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79章 贫道舍药

文 / 迪巴拉爵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齐射!”

    “嘭嘭嘭嘭!”

    火枪一次次的齐射,直至枪管的温度无法承受为止。

    前方的靶子已经被蹂躏的体无完肤,宰辅们欢喜的就和过年似的。

    “这上千年算下来,厮杀的兵器林林总总的数不清,最厉害的也只是那几种罢了,可老夫却觉着,最厉害的两种就出在大宋,火炮一样,火枪一样,老夫以为……这是祥瑞!”

    韩琦喊了祥瑞之后,沈安没法说了。

    韩胖子拍马屁的功力,果真是了得啊!

    祥瑞,何为祥瑞?

    只有明君在世时,天地间才会出现祥瑞,比如说什么磨盘大的灵芝……

    “记得那次出征,臣竟然在林子里见到了白虎……陛下,白虎就是祥瑞啊!”

    韩琦激动的模样让沈安有些唏嘘。

    赵曙看着他,也在叹息,“韩卿……何须如此?”

    韩琦一怔,赵曙说道:“你我君臣相得,你只管安心罢了。”

    韩琦垂首,众人不禁生出了英雄迟暮的感觉来。

    最近这一轮朝堂调整,年轻的王安石进了政事堂,韩绛也接任了御史台,这是要更新换代的意思。

    韩琦有些慌了。

    他执掌中枢多年,一朝感到了危机,竟然有些失措。

    所以他弄了个什么祥瑞之说出来。

    至于白虎,白化病罢了,沈安不觉得是祥瑞。

    沈安觉得他该是落泪了,可等韩琦抬头时,却是咧嘴在笑。

    这个老家伙,果然是颗铜豌豆!

    我就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破、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

    这话用来形容韩琦再正确不过了。

    这货的胆子……若非是大宋的朝堂结构互相制衡,以及此时的臣子们很是得力,沈安觉得韩琦定然会成为一个权臣。

    历史上赵曙驾崩时他就在边上,赵曙去了之后手指头又动了一下,有人说要不再看看,韩琦说就算是官家醒来了,那也只能是太上皇。

    其人的大胆和果断,大概在有宋一朝都无人能及。

    “倾力打造!”赵曙红光满面的从靶群那边回来了。

    对于如今的大宋来说,打造火枪并不是难事,唯一要耗费些时日的就是燧发装置。

    “谁给老夫说说这火枪的道理?”

    舍慧有些焦躁,他想回去看看自己的那炉新配方的钢材怎么样,可赵曙等人却一直哔哔个不停,还要他介绍火枪的构造和原理。

    哎!

    他叹息一声,然后继续说着火枪的原理。

    介绍完之后,赵曙满意的道:“舍慧道长为国出力颇多,可为玄真先生。”

    “贫道告辞……”

    舍慧稽首,然后闪人。

    众人都在看着他。

    卧槽!

    这是封赏啊!

    当今官家可没封赏过方外人,这是第一例,你竟然大摇大摆的就走了?

    人说富贵于我如浮云,没人相信,今日见到舍慧,都觉得这就是淡泊名利的高人。

    前方的舍慧突然止步回身,疑惑的道:“先前贫道听到了什么……先生?”

    这时候你千万别以为有什么真人,真人那不是一般人敢接的名头。

    ——真人者,体洞虚无,与道合真,同於自然,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通。

    这样的真人,谁敢说自己能接?

    你要说自己是真人,那就弄点本事来看看,否则就是骗子。

    所以本朝封的是先生。

    而赵曙本人在登基后对这些没什么兴趣,自己琢磨了佛道经书,得出的结论很是厉害:你自己就是佛道。

    所以这是他第一次封赏方外人,以至于舍慧都忽略了。

    陈忠珩没好气的道:“官家刚封了你为玄真先生。”

    他有些担心舍慧来个:哦,知道了。然后转身就走。

    这位的性子大伙儿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些,号称是炼钢痴人,别说是封号,就算是出云观他都没兴趣管,若非是有个师弟舍情在看着,估摸着观里的人早就散了。

    这样的人,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你要怎地?

    赵曙也有些后悔,觉着自己的封赏太简单了些。好歹得先派人去打前站,告诉舍慧,朕要封赏你如何如何。若是舍慧不乐意,那再说。

    现在他话都说出口了,无法收回。若是舍慧木然而去,他的脸面就算是丢光了。

    舍慧抬头,先是想了想,喃喃的道:“师父当年好像说……若是能得封赏,他就能成仙,否则他死不瞑目……”

    呃!

    这个是啥意思?

    没封赏就死不瞑目?

    这分明就是官迷啊!

    “师父?”

    众人正在懵逼时,舍慧突然跪下,用力的叩首,随后嚎哭了起来。

    “师父!”

    他的额头都肿了,哭的涕泪横流。

    这样的嚎哭毋庸置疑的打动了君臣。

    赵曙唏嘘道:“是个有孝心的。”

    韩琦说道:“官家,他都六十多了吧?”

    赵曙淡淡的道:“就算是七十多了,该有孝心也得有。人,就得有尊崇的事物,否则心中无敬畏,不是无所事事,就是肆无忌惮。”

    这话说的沈安都暗自点头。

    人活着是得有敬畏心,没有敬畏心,那真心不知道会是什么一个状态。

    舍慧哭的眼都肿了,然后被搀扶起来,径直问道:“官家,这个玄真先生能否给了先师?”

