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暖还水乡

文 / 乌普萨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一日,风暖云淡,艳阳高照,正宜出门远行。去。王语嫣与慕容复告别大理镇南王府,准备回往苏州行去。

    “嫣儿,为父想过了,这些年的确是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我已决定了,你的嫁妆由我来出,待到你办喜事的那一天,若是能允我到姑苏喝上一杯水酒,便心满意足了。”段正淳将他们送至城门,这番话说的是情深意切。

    王语嫣见他这样,倒也有些不忍心,乖乖地应了一声好。

    “这一队车马你们便带上吧,嫣儿重伤初愈,还是少点颠簸的好。那马车我已经特意吩咐过,各种物品皆是不缺的。”说着,段正淳将一小支车队指给了他们,那马车虽然并不华丽,却是小巧舒适,在江湖上行走最是方便不过,足见是用了不少心思的。

    “谢谢你了,王爷……王爷爹爹。”看着段正淳眼巴巴儿的模样,王语嫣硬着头皮,还是在“王爷”后面加上了“爹爹”二字,总算是承认了段正淳的父亲身份。

    段正淳闻言大喜,便要扑将上来。王语嫣赶紧往慕容复身后一躲,让最擅长说场面话的表哥去和段王爷相互客套。直到段正淳意犹未尽地回去处理政务,她才敢探出头来。

    虽然相处并不很久,在分别之际,段誉还是对慕容复与王语嫣生出大大的不舍来。看他瘪着嘴无精打采的,王语嫣微笑过去,把自己誊写出来的一份凌波微步的秘笈放到他手里,柔声道:“誉哥哥,你若是得空,便来苏州寻我和表哥玩,你打听曼陀山庄或者参合庄就可以找到了。”

    慕容复接过话头道:“不错,我们定下喜事日期后,会给你发帖的,到时来姑苏喝喜酒吧。”

    段誉欢喜地答应了,带着些怅然说道:“按理来说,作为嫣妹的兄长,我应该要嘱咐你好好对待她的。不过感觉好像对着你,这些话根本就不必要说。”

    “那是自然,你大可以放心。”看一眼正在兴高采烈地与小鹿说些什么的王语嫣,慕容复微笑道,“嫣儿告诉我,你似乎和那摆夷姑娘……”

    段誉的脸顿时涨得通红,他小声地道:“我是对她……不过现在还为时尚早,我不想像我爹那样,以后我若是……我必定会说到做到。”

    慕容复拍拍段誉的肩膀,笑道:“嫣儿与那姑娘很合得来,这几日只是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连我都快要不理了。你今后若是与她结成伴侣,嫣儿必定是再欢喜不过了,我也替你高兴。”

    不远处,王语嫣也正与小鹿咬着耳朵,进行着情感交流:“你看我这哥哥,人品如何?”

    “人品尚可,只是太呆了。”小鹿想起了什么似的,咯咯地笑了。

    “不要让他步老段后尘,还是很有前途的嘛。”王语嫣摇着她手道,“现在没有了妹妹的问题,再好好地调_教……你懂的。”

    小鹿斜睨了她一眼,故意“哎哟”了一声,拧了拧她的鼻子,说:“你看你,不就是调_教了一个表哥嘛,就得意成这副模样。我那天一看这慕容复和原著中的大为不同,再看你们俩那个情形,就知道你很有古怪。”

    “所以说明这个是可行的嘛!你我既为同穿……同道中人,要是做了我的嫂子,就能常常和我见面一起玩,岂不是比回摆夷嫁给随便什么一个酋长要好?”

    “你才酋长,你还野人呢!”小鹿一边把她往慕容复那边轻推,一边说道,“找你的好表哥去!别八卦了,段誉的事……我自己有数。”

    仔细瞧了瞧小鹿的表情,王语嫣拖长声音道:“哦——你也不必说,我已经看出来了,你也有些意思。”见她神色微微有些羞涩,王语嫣更是得意,“我已经给你留了一只鸽子,你今后便用那个与我传递消息,有什么进展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小鹿点头:“行啦,咱们这下知道了,你我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两个女孩子拉着手对视一笑,依依不舍地互相道别珍重。

    待得挥手告别上了马车,王语嫣赶紧拉着慕容复交换情报,一听得段誉的回答,高兴地拍手道:“他要是不学段王爷的风流成性,那这一对真是再好不过了!”

