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文 / indao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雪白的屁股(六)

    小河的那一次疯狂之后,我终于和妈妈相认了,几天之后,北京来人把我们接走了,那一天,全村的人都来送行,场面很浩大,我们都哭了,望着远去的山村,我感慨万千,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看看,毕竟这里有养育过的养父,有关心过我的乡亲们,还有和妈妈那一次次难忘的经历

    我的家在北京军区的大院里,那是一栋两层的小洋楼,楼前有一片很大的草坪,当我下了车,站在楼前的时候,我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居然可以住在这么大的一栋房子里,我站在那儿,久久挪不开步,直到妈妈推了推我,:“小明,别发愣了,这就是我们的家,快进去吧,”随行两个解放军叔叔上来提着我们的行李就往里走,于是我跟着妈妈沿着草坪上的小路向小楼走去。

    这时候,小楼的门突然打开了,几个人涌了出来,前面的是个微胖的中年妇女,后边跟着一个年轻的姑娘,再往后,就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他穿着一条绿军裤,一件洁白的衬衣,走起路来虎虎生威,我一看到他,心就不由得怦怦地狂跳起来。

    “碧如,可把你给盼回来了,”前面的那个中年妇女抢先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妈妈,“呜呜”地哭了起来,“四姐我真的好想你们呀”妈妈也一下忍不住哭了起来。

    “妈!”后边那个年轻的姑娘也跑了上来,扑到了妈妈和四姐的中间,跟着哭了起来,看着三个女人搂成一团,哭成一团,我站在边上,不知所措。就见那个中年男人走了上来,妈妈分开了其他的两个女人,快步地迎上前去,中年男人和妈妈在对方的面前站住了,我看到妈妈的嘴唇动了几下,但是没有说出话来,中年男人张开了双臂,妈妈一下子就扑了过去,登时嚎啕大哭起来。

    “钢!我”

    “小如别哭了”

    妈妈抹了一下眼泪,突然叫道:“呀,我都忘了给你们介绍了,你们看”她说着,就转向了我,“钢,这就是我在信里跟你说的,我们的孩子,小明!”。

    所有人的眼光都转向了我,我一下就成为了焦点,我的心又是一阵的狂跳,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眼神直盯着我的脸,我只觉得他的眼光中也有着某种力量,他的眼中噙满了泪水,他脸上的肌肉跳动着,显示出内心的激动,当时周围很静,我听得到他的心跳声,我不由得打量了他,我觉得他的脸很熟,好象我是天天见到的,但是在哪见过昵,我又想不起来了。他忽然跪下身来,双手很有力地抓住了我的双臂,抓得我隐隐生疼,“小明?你就是小明,你真的真的还活着,我的孩子。”

    我不知所措地站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本能地点了一下头,就听到妈妈在一旁哽咽道:“小明,这就是你的亲生父亲。快叫爸爸!”

    我张开了口,只喊出了一个音——“爸”,那中年人就一把把我揽入了怀中,放声大哭起来,“小明”

    所有的人都哭了,我受到了感染,鼻子一酸,也掉下泪来后来我知道,这就是我的父亲——北京军区第二集团军副司令员,王钢少将。

    再后来的事我不用多说了,总之除了幸福的泪水之外,没有别的。那是一个很感人的场面。

    我认识了我的家庭成员:除了爸爸妈妈之外,我还有两个姐姐,大姐王小敏,在军区的医院工作,今年二十三岁,嫁给了军区的一位炮兵团长,二姐王小彤,今年二十岁,她是在我回家后几天才从医院里出来的,去年她被造反派打伤了脚,现在还一直坐在轮椅上,两个姐姐都继承了妈妈的漂亮,大姐生性活泼好动,体态丰腴,性格象爸爸一样风风火火的,二姐沉默文静,继承了妈妈的大部份气质,由于常年生病,她的身体纤瘦,显得楚楚动人。那个中年妇女是我们家的保姆,我们都叫她四婶,她以前还曾是妈妈的丫环呢!

