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犯伍

文 / 虾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曹云本人对此事怎么看?怎么看?随便看了,还能怎么看?

    你说犯肆道德犯罪,请问两个孩子的监护人是否存在道德犯罪?负责监护的学校是否存在道德犯罪呢?还有社会的责任呢?万一哪个脑残的问:不是你推下去的,你为什么要救他?有没这样的人,大家都知道是有的。

    普通人愤怒,业内人想的比普通人更多。比如两个小孩死亡,是哪个小孩的责任?诸多案例中,类似事情肯定是一主一从。进而,负责东湖的园林部门有没有责任?严格来说,在这件事中很多人涉嫌有法律责任,多是民事责任。唯独不救人的犯肆,是没有任何法律责任的。

    这是法律病了,为什么法律要生病?因为没办法,因为法律不能要求普通人去救人,否则没有人敢去河边。反过来说,法律实际上没有生病,法律符合大部分人的利益。

    从道德角度来说,有错的不是只有犯肆一人。在法律角度来说很多人有错,唯独犯肆没错。但是这些话是不能说的,没有人有兴趣听这些,也没有人愿意听这些。理智的声音总是很容易淹没在狂热之中。

    无所谓,因为没能力也没资格去改变。不想是非,顺应民意,赚钱养家糊口才是正道。

    庭审到这里基本已经结束,作为辩护方死不承认侮辱罪,打掉诽谤罪。控方指控的诽谤罪被卡死,一些帖子虽然是捏造,但拿不出手。比如称犯肆是牲畜,这是诽谤还是谩骂呢?因为大家都知道犯肆不是实质上的牲畜,所以构不成诽谤。

    加上两名控方临时接手,帖子数量以百万为单位,根本看不过来。控方在几次尝试后终于放弃诽谤罪,开始结案陈词。控方说明法律的准则,辩方则说明陪审团的重要。

    ……

    在十分钟的休庭后再开庭,桑尼问:“陪审团有结果了吗?”

    陪审长宣布:“陪审团裁定:被告网络暴民诽谤罪名不成立,被告网络暴民侮辱罪不成立。”

    桑尼:“退庭。”

    “稍等。”管家上前,看手机一会:“毕竟是真人秀,请陪审团说下情况。”

    陪审长回答:“情况很明显,我们没有侮辱他,我们是憎恨他。对此我们没有任何不同意见。”

    管家问:“犯肆没有违法,是法律有问题吗?”

    陪审长回答:“当然,见死不救本就应该入刑。”

    管家问:“请问,你会游泳吗?”

    陪审长回答:“不会。”

    管家问:“假设你在河边看见小孩溺水,你会下水救助吗?”

    陪审长:“我不会游泳,但是我会帮忙报警。”

    管家问:“犯肆也报警了,你的行为难道不是见死不救吗?”

    陪审长回答:“不一样,我没有能力,他是潜水教练,他有能力。”

    管家:“麻烦控方打开红色信封。”

    九尾打开红色信封,念道:“潜水俱乐部两名教练为犯肆证明,犯肆有恐水症。”

    犯肆之所以不再担任潜水教练,是因为同事潜水时出意外死亡,导致犯肆不敢下水。在俱乐部心理医生治疗无用情况下,犯肆离开了俱乐部。

    管家道:“陪审长,你是xx板块的管理员,这份材料你应该有吧?犯肆是你们板块的老会员,希望你能帮助他,最终你的板块并没有公布这份证明。”

    陪审长回答:“确实有,一来我无法证明这份证明真假,二来我不能当人民的敌人。这种事一旦放上去,大家肯定会攻击我们。我当管理员很多年,知道一个定律,攻击永远比辩解更有力。原因是很多人根本不关心前因后果,只是为了攻击而攻击。”

    陪审长:“事情平息后,我去了这家俱乐部。两名教练已经被解雇了。为什么?因为犯肆的事闹大了,俱乐部怕事。其实所有人都一样,谁也没资格站立在道德高度谴责谁。”

    管家:“也就是说,你怀疑恐水症可能是真的?”