    “你这个爱替别人小两口操心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慕容复替她放好靠垫,便要扶着她躺下。“你伤虽好了,元气终究还是损了些,还不安静躺下歇着呢,只顾着淘气。”

    “这叫做,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嘛。”王语嫣心头雀跃,一时间兴奋无比,不愿意就此躺着,腻着慕容复让他陪她说话。

    慕容复被她缠得无法,为了让她听话休息,只得想了想,挑眉问她:“嫣儿,以我们二人的身手,要骑马回去,岂不是又轻便又省时间,为何王府执意要派人驾马车送我们回苏州?”

    王语嫣拄着下巴想了一想,扁嘴道:“是段王爷想补偿我,讨好我娘罢了。”

    “不尽然。”慕容复缓缓道,“他这是为了我着想,我倒也着实感激。”

    见王语嫣果然睁大了乌溜溜的眼睛,疑惑地望着他,慕容复忍笑接着说:“他是想让你少一些旅途劳累,早日养好身子。你养好了身子,便能与我成亲,以慰我这些年来等待之苦。你说,我应不应该感激于他?”

    王语嫣恍然大悟,虽是她并不如一般古代女子羞涩,却也被他这番捉弄的言语逗引得粉脸生霞。轻轻地捶了他一记,她便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躺下假寐,正合了慕容复想让她休息的意。

    他低声地开怀笑了,将一旁的薄毯拿过来替她拢上。她不好意思地嘟囔了几句,自发地又蹭上他的腿,用自己最舒服的姿势窝好。替她松了头发,慕容复伸手在她之前伤的肩膀处不轻不重揉按着。

    她的伤处淤血几近全数化去,已经只剩一抹淡淡的红痕,只是随着日日见好,时常会有些酸麻。此时被他这么一揉,正是搔到了痒处,王语嫣心满意足地低吟一声。

    看她星眼微饧,长长睫毛微微颤动着,一脸如小猫般的餍足表情,慕容复不觉又乱了呼吸,只得说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已给父亲传信,请他准备数月之后来喝我们的喜酒。还有治好你的那位薛神医,他也是一定要请的。段家这里更不必说,只是舅妈必然不肯与段王爷一齐受咱们的礼,看来还得费一些思量。”

    “分开行礼也就罢了,我才不要当着大家的面给段王爷磕头,私下行个礼已经很给他面子啦。只是姑父他连高堂之位都没办法坐上,岂不是会觉得不快么?”王语嫣揉着眼睛说道。

    慕容复沉默了片刻,接道:“那也是无奈之事,便是要入普通的宾客席喝喜酒,少不得也要他乔装一番,假称名姓。他如今已经是见不得光的身份,只望能不再想那复国的事,让我们好好孝敬他,便好了。”

    “表哥,我会和你一起孝敬姑父还有我娘的。”王语嫣拉过他手安抚地蹭了一蹭。看她乖巧的样子,慕容复心中原本的那些郁结也都散去了大半。

    这一路白日车马,夜晚住店,也并没有生出旁枝末节来,没过得几日,他们便进得姑苏城来。风土人情仍是熟悉的模样,打眼皆为清雅秀致的白墙黑瓦,入耳俱是温柔水乡的吴侬软语,令人心生暖意。

    包不同与风波恶早已得了信,在路上便迎了上来,笑呵呵地向二人行了礼,慕容复便出得马车与他们一道骑马聊天。包不同大声嚷道:“公子爷,您在大理擒了丁春秋,灭了星宿派的事,可早早儿的就传回到姑苏来了。武林中,哪个人不对‘南慕容’赞上几声!就连我包老三,行走江湖都觉得长脸!”

    “只是下回打架,一定得捎上我!”没能赶上打架这等好事,风波恶十分不甘,“苏州城周围能打的,我全打遍了,很是想会会外边的朋友。”

    “哟,慕容公子您回来啦?”路上的行人大多都认识慕容复、包不同与风波恶,无不热情地与他们攀谈,招呼声不绝于耳。

    “表哥,你现在算不算得上是姑苏一霸呀?”王语嫣撩起马车的帘子来,冲着慕容复打趣。慕容复只是笑,伸手探进马车里刮了一下她的鼻梁。

    “非也非也,公子爷一身正气,哪里能用‘霸’这个字来形容?再说王姑娘,公子若是姑苏一霸,那你便是压寨夫人啦!”包不同与风波恶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谈笑间,一行人便先回了燕子坞。一进得庄门,王夫人已等在了正厅内,虽是摆出了一副责怪的架势,努力板着个脸,数落了王语嫣好一通之后,之后还是带了些心疼:“如今可好些了?看你瘦的,衣服都显得宽松了。”

    “不要紧,娘。在您的威仪之下,我连嫁妆都给赚回来了,这下一高兴,再加上娘给我多补补,马上就能吃胖回来。”王语嫣赶紧表忠心。

    王夫人掌不住笑了出来,又收了表情,冷冷地朝慕容复道:“你便是这么照顾她的?”

