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12章 拨开云雾

文 / 让你窝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经过近一个时辰的烹煮,大锅炖鱼终于熟了,一揭盖满船皆是鱼香。赵昺向来待下甚厚,一锅用来待客,另一锅则赐予船上水手和侍卫。此时凉棚早已经搭好,餐桌是用数张长几拼凑成的一张长桌,众将两边落座,却也坐的满满当当。

    这边鱼一出锅,那边自有小黄门撤去干果、点心,重新布置一番。几大木盘的鱼端上来以后,膳房早已备好的菜肴也即刻送上。席上之人有的知晓小皇帝私宴的习惯,有的也只是听闻,桌上省却了那些中看不中吃的看盘,上来的皆是实惠的大菜,尤以肉类居多。当然也与此时季节有关,菜蔬、鲜果尚未上市。

    “谢陛下赐宴!”见陛下洗漱之后入席,众将齐齐起身施礼道。

    “免礼,入座!”赵昺抬手让众人免礼,当先入席。

    “谢陛下!”众将再次施礼后,才按照品级和亲疏落座。

    赵昺自然面南背北座了主座,左、右下手则是郑永和罗大同,再是护军五旅的都虞侯、副都统及各团统制和虞侯。由于各主力禁军和护军皆是按照两套班子配置,这一方面是为了战时出现伤亡后,有人及时补缺;另一方面则是可以迅速扩军,一分为二就能够构建一套新的指挥体系。

    也正由于护军五旅参宴的就有十余人之多,作陪的也就只有亲卫旅副都统胡安国及水军都统郑永和护航的内河水军分舰队统领曹隋寥寥几人,但也坐的满满当当。谭飞则是连个座位都没有,只能站在陛下身后,一是职责所在,二则级别还是低了些。

    “今日请功,朕就破例准许饮酒,但也不可贪杯误事!”赵昺让人给众人皆斟上酒道,“此酒乃是宫中新酿的凤泉酒,前些时日送来的,朕便与诸位一同品尝!”

    “谢陛下赐酒!”众人同时举杯,与陛下同饮了一碗。

    “这凤泉,御酒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喝着甚是解渴!”罗大同放下酒碗抹抹嘴言道。他在绍兴驻军多年,而绍兴多产名酒,对此还是有些了解的。

    他清楚名酒的制作,皆是十分精细考究,颇具特色。一般是用麦麯发酵,用糯米制成,口味甘和,老少皆宜;其次酿酒之水,多选用当地名泉、佳水,故而清冽润喉,夏季冰镇后还可以当做避暑凉饮;再者酿酒时还会用花汁调制酒味,使其芬芳扑鼻,且色泽悦目。

    而这凤泉酒乃是宫中御酒坊的佳酿之一,以凤泉之水,精选原料制造,只供宫中御用,外边绝没有售卖。可酒虽是好酒,但尝过匠作坊的蒸酒后,罗大同就觉得这些就太淡了,喝着不够劲儿,没有那种热血上头的畅快感。不过那些蒸酒多半供于军中,用于治疗战伤,那是救命用的,他根本不敢将主意打在蒸酒上面。

    且军中严禁饮酒,尤其是战时饮酒更是重罪,包括罗大同在内也是数个月没有尝过酒味了,今日陛下开恩赐酒,虽然淡些,却是当世名酒,也是难得了,足以略解‘相思’之苦了。可碍于陛下在座,他们再想也要矜持些,自不敢放肆豪饮。

    “既然是好酒,大家再喝上两碗!”赵昺见众人脸色,一碗酒下肚皆是意犹未尽之意。且他也知道这酒度数不高,与现代的啤酒差不多,妇幼也尽可饮用,对于这些热血汉子不过比白水强些,再饮一些也会误事。于是招手让人再斟酒道。

    酒有时候真是个好东西,几碗酒下肚,加上赵昺平易近人,大家也便放下了矜持,话也多了起来。可皇帝毕竟是皇帝,众人还是有所忌惮的,不敢过于放肆,敬了几杯酒之后便罢。而两部之间就不客气,他们投壶做戏,相互劝酒,十分热闹。

    起初得到谭飞‘预警’的罗大同还是十分警惕的,说话十分谨慎,酒也是浅尝即止,等待陛下问话。可等来等去,皇帝始终没有‘问罪’,话题也很少涉及前时战事,即便问及也只是有关战报上较为含糊的细节。他也渐渐放开,话也多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日日相伴的日子。

    几坛酒下肚,众人已是微醺,而对于行伍之人也不要指望他们吃饭有多斯文,即便几个儒士出身的虞侯也早没有了多少儒雅,因为手慢了就要饿肚子,喝的慢酒便没了,所以几上的菜肴也多是见了底。而赵昺对这些也是不以为意,令人将残羹撤下,重新布菜,但就却不再多上,只留了一坛。

    “大战在即,今日便不再饮,待来日兵进汴京,再与诸位痛饮!”赵昺举杯喝了口酒对众将道。

    “戎机在身,陛下赐下酒宴,属下等已是深感皇恩浩荡!”罗大同听了起身施礼道。

    “末将等愿追随陛下收复汴京,复我旧土!”其余的人也齐声施礼道。

    “此是私宴,不必多礼!”赵昺压压手让众将坐下道。

    “谢陛下!”