    陪审长:“即使我肯定恐水症是真的,我也不会说出来,因为他们不想听。”陪审长看身边的陪审员。没有人想听他说这些,这边十一位陪审员是各板块的领军人物,他们顺应民意攻击犯肆,他们太了解网络暴民。如陪审长说的,很多人是为了攻击而攻击。

    管家面向镜头:“这就是陪审制,根本不理会法律条文,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给嫌疑人定罪。谢谢大家,今天就到了这里,大家回去休息吧。”

    ……

    第一阶段只剩下因受贿被判处七年监禁的犯伍。

    犯伍有和其他犯x不一样的地方,每个案子庭审犯伍都听的很仔细,很认真。如同他是督办检察官一样。

    要说起犯伍,很多东唐人知道他,他是李龙这一代的人,在当年被称为东唐的脊梁。检察官十二年生涯中,他查处了全唐最大的贿选案,并且因此案以恐吓证人罪名抓捕警察局长、副寺长。八年前,其开始调查银河集团对寺长行贿案件,不到一个月,他反被调查,最终入狱。

    犯伍牛就牛在他的能力非常拔尖。犯伍还有一个不为人所知身份,犯伍是小神探越三尺的神探爷爷的学生。其破案、推理能力超群,在神探爷爷的自传中,特别说明犯伍是继自己之后最可能成为著名侦探的人。

    曹云惊讶:“这么牛?”

    三人组又在一起喝茶聊天,九尾说明了犯伍的背景。桑尼也很惊讶:“这家伙是人才。”

    九尾道:“他出狱之后,名唐,东唐和横唐的检察机构,都想过通过外聘手段雇佣他,薪水开的甚至比现任检察官都高。不过都被他推辞了。他出狱后在友人帮助下定居英国,刚开始协助一名著名作家写推理小说。据说上个月自己也出了一本推理小说,在欧洲热卖。另外,他只坐牢五年。”

    曹云道:“东唐公职人员职务犯罪在理论上是不减刑的。”很多发达国家对公职人员有比较苛刻的要求。

    九尾道:“他坐牢第二年,两副监狱长外加十多名监狱工作人员被捕。坐牢第三年,监狱上级管理机构也就是东唐司法局多人被捕。他能从日常监狱生活中计算出总支出,总成本,核对公示的账户找到蛀虫。能从警卫配装,监狱工程中读出其中的差价和猫腻。第三年下半年,总检察长特意拜访他,并且开出公文让监狱对其提供特别的待遇。他在监狱里住的是单间,伙食四菜一汤。因为立功表现,在总检察长和高法法官批准下提前释放。”

    曹云想到了童年和少年时候一件事,当时居住地有一家工厂年年亏损。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担任了厂长后,厂子一飞冲天,其产品全国知名,并且还是前三甲的知名。十年后他被查处贪腐进了监狱。厂子立刻走下坡路,到如今这厂子经过重组等手段虽然还在,但是产品已经没有当年席卷全国气势,从全国行业老大转变成当地二流或者准一流的品牌。

    桑尼问:“他在调查银河,他是被银河诬陷的吗?”

    九尾连连摇头:“谁敢诬陷他?他的案子是三唐检察官联合办案。据说检察系统的人都不愿意相信他收钱。”

    桑尼问:“收了多少?”

    九尾:“两百八十万。”

    桑尼:“为什么?”

    九尾一愣:“因为他没钱。”还能为什么?

    不能说没钱,犯伍薪水还是可以的。不过人到中年后,对生活品质的需求开始提高。最要命是家庭对生活品质的需求是实实在在的。你可以追求自己的理想,但是你愿意让家人跟着你吃苦吗?

    九尾:“这个案子是铁案。第一问题,他的孩子考上了国际著名大学,学费不菲。第二个问题,他的妻子因为不小心把家给烧了,还烧了两户邻居的家。这时候就有人请他帮忙,他以调查的名义,展开对银河集团的调查,查阅商业机密文件。而后将文件内容卖给这人。事发的原因是,银河集团在和宇宙集团当时在竞争一个项目,大项目,最终宇宙集团赢了。当时高中刚毕业的孙雪衣分析情况认为出了内鬼。知情人不多,很快就怀疑上犯伍。”

    检方特搜部接到举报后不敢相信,小心调查发现犯伍儿子的海外账户多了一笔巨款。原本要查起来很麻烦,要从巨款去追人,毕竟儿子已经成年,犯伍不需要为儿子的事买单。三唐调动检察官查这件事,总检察长知道后,直接找上了犯伍。犯伍和检察官对话中承认自己收钱,他表示很抱歉。