    后来几天的日子里,我都沉浸在幸福之中,我一辈子都没这么高兴过,所有的人都很疼我,他们好象为了补偿这么多年来所不能给我的关爱,特别的宠我,我过着象小皇帝一样的生活。妈妈爸爸和姐姐们都教我很多东西,教我学习,教我体育锻炼,二姐甚至还教我画画。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我已经淡忘了以前乡村里的生活

    但是日子久了,我忽然间觉得生活好象少了一此什么似的,妈妈平时对我很好,但家里没有别人的时候我总觉得她在回避我,她常和四婶一块出去买菜,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她甚至不会和我多说一句话,爸爸的工作是很忙的,常常不回家,二姐又经常到医院做理疗,大姐是嫁了人的,很少在家里,那时候学校还没有恢复上课,文革还在继续,爸爸也不让我外出,我就只能呆在家里,偌大的一个家,就只有我一个人,我回忆起在农村时的点点滴滴,心中不免又泛起了涟渏

    那天夜里,我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我忍不住了,冥冥中又想起月光下那个雪白的屁股,我的全身都炽热起来,于是我决定到厨房里去喝点水。

    整个大房子静静的,大厅里只有过道上有一盏昏暗的壁灯的,我看到爸妈的房中透出一丝的灯光,我心下一动,不由自主地就往他们的卧室走去,我蹑手蹑脚地来到卧室,太好了,门居然没有锁,我壮起胆子,悄悄地推开了一点,透过这一点门缝,刚好床上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当我往里噍的时候,呼吸一下就紧了起来,爸爸和妈妈都光着身子躺在大床上!

    妈妈俯卧在床上,全身,动人的曲线清晰可见,光洁的后背和圆润的臀部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妈妈的胴体了,我真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去,尽情地发泄一通!我才发现,我是如此的需要她。

    爸爸也是着身子,他的皮肤微黑,看上去很有力度,他坐在妈妈的身边,面对着门口,我可以看到他那垂在胯间的家伙,它还没有起来,但是挺大挺粗的,起来的时候一定不得了,一定能让妈妈很快乐,想到这,我不由得妒忌死了。

    爸爸轻抚着妈妈那光洁的后背,妈妈的脸上露出很惬意的表情,她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爸爸的手来回地在妈妈的身上游走,从她的脖子滑向她的背,滑向她的圆臀,滑向她的大腿他们的呼吸急促起来,爸爸的yáng具开始胀了起来,但是好象还不是很充分,他趴到了妈妈的背上,一支手扶着yáng具,把它从后面顶到了妈妈的双腿之间,然后开始试图插入妈妈的xiāo穴中,但是弄了半天,好象还没弄进去,我看到他急得满头大汗,终于,他叹了一口气,仰躺在了妈妈的身边,说道:“唉,真是人老不中用了!”。

    妈妈翻过身来,坐了起来,柔声说道:“你呀,谁说你不中用了,别急嘛,你越急越不行,来,钢,让我来帮帮你。”。妈妈说着,就看到她伸出右手,纤纤细指握住了爸爸的阳物,上下地套弄起来,左手还温柔地抚摸着爸爸的胸口。“怎么样,钢,是不是有点感觉了?”

    “还是老婆对我好啊”爸爸戏谑地说道,说着,他也伸出了双手,抓住了妈妈的,用力的揉搓起来。看到妈妈的,我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我好想再能摸一摸她们,感觉一下那种柔软的味道。两个人就这样相互地抚弄着,爸爸的阳物渐渐硬了起来,“好象可以了,你快点”妈妈说着,躺在了床上,爸爸迅速地伏了上去,妈妈把双腿尽量地分开,双手握住爸爸的yáng具,往自己的yīn道里引,爸爸双手撑在床上,扭动着腰,拚命地往妈妈的下身插。

