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谷风景云 五

文 / 七尺书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恍惚一念,如经沧海桑田,其实只在转瞬间。

    当震慑人心的幽光重新回到柳寻衣的双眸时,气势汹汹的甲士已迫不及待地逼至近前。

    “柳寻衣,你快……”

    “多谢小王爷赐酒!”

    未等赵禥相劝,柳寻衣猛然举起酒杯,于众人不怀好意的审视中一饮而尽。

    “好酒!痛快!”

    “咣啷!”

    柳寻衣仰天长叹,挥手将酒杯掷于远处,一声脆响在静如死寂的景云馆内显得格外洪亮,甚至有些刺耳。

    见柳寻衣突然转性,钱大人不禁眉心一蹙,催促道:“酒已喝完,速速将他擒下!”

    “遵命……”

    “小王爷,得罪了!”

    说时迟,那时快。当近在咫尺的一众甲士欲奉命出手时,柳寻衣突然朝忧心如焚的赵禥绽露出一抹绝望的微笑。出手如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猝不及防的赵禥揽入怀中,五指如鹰爪般死死掐住他的咽喉。

    之所以出手,是因为他不想坐以待毙,含冤而死。

    之所以绝望,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对赵禥出手,此生此世将再无回头的余地。

    换言之,柳寻衣今日将与尽忠职守二十余年的朝廷……彻底决裂。

    “离开朝廷”的念头,纵使在他背信弃义,决心陷害洛天瑾的时候都未曾出现。却不料,今日竟被人活活逼到这一步。

    突如其来的变故,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

    当众人掩面失色,惊呼不妙时,赵禥已被柳寻衣死死钳制在身前。弱不禁风的他,在高大魁梧的柳寻衣面前宛若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噌噌噌!”

    霎时间,景云馆内的数十名甲士、护卫纷纷抽出刀剑,虎视眈眈地冲上前来,里三层、外三层将柳寻衣团团围住。

    与此同时,二楼、三楼冒出许多严阵以待的弓弩手,一个个张弓搭箭,死死瞄准这场漩涡的中心,柳寻衣。

    柳寻衣环顾四周,心中悲楚更甚,但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疯狂:“一场普普通通的酒宴,竟在暗中埋伏这么多刀斧手?你们究竟是来喝酒?还是来杀人?或者说……来杀我?”

    “柳寻衣,你好大的胆子!”钱大人面沉似水,破口怒斥,“你敢伤小王爷一根头发,本官定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好啊!”柳寻衣不怒反笑,“看看是你们先杀我,还是我先杀他?”

    言罢,柳寻衣手中的力道再度加大几分,赵禥的脸色瞬时由红变白,眼珠微微上翻,呼吸变的越来越困难。

    “都不要轻举妄动!”

    见赵禥命悬一线,荣王爷的脸上变颜变色,虽然他极力保持镇定,但流露在眼底深处的惶恐早已将他的内心彻底出卖。

    “柳寻衣,你究竟想干什么?”荣王爷奋力推开挡在身前的护卫,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有什么话可以慢慢说,千万不要伤害禥儿……”

    “王爷所言甚是!柳寻衣……不不不!柳大人,万事好商量,你先将小王爷放开。”

    “挟持小王爷罪加一等,你可不要破罐子破摔!”

    “小王爷待你情深义重,你岂能恩将仇报?”

    “就是!就是!你先放开小王爷,大不了……我做你的人质。”

    ……

    “少他妈废话!如果不想赵禥英年早逝,尔等全部退后!”

    面对周围七嘴八舌的威逼利诱,柳寻衣对这些假仁假义的“君子”、“贤人”愈发不耻,甚至感到十分恶心。闪转腾挪间,他挟持着赵禥逼退众人,缓缓来到景云馆的大门旁。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柳寻衣背倚墙壁,身姿微微蜷缩,一边透过赵禥腋下的缝隙观察着弓弩手和众甲士的方位,一边伸手将寄放在门口的无极剑拾起。

    “让弓箭手退下!”柳寻衣威胁道,“否则我拧断他的脖子。”

    “你敢……”

    “不能冒险!”贾大人急忙喝止钱大人的驳斥,提醒道,“柳寻衣是天机阁的人,你们或许对他不甚了解,但我却对他的手段了如指掌。此人武功极高,在天机阁多年而无出其右。万一激怒他,逼他对小王爷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柳寻衣生死是小,我儿的性命为重!”荣王爷不容置疑地说道,“谁也不要冒险行事,万一误伤禥儿,本王一定诛你们九族。”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踌躇不前,进退狐疑。

    毕竟,事不关己,又何必挺身冒险?