    赵曙愕然,然后又觉得理所当然。

    舍慧就是个痴人,痴人满脑子的想法,就是没有想过自己。

    这样的人才可靠。

    赵曙想了想,“如此,可追封你师父为……妙法先生。”

    能教导出舍慧这样的人,不管那位道人是什么模样,赵曙都觉得值得这封赏。

    “多谢官家!”

    舍慧起身,转身就跑。

    “哎!马!骑马啊!”

    舍慧奔跑起来竟然速度飞快,很快就消失在视线内。

    这是六十多岁的模样?

    从赵曙到宰辅,人人羡慕。

    ……

    火枪开始在各处工坊热火朝天的大规模打造,书院针对性的出了水力机械,打造速度飞快。随后又展开了谁先装备火枪的大争论。

    大伙儿看这个架势都知道北征不远了,装备了火枪的那支禁军当然是大功的热门,于是纷纷争执。

    就在这些争执中,折克行一言不发。

    枢密院里,各军的军主在拍着胸脯,说自己的麾下是如何的悍勇,是如何的忠心耿耿。

    “折军主!”一个官员招手,众人让开了一条道,折克行走了进去。

    文彦博看着他,淡淡的问道:“火枪装备……要的是什么?老夫指的是需要武人做什么?”

    折克行说道:“应该是山崩于眼前都不惊,不退的气势!”

    文彦博微微皱眉,“寻了沈安来问问。”

    大宋的头号火器专家就是沈安,而舍慧只是实施者。

    王韶亲自去寻沈安,到了榆林巷才得知沈安去了出云观。等看到庄老实一脸苦涩,就问道:“这是为何?家里出事了?”

    庄老实摇头,“舍慧昨日带着十余舍字辈的道人来家里,每人的手中都是一包砒霜,说是舍慧梦见了他的师父,他的师父说郎君于出云观有恩,可入此门。”

    “出家?”王韶觉得自己怕是听错了。

    “是啊!舍慧说是让郎君去做道人,是他的师弟,此后出云观会为他祈福,让他征战厮杀都无恙……”庄老实苦笑道:“本来娘子不答应,可舍慧说他的师父托梦,若是郎君不出家,此次北征最好别去。”

    卧槽!

    王韶觉得脑门挨了一棍。

    “老师竟然要出家?”

    别人说这话沈安两口子能乱棍把他打出去,可那是痴人舍慧,不会说谎的舍慧,换做谁都得信了那话。

    “郎君已经去了,今日就入师门!”

    王韶慌了,急匆匆的往出云观里去。

    与此同时,赵曙也一脸黑线,“他出什么家?去!拉回来!”

    张八年应命,急匆匆的赶赴出云观。

    ……

    出云观里,沈安跪在在蒲团上,舍慧就在侧前方。

    “今日贫道代师收徒,从此沈安就是我出云观的舍字辈的道人……”

    沈安睁开眼睛,“某可是有家室的,以后说不得会杀人放火,你可别想用什么戒律清规来束缚某!”

    舍慧昨天带着一干舍字辈的道人去了沈家,言辞凿凿的说先师托梦,说他必须要做道人,才能免灾。

    舍慧抚须微笑:“只是让你挂个虚名,如此我出云观里做了功课和法事,就能连带让你得了好处。”

    这便是得了气运?

    沈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但听到只是挂名时,就彻底放心了。

    一番仪式下来,舍慧兴高采烈的道:“如今你已是我出云观的人了,此后道号为……舍药。”

    老子……

    沈安抬头,想寻舍慧拼命。

    “师弟,你的面相贫道一看就是以后多病之人,唯有舍药,方能压制住这等命运,师弟,此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好吧,舍药就舍药吧,沈安觉得这个名字奇葩了些,但最少比舍慧和舍情好,不对,还有个舍身,那个更是没地方哭去。

    “老师!”

    王韶和张八年几乎是同时冲了进来,等见到沈安一身道袍跪在蒲团上时,二人面色大变。

    张八年冷冷的道:“你乃是燕国公,在家修道也就罢了,出家!不得陛下允许,此事不作数!”

    舍慧说道:“只是挂名!”

    操蛋!

    张八年老脸一黑,转身就走。

    王韶苦笑着说道:“老师,枢密院寻您有事。”

    “那某这就去。”

    沈安起身,一堆道人迎上来,舍字辈的叫师弟,其他人都叫他师叔,竟然还有几个年轻道人叫他师叔祖。

    “乖!”沈安就差伸手去摸摸他们的头顶了。

    等他走后,舍情问道:“师兄,此事道兄,不,为何要让他出家?”

    什么先师托梦舍情是不相信的,否则这些年为何没给他托个梦?哪怕是噩梦都没有。还有什么征战有危险舍情也不信,所以只能说自家师兄抽了。

    只是你抽了得有个原因吧,这不把官家都惊动了,回头你若是再抽一回,说不得咱们都得成了妖道。

    “道兄于我出云观有恩。”舍慧淡淡的道:“可他立功太多,久而久之必然会成为隐患。

    帝王有情是好事,可一旦无情,那这些功劳就是灾祸。所以让他挂名出家,这便是消弭可能的猜忌。回头你去宣扬一番,就说舍药有慧根。道人嘛,怎么造反?”

    “观主,这炉钢要出来了!”

    后面有人在喊,舍慧一个激灵,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喊道:“别动,等贫道来了再说!”。

    这是那个数十年来一直用呆板形象示人的痴人师兄?

    舍情站在那里,觉得自己就是一头猪。 ( 北宋大丈夫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