    “啊,好啊”妈妈呻吟了一下,我知道爸爸进去了,他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他喘着粗气,下身用力地连挺几下,整个yáng具全部插入了妈妈的xiāo穴中,“好啊,行了”妈妈兴奋地搂住了爸爸的脖子,爸爸于是开始大动起来,“扑哧扑哧”的声音在卧室里响了起来。

    妈妈的好象很强,她主动地扭动着腰,去迎合爸爸的插入,神情显得很急切,这也许是她回来之后第一次和爸爸做吧。爸爸的表情则不一样,他显得很紧张,牙齿紧咬着下嘴唇,插了十几下之后,他不敢再动了,只能任由妈妈主动地的磨擦他的yáng具。他甚至用手按住妈妈的肩膀,不让她动得这么厉害。但是妈妈好象已经进入了状态,她没有体会到爸爸的用意,她闭着眼睛,沉浸在快感之中,她真的太需要了,她急切地扭动着,希望能获得更大的快感。

    “啊钢啊用力呀,啊”妈妈呻吟着“啊啊快点呀,啊钢”

    “小如小如”爸爸也激动地叫了起来,他突然加快了动作,“小如我我不行了小如啊”爸爸的喉咙里低吼了一声,整个身子一下直了起来,“啊啊啊”几声干嚎之后,爸爸重重地倒在了妈妈身上,这时候,妈妈的腰还在不停地扭动着,希望还能再来几下,但是爸爸的阳物已经软了下来,妈妈的动作一过大,那个东西就从yīn道里滑了出来,垂在了爸爸的胯间

    一阵喘息之后,只听到爸爸叹了一口气:“唉,不行啰,老了,真的是不行了,唉,小如,我”

    妈妈一下捂住了爸爸的嘴:“得,别说了,你呀,都什么年纪了,能这样已经很好了,别想那么多了。”

    “要不我学学**,用些药?”爸爸开玩笑地说。

    “好啊,你用吧,象他一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就不用理你了”妈妈说。

    “好了好了,不用,都听夫人的,我是部队的领导,你是领导的领导。”爸爸说着,顿了一下,双手捶了捶腰,叹道:“唉,要不是美国佬的炸弹在我这儿留了点纪念,我呀,嘿,想当年我们才结婚那会儿,我”

    “得了,”妈妈一下打断了爸爸的话,笑道:“谁不知道你当年厉害,这么大个人了,还说这些,你呀,好好休息吧,我到下面厨房去喝点水,你先歇着啊。”爸爸点了点头,翻过身去睡了,妈妈披上了睡袍,向门口走来。

    我一惊,赶忙一阵小跑躲到了一边,妈妈出来了,她掩上了门,下了楼,厨房就在楼下,她穿过大厅,不一会儿,厨房的灯亮了起来,我想了想,于是站起来,也朝厨房走去。

    妈妈就在厨房里,正端着杯子在喝水,灯光下,她的一袭长发披在肩上,丝制的睡袍裹着她那成熟的胴体,她穿了一双棉拖,露出半边白晰的脚,她永远是那么的迷人,想想她和爸爸时那种饥渴的神情,我不由得热血澎湃。

    “小明!”妈妈看到了我,“这么晚了,还没睡?”

    “唔”我支支吾吾的“我我口渴,我来来喝点水。”

    “行,那你要早点睡啊,明天早上起来,爸爸带你和姐姐她们到公园玩。”

    “好的”我说着,不自然地走了过去,随手抓了个杯子,装着在那倒水。

    妈妈喝完了水,“小明,我走了,你待会早点睡,知道吗?”说着,她转身就要走,我只觉得脑中一热,我赶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在妈妈经过我身过的一瞬间,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小明……”妈妈吓了一跳。转过脸来看着我,我的眼中充满了一种期待的神情,她旋即明白了,“小明,你放手呀,不要这样,这是家里。”

    我知道如果这一次我放手,那下一次机会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紧紧地抓着她,不放手,“妈,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为什么不理我了?”我说着,鼻子一酸,差一点就哭出来了。

    “小明,不要再这样了,我知道你爱妈妈,妈妈也爱你呀,可是那种爱是母子之间的爱,你懂吗!我们现在是在家里,在这里我们是母子,家里还有爸爸,有姐姐。”

    “可是,妈妈,我是真的爱你,我我总是想你想要你,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忍受着,我很痛苦,妈妈!”