    众人之中,当属钱大人的心情最为复杂。

    论杀柳寻衣,他比任何人都心急,可碍于小王爷的特殊身份,有些话他不便多言,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统统让开,再敢有人拦路,我马上割下赵禥一只耳朵。”

    柳寻衣言出必行,话音未落已抽剑出鞘,锋利的剑刃紧紧贴住赵禥的耳廓,再度引来一阵惊呼。

    “让开!快让开!”荣王爷关心则乱,仓促下令的同时对柳寻衣好言抚慰,“本王可以在皇上面前替你求情,只要你放了禥儿……”

    “王爷,恕我不恭!”柳寻衣对荣王爷的怀柔嗤之以鼻,态度依旧冷厉如冰,“待我安全离开后,自会放了小王爷。但现在,他必须送我一程。”

    “你……”

    “如果不想小王爷出事,你们谁也不许踏出景云馆半步,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

    恶狠狠地留下一句威胁,柳寻衣拽着赵禥退出景云馆,只剩一众看官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熙熙攘攘的街上,南来北往的行人无不被突然出现的一幕吓了一跳,为免惹祸上身,纷纷四散躲避,远远地看起热闹。

    “咦?怎么回事?”

    伴随着一声质疑,谷风轩二楼的清风几人纷纷向窗外望去,但见柳寻衣挟持着赵禥渐行渐远,而一群手持利刃的甲士、护卫却聚集在景云馆门口左顾右盼,停滞不前。

    “那是……柳寻衣?不好!”清风反应极快,连忙喝令,“快追,休让柳寻衣跑了。”

    “遵命……”

    “且慢!”

    未等众武当弟子飞身下楼,惊骇交加的白锦赶忙出言阻拦:“如果我没有看错,柳寻衣挟持的人是小王爷,难怪景云馆那么多护卫不敢冒然追杀。”

    “什么意思?”清风眉头一皱,语气颇有不耐,“钱大人信誓旦旦地告诉贫道,今日来此可以看一出好戏,顺便带走柳寻衣的首级。难不成……这就是你们口口声声的‘好戏’?”

    “道长有所不知,小王爷乃荣王爷之子,当今圣上之侄。”白锦一脸尴尬,连忙解释,“依照常理,柳寻衣和小王爷自幼相识,他纵使逃命,也不可能劫持小王爷为质。眼下的状况……确实出人意料。”

    “一个将死之人,岂会在乎往日的交情?”孤月愠怒道,“亏你们钱大人自诩神机妙算,竟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出现如此幼稚的纰漏,简直……”

    “无论如何,今天是杀柳寻衣的天赐良机,倘若放虎归山,再想找他……恐怕不易。”孤星担心孤月一时冲动而口无遮拦,于是赶忙插话。

    “今天放走柳寻衣,日后尚可派人缉拿。但万一误伤小王爷,只怕今日在场的人……谁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这……”见白锦掷地有声,不似虚张声势,清风不禁一愣,挥手拦下愤愤不平的孤月等人,迟疑道,“这位小王爷……真这么重要?”

    “皇上后宫三千,却只生下公主一人。皇族正统血脉……目前只有荣王爷膝下一子,此人即是被柳寻衣挟持的小王爷。”白锦讳莫如深地说道,“道长是聪明人,我言尽于此,相信你应该明白小王爷对皇上、对朝廷乃至对大宋……究竟意味着什么。”

    “嘶!”

    白锦的言外之意昭然若揭,清风等人无不大惊失色,一个个看向窗外的目光变的愈发意味深长。

    “真没想到,柳寻衣为求活命竟敢挟持这般人物……”

    “只可惜,我们好不容易布下天罗地网,结果却要眼睁睁地看他逃走。”

    “朝廷设伏于内,我们隐匿于外,本以为强强联手,天衣无缝,却不料被一位少不更事的小王爷搅乱全局。唉!”

    “罢了!”清风打断孤星、孤月的抱怨,将别有深意的目光投向六神无主的白锦,幽幽地说道,“贫道与钱大人的约定……还作不作数?”

    “作数!当然作数!”白锦神情一禀,正色道,“道长不必忧虑,我马上向钱大人建议封锁城门,并下令全城搜捕,定教柳寻衣插翅难飞……”

    “凭柳寻衣的本事,一旦决意藏身,你们就算将临安城挖地三尺,恐怕也找不出他的踪迹。”清风沉吟道,“贫道并非吹毛求疵之人,既然我们有约在先,自该相互帮持。贫道愿……为你们献上一计,或可将柳寻衣引出来。”

    “哦?”白锦眼前一亮,“敢请道长指点迷津!”

    “柳寻衣极重义气,他或许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却断断不会漠视自己的朋友枉遭连累。”清风不急不缓,似是胸有成竹,“贫道知晓一人,曾与柳寻衣同甘共苦,二人交情匪浅。此人远没有柳寻衣那般上天入地的本事,只要官府出马,拿下她易如反掌。以其为质……不怕柳寻衣不肯现身。最重要的是,此人眼下就在临安,你们唾手可得。”

    “道长说的是……”

    “别急!”清风眉心一蹙,踌躇道,“贫道可以将此人告诉你,但你必须向我保证,只许以她为饵,引柳寻衣现身,断不可栽赃诬陷,戕害无辜。”

    “道长放心!我们是朝廷命官,不是土匪强盗。朝廷有王法,只要此人没有作奸犯科,我保证其平安无事。”

    “如此甚好!”

    “敢问那人是……”

    “望川绸缎庄的潘家小姐,潘雨音!”

    …… ( 血蓑衣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6/163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