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难道这个女人真的就那么厉害?

文 / 梵花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旭邦大厦顶层,一个颀长的身影伫立在落地窗前,冷冷地俯视着繁华的d市。

    他早已登上了无人能企及的地位,但是这对他来说,这些远远不够。

    他要的,是成功的巅峰,是拥有抉择一切的权力。

    房门被推开了,徐离焰听到声音,却并没有回头,除了应泽,没有人敢不敲门就走进他的办公室。

    应泽说:“苏乐山死了。”

    徐离焰凝视着远处的o&m大厦,若有所思:“我知道。”

    应泽走到沙发前,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你说可笑不可笑,这两天有人跟我打听消息,竟然以为苏乐山的死是咱们做的手脚。”

    徐离焰眉头一挑:“哦?”

    也难怪会有人怀疑,苏乐山也算得上是d市数一数二的黑道大哥了,要不是得罪了大人物,一般人谁敢动他?何况苏乐山死得还那么惨。

    应泽看着徐离焰的脸色,翘起的二郎腿倏地放了下来,声音也紧张起来:“难道真的是你……?”

    徐离焰不耐烦地扫了应泽一眼:“你什么时候对苏氏这么感兴趣了?”

    应泽干笑了几声:“你不是一直想收购苏氏旗下的公司么?这个时候苏乐山死了,对咱们当然大大的有利,也难怪外头的人会怀疑到咱们头上。”

    徐离焰冷哼:“随便他们怎么说,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应泽说:“听说现在苏氏是由苏乐山的大女儿主事,刚从美国留学回来。我说,咱们是不是应该借机收购苏氏?就算收购不成,也该把苏氏的市场抢一部分过来。”

    商业竞争一向残酷,应泽并不觉得这是趁人之危,成者王侯败者寇,这是小学生都懂得的道理。

    徐离焰冷冷地笑:“苏轻寒的档案在桌子上,你自己去看吧。”

    应泽起身去拿过了资料,真没想到,徐离焰这么快就把苏轻寒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动作比应泽要快得多。

    看到苏轻寒的照片,应泽不禁吹了声口哨:“看不出苏乐山那个老家伙,竟然养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妞儿。”

    徐离焰点燃了一支烟:“看下去,你就不会轻视这个女人了。”

    应泽翻阅过手中的资料,越往后看脸色越是阴沉,最后直接把资料扔到了茶几上:“难道你真的相信这些?还是你会怕这么一个黄毛丫头!?”

    徐离焰眸底倏地闪过一抹凌厉的精光:“你说什么?”

    应泽抿紧了嘴唇,脸上是少见的坚决:“难道这些资料真的那么可靠吗?你看看那些心理分析和能力测验,难道这个女人真的就那么厉害?”

    徐离焰终于转过了身,直视着应泽:“你真的看不出来么,还是你一点儿都不了解苏乐山?他付出那么多的心血和代价,就是为了培养这个女儿,让她有朝一日能够接手苏氏!你还认为这个时候是洽谈收购苏氏的好时机吗?你认为这个女人会在她父亲刚死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转让苏氏?”

    应泽看着散落在茶几上的资料,无言以对。

    徐离焰将即将燃尽的烟蒂按在烟灰缸里碾碎:“我告诉过你,不要轻视任何敌人,哪怕对手只是个女人。”

    应泽不甘心地问:“难不成就这么算了?如果我们能收购苏氏,那我们就彻底控制了市场,成为真正的龙头老大!那不是大哥一直追求的目标吗?”

    徐离焰深邃的眼眸里闪烁着野心勃勃的光芒:“不错,只要拥有苏氏,我们的地位就再也没有人能撼动。但是,成功有很多种方法,收购苏氏只是一条路而已,或许,还有其他的捷径。”

    应泽疑惑不解:“你的意思是……”

    徐离焰的视线投向天边,说:“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

    苏轻寒凝视着蒙着黑纱的相框,照片里的苏乐山面带自信的微笑,她似乎又听到了苏乐山朗朗的笑声:“小寒,爸爸一定会好好的,爸爸还要喝你的喜酒,还要亲手送你出嫁!”

    不知不觉,一层雾霭的水气蒙上了她的眼睛。物是人非,原来是个这么残忍的词。

    “大小姐。”苏宅的管家容婶悄悄走了过来,哽咽着轻唤,“大小姐,您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这样下去可怎么行?要是先生还在,知道了又会雄了。”

    苏轻寒缓缓地摇摇头,声音里是彻骨的悲伤:“爸不会知道了,爸再也不会知道了。”

    容婶擦着止不住的眼泪:“先生走了,大小姐可一定要撑住啊,我不想……”她看了看四周,低声说,“……我不想让那个女人插手苏家的事。”

    苏轻寒知道容婶说的那个女人是指沐玉,这几天沐玉一直赖在苏宅,动不动就对仆人颐指气使,几乎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女主人。

    容婶话语里的无助给了苏轻寒力量,她抬起眼睛看着容婶,苏乐山去世不过几天的时间,容婶似乎已经老了好几岁。

    苏轻寒一字一顿地说:“容婶,你放心,有我在。”

    看着苏轻寒坚毅的小脸,容婶不由得泛起一阵心酸,她强忍住鼻子中的酸楚,点了点头:“是,大小姐。”

    苏轻寒拿出手帕,细心地擦着纤尘不染的相框玻璃,轻声说:“爸,我送您上路。”

    小心地抱起镜框,苏轻寒慢慢走出了房间。

    路过二楼的一个房间,苏轻寒听到房门后传来沐玉气急败坏的声音:“……你怎么还不过来?老头子的追悼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要是不出现,对咱们可是太不利了!小祖宗,就当我求你了……”

    容婶看向苏轻寒的眼神添了几分心酸和同情。

    苏轻寒露出一抹苦笑,她真是高估了沐玉,原本以为沐玉是因为伤心苏乐山的死才会留下来。她也是为了照顾沐玉的心情,才默许沐玉在苏宅住了这么多天,没想到,沐玉竟然将这种默许当做她的软弱,还打算在苏乐山的葬礼上添乱。

    苏轻寒深深地吸了口气,镇定地吩咐:“容婶,把这个房间锁上,我要让爸最后这一段路走得安心。”

    低下头,苏轻寒望着镜框中苏乐山微笑的脸:“爸,你放心,小寒已经长大了。”**** ( 婚场做戏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9/191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