    “小明,好孩子,我知道你的感受,可是,我们我们毕竟是母子呀,以前以前我们可能都错了。”

    “不!妈,我们没有错,我知道你也爱我,我们没有侵犯任何人,也没有背叛任何人,我们没有错,妈。”我越说越激动,一下把妈妈拉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不要这样,小明!”妈妈拚命地挣扎起来。

    “妈,我想要你,你就给我吧!你忘了我们在小山村里的情形了吗?”搂住了妈妈的身躯,我受不了了,我知道我必须要发泄一通,我真的太需要她了,从小山村里出来有一个多月了,我已经受不住了。我用力地夹着妈妈的身体,不让她动,双手伸到她的睡袍里,她里边什么也没有穿,我一下就抓住了她的,用力的捏了起来。

    “不行呀,小明,不要这样,”妈妈急得汗都冒了出来。可是我一点也不松手,我抓着她的拚命地揉着,两个手指还捏住了她的一颗rǔ头,她的呼吸一下就紧了起来,“小明,放手呀”

    我吻上了妈妈的脸颊,她拚命地摆着头,不让我得逞,但是我用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后项,强行地吻了过去,我咬住了她的耳垂,喘着气,在她耳边说道:“妈,我真的很想要你,你你还记得我们在小河边的那一晚吗?”妈妈的身体震了一下。我继续亲吻着她的耳垂,她的身体一下酥软了,轻轻地颤抖起来。脸上也飘起了一朵红云,她刚才和爸爸的时候没能得到满足,现在她的又被我撩了起来,我知道她也一定也想要了。

    “妈妈”我趁热打铁地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说过永远都爱我的,给我吧。”

    “小明妈妈给你,但是你永远不能让你爸爸知道,好吗?”她终于转过身来了。

    “妈你放心,这永远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热切地望着她,灯光下的她的多么的诱人,四周死一般地寂静,我们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和呼吸声,她向我抬起了头.丰满的双唇娇艳欲滴,我吻了上去,这一次妈妈的唇柔软了许多,而且微微的张开着.她吐出了她的香舌,我一下吮住了,我们的舌头拚命地纠缠在了一起,她那温暖而柔软的身体紧贴在我的身体,我的yáng具马上就挺了起来,就这样顶着了她的小腹.天啊,她肯定觉察到了!而且她的隆起的也紧紧的贴在我的胸上.我只觉得天旋地转,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我们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了!

    终于,我推开了妈妈,把她推到了餐桌边上,让她背对着我,她的双手扶在餐桌上,我掀起了她的睡袍,她里边什么也没有穿!圆润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就呈现在我眼前,天啊,我又一次看到了她们!这就是这一个多月来我所梦想的呀。我跪下身去,激动地抚摸着那丰臀和大腿,妈妈的肌肤尤如缎子一般地光滑,我已是开始亲吻妈的大腿,并且不断的上移。接触到的肌肤是让人感到愉悦的光滑,非常的柔软,而且结实.过了一会,我的手慢慢的移到妈的大腿的上侧,轻抚着她的臀瓣,而这时,我的吻也已经移到了她的高高掀起的裙脚处,还不断的把它推到更高处,我想我已是置身于天堂了!我正在亲吻着我梦想中的妈妈的美丽的大腿,我吻到了大腿的最高处,我看到了妈妈的yīn户,它就是离我的眼睛不到五公分的地方,虽然厨房的灯很暗,但是我还是能清晰地看到,两边是深色的yīn唇,一片乌黑的阴毛丛中,有一条粉红色的裂缝,因为刚才的热潮未退,所以还微微地张开着,上面粘有一点yín水和一些浓浓的jīng液,就是爸爸留下的,我的心跳得更快了,看着妈妈那迷人的yīn户,我全身都快要爆炸了!

