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04章初识嫪毐

文 / 如海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项真就餐的酒肆位于两条大街的拐角处,刚刚艰难得就着茶水啃了两口麦馕,便听见楼下传来轰轰的车轮声,抬头顺眼望去,看到两条街上各驶来一辆马车,都是速度很快,看样子没人提醒的话,肯定要撞上,这年月没有红绿转向灯,也没有交警,估计这交通事故肯定是要发生的。

    项真微微笑了笑,要是这两辆车如果是普通的,说不定他会提醒一下,普通百姓嘛,这年月医疗条件差,有个三病五灾的,不死也要脱层皮,但是从外观上来看,这两辆马车都是华丽的贵族物品,普通老百姓是用不上的,有钱人嘛,自然有钱,自己犯不着操心,说不定也可以看看热闹,战国时代的车祸是如何发生的。

    两车的速度都很快,也不过几息之间,就到了路口,由于视线的关系,两车快要碰到了,双方才互相发现,那辆篷车的御者有些慌乱,赶紧站起身来大声叫喊着,而便车的御者也是惊慌失措,双手青筋尽露,使劲地拽着缰绳,想要立马拉住疾驰的奔马。

    两车的御者都拼尽全力,眼看就要碰撞了,好在这两位的驾驶水平还行,就堪堪一点点,两车的马匹头都挨着了,车却停下来了,可惜这时代的车轮的质量不行,轱辘都是木头制的,在这样的冲击力之下,便车的一只车轮轴承断裂,一个轱辘歪七八钮的朝外远远地滚了过去,里面的乘客像墩子一样被蹲在地上,脸上的肉震得呼呼直颤,显然是个胖子。

    篷车的御者也是心惊肉跳,刚刚回过神来,气急败坏,尖声骂道:“狗奴才,盲眼了吗?没看见这是谁的车。”

    便车的御者也是三魂丢一魄的,气喘吁吁,显然也处于惊吓之中,加上自家的车轱辘没了一只,主人更是跌了一跤,闻言很是恼怒,咬着后牙槽怒道:“大胆,你没瞎眼,知道这是谁的车,这是大黄门颜余大人的座驾。”

    项真一看有热闹瞧了,便起身离座,依靠着窗户口,低头朝街上瞧去,果然看到一个身材肥膘的官员坐在地上瞪着眼睛喘气,似乎摔得不轻。

    “呸”篷车御者啐了一句口,大骂道:“什么大黄门小黄门的,把你的眼睛擦亮些,瞧瞧,这是长信侯的座车,识相的赶紧滚。”

    便车御者闻言,立马吓得缩了脖子,有些畏惧的回眼看看这正在艰难爬起来的胖子官员,胖子鼻子哼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是满口怨恨与讽刺:“这个阉人!走!”

    还没等篷车御者答话,篷车的车帘掀开了,一张惨白的面孔露了出来了,鹫目阴冷至极,嘿嘿地阴测测地笑道:“颜余,有种再说一遍,能不能大点声啊!”

    楼上的项真,如今可就端正了身子,来秦国好些日子,当然知道长信侯是谁,这会儿本人出现,项真很是仔细地看着这人,嘿嘿,千古留名之人啊,据说他下面那玩意儿可以举起一个车轱辘啊,拥有超级巨吊的人物,史上吃软饭第一人。

    项真嘴角微微上翘,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嫪毐——刚才自己还在想着他的事情呢,这么巧就碰到了,战国七雄之中也算的是知名人物,在秦王嬴政亲政之前,吕不韦专权,嫪毐专宠。据说这嫪毐本是吕不韦为了怕朱姬不受控制,专门挑选出来的门客,送进宫里,伺候太后,为了吕不韦提供宫内情报的。

    哪曾想这小子,进了宫,凭借着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巨棒,受到了朱姬的宠信,在朱姬的安排下,如今官拜长信侯,食邑太原郡,掌管**事宜,等到现在他自觉翅膀硬了,便不再听从吕不韦的话,自成一系。

    据说这小子与太后有两个儿子,于是人们挖苦说道:秦王政有三个父亲,生父异人,仲父吕不韦,假父嫪毐。

    无论从官职上,还是背景上面嫪毐比颜余要高出一大截,大黄门颜余没想到长信侯本人就在车上,更没想到自己嘀咕骂人的话被听到了,平时私底下说说,也没啥,可这是当面讲人家是阉人,那可是赤果果地打脸啊。

    颜余满脸肥肉的头上出现了冷汗,赶紧赔笑,却说不出话来。

    嫪毐看样子刚喝过酒,项真在楼上都能够闻得到酒味,嫪毐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身子大半依靠在御者身上,手指着颜余骂道:“有胆量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颜余一遍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作揖道:“君侯这是哪里话,刚才小的什么也没说,正为君侯让道呢。”

    “竖子!”嫪毐瞪着通红的眼睛,声音更是冰冷,破口叫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后说什么吗?本候是不是阉人与尔等有何关联?瞪大你的狗卵子看看老子是谁?长信侯爷!嘿嘿,过些天,这大秦的天下就要姓嫪了,到时看我怎样砍下你的狗头!”

    颜余浑身有些抖动,继续陪着笑脸道:“长信侯,真能说笑。”

    “胡说,告诉你本候心理清楚的很,不要以为是酒话,过几日,就是你的忌日,把你的狗头当成夜壶。哼,等着吧!”说着,他伸手朝御者后背拍了一巴掌:“还不快走,我可不想再见这个死人。”

    篷车“唿”地绕过塌了半边的便车,顺着大道向大郑宫后门的方向疾驰而去。颜余看着远去的车影,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放松神情,松懈下来,全身无力,眼看着又要跌坐下去,还好他身边的御者机灵,立马将颜余扶了起来,颜余奋力地擦着汗,一边软弱无力吩咐御者赶紧走,这车不要了。

    项真脸色有些郑重,望着长信侯远去的车,心中翻腾不已,作为情报人员,他从嫪毐的话中,敏锐的感觉到了近几日这雍城要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了,一场政变将不期而至。

    作为一个现代人,无论是从史书还是影视作品,都知道嫪毐政变这是肯定发生的,作为太后的面首,假宦。秦王亲政加冕后他肯定是最惊惧的,他应该了解秦王政的雄心壮志,作为当今实力最为强大国家的统治者,他肯定不允许有损任何关于秦国王室声誉的事情发生。

    再说秦王亲政后,无论是丞相吕不韦,还是嫪毐等人,都要靠边站,吕不韦无论如何都算是有功于大秦社稷,大不了退休回家养老,做个富家翁,而嫪毐呢,失去了太后的宠信,他什么都不是,一旦他与太后的奸情败露,等待他的就是凌迟与诛九族。

    项真是知道历史的大致走向,可具体事情不清楚,就说这嫪毐政变,他清楚,可不知道具体时间,现如今听闻嫪毐如此嚣张跋扈,尽然当街口吐狂言,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嫪毐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就绪,发动的时间也就是这两三天之内。从刚才的分析来看,也应该这样,必须这样,嫪毐才能活命,他这是迫在眉睫,不得不发。

    确定了自己的分析不错之后,项真心中已有所计较,立功,投名状就在这两天之内,于是赶紧召唤酒保结账。出了酒肆,项真立刻跑到自己租住的馆驿内,制定计划,准备连夜行动,探听情报。

    </p> ( 战国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1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