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梁城中的兄妹 第22章 招兵买马

文 / 迪巴拉爵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门外来的却是樊楼的一个商户,叫做陈斌。

    大家见礼之后,陈斌就挑眉,笑的有些古怪:“等明年你就十五了,你看果果这般招人疼爱,可你总不能出门都带着吧?”

    沈安有些懵,问道:“可是有合适的女人愿意做我家的仆妇?”

    大宋官方不支持奴隶制度,以往最多的就是人犯的妻儿被罚为奴隶,自家卖身的很少。不过近些年越来越少了。而且沈安是平民,也买不到官卖的奴隶。

    所以大宋的仆役,不分男女,大部分都是雇佣制。

    做得好,主仆相得的,那就是一辈子。

    做不好,或是不满主人的,那大家期限满了好说好散。

    陈斌就是那得了炒菜秘技的十家商户之一,只是他没啥背景,所以对沈安的态度最为亲切。

    他挤挤眼睛,看了边上的赵仲鍼一眼,见沈安没有让他避开的意思,就说道:“你该找个贤惠的女子成亲了,今年不成,你小了些,等十六岁的时候……”

    十六岁……

    沈安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这个……多谢了。只是我这边还得再看看。”

    陈斌马屁没拍成,就转个话题道:“你若是想找仆妇,我这边倒是可以帮你看看,不过最好还是找中人吧,到时候有挑选的余地。”

    沈安谢了陈斌。

    等隔壁家搬了之后,稍微洒扫整理一番,他就要和果果搬进去了。

    可那么大的院子,他们两兄妹住着,那感觉……

    沈安自己倒是不怕,可果果怕啊!

    两人住在隔壁,感觉大概和住鬼屋差不多。

    这事儿宜早不宜迟,沈安马上就去找中人。

    在汴梁城,但凡是涉及到人口雇佣的,或是房地产买卖的,必须要从官府认定的中人,也就是牙人的手中完成,然后官府那边自然就有备案。

    这等手段就是大宋在取消夜禁和不再限制迁徙后的政策补充。

    沈安寻了个年轻的中人,一路跟来的赵仲鍼就嘀咕道:“要找老成的,年轻的不经事。”

    沈安没搭理他,和中人说了自己的要求。

    “我这里大概要一个掌总的管家,还要两个仆妇,一个照看我妹妹,一个最好会做饭,顺带做些杂事,另外……若是有稳靠的,身手好的,给我找一个来看家护院。”

    大家都以为这中人会过滤一下手中的资源,然后再给出一个方案,可他却马上就给出了答案。

    “管家的话,小人这边有个人,他家人口少,而且人活络,对汴梁城中的人物都熟悉……”

    “人怎么样?”

    “他先前在一个官人家做了七年,后来那官人被弹劾受贿流放,不过他没被牵连,据说还劝过那官人,只是那官人不听,冤孽啊!”

    沈安一一听了,然后和中人约了时间再碰面,也是一个面试的意思。

    和中人分手后,赵仲鍼一脸失望的道:“你太笨了。”

    果果却容不得有人说自己的哥哥,就嚷道:“你笨你笨!”

    赵仲鍼不屑的道:“那中人看着才二十不到,做事肯定不稳靠。”

    沈安在想着自己每个月的收入,等这些人进家后开销可够。

    “我翁翁说的,年轻人就是不牢靠,做事还是要……”

    “啪!”

    “你干嘛又打我?”

    赵仲鍼捂着头,悲愤的道:“你说不过就打人,算什么好汉?”

    “活该!”

    果果幸灾乐祸的笑着,就差拍手欢庆了。

    沈安随口说道:“老成是好事,但许多时候也代表着暮气和老奸巨猾。”

    赵仲鍼反驳道:“可总比刚才那个稳靠。”

    “你懂什么?”

    果果牵着花花,沈安牵着果果,两人一狗看着分外的协调,而小刺猬般的赵仲鍼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的神色又有些黯然,沈安见了就说道:“中人这一行都要在官府备案,所以不必担心被哄骗。在这个基础之上,老家伙们总是想赚更多的钱,总是想把自己手中最差的人手先交出去,明白吗?”

    赵仲鍼问道:“那年轻的……他们不想赚钱吗?”

    沈安笑道:“他们是想赚钱,可刚才那中人看着朝气蓬勃,甚至主动下调自己的佣金。这等人更想要口碑。有了好口碑,还怕赚不到钱?”

    ……

    三日后,沈安和中人再次见面。

    十多个男女站在一起,神态却只是微微谦卑,看不到那等惶然或是低人一等的麻木。

    沈安一一问了话,最后定下了四个人选。

    “见过郎君。”

    管家是三十七岁的庄平安,看着很老实,但是能给官员做管家,并且还能察觉到主家在贪污,并进行规劝的人,不会老实。

    仆妇是陈大娘,三十多岁。

    厨娘是曾二梅,二十出头,很是年轻。

    一般的年轻人不大乐意去给别人家做事,曾二梅却是例外。

    果果有些呆滞了,然后看了赵仲鍼一眼。

    赵仲鍼也有些受不住了,就低声道:“你哥哥肯定不会选她。”

    丑!

    曾二梅的长相很丑。

    如果把她的五官单独拎出来的话,那么至少能评个普通。

    可是一旦凑在一起……

    沈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问道:“为何要出来做事?”

    曾二梅瓮声瓮气的道:“没人愿意娶我……家里也待不下去了。”

    沈安点头道:“好,算你一个。”

    曾二梅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沈安,“郎君,前面十多家人都看不上我呢……”

    沈安皱眉道:“你……这个,你笑起来看着还是挺好的,好好做。”

    “多谢郎君。”

    “你……”

    沈安看着一个壮汉在沉吟。

    “见过郎君。”

    壮汉抬头,笑道:“小人原先……说来忏愧,小人当年也曾杀敌,只是后来被上官嫉恨……就被赶了出来。”

    这货笑的有些让人头痛。

    沈安皱眉道:“正经些,说实话。”

    中人赔笑道:“郎君,这姚链原先乃是禁军中的人,听闻……说说你和西夏人、辽人干仗的事。”

    壮汉马上就眉飞色舞的开始说起自己的光辉岁月,只是沈安觉得这货看着有些不靠谱。

    “别想蒙混过关,否则我会去包拯那里寻个消息。”

    这货的履历很出色,沈安有些心动了。但是却担心他被军队清除出来的理由不好。

    姚链有些不敢相信,就看了中人一眼。

    中人还没说话,赵仲鍼就板着脸道:“禁军中我也能问话,若是你不老实,到时候让巡检司的按照逃兵抓了,然后流放到沙门岛去!”

    这孩子一板着脸,竟然有些不怒自威的感觉。

    沈安忍住了呼一巴掌的冲动,姚链却叉手道:“小人……”

    他笑的有些尴尬,沈安喝道:“说不清楚就出去!”

    他不会为了一个护院而冒险,特别是禁军,对于百姓来说,那是一个禁脔般的存在,一旦被莫名的罪名黏上了,洗都洗不去。

    姚链低头道:“小人……小人当年一时冲动,和都头的娘子说了几句话……”

    这个色胚!

    沈安瞬间就知道了这货被禁军赶出来的原因,但是应该没有什么大罪过,否则他早就死的尸骨无存了。

    “小心祸从口出。”

    沈安警告了一下,然后对中人说道:“那就这样吧,半个月以后开始,到时候新家事务繁杂,都要抓紧。” ( 北宋大丈夫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