    九尾道:“越三尺和我说,犯伍是心态上存在落差。比他差的往日同学全部都过上富裕的生活,而他在成名之后,仍旧没有能力改善自己家庭的生活。这么收钱,而且没有避讳的进入儿子账户,可以看出犯伍对自己有抛弃心态。一方面他放不下自己的成就,一方面他想扔掉自己的成就。也可能是当时犯伍工作压力大,儿子要钱,房子问题要钱,各方面原因导致其出现焦虑症,最终心态崩溃。不过犯伍从不提自己难处,在法庭上法官问他为什么收钱,他回答,因为我虚荣。辩护律师是他朋友令狐兰,令狐兰律师在法庭上强调说明犯伍的经济困难,犯伍阻止她继续辩护,告诉她,收了就是收了。”

    九尾:“最有意思的是,没人知道谁给他钱,谁找他买银河的信息。实际上以他法律知识,只要扛住,肯定无罪。”

    曹云:“这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不过,以他的情况,为什么会来参加大名城呢?”

    九尾:“应该也是因为钱吧,能受到邀请出席大名城的人,能拿到的报酬肯定不低。”

    曹云道:“不,我的意思是:他有什么案子需要我们拿到大名城来说的?难道要翻案?难道他是被冤枉的?”

    九尾否认:“不可能。我刚才说过,犯伍当时如日中天,没有人敢去诬陷他。”

    不仅曹云他们不明白,大部分嘉宾都不明白犯伍参加大名城的原因。

    这个答案在当天晚上八点揭晓。

    ……

    当晚没有开庭,而是开会,主角是犯伍。在大家面前他说明了情况。

    犯伍很有礼貌让桑尼滚一边,桑尼乖乖坐到侧席上。犯伍先看辩护席:“欧阳律师,刑案之王,数据不会骗人,东唐最好的四名律师之一,并且是四名律师中最强的刑辨之王。幸会。”

    欧阳逸:“哈哈,数据也会骗人的。”他这个年龄知道,这世界上只有无缘无故的怨,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隐藏在好话之后的要么是刀子,要么是麻烦。再者,自己是个什么律师,不需要某个人来认可。

    犯伍看曹云:“曹律师是我见过最年轻的优秀律师。不夸张说,在东唐乃至全世界三十岁以下能有事业成就的律师屈指可数。一名好律师需要好的涵养,广博的见识,深沉的城府等等条件。要么说,糟糕的律师有各自的糟糕,优秀的律师最少兼备以上三个特点。”

    曹云关心问:“请问我进你心目中四大名律师榜了吗?”

    犯伍笑:“由于曹律师接案过少,律师生涯才刚刚起步,庭审的风采只有业内人知晓。比较而言曹律师的知名度会稍微低一些。再加上曹律师要价很高,业内不少资深对曹律师的观感并不好。”

    曹云道:“人之常情,我对欧阳逸的观感也不好,但是我肯定不会说出来。大家当律师不就是想混几个饭钱吗?何必管对方的品德呢?有这功夫不如关心下猪肉怎么降价。”

    曹云和欧阳逸一样,不承情。

    这就是犯伍所说必须具备的素质,不因他人夸奖而骄,不因他人贬损而卑。有着强大自我认识能力和自信心。

    犯伍看辩护席:“恬儿应该叫我伯伯吧?我和你母亲是老友。”

    令狐恬儿:“伯伯好。”

    犯伍一笑:“聪明伶俐,虽然天资不如曹律师,但是后天努力勤奋,日后成就必然超越你母亲。”

    令狐恬儿:“谢谢伯伯夸奖。”

    犯伍道:“九尾幸子,我不好定位。我这么说一句,不知道在场的各位同意不同意。九尾幸子是名唐和东唐最好的检控官。”

    九尾谦虚道:“谢谢夸奖。”

    犯伍:“算不上夸奖。蜀军无大将,廖化当先锋……对不起,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大部分情况下你是非常合格的。但是对手如果是优秀的律师,比如曹律师或者欧阳律师,你肯定输多赢少。”

    九尾涵养不错,面前检察前辈,微微一笑表示同意犯伍的评价。

    犯伍道:“今天的案子会有两个陪审团,两个陪审团在今天白天已经抵达大名城。他们将对案件做出自己的判定。和之前案子一样,我带来的案子也是真实的案例。不过我不是被告,被告不能来,因为他被判处了死刑。三审之后,维持死刑判决。”

    犯伍道:“没错,就是大宇岛的矿石遇害案。a陪审团是一审矿石遇害案的所有成员,b陪审团是按照法律和程序抽取的陪审员组成。所有资料和一审,二审,三审没有任何区别,连检控官都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是辩护律师不同。我想大家还有观众和我一样好奇,一个案子真的会因为辩护律师的不同而导致结果不同吗?” ( 覆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5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