    我站了起来,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我的老二挺得高高的,我把guī头顶到了妈妈那张开的yīn道口上,双手捧住了妈妈的腰,“妈妈,我来了”我心里大喊了一声,接着用力一插,妈妈的yīn道里很滑,我一下子就把整个yáng具都插了进去!

    妈妈的手一下抓紧了餐桌的边缘,我想她一定很爽,但是她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这毕竟是自己家里,爸爸还睡在楼上呢。

    我也不敢弄得太响,我抽出了yáng具,然后再缓缓的挺动我的下体,让我的yáng具一寸一寸的缓缓的插进妈妈的潮湿饥饿的娇嫩的yīn道里,直插到她的yīn道的极深处,我的睾丸顶到妈妈的柔软的屁股上,妈妈的yīn道里面真的好热,几乎是在烫着我的深入的yáng具,这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实在是太美妙了.

    看着妈妈那高高挺起的屁股,我差一点就泄在妈妈里面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缓缓的抽送妈妈的美丽的肉体,先缓缓的从她的紧紧夹住我的yáng具的淫洞中抽出,然后再尽根喂给她,抽送中,我能感受到她的紧紧的yīn道中的每一寸的肌肤,我不停地抽送着,yáng具在妈妈的yīn道里进进出出,妈妈也开始扭动着她的身体,配合着我的抽送的节奏,腰部做活塞一样的前后的律动,将她的xiāo穴抬起或是放下,有时候她侧过脸来,我会看到她咬着她的嘴唇,她在尽量的不让自己叫出来,妈,你的xiāo穴真是太美了!

    整个厨房里只听到喘气声和肉体的撞击声,我的小腹一次撞在妈妈的丰臀上,我们象熟悉的夫妻那样默契地交合,然而在此刻,在我和妈妈的这种不容于常理的亲密的接触中,我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烈的感受到我是她的儿子,是的,此刻和我正在的,是我最爱的妈妈!那夹着我yáng具的yīn道,也是妈妈的!这一切,足以让我发狂。

    渐渐的,

    我开始比较大力的抽送,速度也开始加快,每次往里面插的时候,都要比上一次更用力,而在已经深入到妈的yīn道的极深处的时候,还要在里面研磨,妈妈则象是和我是一个整体一般用她的腰和臀给我以发完美的配合,我的yáng具就象是处在火上,有种非常刺激的灼痛感,我用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妈妈的结实的臀瓣,另一只则一直在爱抚妈的,,下身继续着我的抽送的动作.一次次灌入妈妈的xiāo穴之中。

    几分钟后,妈妈的喉咙里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她甚至环过两只手来抓住我的屁股使劲地把我向她身上推,我知道妈妈的高氵朝即将来临,我开始了我的更快更有力的动作,妈妈则将她的屁股挺起来迎接我的,忽然间妈妈挺起直了腰,双腿紧紧地并在了一起,把我的yáng具夹得很紧,她的头完全仰了起来,指甲也陷入了我的臀肉中,我感到有一股热热的液体涌到了我的guī头,我差一点就要射了。但是我不想这么快就结束,我咬着牙,拚命地忍着,直到妈妈所有的阴精都喷完了,我赶紧向后一抽,把整个yáng具从妈妈夹紧的双腿之间一下抽了出来,妈妈”啊“地叫了一声,脚下一软,双膝一弯,整个人一下就趴在了餐桌上。yín水流满了她的大腿。

