

    可怎么才能赢呢,项真脑中飞速的转弯,想着点子,当目光不经意间扫过跑圏内一匹马身上的时候,脑中电光火石一闪,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于是表面上心平气和,故作潇洒,一笑道:“在下所学乃战阵之骑术,非杂耍观赏之用。”

    吕锐和武梁听了项真的话,脸色大变,此乃讥讽自己的骑术只不过供普通人看得乐的,这样话太伤人,气得赢皋变色,咬牙道:“既然如此,还请项兄约定时间,咱们比试比试,看看到底是战阵骑术厉害,还是吾杂耍观赏骑术精绝。”

    旁边的蒙娅原本有些恼火,此刻却抚掌笑道:“好啊,好啊!就定下日子,大家作证,一同笔试。”此女当真有唯恐天下不乱的个性,让人头大。

    蒙傲与蒙墨亦是变色,很是焦急,蒙傲悄悄扯了扯项真的衣服,悄声道:“公子,公子,不可鲁莽,忍一时之气,不为过。”

    项真却好似胸有成竹,给蒙傲一个安慰道:“无妨,吾自有主意。”

    武梁则是跳将起来:“既然如此,那么吕锐与项真击掌盟誓,约定日期与比斗地方、方式。”

    吕锐好整以暇,伸出右掌,眼神带着怜悯与嘲笑看着项真,项真上前,面色淡然伸手与之击掌三下,确定比试。

    项真道:“既然确定比试,时间定为十日后,比试方法稍后吾会着蒙傲告知,不知吕锐意下如何?”

    吕锐本想按照自己的意思比试速度和技巧的,可被项真抢到了话头,如果说拒绝,不免被他拿住话柄,失了面子,当下傲然地道:“一切以项兄为准,本君自无不可,随时接受。”

    蒙娅见二人已经约战成功,赶忙娇声笑道:“我也去,我也去,项大哥,倒是约战,一定告诉吾哦!”

    好嘛,就这么一会儿,称呼就变了,感觉也亲近了许多,这美女还果真有点后世太妹的风格,叛逆心极强。

    项真微笑点头道:“美人相邀,吾必告知。”

    说着目光热忱地看着蒙娅,肆无忌惮地欣赏她美丽,蒙娅被项真火辣的目光,看得有些羞意,玉颊绯红,低下头。

    吕锐脸色铁青,玉目喷火地看着项真,这么一小会儿,就开始勾搭自己心仪的美人儿啦,怒道:“蒙娅,现在我们去试你那匹赤红瘤,你去不去!”

    说完“哼”了一声,转身离开,朝跑马圏走去,武梁等人也是朝项真瞪鼻子上眼地,一副不屑的样子。

    蒙娅被惊醒了,“哦”了一声,赶紧快不跟上,理也不理项真。

    项真看着这些人的表现,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心智未成熟的现象,太过喜怒于色了,此等人不足为虑。

    见吕锐等人离开,蒙傲赶紧上前,关心的问道:“公子,这可如是好,即使这十余日你天天练习,也不可能达到吕锐的水平啊。”

    “就是,这骑术需要常年累月训练,经常与马匹在一起,熟悉习性,才能精通,可短短十日,实在是难啊。”蒙墨也是长吁短叹的,在他看来这项真为了一口气和面子,答应赌约,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项真看着二位焦急的样子,心中既是感动又是好笑,果真应了那句老话皇帝不急太监急。

    “好了,蒙傲,在下知道你们二位,担心吾,没关系,不妨事,吾心中自有计较。”项真安慰道。

    蒙傲好奇道:“哦,公子有何计策?”

    项真没有正面回答,问道:“蒙氏家中可有作坊?”

    蒙傲和蒙墨面面相觑,不知项真何意,茫然回答道:“有啊,

    蒙家有铁器作坊、酿酒作坊、木器坊等等,公子问这何为?”

    项真神秘地朝二人笑道:“暂时保密,到时候便可知了,走,去吃饭去,肚子饿了。”

    说完带头朝马场膳堂走去,蒙傲与蒙墨两人大眼瞪小眼,全然不知所措。

    项真走了两步,见二人没有跟上,站立原地,高声道:“二位,发什么呆呢,这都午时了,尔等不想用饭啊。”二人惊醒,迅速跟上。

    </p> ( 战国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