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个人的婚礼

文 / 梵花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d市西郊的龙湖别墅区是政府高官和商界政要的居住地,一向以风景优美,环境幽静著称,但是这天,这里的宁静却被打破了。

    八号住宅与其说是别墅,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座欧式庄园。一千多平的花园中央,矗立着一座四层高的哥特式建筑。私人停车场中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还有源源不断的车辆沿着直通大门的路缓缓驶入。

    一个女记者正兴奋地对着镜头报道着:“……今天是徐离焰先生和苏轻寒小姐结婚的日子,这将是一场改变我市商界历史的婚礼,标示着徐离家族与苏氏家族的正式联合!现在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镜头推进至修剪精致的花园中,音乐喷泉旁边已经布置好了婚礼现场,放眼看去,这里几乎已经变成了花的海洋,近百万朵大马士革红玫瑰是今天凌晨才空运到的,现在正迎着明媚的阳光下怒放,映衬着灰黑色的垛墙和尖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楼的一间休息室里,容婶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又看了看静静坐在椅子上的苏轻寒,不禁心急如焚。

    她小心翼翼地提醒着:“大小姐,时间差不多了。”

    苏轻寒的目光终于从窗外收了回来,落在了镜子里那张娇艳的容颜上。

    明媚的阳光穿过镂空的薄纱窗帘,毫不吝惜地照射着她的脸庞,腻如细瓷的肌肤,翘挺的鼻子,的唇瓣。一向素颜的她,忽然化上了这样浓重的新娘妆,似乎变了个人似的,美艳而冰冷,陌生而熟悉。

    镜中的女人披着洁白耀眼的婚纱,点漆般的明眸幽深如渊,看不出一丝的波澜。

    “大小姐……”门外的脚步声透着微微的不耐烦,容婶不得不再次开口催促。

    苏轻寒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就像她无法逃避的命运,反抗不了,那就只能接受。

    容婶望着苏轻寒漠然的脸,心里一酸,不禁掉下泪来:“大小姐今天真好看,要是先生看见了,指不定有多么高兴……”

    苏轻寒轻声地说:“容婶,不要再说了。”

    容婶用力捂住了嘴,将抽泣咽了下去。

    感受到身后容婶压抑的哭声,苏轻寒咬住了嘴唇。

    没有回头,她径直走出了房间。

    打开房门,门外两个身着黑西装的人停住了脚步,低声说:“夫人,您该下楼了。”

    苏轻寒下意识地攥紧了手指。

    还没等她说话,一旁的凌舒已经快步走了过来,毫不客气地挤开了两个黑西装,径直走到苏轻寒面前:“你总算是出来了,再不出来,我就要从窗户里爬进去了!”

    苏轻寒嘴角微挑,不知是微笑还是无奈:“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凌舒打量着苏轻寒,显然对她虚弱的伪装毫不信任。

    楼下的大厅传来隐隐的说笑声和杯盏相碰的声音,一个黑西装面无表情地说道:“夫人,该下楼了。”

    凌舒翻了翻眼睛:“又不是你结婚,催什么催!?”

    黑西装对凌舒的话恍若未闻,只是机械地重复道:“夫人,到时间了。”

    苏轻寒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凌舒,咱们走吧。”

    凌舒狠狠地瞪了两个黑西装一眼,将手捧花团放在苏轻寒的手中,淡淡清新的香气扑鼻而来。

    手中的花束鲜艳芬芳,可是她的心,早已枯萎。

    十五公分的白色高跟鞋上镶满了水钻,踩在厚厚的羊毛地毯上,悄无声息。

    当苏轻寒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意大利顶级裁缝手工缝制的婚纱,将苏轻寒窈窕绰约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遗,裙摆上点点的碎钻熠熠生辉,衬托着她周身都环绕着一层朦胧的珠光。精致的妆容完美无瑕,只是缺少了笑容的点缀。也正是这种拒人千里的冰冷,却更显得她美得惊心动魄,令人不敢仰视。

    她就是全世界男人梦寐以求的完美新娘。她就是这世上唯一的珍宝。

    但是很显然,有人并不这么想。

    在众人艳羡目光的簇拥下,一双寒冷的目光破空而来,锐利地扫视了苏轻寒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接触到那双冰冷彻骨的眼睛,苏轻寒的心一阵。