    慕容复心下暗自叫苦,只得老老实实低头认错:“是外甥的不对,没有护好嫣儿。”

    “娘,这又不怪表哥。”王语嫣便上前拉了王夫人的手,腻在她身上。

    “你们一个个小姑娘,都是女生外向!一个接一个的受伤,还要替臭小子们说好话。我算是白养你们啦!”王夫人朝王语嫣额上戳了一指头,表面上是嫌弃,其实是无比亲热。

    “除了我之外,还有谁受伤啦?”王语嫣一听出了八卦的苗头,兴致勃勃地打量着站在一旁的阿朱与阿碧。阿碧赶紧摆手,王语嫣便笑嘻嘻地瞅了瞅阿朱,“阿朱姐姐是清减了些。”

    阿朱不免红了脸,王语嫣赶紧拉着母亲,示意让她快说阿朱与乔峰之间发生了何事。从来不过问家长里短的慕容复接到王语嫣转移火力的眼色,也是心领神会,帮腔道:“乔兄弟最近可好?”

    王夫人哼了一声,抿了口茶,这才娓娓道来。原来前段时间,契丹军队似有异动,乔峰便孤身潜入敌营,斩杀了某一路元帅,震慑了契丹大军。只是双拳不敌四手,辽军后援纷涌而至,乔峰深入腹地,要想脱身竟是比登天更难。

    阿朱在他去前就是日夜悬着心的,不顾他阻拦偷偷跟着去了边境。一听得他被困的消息,连夜赶了马去,扮了一个辽军将领的模样去救乔峰。阿朱装成要擒乔峰回去问话的模样,本来是已经博取了辽军的信任,让开了一条道来。只是危急时刻,竟然有个见过那将领的小兵识出了破绽,纵使乔峰已经跃上马来,箭雨如蝗之中,阿朱还是中了一箭。

    “怪不得我在大理没见到阿朱姐姐,说是有什么急事,原来是急着回来美救英雄了!”王语嫣拍手笑道。

    “姑娘莫要取笑,救人如救火,自然是要紧的事。”阿朱低头赧然。

    “你还叫我姑娘?如今你可是我货真价实的姐姐了。”王语嫣笑着握了她手,又朝着阿碧道,“索性咱们三个以后都是以姐妹相称,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分什么亲不亲的呢。”

    笑了一会儿,王语嫣想起亲事来,便又问阿朱:“那乔帮主与你订下什么盟誓没有?比如何时成亲什么的?”

    阿朱还未答话,王夫人便截过话头,忿忿地道:“那姓乔的小子只顾着急她的伤,却不问阿朱这妮子的女儿心思。我旁敲侧击了下,竟是个在男女情事上还不怎么开窍的蛮汉子。气得我只说,等阿朱伤好了,我便作主许给别人去。他这才回过神来,求我把阿朱许配给他。”

    王语嫣又惊又喜,恭喜了阿朱,又向母亲有模有样地抱拳道:“娘,您真是越来越威风八面,连丐帮帮主也要服你。”

    慕容复笑着说:“我前段时间说咱们大可与乔兄还有阿朱一起成亲,你还不信。如今岂不是准了?索性将阿碧和阿策的事也一起办了,燕子坞也好好热闹一回。”

    王夫人却是不依,重重地放了手中茶杯道:“我几时答应把女儿嫁你啦?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儿出去,病恹恹地回来。还没找你算帐呢,还想成亲……”

    慕容复冷汗直冒,只得小心上前向岳母赔不是。王语嫣看着表哥难得一见地显出了焦头烂额的模样,揽着阿朱与阿碧笑成一团。

    只是在这快乐里,她模模糊糊地想,乔峰如此为大宋拼命,处处与契丹作对,却不知今后他身世之谜若是一旦揭开,他又当如何自处?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或下下章就新婚了恩。明天请假一天,洒家的proposal按惯例被喷了,要改一改( ̄ε(# ̄),要改成神马样,洒家也不晓得啊不晓得……

    关于即将到来的h……我写好后会先发给我的编编过目,如果她觉得不会被河蟹,那就放这里,反之,就放邮箱去。总之要看洒家写成什么样再说了。( ̄﹏ ̄)。 ( 天龙之挽救失足的慕容少年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9/19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