    “诸位多是自琼州便追随于朕,算起来也是身经百战,如今皆是领兵万千的将帅。朕问你们可知何为名将?”赵昺再喝口酒道。

    “陛下,为将者自当逢战争先,奋不顾身,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自是勇字当先!”罗大同听了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非也!”赵昺却是笑着摇摇头道“精通弓马骑射等战阵武艺,精通与熟稔各种军阵战术,又有过人的胆量,只是为将者基本,远不能称之为名将。”

    “我朝征西夏之时,刘平、任福皆是一时猛将,号称万人敌,却皆亡于元昊之手,损兵以十万计。而他们败亡的原因,也出奇地一致,都是因轻敌冒进,遭到了敌军的包围,最终晚节不保,从传奇沦为了笑谈。从这些人的命运中可知,勇虽然可以让人成为一个猛将,却并不能让人跻身万人敌之列,往往还会成为万人敌们用来夸耀的战绩。而诸葛武侯羽扇纶巾,手无缚鸡之力,却能百战百胜,可见非有勇即可成为百战名将!”

    “陛下,属下明白了,为名将者当智谋为先,可运筹帷幄之间,决胜于千里之外!”郑永以为自己从陛下的话中领悟了其中的道理,抢先言道,“诸葛武侯率军讨伐雍闿,马谡献计攻心为上,攻城为下。武侯采纳其谋,不久便斩杀雍闿,并依照其之言赦免孟获,使南中人心归服,南方不敢再叛!”

    “未必,马谡足智多谋,智计百出,可武侯兵出祁山北伐魏国,令赵云、邓芝作为疑军,占据箕谷,自己亲自率领十万大军,突袭魏军据守的祁山。却未用魏延、吴壹等老将,而是以马谡为前锋统军前行,可其在街亭不听劝谏,放弃水源将部队驻扎在南山上,部队分置调度混乱,以致被魏将张郃断绝蜀军取水之路,大败马谡,导致北伐失败,其也被武侯挥泪斩首。可见有智谋也非可成名将!”赵昺笑着反驳道。

    “那只有智勇双全者才可称之为名将了吗?我等只怕这辈子与名将无缘了!”好一会儿,众将皆无法作答,罗大同端起酒碗相邀众人苦笑道。

    “从古至今,战场上从来不乏武勇过人的猛将和足智多谋的毒士,但是他们所具备的能力就如同人的手足四肢一样,虽然很重要,但却并没有成为万人敌。因为个人的武勇不足可以让精兵强将去冲杀在前,没有奇谋诡智也可以由策士来代理,而主帅则在于断!”赵昺也跟着众人喝了口酒道。

    “哦,属下明白了……”罗大同听了略一思索言道,可答案呼之欲出,他却难以用恰当的语言表述,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足智多谋的马谡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他虽然智计百出,但是却不知道哪个计策真的适合战场。而以往作为幕僚的他,只负责出谋划策,提出尽可能多的计策与建议,至于提出的计策是否得到采纳,取决于诸葛武侯的决断,而作为谋士的马谡,是很难对于每一个政策的采纳与否背后的原因有深入的了解的。这也便是其尽管智谋无双,却兵败街亭;而诸葛武侯虽手无缚鸡之力,却能成为百战名将的原因。”赵昺这时言道。

    “所以为将者如何选择正确的方针并作出决断,是没有人能够代替的,这也是为什么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理由。因此用兵如神的名将,往往并不是因为有万夫不当之勇或者腹有千万谋略者,而是总能选择那个最正确的计策并加以执行的人,兵圣孙武、鄂王岳飞等人之所以在战场上留下无敌的神话,其根本就在于此。”

    “谢陛下教诲,属下明白了!”罗大同等人再次施礼道,而他似乎也想明白了为何前时之战打得如此憋闷。

    “呵呵,朕不过是与诸君共勉之!”赵昺笑笑道。他也是刚刚想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无论任何时期,军事行动对于任何组织和地区,都是一种高投入、高风险的问题。因此军队的建设者们,所要考虑的,其实并不是什么样的装备或战术效果更好,而是这些怎么样才更划算,或者更能被自身的能力所接受……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4/145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