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噩耗

文 / 梵花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个月前,d市机场。

    十六个小时的洲际航班飞行,让苏轻寒觉得浑身几乎散了架一样的疲惫,走出机舱门的那一刻,她停住了脚步,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她终于到家了。

    相比张扬的美国大都市,苏轻寒更偏爱d市,这里阳光明媚却不会灼伤皮肤,海边的风总会给空气添加几分甜丝丝的气息,即使在酷夏也会让人倍感清凉。

    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爸爸,苏轻寒心里涌上一阵喜悦,周身的疲惫也似乎一扫而空,她脚步轻快地出了机舱口。

    “蔡叔!”苏轻寒眼睛一亮,几乎小跑着奔向了早已守候多时的蔡叔等人,“您怎么亲自来接我了?”

    一边说着话,苏轻寒一边下意识地在人群中着目标:“爸呢?爸怎么没来?蔡叔,爸也太不够意思了,明明知道我今天回来,竟然都不肯来机场接我!您一会儿可不许帮他说情……”

    苏轻寒愉快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的视线定定地落在了蔡叔左臂绑着的黑纱上。

    不是她没注意,而是蔡叔等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那块黑纱。

    她警觉地倒退了一步,蔡叔和身后的几个人都是表情凝重,看着她的眼神复杂而哀戚。

    蔡叔是苏氏家族中地位仅次于苏乐山的人,是什么人去世,会让他也要佩戴黑纱?

    “这是怎么回事?”苏轻寒的声音低了下来,明澈的眼睛直直地看向蔡叔,“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蔡叔翕动着干裂的嘴唇,半天才说出话来:“大小姐……”

    苏轻寒陡然尖叫了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

    蔡叔从来没见过苏轻寒这个样子,不禁微微一惊,伸手拉住了苏轻寒:“大小姐,您听我说,是大哥出事了。”

    苏轻寒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爸爸出事了?怎么可能!?

    再次开口,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声音会这么平静:“什么事,你说吧。”

    蔡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昨天晚上大哥一个人开车出去了,一晚上没回来,也没有消息。我让人出去找,结果……在南郊一座废弃的厂房里找到了一具尸体……”说道这里,蔡叔的声音也了起来,“……虽然脸上已经被毁了容,但是穿的是大哥的衣服……”

    苏轻寒打断了蔡叔的话:“不可能,昨天我上飞机之前还跟爸电话,那时候爸还好好的!我不管你们找到的人是谁,那一定不是爸!”

    蔡叔看向苏轻寒的眼神充满了痛楚:“大小姐,我们也不希望是大哥!可是……”

    蔡叔一直紧攥的手打开了,手心中赫然躺着一枚带着血迹的蓝宝石戒指!

    “这是从大哥手里找到的……那些人一定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大哥的身份,大哥身上的东西全都被搜走了,只有手心攥着这枚戒指……”

    苏轻寒的眼泪瞬间奔涌而出,她不会认错,这是她送给苏乐山的戒指,苏乐山十分喜欢,一直戴在手上,一刻也不曾取下来过。

    苏轻寒的手止不住的,几乎捏不住那枚蓝宝石戒指。

    借着机场玻璃墙折射进来的阳光,她看清楚了戒身内圈里篆刻的两个字:轻寒。

    这是她的名字,是她亲手刻上去的,也是苏乐山最喜欢这枚戒指的原因。

    苏轻寒瞬间觉得堕进了万丈冰窟。

    “不可能……”她的声音低微得几若不闻,话没说完,她便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

    “蔡哥,您也真是的,小寒才下飞机,哪能经得起这么大的噩耗,您也该多体谅她,她毕竟只是个女孩子呢!”

    似曾熟悉的声音钻进了耳朵,苏轻寒只觉得头痛欲裂。她是怎么了?

    她竭力着脑海,渐渐回忆起昏倒之前的情形,蔡叔说爸死了?不可能,一定是自己做了一场噩梦。

    没等她多想,蔡叔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我也是心里太着急了,大哥忽然这么去了,公司里的事都乱成了一团,大小姐毕竟是苏家的长女……”

    话还没说完,那个熟悉的声音已经轻笑了起来:“蔡哥说得这是哪里话?铭宇不是还在么?有什么事,蔡哥只管让他去做好了。他才是苏家唯一的儿子,不是吗?”

    苏铭宇?!

    苏轻寒竭力睁开了沉重的眼皮,一眼就看见了正坐在床边的女人。

    沐玉也穿着一身黑色的丧服,款式却十分新潮,低低的领口露出雪白的肌肤,晃得人睁不开眼睛。浓妆艳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哀伤,反而露出隐隐的兴奋和期待。

    是啊,苏乐山死了,她的儿子苏铭宇自然有机会接手苏氏家族的企业了。

    虽然心生厌烦,苏轻寒还是不得不开口:“阿姨。”

    蔡叔的表情立刻轻松了不少:“大小姐,您可总算是醒了。”

    沐玉赶紧装出一副悲伤的神情:“小寒,你可让阿姨担心死了。”

    担心她?既然担心她,为什么连个护士都不叫进来照顾她?苏轻寒记得很清楚,家里可是雇了好几个家庭医生和保健护士,二十四小时轮班待命的。

    苏轻寒不愿意看见她那副虚伪的样子,别过了脸:“谢谢阿姨,我没事。”

    沐玉关切地说:“你身体不舒服就不要硬撑了,只管躺着好好保养,外面的事有阿姨处理呢,你放心好了。”

    苏轻寒讥讽地笑,就是因为有沐玉,她才不能放心。

    沐玉跟着苏乐山也有快二十年了,虽然苏轻寒的亲生母亲安凝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但是苏乐山却一直没有再娶。沐玉带着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住在外宅,这边的房子几乎是不来的。

    这次大概是因为苏乐山去世,沐玉才有机会这座房子。

    也难怪她这么心急,虽然与苏乐山同居这么多年,却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也没有举行过婚礼。苏乐山在世的时候还好说,如今苏乐山不在了,沐玉以后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而且,听说苏乐山的遗嘱是要苏轻寒继承大部分遗产的,留给她和她的三个孩子的,最多也不过是几座房子和一些股票现金的资产。

    这些对沐玉来说,只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 婚场做戏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9/191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