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索性放开弄

文 / 吻住朕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有人说看见你夜里到二皮的屋里去了……”孙大皮的怀疑,似乎并非空穴来风。

    “谁呀,谁这么闲极无聊,深更半夜没事儿干,专门传扬这样的恶语中伤的谣言呀!”周香兰当然要极力否认。

    “其实吧,你不用紧张,如果真的是二皮帮你怀上了孩子的话,不也是孙家的种嘛,我也能想得开……”

    “孙大皮,你这是听了谁的蛊惑,才来胡说八道的!二皮才是个没上高中的大男孩,好不容易回来过个暑假,就又要一年半载不会来了,我是生怕你们哥俩谁吃不好睡不安,才早上去给你送饭伺候你一百天,晚上还要跑十几里,回来给你堂弟做饭洗衣服的――忙也好,累也罢,回头别弄个屎盆子往人家头上扣啊,这还让不让人家活了呀!”周香兰居然能控制自己的眼泪,扑簌簌地掉落下来,就跟真的一样。

    一看见周香兰的眼泪,孙大皮立马就没了证明是是非非的勇气,赶紧哄媳妇儿说:“都怪我瞎猜,得了得了,全当我没说,全当我是被狼给掏了,变得没人性了,行了吧!”

    “是啊,再分有点人性,也不该这样怀疑自己的媳妇儿呀,你是相信自己的媳妇儿,还是相信传谣的那些人呀!”周香兰当然要把戏给一演到底。

    “好了好了,我认输,我誓,再也不会信别人说什么了,我只信你说的……”孙大皮的心势弱极了――好不容易保住了小命,就该烧高香了,加上还意外地获悉,媳妇儿赶上了末班车,给自己怀上了孩子,就应该乐不思蜀了才对呀――咋还能听信莫须有的流言蜚语,来怀疑和中伤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呢!

    即便真的是周香兰和孙二皮弄出了孩子,那也不必声张才对呀,这样的家丑,哪能外扬――何况,自己都这样了,求之不得媳妇儿能有个孩子,留个后呢――如果跟了别姓男人搞出的孩子,自己都应该原谅的,只要将来是自己名下的儿子,那就相当于自己没有断后啊!再说,还是自己的堂弟,怎么说,也是孙家的种啊!

    想到这里,孙大皮才彻底服了周香兰,不再追究和考证,周香兰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了。

    然而,话头既然提出来了,周香兰就十分警觉起来,边在心里嘀咕,到底的谁现了蛛丝马迹,到底是谁向孙大皮搞了密,谁能有这么大是兴致,来查弄别人家的是是非非?可是无论周香兰怎么想,都想不出来谁会如此歹毒,偏偏要传扬这样的绯闻。

    越想越是不明白,周香兰就感觉到了情况不妙――虽然孙大皮的嘴上说,既往不咎,都是他的错了,可是,谁知道转过天来,会不会找个理由,严刑拷打孙二皮,让他承认,跟嫂子通腿,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种啊!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周香兰才连夜起身,来到孙二皮的东屋,给他一些钱,让他收拾东西,赶紧背上书包连夜离开,且一时半会儿不要回来……

    孙二皮一时还有些蒙,也不知道事情坏到了什么程度,嫂子让自己连夜迅离开,势必有她的道理,也就二话不说,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背上书包,就离开了家门,匆匆上路,伴随他的,除了茫茫夜色,就是那一声声来自野狼谷的凄厉狼嚎……

    其实呢,这正是四赖子想要的结果――这些天里,白天他插不上嘴,找不到可以跟孙大皮渗透自己想法的机会,可是到了晚上,他却有很多闲暇时间,要么以陪护哥们儿的名义,留下给孙大皮做伴儿,要么以朋友的身份,回到村里,守候在孙家的一左一右,看看有谁来趁机欺负朋友的妻子……

    从四赖子见到孙二皮的第一眼起,就想到了那个所谓借种的阴谋诡计,无论是跟周香兰回家的路上,说的那些带有引导性质的话,还是背地里,向孙大皮灌输一些,他这样的情况,可能就得让老婆借种,来实现他留后的美好愿望了。

    而经过四赖子昼伏夜出的观察,尤其是在他吃过狼心狼肝,饮过狼酒(狼的苦胆酒)之后,眼睛渐渐有了绿光,居然有了可以夜视的功能,耳朵的听觉,和鼻子的嗅觉,似乎都比从前能力倍增,所以,不远不近地潜伏在孙家的附近,孙家有什么动静,他都能听到甚至看到。

    特别是到了后期,他居然用敏捷的身手,蹿进孙家的院子,来到窗外,亲耳聆听到了周香兰和小叔子弄在一起的美妙声音,这令他十分亢奋,要是搁从前,他早就可以突然闯入,以捉奸的名义,要挟周香兰委身就范,成了他猎艳的囊中之物。

    可是,四赖子还是忍住了,因为那样的话,势必还要形成孙二皮的某种敌对势力,迟早会爆出来,让自己吃不消,一定要想出更绝妙的办法,等待更绝妙的时机,才可以进一步行事的! ( 狼性失禁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9/1915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