    这段楼梯怎么这么漫长,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苏轻寒心里默默地祈祷,她宁可就这样永无止境地走下去,也不愿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

    蔡叔早已守候在楼梯口,胳膊僵硬地举在半空,等待着苏轻寒的莅临。

    迎上蔡叔复杂的目光和微微翕动的嘴唇,苏轻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伸出手臂挽住了蔡叔。

    隔着厚厚的西装,苏轻寒仍然能感受到蔡叔止不住的,她嘴唇微动,极低地说:“蔡叔,谢谢您。”

    蔡叔的嘴唇抖得更厉害了,他几乎是完全靠苏轻寒扶着,才能走到花拱门。

    短短几步路而已,却似乎过去了大半生。

    徐离焰冷冷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嘴角划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当着所有客人的面,徐离焰点燃了根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毫不顾忌地将烟雾喷在苏轻寒的脸上,似笑非笑地问:“准备好了?”

    苏轻寒打量着徐离焰,一身黑色的休闲西装剪裁合度,勾勒出他修长的身材,精干的短发桀骜不逊地立在头上,凌乱中透出几分随意,挺直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泛着戏谑的笑意,可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里,却是看不到尽头的幽暗。

    苏轻寒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迎上徐离焰那双疏离的眼睛:“好了。”

    徐离焰略一抬手,身后的小弟立刻端上了水晶烟灰缸,接住了他指尖滑落下来的烟蒂。

    丢掉了烟,徐离焰直接回手,从蔡叔的手中接过了苏轻寒:“那就快一点,我还有事。”

    当着众人,他就这样毫不顾忌地说话。苏轻寒的脸倏地一红。

    徐离焰显然并不打算照顾她的心情,长腿一迈,大步从血红的地毯上走了过去。

    苏轻寒脚底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她下意识地调整着自己的步伐,跟上了徐离焰。

    所有人的目光都追随着这两人,从外表上来看,徐离焰与苏轻寒显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男人英俊潇洒,女人明艳照人,走在这红毯上,看上去真是赏心悦目。

    司仪显然早已准备多时,等到两人走到台上,立刻笑容满面地开始说道:“今天是徐离焰先生和苏轻寒小姐结婚的日子,众位宾客齐聚一堂……”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却匆匆走上了台,众人的注意力立刻从司仪身上转移了过去。

    这里正在举行婚礼,怎么会有人这么不懂规矩?!

    那人看都不看众人一眼,径直走到徐离焰身边,附耳低声说了几句话。

    苏轻寒站在徐离焰身侧,只能听到几个断断续续的字句:“……米小姐……大哥要不要去看看……”

    徐离焰的眼睛倏地眯了起来,苏轻寒只觉得握住她的大手猛然加大了力度,攥得她手指生疼,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徐离焰已经一把甩开了她的手,转身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就这样一语不发地走了?!

    苏轻寒脸上勉强装出来的微笑消失了,她紧紧咬住了嘴唇。

    台下渐渐响起了窃窃私语,刚才还在一脸艳羡地望着苏轻寒的眼神,已经变成了同情和讥笑。各路媒体记者上蹿下跳两眼放光地抓拍着孤零零站在台上的苏轻寒,这场举市闻名的婚礼出现了这么戏剧化的一幕,肯定是明日的头条新闻。

    婚礼刚开始,新郎就不发一言地走掉,台下的观众有理由相信,不用等到明天,苏轻寒就是d市自古以来最大的笑柄。

    司仪显然并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景,他不知所措地看着四周,往日伶俐的口齿此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低低的声音渐渐高了起来,掺杂着各种不明意义的嗤笑和毫无顾忌抵论声。苏轻寒攥紧了手指,指甲深深地刺进了她的手心,让她获得了短暂的镇定。

    她不能倒下,她的背后还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她,不管怎么样,她必须一往直前。

    她已经不再是苏轻寒,她现在的身份是苏家大小姐,徐离夫人。

    她代表的不再是她自己,还有整个苏氏家族要她撑起来。

    苏轻寒深深地吸了口气,仰起了精致无双的脸,向着刺眼的阳光,生生忍回呼之欲出的眼泪。

    稳定下情绪,她走到了司仪身旁,伸手拿过了麦克风。

    苏轻寒环视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迎上不停闪烁的闪光灯,口中吐出冷冷的一句话:“婚礼,结束了。”**** ( 婚场做戏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9/191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