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清理

文 / 丢失的红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十月末。

    吴奇一直都很安静,低调生活在这座城市,仿佛没有他这个人似的。

    而这个十月,先是六十年阅兵,再是访问北朝鲜。

    刚上任的小奥黑获得了诺贝尔。

    微软正式发行了WIN7。

    希腊选举,尼日尔选举,乌拉圭选举,突尼斯选举……

    今年好像是选举年,无数的国家换届了。

    直到月末的时候。

    一条消息传来——外蒙大呼拉尔会议结束,通过认命了苏赫巴托尔·巴特包勒德为总理的决议。

    吴奇知道时间差不多了。

    给胡虎打了一个电话。

    然后悄悄的离开了别墅,来到了市内一家医院里。

    躺在病床上的是他的贴身保镖,吴奇可以记得他的名字和相貌,仅仅比自己小上一岁的年纪。

    是他在发现了不对劲后,一脚油门的猛踩了下去。

    从侧面挡住了撞击吴奇座驾的卡车,虽然同样驾驶的是改装过的防弹车,可是车体依旧被撞的变形严重,让开车的保镖失去了小腿……

    “情况如何?”

    吴奇在病房外询问医生。

    “没问题了,病人身体素质不错,再加上救治的很及时,除了小腿被截肢外没问题。”

    医生倒是已经看惯了悲欢离合,说话时候情绪都带不变动的。

    吴奇透过病房外窗户,看向了病房里的保镖。

    深吸了一口气后,他推开了病房门,手里是一捧花束。似乎察觉了推门声,保镖闻声抬头看去,只见门口的吴奇,正一步步的走来。

    他撑着床面坐起来,一脸惊讶地神色道:“吴董,你怎么过来了?”

    “这么多天了,没能来看看你,今天到时间了,想要和你说一声谢谢!”

    他有些手足无措的摆了摆手,慌忙的说道:“这个……这个是我应该的,我的工作就是保护你,而且也没什么大事,丢了一条小腿而已……”

    “嗯,好好养伤,早点回来。”

    吴奇扫了一眼空荡荡的裤腿说道。

    “是。”

    就在吴奇来病房时。

    悉尼附近的一架洁白的游艇上,海鸥嘎嘎叫响在上空不安盘旋,红色血液簌簌的在甲板上流淌着,一艘黑色的冲锋艇不久跳下三道身影离果断开。

    十分钟后,船体开始倾覆,玻璃钢被海水挤压的吱呀作响,船上却没有人拯救这艘价值不菲的游艇。

    十五分钟后,船体发生了断裂。

    船尾高高的翘起,船头也是如此,像是一块威化饼干,被从中折断了一般。

    “吼吼,泰坦尼克号!”

    原来冲锋艇停在不远处,正静静的看着船只消失,船上的四个人拿着望远镜,看着船体断成了两截后,迅速的沉入了大海之中,海面上只留下一道暗涌漩涡,以及几片有浮力的床上杂物。

    而同一时间,美利坚的纽约州。

    ABC新闻电视台的主播插播了一条紧急新闻。

    一架直升飞机因为失控撞向了一座牧场的谷仓,除了导致了飞机上一名驾驶员当场死亡之外,还有一位矿业大亨死亡和他的助手死亡,还烧毁了农场主存储在谷仓里的三百吨玉米。

    用现场记者的话来说,就是一股爆米花味!

    而这件事毫无波澜,美利坚的民众们除了嘀咕两声有钱人又作死一个之外,只会继续喝着啤酒躺在沙发上观看棒球赛……

    玄武市,病房中。

    “哇!哇!哇!”

    小吴宣正在哇哇大哭。

    宁音正在托着他,用手里的棒棒糖,吸引他的注意力,可是再甜的棒棒糖,也不能掩盖屁屁的疼痛。

    他可是亲眼看见了,那根冒着寒光的针!

    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委屈。

    他不住的抽着嗓子嚎叫了起来,吴奇一脸苦涩的看着宁音说:“我来哄哄他?”

    “嗯,给你。”

    宁音也是被闹的头昏了,立刻把儿子递了过去。

    “别哭了,别哭了,苹苹姑姑该笑话你了,你看……针都打完了。”

    吴奇扭过身来,让他看向护士,果然依旧收拾东西,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个“宝宝”。

    果然。

    是那个恐怖的阿姨!

    他立马就不嚎了,趴在吴奇肩膀。

    小声地在吴奇耳边嘀嘀咕咕,词语颠三倒四的听不明白。

    “麻烦你了。”

    宁音和护士道谢,看着她收拾东西后离去。

    “这是今年最后一针的疫苗了。”护士解释道:“还有一些疫苗,需要等他大一些再打,嗯哼,小家伙挺可爱的,就是太爱哭鼻子了……”

    “呵呵,等大一点就好了吧?”

    吴奇看着他吸溜着鼻子鼓励的说道。

    似乎意识到了“丢人”,他就伏在老爹的怀里,不想把脸露出来萌声道:“不疼。”

    仿佛刚才哭爹喊娘的不是他似的。

    护士被他的模样逗笑了,摆了摆手后就离开了这。

    宁音松了一口气,挽住吴奇一支手,说道:“国内的生活还是不太习惯,那边的乐团还需要我去经营。”

    吴奇抚摸着她的长发,轻声说道:“嗯,再等一段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宁音闻言松了一口气,然后接过了手中孩子。

    吴奇不知道三个女人之间有没有联系,虽然没有证据但他有一种直觉预感——三人有联系!

    不论是情感交杂,还是利益纠缠缘故,他与三人已经联系在一起了,轻易是分离不开来的。

    不论是执掌金融大权的孙狸,还是接触了部分核心的安泉,又或是已经诞下一子的宁音,也许是吴奇年少轻狂,又或是龙叔说的: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

    数年的时间里,几人大约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却形成了一种斗而不破的奇妙关系,在这种关系中她们是既合作又敌对,不过他们大约又形成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一致排斥走进吴奇身边的狂蜂浪蝶们……

    而“她们”似乎也划分了地盘。

    就比如这次宁音返回国内,安泉看似气呼呼的模样,可是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而且默契的请假没有回来了。而宁音同样也与她形成的默契,在度过一段时间之后,果断计划着启程离返回美利坚……

    如果不是出了中间一些事,估计她早就已经成行了?

    叮!

    吴奇掏出了自家产的安卓手机,看见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全部清理干净。 ( 我的手机可能穿越了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6/168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