    我使劲地掐住yáng具的根部,不让它射出精来,我的guī头一跳一跳的,上面粘满了妈妈的阴精!忍了好一会儿,才把那股冲动给压下去了。我走到餐桌前,妈妈还趴在那喘着气,我温柔地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扶了起来,妈妈靠在我的胸前,看到我的老二还顶立着,不由得嗔道:“坏小子,还没吃够吗?乖,快回去睡觉吧。"可我下面还硬着呢,所以搂着妈妈不放,说:"妈,我还想要,今晚我要让你痛快地享受个够。"妈妈在我头上弹了个暴栗,说:"就知道你会这样。应该说是你享受个够吧,你爸爸还在楼上呢!”,我赶忙涎着脸说:“妈,没事的,他们都睡着了,不要紧的,来吧”话没说完,她已经被我抱起来,我关上了厨房的灯,向客厅走去。

    “小明,你疯了,到客厅里来?”妈妈急忙要阻止我

    “妈,没事的,我看你在厨房里站得太累了,我要找一个好的地方给你。”

    “那也不能在客厅里呀,万一”

    “除了客厅,我想不出来还有别的地方,要不到我的房间去,就在你们的旁边”我笑道。

    “要死了你,尽欺负妈妈”妈妈嗔道。

    “好了,待会我会向你赔罪的,我的好妈妈!”

    我抱着妈妈,穿过了客厅,来到客厅右角的一个地方,这里有一个长沙发,借着过道里那盏灯发出的微光,我把妈妈放在了长沙发上,妈妈把睡袍脱了下来,垫在了身下,她张开双手,对着我招了招:“小明,快点吧,别让人看到了”

    其实我也等不及了,我马上伏到了妈妈的身上,她很自觉地分开了双腿,我就向妈妈那里插去。由于本来就很湿,所以我很顺利地就进入了。我使劲的着,妈妈抱着我,拼命的忍着不发出声音来。但我插得又快又深,不久,她还是忍不住哼哼起来。我用力地弄着妈妈,眼睛还不时紧张地望向二楼,我生怕爸爸这时候会起来,但同时这种偷情似的交合又让我感到无比的刺激,我一次次冲击着沙发上的妈妈,竟忍不住轻叫了一声“妈妈”,妈妈竟然“嗯”地应了一下,于是我又继续叫,我发现我一叫“妈妈”,身体里就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太美妙太刺激了,于是我不停地轻声呼唤着“妈妈,妈妈”,同时随着喊声一次次插入妈妈的体内,妈妈也受到了感染,本来已经很累的她竟然又开始挺起腰部来配合我的歃入,而且她的xiāo穴每挺起一次就象是一个小嘴一样吸一下我的yáng具,那种感觉真是美妙得无法形容!我干得兴起,干脆扛起了妈妈的腿,让她的yīn道更紧地夹着我的yáng具,我咬着牙又是一阵的猛插!!!

    渐渐地,我感到我的睾丸一阵发紧,知道我已经要达到高氵朝了,我轻声呼喊着:“妈妈,我要来了”,妈妈也是在急促的喘息着,这时妈妈的臀好象是疯了一样,在我下面跳舞着,疯狂的节奏让我难以想象是她那么美丽的臀所能做出来的,我再也忍不住了,腰间一麻,巨炮开始发射了,在妈妈的yīn道里射出了我的炽热的液体,烧烫着妈妈的女体的内部,妈妈从她的鼻腔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她的身体在我的身下一下子娈得僵硬起来,接着是激烈的战抖,身体象一张弓,把我们一起从沙发上抬了起来,我们紧紧地拥在了一起,好一会儿,妈妈崩紧她的虹一样弯曲的身体颤抖着,女阴内壁的肌肉抓紧我的yáng具,在我的yáng具上尽情的痉挛着,妈妈就这样和我一同达到了高氵朝。她死死地咬着我的肩膀,不让自己发出声来,我却痛得差点叫了起来

    好一会儿,我们才从这失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我和妈妈相互替对方拭去身上的汗水,然后很快各自收拾好回房去了。 ( 雪白的屁股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9/191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